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盗第211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在这样。”瑞博无可奈何地说道。

          “兰蒂小姐没有怀孕,那位老小姐恐怕非常失望吧。”瑞博连忙转了个话题说道,因为他非常清楚当初的那段经历对于芙瑞拉小姐来说,是一件伤心事。

          “没有啊,原本只期待着有一个血脉继承人,现在一下子拥有了两个,在埃克特和你的老师玛世克的证明下,教长签署了一份血缘证明书,证明他们俩是你的私生子。”

          “虽然原本私生子是没有继承权的,但是老梅丁小姐收养了这两个私生子,再加上你的那位得里至公主的婚姻实在难以让佛朗士人接受,更无法接受一个得里至人继承佛朗士南方最富饶地土地。”

          “所以教廷派遣了几位红衣主教,前来为那两个原本应该是‘罪孽之子’地婴儿受洗,当然不可避免地得为莉丝汀那个小丫头编造一些,她和你之间的山盟海誓、执着真情。”

          “我相信,这同样也是芬妮意志消沉地原因之一。”芙瑞拉小姐说道。

          “我亏欠芬妮小姐的,实在太多了。那场试练让我迄今为止都后悔不已。”瑞博感叹着说道,突然间他看到芙瑞拉小姐流露出不满地神情连忙补充道:“当然我对于你有着更加数不清的亏欠,原谅我的愚蠢和迟钝。”

          “即便我接受了你的歉意也没有用处,你必须表示抱歉的人还有很多。”说着芙瑞拉径直拉开了房门。

          令瑞博感到惊诧的是房间的门口站满了人。

          “芬妮、莉丝汀还有兰蒂小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瑞博无比惊讶地问道。

          “还有一个人喔!”众位女士们轻笑着说道。

          只见兰蒂小姐往旁边一闪,露出了微微曲身藏在后面地王后陛下。

          “这怎么可能?陛下您不是在佛朗克吗?”瑞博惊讶地问道。

          “在佛朗克的是我地替身,那个人你应该非常熟悉。我不是曾经让她服侍过你?”那位王后陛下微笑着说道。

          而后果却是瑞博感觉到芙瑞拉小姐在背后用力拧着他的腰部最敏感也最痛的地方。

          “您对于局势没有任何信心?”瑞博问道,不过这显然并不需要答案。如果没有他的那些龙牙兵,原本的局势注定佛朗士会彻底灭亡。

          同样他也已然知道,为什么这位王后陛下会藏在偏僻的南部,毫无疑问正是为了这里有海德先生和埃克特的势力,一旦局势为之崩溃,有海德先生和埃克特在想要顺利逃脱几乎没有任何问题。

          “我想知道一件事情,你对于你地计划有多少把握?”身为王后。这位美艳迷人的妇人比芙瑞拉自然少了一分缠绵,而多了一分世故。

          “我不敢说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总是会有,我相信能够逃脱刺杀的人绝对少之又少,事实上您可以将那些龙牙兵看作是,我和凯尔勒精心训练出来的精英,它们个个拥有我的魔法能力同样也拥有着凯尔勒的冷静和实力。”

          “即便,刺杀没有能够获得预期的成果。我同样能够令所有入侵者永远地留在佛朗士地土地上。”

          “在那三支联军的背后固然是三个庞大而又强盛的王国,但是在我的身后,却一个世界,一个拥有着特殊能力的世界。”

          “除此之外,我还有两个强援,或许现在可以说是三个强援。当然前提是那第三个家伙已然被驯服。”

          “他们之中任何一个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毁灭一两个国家。”瑞博满怀自信地说道。

          “如果这样说来我就完全放心了。”那位王后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她知道没有那个必要。

          所有的女人都涌入了房间,一时之间房间显得小了许多。

          面对着芬妮小姐她们,瑞博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如果此刻他单独和芬妮小姐在一起,他或许会用自己地至诚来给予这个他最感到内疚的女孩以歉意和安慰。

          “怎么?能言善辩的你说不出话来了?看样子埃克特教你的东西并不能够让你对付眼前这样的场面。”芙瑞拉在背后轻笑着说道。

          “不过,我却可以教你一种办法,让你轻而易举地渡过眼前的难关。”说着芙瑞拉从背后贴了上来,轻轻拉开了他的皮带。

          瑞博自然明白芙瑞拉的意思,不过有那位王后陛下在。令他感到有些为难。

          但是令他感到惊诧的是。他看到每一位女士都已然有所动作,她们身上的穿地居然都是“女人地狡诈”。

          地上床上甚至连桌子上都是一片狼藉。兰蒂,芬妮和莉丝汀早已经精疲力竭躺倒在床上。

          瑞博坐在椅子上轻轻地搂抱着芙瑞拉和那位美艳的王后,享受着她们地技巧和热情,瑞博感到自己仿佛快要融化了。

          但是他猛然间一惊,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从他的脑子里面跳了出来。

          这幢房间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拥有着与众不同的听力。

          想到这里,瑞博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