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逸师太(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定逸师太

          《3d情色笑傲江湖》第二集

          原著金庸

          导演林俊逸

          出品人林俊逸

          主演令狐冲—林俊逸饰定逸师太——何佳怡饰

          仪琳——邓莎饰仪玉——包文婧饰

          等级a级

          主题曲逍遥

          演唱霍建华

          岁月催人老,名利都忘掉

          一壶浊酒把醉倒

          生死也寂寥,贪一个拥抱

          管他迟与早,放爱去逍遥

          天那么高,两岸青山围绕

          尝遍人间多少味道

          爱恨滔滔,全都一笔勾销

          只想好好把握今朝

          你那么好,我用一生祈祷

          带着你江湖里逍遥

          只要心还跳,就有我逗你笑

          牵着你慢慢变老

          女主角简介包文婧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天津卫视《今夜有戏》主持小助理,北京文艺《最佳现场》记者团成员。蒙牛音乐学院“想突围赛”主持。

          邓莎,湖南株洲人,生于1985年12月8日。内地新生代女星,红楼海选宝钗组全国五强选手。后参演了《大丫鬟》、《黛玉传》、《美人心计》等多部热播电视剧,受到观众的一致好评。

          成为掌门之后,令狐冲和师娘以及小师妹三人如胶似漆,新婚燕尔,过得不知道有多开心,宁中则虽然年近四十但一向温柔端庄,是一个典型的古典美女,特别是她还是令狐冲的师娘,因此令狐冲和她做爱特别兴奋,而且两人也一直是以师娘尊称的。三个月之后宁中则突然感觉到恶心,经过大夫检查之后,终于宣布宁中则怀了身孕,这下令狐冲真是高兴的无法形容了,能将师娘这样一个端庄受礼的美人肚子搞大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不过令狐冲知道自己还不是松懈的时候,如今左冷禅一统五岳的野心越来越显露出来,他必须开始谋划,以便在三年之后的五岳会盟大会上夺取盟主之位。令狐冲在和师娘、小师妹缠绵了数天之后,他就动身下了华山,他准备前往恒山,与定逸师太结盟。五岳派中,他与恒山派关系最好,他数次救过仪琳师妹,而且他还知道仪琳一直对他芳心暗许,不过由于之前他心中只有小师妹,所以拒绝了仪琳的表白。

          由于时间还很充裕,令狐冲想一边走着一边看一看沿途的风光,因此也就没有骑马,他觉得就是时间紧的话用轻功赶一程就行了,当下拿着剑路了,反正身上有的是银子,也就没有带别的东西了。

          他的功夫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对那炎热的天气也没有当回事,他走了大半天,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这时他走进了一座林子,一进林中便觉得血腥触鼻,令狐冲心中一惊,大踏步的走了进去,但一见眼前的景象不由的大惊失色,毛骨悚然。

          只见林中横七竖八地散着四把长剑,四个人躺在那里正由大变小,浑身冒着青烟,从他们的身上正慢慢的流着黄水,不一会尸体就化成了一堆灰烬,片刻之间就只剩了四套衣服。他心中一惊,他暗暗地自语道“化尸粉,以前只从书上看过,难道真的有这样的药?”

          他看了一下地下的蹄迹,展开轻功向下追了过去。

          不到十里地,前面出现了一座大森林,远远地可以闻到林中一个人的笑声,他脚下一紧,象道轻烟似的闪了进去。他一进去就看到林尽处有一个长亭,亭外三匹骏马懒散地赐蹄扔尾,亭内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穿着粉红色道袍的中年美妇,她的左边站着一个二十岁的少女,右边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她们三人就是定逸师太、仪玉和仪琳。

          外面树下的石凳上站着六名面貌狞恶的大汉,腰悬刀剑,傲气凌人,狂笑声就是他们所的。

          恒山派虽然属于佛家,但门下弟子并没有剃度,只是平常都是着一件粉红色的道袍!令狐冲只见仪琳眉如春山弯带秀,目如秋水清又深,粉颊儿吹弹得破,樱唇酒涡荡人心弦,绝代风华宛如仙临尘寰,可惜!

          她纯真可爱的美眸中,无论何时都是楚楚动人,惹人怜惜,突然她似有所见,向令狐冲看了一眼,脸上顿时一喜,随之她看到定逸师太严肃的样子又恢复了她那闭目羞花的美貌。令狐冲一见暗叫漂亮。

          定逸师太大约三十五岁左右,岁月不曾在她绝美的脸上留下过明显的印记,依然风韵犹存,而且她身上具有一种特别令人心动的成熟美,与宁中则的温柔端庄不同的是她的气质是一种睿智成熟。她那深潭也似的剪水双瞳中,不时透出一丝儿令人心悸的冷电寒芒,虽则一闪即逝,但他那冷电寒芒中,仍教人打心底涌起如陷冰窖的感觉。

          仪玉大约二十岁左右,她身着一件粉红色的道袍,上面没有任何饰物,长披肩,粉雕玉琢的俏脸,红润性感的嘴唇,脖颈修长优雅,她身材高挑修长,双腿笔直,亭亭玉立,全身上下无不散着一种诱惑气息。

          令狐冲还没有走进长亭,忽地感到颈上一凉,一道风声从耳朵边滑了过去,随即耳中响起一个细小而清晰的嗓音说“令狐公子,这几个人武功很高,你先不要过来,快在十几丈外找草丛隐住身形,用耳朵不许用眼睛,不然必有杀身之祸,小心了,好戏要上场了。

          令狐冲知道是定逸师太在对自己说的,心里道“江湖中奇人异事比比皆是,看来这是传说中的传音入密了,看来江湖中这样的功夫也是真有的了。自己的功夫比她还要好,只是自己现在不知道要怎么用,等一下一定要好好的请教他一下。”

          他依言找处草丛隐住了身体,一面运功练气,一面静听,亭中的事他当然是不会听定逸师太的话不看的,只见一个男人狂笑着,他笑了好一会才停住道“老二,我可等不及了,你说怎么办吧!”

          “27”

          一个洪亮的嗓音道“慢慢来,老大,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别吓坏了这三个美女!”

          老大笑着道“老二什么时候开始懂得怜香借玉了?真是奇闻了。不会是太阳从西山爬上来了吧?”

          令狐冲一听那笑声很是刺耳,正待作,却听耳中响起先前那嘶哑而性感的成熟声音道“令狐公子,用不着你动手,你在那里看着就是。”

          那个老二人笑着道那要看是什么人了,这三个恒山派的美女细皮嫩肉的,要是把她们吓坏了就不好玩了,接着就对那仪琳三人道“定逸师太,我请叫王老二,有一个相当雅致的绰号采花狼,我这里有礼了。”

          只听定逸师太充满风情的一笑,道“啊!你就是王老二?失敬失敬,你们魔教的四大使可不是怎么有分量哦,是不是吃了什么蛇胆中毒了?竟然敢打我的主意了。”

          她的声音美极了,性感而成熟,令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老二笑着道“我知道你比我要强上一点,但你们是三个,而我们是六个,除了你以外她们都不是我们的对手,这后果是可想而知的了,我们可是知道你要去汉中祝寿专程在这里等你的,你今天就准备做新娘吧!”

          定逸师太并没有生气,仍娇滴滴他说“你想做新郎了是不是?阎罗王的女儿要出嫁了,看来你这个新郎是做定了。”

          老二哈哈狂笑道“你等一下就知道我是做你的新郎还是做阎罗王女儿的新郎了,你最好是跟我走,要不你就要吃苦了”说着就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师傅,让徒儿打他们上路。”

          仪琳莲步生花,拔出剑来挡住了老二。

          “傻孩子,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让师傅打他们上路吧。”

          说着就挡到了仪琳的前面,就在这时她脸色一变道“仪琳仪玉,快停止呼吸,他们下了毒。

          老二哈哈笑道“晚了,九曲回魂香嗅之即昏,除了跟男人交合以外,大罗金仙也难逃此难,你就认命吧!”

          他的笑声未落,突然电闪雷呜,人影疾闪。“呼拍”两声暴起,定逸已突然难,袖底罡风怒迸,犹如狂涛怒卷。

          老大和老二也拼尽全力的挥出一掌,虽然他们是以二敌一,但优劣立分。两个人被罡风震得连翻三个跟斗,向两侧飞起,定逸师太不等他们落地,灰影快得令人肉眼难辨,已如影附形到了他们身畔,大袖一挥。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三条人影疾分,两人直挺挺的跌下地来,已是成了肉饼。

          第1875、6章性感艳尼——定逸师太

          老大和老二也拼尽全力的挥出一掌,虽然他们是以二敌一,但优劣立分。两个人被罡风震得连翻三个跟斗,向两侧飞起,定逸师太不等他们落地,灰影快得令人肉眼难辨,已如影附形到了他们身畔,大袖一挥。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三条人影疾分,两人直挺挺的跌下地来,已是成了肉饼。

          就在同一瞬间,仪琳和仪玉手中多了一把青芒映辉的长剑,但见剑影一闪,青芒突涨,两条灰影已到那四个人的身边,但见嚓嚓两声,两个人已经变成了四段,另外两个人也被定逸师太击成了肉饼。

          这时仪琳和那个男人也同时倒下了,仪琳的功夫和他差不多,虽然她舍命一剑把那人砍成了两段,但她也被那个男人挑破了胸衣,露出了白玉似的一道浅深合度的乳沟,莹洁的玉乳半露,可是并无丝毫伤处。她是中了那断魂香而倒下的,仪玉的功夫要好一点,身上是完好无伤,但也中了毒香倒下了。

          在激斗中想要完全屏住呼吸是不可能的,定逸师太在愤怒之中威,那断魂香也已经乘虚而入了,她虽有深厚的修为,也禁不住毒香的入侵。力道渐散,慢慢的就倒在了地上。就在这时,从林中又走出了两个人来,其中一个声音颤抖的道“想不到定逸这个骚尼姑这样的厉害,好在我们两来迟了一点,要不也就有可能要把命送在她的手里了。今天非好好的玩一下她不可。

          定逸师太此刻的脑海还是清醒的,听到二人的对话不由的大惊。她知道魔教四使都是在一起行动的,来的这两个一定是老三和老四了,自己实在太不小心了,对方使用下三滥的手段,而自己中的,居然是药力极强的春药。

          老三一见这三个娇滴滴的恒山派弟子淫心大起的道“老二,把定逸这个成熟美人让我上好不好?我就喜欢成熟的女人,她的内功不错,三十多岁的人了竟然和二十多岁的姑娘一样,玩起来一定够劲的。

          老四白了他一眼道“你真有出息,就知道上女人,你难道忘记了她还有两个同门?在这里是不可以上的,要是让他的两个知道是我们干的就会找我们拼命的,我们还是早一点带她们离开这里的好。”

          老三笑道“天气怎样热,谁会在这个时候赶路?她们有三个人,我们一个只能背一个,而她们三个都是这样的美,我可不想丢一个在这里,你要是怕了的话就带一个走路,我可是不怕的,她们这一次只出来了三个人,现在她们都在这里,这有什么可怕的?等她们来的时候我们早就回了黑木崖了”说完就看着地上的定逸师太淫笑道“小宝贝,是不是觉得很热?快把衣服脱光,这样会凉快一些。”

          大概是这些春药之中带有迷幻的性质,定逸师太一听他的话就觉得自己处于蒸笼之中一样的其热无比,感觉到自己就像听到了师傅的声音一样,不觉的把双手移到了前胸的衣襟,但是她毕竟内力深厚,定力不弱,此刻尚有一丝的清醒,自己道袍之下只有内裤,连内衣都没有,倘若脱下衣服,自己就将在两个男人面前赤身裸体。想到这里,内力源源不断地涌出,想要压住药力。

          老三一见定逸师太没有听自己的话就笑着道“你的定力还真不错,看来只有我来帮你了,是着就拉住她的道袍一下就撕了开来,这一来定逸师太那雪白的颈项和深陷的乳沟已经裸露出来”老四正等着定逸师太自己脱去身上的衣衫,却看到她奋力压制药力不禁吃了一惊道“她的功夫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多了。我倒要看她能够熬多久。我们就等着她来求着我们干她,她杀了我们好几个人,如果不好好的玩她一下就对不起死去的弟兄了。说完就把老三拉到了一边。

          那春的药力极强。定逸师太虽然奋力抵抗,但仍感到浑身热。因为她的内力已经提不起了,只是可以让自己清醒一点。既然她的神智清醒,也就不会动手解衣服了,她身上的汗水不停地冒出。她挣扎着,很快就全身都湿透了。

          老三和老四冷冷地看着定逸师太,只见她似乎生了一场大病一般虚弱。灰色的道袍紧贴着汗湿的身体,连乳峰的尖端都清晰可见。定逸师太知道这一次自己仍然免不了被强奸的厄运了。现在的希望就寄托在那个小伙子的身上了,但这个小伙子是怎么也斗不过这两个魔头的,就是出来也只是白送性命。

          老三不由冷笑道“你的内功果然厉害,居然能够抵挡这春药的药力,不过你还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我看你能够熬多久,我们就把你们都捆起来担着你们走,我还非要你求着我来干你不可。

          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你们快一点滚,不然的话你们就是想走也走不成了。”

          令狐冲早就想出来了,但他怕那春药还在空气中,如果自己也吸了春药和定逸师太一样的倒下去了的话,那不但救不了她们三个,自己都会逃不了他们的毒手,他知道空气中的毒药不要多久就会分散的,因此也就在那里等着,现在一见他们两个要把她们三个带走也就只好走了过来。

          老三一见令狐冲就笑着道“哪个的裤子没有系稳,把你给露出来了,你快一点滚,如果不是怕你坏了我们的心情,你现在就是一条死狗了。

          令狐冲知道他们是不会自己走的了,当下就走到他们的面前道“我不喜欢杀人,但如果不教训你们一下那么是不会走的,而且还不能太轻了,说着就一人给了他们一个耳光,他这一耳光用了一点内功,把他们每个打出了一长多远。

          令狐冲之所以要把他们打这么远也是想在定逸师太面前露一手,他知道武林高手相信的都是实力,你比她功夫好的话就会对你另眼相看,反之就会瞧不起人。

          老三和老四一见令狐冲打来的耳光就想躲,但他的手看起来就好像是慢慢的伸过来,自己却怎么也躲不开,两个人都觉得自己的脸都麻了,嘴里连牙齿带血的吐了一大口,一爬起来就灰溜溜的走了,他们知道自己怎么也不会是这个人的对手的。

          这时定逸师太已经抵挡不住了,一见令狐冲走了过来就扑在他的怀里道:“令狐公子,你把我杀了吧,我真的快忍不住了!”这时她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令狐冲看着眼前的春色,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这怎么能行呢,定逸师叔,你先不要着急,我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帮你们解毒!”令狐冲当然不会按照定逸师太的要求做了,要是杀了她这个中年美妇,那就是暴殄天物了!

          “不,这个毒根本解不了,只能通过交合!但师叔是出家人,宁死也不能有辱恒山门规的!令狐师侄,求你快快杀了我啊,我受不了了啊!”

          定逸师太喊出这句话,便开始全身剧颤,性感的美眸里春水盈盈,红润的嘴唇里开始出动人的呻吟声了。

          “师叔,你这又是何必呢!你们佛家不是讲缘分吗,今天我们能够相遇这就是我们之前有缘,说明你们尘缘未了!门规算什么东西,能够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我一直敬重师叔的为人,绝对不能弃你不顾的。师叔,令狐冲得罪了!”令狐冲看着眼前意乱情迷的三个美女道姑,顿时一阵激动。

          定逸师太被春药刺激得已经意识迷离,只是一种按照身体的本能不断追逐着这种快感,她像一个食之有味的荡妇,不停的追求那种身体潜在的快感,令狐冲想不到这个清修了这么久的出家人竟然会被春药刺激得和一个荡妇一样。

          此刻的令狐冲真是目不暇给,眼花撩乱“他不由自主的在心中品评比较着她们三个人的身体。只见定逸师太的肌肤柔滑细嫩毫无瑕疵,身体曲线圆润柔和“玉腿修长匀称,丰臀浑圆挺耸,饱满的双乳挺而不坠,面容端庄秀丽隐含风情。而仪琳则是身躯纤细曼妙,瘦不露骨,肌肤光洁白净有如玉雕,双乳小而坚挺,纤腰盈盈一握,笔直的双腿向上延伸至臀部,恰好形成一个完美的弧,至於面容之娇柔美艳更是动人心弦。相较之下定逸师太多了份成熟风韵,仪琳则充满青春气息,那仪玉也和仪琳差不了多少,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竟是难分轩轾。

          令狐冲仔细的看了一会就又把目光瞄向了定逸师太的两个乳房,她的两个乳房洁白如玉,两个乳房都坚挺饱满,但弹性极佳,尤其是那顶端的那两颗粉红色的葡萄亮晶晶的诱人极了。

          令狐冲爱不释手地把玩着这对豪乳,他的嘴周旋在两颗葡萄之间。他伸出舌头轻轻地裹住整个乳珠把它吸到嘴里,然后再慢慢的轻吸慢咬着,不一会那两颗葡萄在他的努力下都站了起来。、

          一层层一波波温暖的浪潮把定逸师太吞没,从脚底淹没过头,又像泥潭沼泽流沙一样,把自己逐渐陷下去,但奇怪的是自己一点都不想挣扎,沉就沉吧,至少,让自己好好放松享受一会儿。

          令狐冲专心致志的按摩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胯下面的鼓包越鼓越大,动作也随之越来越狂野粗放,透露着野性的气息,空气里也弥漫着浓浓的雄心荷尔蒙气息,左右两手顺时针一手一个抓着完全握不过来的硕大臀肉旋转着,不时有意无意用关节从小菊花出擦过,引来身下一阵颤抖,下身会阴处令狐冲还不敢碰,那就找其他地方补偿,大腿和腹股沟表层被他重点关照,勾挑揉捏了起来。

          定逸师太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毕竟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如何经得起这种高明的撩拨。她的眼神变得越来越迷离,已经不太想说话了,小腹里一团火渐渐升起,从尾椎骨一直烧到大脑,好热,好麻,好酥,好难受,屁屁被令狐冲按摩得越来越奇怪起来,现在,定逸师太有点害怕,突然自己脑海里起了要令狐冲大力揉捏自己大屁屁才能彻底止痒的下流念头,好恶心啊,可是,定逸师太心底深处隐隐又有点期盼,如果他再使劲点,按得再重点,就不会这么痒了吧,或许,会让自己心里这团火彻底烧起来,烧到最猛烈,烧光一切,然后熄灭。

          丰满浑圆的硕臀不安分的微微扭来扭去,显示着其主人心情的不平静,令狐冲重重按下去,可却仍然绵软得像没找到骨头,粗鲁与技巧的完美结合让定逸师太身心俱醉,身体越来越烫,小腹越来越热,底裤都有点水花泛起,心里只觉得那双手有魔力似地,按得难以自持,心底下大声呼喊着,重点,再重点,再使劲啊。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宣泄这种没由来的的烦躁与宁静交织而成的复杂思绪。

          令狐冲吸了一会以后,他的舌头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那颗粉红色的乳珠,顺势下滑来到了也是粉红色的乳晕上。他在那里吻了一会儿就把她的乳房往嘴里吸去。定逸师太的乳房很大,令狐冲再怎么吸也没有吸进去三分之一,但这种大幅度的动作却把定逸师太那小声的呻吟吸成了大声的歌唱……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