9 洞房花烛夜(1/2)

加入书签

  坐在台上,叶柯和安小冬当着大家的面签下了一份婚书,到场的,还有律师事务所的证婚人。小冬只有十八岁,还不能领证,先签一份婚书将就着。

  叶柯快利落地签了字,将纸笔推给身旁的人,冷冷地说:“该你签了。”

  “哦”臭男人,要不要这么冷冰冰啊?整得跟冰块似的,这是结婚,不是奔丧!

  婚礼是简单得再简单,给公婆端茶,甚至是收亲戚们的红包,都给取消了,只有叶柯去每桌走了一圈,各自敬了一杯酒而已。

  整场婚礼,就是叶柯的独角戏,除了签字,压根没小冬什么事。

  叶明板着脸,温美若强颜欢笑,亲戚们也都不敢瞎闹腾。

  一场豪门婚礼,办得索然无味,但好歹,也办了。

  小冬不知道她嫁给叶柯以后会怎么样,她只知道能嫁给一个健全的看起来很帅的男人,已经是她的万幸,她真的很害怕有一天被大妈卖了,不知道会卖给谁。

  她在安家,一直都是一个外人,安家养她长大,她就要为安家奉献,不能有怨言,还要感恩载德,永远记住安家人的好。

  这样的生活,她早就想逃离了,十岁的时候就逃跑过一次,不想却被大妈打得一个星期下不了床,大妈说:“你个死丫头,乱跑出去人家还以为我虐待你,我文清芳是这种人吗?我是会虐待小孩的人吗?”

  你是!小冬咬着牙,只敢在心里说。

  从此,她不敢再跑,哪怕安家的人把她视若无物,哪怕安家的人对她百般欺凌,她也不跑,不反抗,不委屈,不说不。

  结婚,对她而言是完全陌生的,她连恋爱都没有过,但是她早就看透,从母亲的前车之鉴中,她就对男人死了心,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所以嫁不嫁,对她而言真的无所谓。

  好在,现在娶她的这个男人,就是令她初尝人事滋味的男人,这是仅此一点唯一一点值得安慰的。

  婚礼结束,送走宾客,叶柯终于忍不住说:“安小冬,你平时都是光着脚丫子走路的么?你的鞋呢?”

  见人都走光了,小冬也不再装小白兔,她一拎起婚纱的下摆,踩着小碎步噌噌噌地跑去拿高跟鞋,站在台上的时候,她看到有好心的服务生将她的鞋子收起,放在了储物柜里。

  再出来的时候,叶柯竟然不在了。

  “人呢?喂,姓叶的!”小冬大喊一声,这就走了?那我要去哪里?

  叶柯从洗手间的方向走出来,冰冷依旧fqxs:“大庭广众之下之下,你喊什么喊?!姓叶的,是你叫的吗?”他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凶她了,谁叫她丢了五毛钱给他,还说就当自己嫖了一回男人!他是她嫖得起的男人吗?

  安小冬一脸的不屑,转了转眼珠子,忽然柔媚地说:“老公,咱们回家吗?”

  叶柯一个激灵,对于这个称呼,不是一般的不适应,“闭嘴,不准这么叫我。”

  小冬暗笑着,唉呦,这个老男人还害羞了不成?“那叫,叶大少?”

  “随你~”叶柯潇洒地将手插进裤袋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