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完结(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十八章功德圆满回天山

          话说,周日青在擂台上过五关成天下知名的大英雄后,晚上随乾障皇跟小宝他们住在一起。

          谁知晚餐时,擂台主王隆特差专人前来邀宴小宝。

          小宝感于长者赐宴不敢推辞,应邀前往,但到了之后却发现只有他一位客人而老学究祖孙不但在座,似是那么半个主人似的。

          他仔细一打量老学究这孙女,竟是国色天香,暗想道:“怪不得这老学究敢用美人计,他这孙女果然比天人,天下英雄若能得此女为妻,果然值得为她卖命”

          席间,王隆介绍这祖孙二人与他相识。

          小宝明知王隆邀他,必有要事,忙道:“大伯邀约小侄一人,必有事商量,请大伯直说吧”

          “贤侄,看你白天与乾隆的样子,似乎是宿识,而且交情不浅”

          “大伯,你是知道当年事的”

          “我与你先师梅老第一盟在地,当然知道”

          “家师当年与胤祯的交情无人可比”

          “我知道,可是胤桢一做了皇上就”

          “大伯,你错了,我恩师至今在天山好好呢”

          “啊”王隆大为惊讶,忙问道:“那当外”

          “计家师脱身计”

          “啊”

          “那是家师诈死离京之计”

          “咳这多年我一直认为真的呢既是诈这多年之事只有极少人知道”

          “好我今天总算知道了,哈哈哈”

          “大伯你也不是外人哪”

          “倒也说得是,那人跟乾隆”

          “侄儿进关,恩师赐了当年康熙给他的玉佩,因此,见过乾隆几面同时也为他办了点事”

          “你为他办什么事”

          “他上次南游把随身玉佩被人家了,是我替他找回来的”

          “这么说来,你跟他是有交情了”

          “交情谈不上,他是皇上嘛不过小事倒可以进言”

          “这就好,你跟周日青熟么”

          “怎么,大伯对周日青”

          “我对他倒没什么,而是老先生欣赏他是个英雄,倒想招为孙婿”

          原来此老还不死心。

          小宝笑道:“周日青是乾隆的贴身护卫,官三品,站殿将军”

          老先生道:“在擂台上他自称扬州的,怎么一下子又成了站殿将军”

          小宝道:“老先生看样子还有死心,想策反他”

          老学究脸一红,看样子他默认了。

          “老先生打算是”

          “老朽是打算请小友帮忙,招他为婿,他总是汉人,以后慢慢的晓以民族大义”

          “老先生他要不听你的,岂不害了令孙女一辈子”

          “我这孙女自己也同意的”

          “既是这样,我倒愿意促成这门亲事”

          王隆道:“贤侄有把握么”

          “大伯,我决定的事,他不敢不听”

          老学究大喜道:“你跟他有这么好的交情”

          “大伯跟老先生不是外人,我实说了吧,他也是咱们自己的人”

          在座诸位,全都一楞。

          “啊”他是自己人

          小宝道:“乾隆上次南游,是我向天山指名调他到扬州,利用机会让乾隆自己发现,把他提拔到身边的,今天他上擂台替乾隆一场本要下台,也是我叫他表现的,这一来,回京后,他必会再有升赏”

          王隆道:“怪不得你不主张以暴力孤注一掷,原来你早在他身边布了刽子手”

          “大伯,您错了,在虏酋身边安人是一回事,神尼一向不主张刺激敌酋,神尼的复国点在瘫痪满虏八旗子弟后,痪散敌人有形、无形的战力,以便使敌人的烂了,这棵大树,只要随便一碰,它就会倒了”

          王隆道:“我们浅见,还是神尼高瞻远瞩”

          小宝道:“老先生令孙女”

          “周日青既是自己人,我更希望孙女能嫁给他啦”

          “好,再晚这就回去提亲,希望别砍断了这把水斧”

          女姑娘听了臊得脸一红,但很快就恢复了。

          小宝看在眼里,暗暗点头,此女果然出身书香门地。

          老学究道:“那这事就拜托小友啦”

          “好我这就回去”

          他立即告辞回客啦小宝回到店里,时间还早,大夥儿正陪着乾隆闲聊。

          他一进门,乾隆道:“擂台主请你一个人不说,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

          “大事一件”

          乾隆惊问道:“什么大事”

          “人生大事,但我得向你请旨”

          “谁的人一大事须要向我请旨”

          “周日青”

          “他娶媳妇,你跟他说不就行了么”

          “皇上,侍从臣子,非比他人,也得你准才行啊”

          “谁的女儿”

          “今擂台上那个老学究,见周大人英雄了得,有意把孙女嫁给他”

          “嗯,好眼光,女孩漂亮不”

          小宝不得不动心眼道:“马马虎虎,不过还看得过去,斯斯文文的”

          “好吧现在文订,随船进京,到京之后再成婚”

          周日青立即跪下道:“奴才叩谢皇上思典”

          “起客吧”

          第一天在杭州大酒楼举行文订,乾隆皇居然亲自主持。

          老学究与周日青互换了信物,就算订了亲。

          等皇上御舟到了杭州之后,由小宝带着老学究祖孙上了御舟的跟船,随乾隆进京后,再办喜事。

          再说,乾隆皇在杭州没事,就带着周日青同四块宝到处逛,不是游名胜,就是去睹场,再不就去逛窑子。

          这天大家没事,正在客店里闲聊,忽然和坤,和中堂便衣来访。

          乾隆皇嗯了一声,道:“你亲自跑来,有什么大事么”

          和坤转眼望了众人。

          众人识趣,立即全退走了。

          周日青忙到门外警戒。

          屋内现在就剩乾隆与和坤了。

          乾隆道:“现在没人了,一说吧”

          “皇上,大事不好”

          “何事惊慌”

          “香妃她”

          “怎么样”

          “皇太后乘皇上南游这段日子,下懿旨赐死了”

          “啊”

          乾隆几乎昏了过去,忙道:“咱们快,快回去”

          他江南也不游了,立刻跟小宝打了个招呼,上马赶去了龙舟。

          他一上船就下旨:“沿途官吏,一律概免迎送,龙舟直发通州”

          这一路,龙舟船队沿运河北放通洲,整夜不停的急赶,等到了通州上岸,改换御马与周日青先行赶往京题。

          进后见到香妃棺木,人早已成殓多时,乾隆皇一恸几绝从不还是太后钮钻禄氏百般劝解,乾隆皇才含泪下旨厚葬。

          乾隆皇对香妃用情之深,也可见一斑了。

          话说,乾隆回京后,小宝现在成了擂台赞助人,在擂台没有到期前,他离不开,每天除了到处逛逛,就是到擂台看比武。

          这天官府忽然来了人到擂台,拿着府台大人名帖,请王隆过府一会

          乖乖,什么要事,比武进行中,府台请擂台主可是杭州地方首长邀请,不得不去呀他把擂台主的事务,交给护擂台,亲随来人进府。

          府台大人对他倒很客气,居然便服请他在小客厅相会,这表示了是朋友相会之意。

          王隆一到小客厅就要行大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