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粉骚把青嫩3完结(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欢情的刺激如光箭穿透身体

          快感即刻奔窜全身

          无法言喻的愉悦只有你能给予

          第七章

          "你还没睡?"回到宿舍已是半夜两点,冠希看见趴睡在客厅餐桌上的稚胤,强烈的罪恶感立即窜上心头。

          "你还没做健身运动……"稚胤揉揉惺忪睡眼,疲累地起身。

          "以后回来我自己会在房间做,你不必等我。"他接拿稚胤手中的哑铃。

          "我得要监督记录。"她打个大呵欠,挤个微笑。

          "我自己会做。"他从她手中抽走纪录簿。"你隔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

          "你在关心我?!"她漾开惊喜的笑靥。

          "我……"他难为情地吞了口口水。"我只是不想让你怪我害你这么劳累。"

          "这都是我心甘情愿做的,怎么会怪你。"稚胤晃晃头,不懂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心甘情愿……"这句话犹如一剂强烈的催化剂,4ytocr瞬间发酵冠希意识中的深切情愫,他拥抱她,覆上炽热的双唇。

          嗯……她喜欢他这个火热的亲吻,喜欢他挑弄她舌尖的霸道……

          顺着欲望,他的双手轻捧着她的脸颊,手指轻轻揉捏她的耳垂,缓缓抚摸。

          "冠希……我……"她整个人酥麻,躺进他的怀里,双手无措地爱抚着他的身体。

          "想要吗?"抬起她的小脸,他柔情地瞵视着她。

          "嗯,我要,我喜欢被你占有的感觉……"她回吻他。

          他的手渐渐滑下,来到脖颈,在触抚到她颈部所戴的项链时,他像被雷劈中似地全身僵硬,脸色变得yin沉而愤忾che"我累了,想睡了。"她居然还戴着林锡恩送她的项链!

          "怎么了……"他的热情怎么能在刹那间熄灭?"早点休息!"他烦闷地推开她,欲关上房门。

          "等一下……"她用脚挡住房门。"还有一件事……明天周六,下午企画组帮你安排了男性用品的平面广告拍摄,我看过你的课表,十一点后没课,我会去学校接你。"

          "嗯。"他冷淡回应,马上关门。

          "冠希……"稚胤想敲门叫喊,又害怕惊醒林锡恩他们,只好作罢。

          他到底怎么了?态度突然改变这么大?就这样,稚胤整夜失眠,怎么也想不透冠希反覆无常的转变……

          ……………………………………

          "稚胤,男性用品厂商临时决议提前拍摄平面宣传广告,你跟冠希联络好了没?记得和他下午一点到-圣凌摄影公司-和企画组的人员会合。"为此卜光义提前两天从美国回来,连续召开紧急会议。

          "我昨天跟他说过,他今天下午没课,等会儿十一点我会去学校载他过去。"连日来的劳累,再加上昨晚一夜无眠,nbo稚胤眼眶浮现明显的"黑轮"。

          "稚胤,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就跟你说过连兼摄影记者跟宣传两职会很操累,你偏不信,就爱逞强,你看,才几天就变得跟熊猫一样,今天就放你一天假,你的工作就交给其他宣传人员做,好好去休息吧!"卜光义气得想要大骂一顿,但又舍不得。

          "我可以的,这是我的工作,我一定要完成。"她跳一跳,一副活力十足模样。

          "你啊!就是这么好强,凡事有冲劲是好,可是也不要冲太过头,这样身体负荷得了吗?"卜光义疼爱地摸摸女儿的头。

          "没问题,我会照顾自己的身体的,老爸您就别操心了。"稚胤帮父亲拉整衣领。"对了,刚才佳惠姊不是打内线说另外一组广告客户已经到了会议室,要您赶快过去。"

          "我现在叫佳惠调派另一位宣传接替你的工作,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

          "忙完我会休息的。好啦!爸,您快去开会,让客户等久不好,快去!"稚胤推着父亲上楼。

          "有什么不舒服立即跟佳惠说,请她另外派人帮忙,听到了没有,千万别硬撑。"一番叮咛之后,卜光义这才去会议室开会。

          稚胤则开车前往"正弘大学"接载冠希。

          ………………………………………………

          由于塞车,稚胤晚了十多分钟才到学校,看见冠希和安婕两人站在门口,她将车暂停路边,走了过去,听见他们的谈话。oon"冠希,我的房子已经装潢好了,你今天可以搬来跟我住在一起,不必再住在宿舍,以后大家也好彼此有个照应。"安婕雀跃地说。

          "不用,我住宿舍很好。"冠希微笑。

          "你是不好意思跟我还有哲明住在一起对不对?"安婕疼惜地拍打了下冠希的肩膀。"怎么这么见外,哲明很喜欢你,也希望你能跟我们住在一起。"

          "我喜欢自己住。"冠希发现站在一旁的稚胤。

          听了他们的对话,再由冠希别扭的表情看来,稚胤这才知道冠希离家出走后,不愿寄住在安婕家,所以才会在那时这么急着要搬进公司宿舍居住。

          "稚胤,你来啦!真是辛苦你了,这么照顾我们家冠希。"安婕频频答谢。

          "我是宣传,这是我应该做的。"稚胤报以微笑。

          "我们得走了。"冠希藉故闪避安婕。

          "这么急着要走?我还想请你们吃个午饭呢!"安婕惋惜地说。

          "我现在在做体重控制,不能吃营养师设计的菜单之外的东西。"冠希回答。

          "说到菜单,今天午餐不方便带过来,还在闷烧锅里炖煮,n我们要先回宿舍吃完午饭,再赶到摄影公司。"稚胤看看腕表。十一点半。

          "冠希,拍了广告就算是进了演艺圈吧!会不会遇到那个人……"说到此,安婕看了下稚胤,立即止口。

          那个人?哪个人?安婕是在说谁?稚胤发觉冠希和安婕两人脸上同时浮现复杂的神色。

          "我只是拍个平面广告,和电影是不同的领域,不会遇到。"这点冠希早就考虑过。

          和电影不同领域……可见那个人是从事有关电影方面工作的人啰!

          "那就好。"冠希的答案让安婕松了口气。

          "哥,我们先走了。"他怕他再提及同住的事。

          "嗯。"安婕点点头。"啊!对了,搬来和我们居住的事,你再考虑一下,我们已经准备好你的房间了。"他又提一次。

          "再说吧!"冠希随口敷衍,和稚胤上车离开。

          ……………………………………

          回到宿舍,吃完午饭,稚胤随即与冠希来到摄影棚,和先至片场研讨的公司企画组员会合。

          "这次代言的是新上市的男性造形发雕产品,平面广告一共分为三个版本,由设计师乔治塑造-叛逆-、-雅痞-、-青涩-三种不同造形,在虚拟的时空做出显示各别个性的动作反应,这是广告画面的初定草图,ori给你们参考一下。"企画人员雅玲将资料交给稚胤及冠希。

          "啊!太棒了!这支广告是由连得数届广告摄影大赏冠军的林建宇大师掌镜,他曾经为了拍摄一个平面广告而拍了一个星期,最后觉得达不到标准还换过不少模特儿,要求完美可是出了名的吓人。嘿嘿!可以在旁边偷学几招拍摄技巧,实在是太幸运了!"稚胤高兴得险些跳起舞来。

          "摄影师林先生跟设计师乔治过来了。"雅玲推了下稚胤。

          "你好,我是林建宇。"理着平头,留有山羊胡的林建宇,严肃地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米密可经纪公司-的宣传,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新人承冠希,请多多指教。"稚胤热忱回应。

          "嗯,果真符合我要的气质,青涩中带着一种世故及邪佞,还有强悍的霸势,不错。"林建宇锐利的眼光像是雷射一般,仔细地扫视着冠希·。

          对于林建宇审视的眼光,冠希早就习以为常,仍是一派自在,甚至有些不以为然,而对设计师乔治的嫉妒眼光,他就相当排斥。

          "大师,模特儿的造形就照原定的样子做吗?"ko体态娇柔的乔治妒嫉林建宇对冠希的赞美,顺势偷打他的肩膀一下。

          冠希不及闪避,硬是被他打了一下,心底直生不爽。

          "嗯,就照我和你讨论过的感觉去做。"冠希对他无畏无惧的态度,让林建宇觉得十分玩味。

          "林建宇大师,我叫卜稚胤,在大学修的是摄影科系,对摄影相当有兴趣,等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在您旁边观摩学习?"稚胤兴奋过头,完全不觉冠希和乔治之间的不合。

          "卜稚胤?!你是卜光义的女儿?"林建宇严正的表情总算有些变化。

          "我可不是想靠关系逼您答应的喔!"稚胤挥着手,赶紧解释。

          "逼?"林建宇搓搓下巴,大笑出声。"光义说他有个说话无厘头的傻女儿,他还真是说得没错。"

          无厘头的傻女儿!这让冠希也觉得好笑,贴切极了。

          "我才没有无厘头咧!也不傻啊!不然作摄影机给您看。"稚胤不甘被取笑,不管辈分关系,拉着林建宇走向片场。

          稚胤一离开,冠希明显的感觉到心头一阵失落,视线紧锁着她无法移动。

          "你就跟我到梳妆台来吧!"乔治向冠希勾勾手指。

          不得不听从他的指示,冠希不甘不愿地跟着走到梳妆台坐下。

          "我帮你把耳环拿下来。"乔治伸手要帮他取下。

          "我不要拿下耳环。"要他把最喜欢的耳饰拿下,他才不干。

          "一定要拿下来,你的耳饰太多,会抢走顾客对产品的注意力,这点你知不知道!"乔治端出专业设计师的架子。

          冠希冷冽着睑,摆明就是不要拿下。

          "喂!宣传过来!"乔治气得扭腰跺脚。

          "有!"稚胤举手,赶忙跑过来。

          "你这个宣传是怎么带人的……"乔治也气稚胤受到林建宇的喜爱。

          "不许你骂她!"冠希挡在稚胤前面,愤怒地瞪视着乔治。"我拿下来就是了。"

          "冠希……"稚胤不知道到底发生何事,不过她能清楚感受到冠希对她的保护,不禁一阵甜意涌上心头。

          "呃……那好……现在你坐下,我要上妆……"乔治被冠希的气势吓得脚软。

          "我又不是女的,我才不要上妆!"冠希推开化妆师,不许他靠近。

          "喂、喂、喂!你到底要不要拍广告啊!合作一点可不可以!"乔洽像是被逼疯似地尖叫。

          "我本来就不想拍。"冠希不耐地啐了一声。

          稚胤站在一旁,直觉左右为难,现在她不得不认同父亲当初的顾虑是对的。

          "大师,模特儿不愿意化妆,这哪上得了镜头……"乔治转向林建宇抱怨。

          "他的肤质很好,就不要上妆好了,以自然的方式来拍。"pp林建宇倒是挺欣赏冠希直率不造作的个性。

          "去!新人还这么大牌,这么难搞……"乔治细声地咕哝着。

          "你这话什么意思?"冠希气愤地抓起他的衣领。

          "冠希,不要吵架,有话慢慢说,这中间一定有误会。"稚胤拉开冠希。

          "大师,快来救我,你看这个模特儿好凶,态度极差,不肯合作又难沟通,换掉好了!"乔治佯装可怜地哀叫。

          "乔治,你安静一点可不可以?做个造形有必要大呼小叫的吗?"林建宇爆出火爆脾气。

          "我……"乔洽只好将委屈及不甘硬是吞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