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29(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模特儿传奇26

          “厉害!看,她居然兴奋到标尿。而且还这么多。”原哥将落在手中的“水”,抹回雪儿的yin部上,湿漉漉的“潮水”将她yin唇上疏落稀少的毛发,拨贴得贴贴服服。

          姨兰惊愕的问:“她真的尿出来?”

          原哥正在将床褥上的“潮水”沾起抹到雪儿的yin毛上,还用手指一圈圈的将毛发圈成一撮撮缧旋形的小髻。闻言笑说:“不而你试试是不是尿来的。”

          原哥果然沾了雪儿下体的“潮水”,送到兰姨的面前,吓得她慌忙将头别过去。

          原哥得意的笑:“怕什么,只有点淡淡的碱味,没有尿‘压’味。”刻意的将沾着“潮水”的手指涂到兰姨的口去。

          耳边听到原哥的描述,已一阵呕心的感觉涌上心头,到看见原哥湿淋淋的手指真的往自己的口抹来,“唔…”的一声用手将身体往后缩,死捂着口左闪右避追来的手指。

          可惜,两脚是给扣在吊棒上,怎样逃也枉然,始终都给原哥抱紧身体,摙着她的鼻子,硬将沾有雪儿体液的手指塞入口中。

          “走…你走得脱吗,快尝尝是什么味道。”手指则在兰姨口中撩动。

          只觉他的手指上并没有尿味,连他说淡淡的碱味也没有。虽然兰姨怨怼的眼神望着原哥。原哥则贴着她的脸,轻声的说:“傻女,我怎会将尿水喂给我的女人喝,这不是尿来的。”

          虽然知道这不是尿来,但兰姨心中委屈的感觉不减反增,鼻头一酸,双眼红红,眼眶内涌现出湿润,含着原哥手指含糊的说:“你总是爱凌辱我的,把我吊起来,眼睁睁的逼我看着你和另外一个女人在胡运,还将她…不知是什么的…水来搅我。”说着“哗”的一声,两行泪水已禁不住流了出来。

          “呵呵…是谁把春药涂到人家的那里,又是谁人把她绑起来,甚至…”原哥的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搓揉,继续说:“连人的两个奶头都不放过。”一边手用指头摙起了ru头,另一只手在上面柔柔的打圈,令到本已动情的她,双颊发熨,两边鼻翼微微的翕张哼出妙音,原哥感到她的身子开始放软,皮肤亦渐渐的温暖起来。

          “怎么啦…不是要怨我的吗,为什么不作声。”原哥看着她的胸脯起伏鼓动,手顺势滑到nǎi子上,柔滑如脂,她的乳房虽然比不上少女的挻拔,代之而来是另一种成熟的丰腴。

          “唔…”兰姨这时那会回答,她主动捉着原哥的手按到另一边的乳房上,还用手推着他的手来回的揉动,示意原哥不应忽略她的须要而只顾搓一边,原哥心想这个女人开始绕得主动的为自己的情感作出挣取,原哥当然乐意的顺着她的意向,平静的看着怀内这个女人,鼻子嗅着那熟识的体香。

          又如果不是脸贴脸这么接近,原哥当不会听到她细不可闻的干咽声,如何能领略这种尽在不言中的幸福感觉。

          突然之间原哥心里生起一种暖烘烘的感觉,怀中这个女人每次自己抱着她的时候,她就像非常满足似的,这种感觉已不是第一次,但是当中微妙之处是不能言谕。

          耳伴听着是她喉头甜美的呓语,手上是她滑溜的凝脂,随着他的手不停活动,饱满的软肉不停的变形,两团像面粉似的乳肉更从指缝中溜出来。

          不知是否腰腹之间给绳子钩勒着的关系,兰姨双峰被揉的感觉变得特别敏锐,只一眨眼功夫就快感丛生,原哥在她的耳边问:“怎样,舒服吗?”

          兰姨急速舒出一口气,模糊不清的道:“大…力点…噢…再大力点…”继而轻蹙眉头,但是就发出欢愉的已声:“啊……唔…好…喔……”双手往空中乱抓,似是想找一点什么似的…,胸口不停的向上挻动,喉咙更不住的上下移动,发出隆重不一的乐音。

          原哥将兰姨腰缠的绳子除去,她就如鱼得水般款摆出撩人的体态,更硬将身体反转把原哥抱紧,仿佛他会突然失去一样,全不理会双脚被吊的艰难。

          原哥顺势跪立起来,使得兰姨的身体倒折得更为诱惑,也令她要用力的抱紧他的颈项,身体横空的她,最凸出的莫如饱满的丰乳,垂而不坠,一点都不为地心吸力所的影响而在空中摇晃,嵌在乳尖上的乳环是原哥最爱把玩的玩意,在手指的玩弄下,ru头兴奋的变成硬中带软,当原哥拨弄乳环时,阵阵异样的快感由ru头开始蔓延,敏感的乳腺神经经刺激传入电击的快感,心藏不其然急剧跳动起来,一阵似空虚又实在的快感无孔不入散布到大脑中去,机乎掏空她的气力,但痛楚又令她从陶醉中唤醒,发硬的乳尖被拉扯的痛楚实在难受,尤其是穿入肉里的乳环被拉动。

          “呀…”痛苦不但令她痛得喊叫起来,痛楚也令她身子颤抖,险些儿连抱紧原哥的力量消失,好在原哥一感觉到她手上的力度一松时立刻把她揽紧才不至于趴倒床上。

          同时,原哥顺势抱着她站立起来,贴脸厮磨,原哥的手顺着她的缩起的背脊上下的游弋,尤是中间凹陷下去的脊骨。

          “喔……呀…”兰姨抵受不往原哥刁钻的舌头,娇驱酥软的倒入原哥的怀内,酥酥麻麻的感觉使得兰姨欲拒无从,不只侧头耸肩的就位,整个人像是失去了骨骼般,软瘫入原哥怀内,而原哥就更进一步将气吹入兰姨的耳中,顺势将她的耳珠含在口中的啜吸,使得她娇声颤栗。

          艰难的缠绵将两人的情欲都带入一个新鲜刺激里,可惜这种姿态实在难以持续下去,几经辛苦兰姨才从吊具中解放下来。兰姨随即变身成一条八爪鱼,四肢或缠或抓将原哥缠得结实,肉体唇舌不断的厮磨交缠,突如其来其来的热情令原哥也吃不消。

          兰姨的行为令到原哥觉得很突然,尤其在灵巧的舌头之下,这种感觉份外显得鲜明,“噢…”当ru头被兰姨舔吸时,以他这种大男人也禁不住要作出叹息,兰姨一路向下的吻,疲惫的yáng具给兰姨用纤手扶起,舌头在外面的包皮上由上而下的扫过,最后落到绉折重重的春袋上去,手指的抖弄配合舌头的舔舐,为原哥带来另一番的快感,继而兰姨把春袋纳入口中,吸吮入内的绉折软皮因为口腔的温暖和湿润,令原哥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使他忍不住仰起上身来,看到兰姨摇头晃脑的为自己服务,尤其凫起来的美殿随着身体的幌动而左摇右摆,令原哥的情绪刹那间高涨起来。

          当卵蛋隔着薄皮也能感到,兰姨香舌的柔滑时,小肉虫迅速在兰姨的手中变成擎天柱,滚滚而来的灼热从她手心透入,这略高的体温对任何人来说,都不会起到作用,翩翩对情欲迷乱的兰姨,就能立即点起她感官神经,欲火一下子迅速澎湃起来,烧得她心头狂跳。

          也不知是否官感是随情绪变化而改变,兰姨的嗅觉好像变得特别灵敏,原哥的yáng具似是发出阵阵浓郁的体臭,而这种气味对动情的女人是一种强烈的催化剂,极具挑逗性的指令从肉体到思想都是一至,就是要她去作交欢的讯息,不由分说的在她体内燃烧着。

          欲火焚身令她自然而然的把手握紧,子孙根被突然而来的压迫令原哥不禁要咽下口水,原始冲动令他将兰姨的肥殿扒过来成为一个女上男下的“69”姿势,原哥本来就是一个欲大于情的人,这下被女人如此的挑逗其实已超出他的底线,大男人心态作祟之下,反击应是他唯一的选择。

          抓扒开肥硕的殿肉,淡啡色的菊花蕾被扒成橄榄状,兼且不自然的收缩着,原哥本不爱作这调调儿,但会情欲冲击底下,今晚他好想试一些新鲜点的玩意,舌头伸展如尖,一舔一舔的轻点,好在味蕾没有舔到难为的异味,只是有着一股女人的身体上的臊味和有点混和干了的酥水味。

          从来未被人接触过的地方,被人触碰已令人毛管倒竖,舌尖搅动屁眼的感觉令兰姨的大脑麻痹,简直不知要如何作出反应,当思想不能反应之时,自然由身体的作出主导。

          不明朗的刺激令兰姨紧张到收紧全身的肌肉,兼且被袭的地方是自己都不会多想的,这种陌生的恐惧感令她需要倒抽一口大气来平伏这样强烈的刺激,可是紧张之余,菊门下意识的收缩隐隐然把原哥的舌尖也吸到肛穴之内似的。

          “喂,开心之余也不要偷懒,你也要令我开心才成。”

          原哥一下不轻不重的拍击在兰姨丰厚的殿肉上,果真令她一醒,连忙张沾满口水的yáng具呐入口中,“噗吱…噗吱…”的声响又在她口中响起。兰姨忘情的口舌令原哥也开始吃不消,他急急的用舌头沿会yin滑到兰姨的yin户上,两排细小的银环齐齐整整的排列在左右两边的yin唇上,每次用舌头扫过yin唇环的时候都令他生出兴奋的性欲,这六个闪亮的yin环,不但是代表她是自己的女人的标记,也是一件自己得意的杰作。

          每当用唇和舌去感受到软和硬同时在这迷人的唇片时,都令他的舌头得到不可言传的奇妙感觉,尤其瞬间在裂缝中渗出来的蜜汁,倍令他觉得自己是个能主宰他人的人,这种虚无的感觉就是令原哥乐此不疲的原因,也是他现在生活的原动力。

          兰姨很怕原哥用口舌去接触她的yin部,虽然他的技巧是令人陶醉,但同时他肆意的蹂躏唇上的yin环时,往往令她隔日红肿不堪。话须如此但此时此景情欲高涨下也顾不得那么多,的确原哥的舌功会令她失控,令她失去理性的抗衡,令她明白自己作为女人应该是如此享受女人应有的肉欲快感。

          一下一下充满力量的撞击,令到兰姨得到充实的感觉,yin道内壁里被火热坚硬的铁棒撑得涨满,狂野的磨擦使她知道自己生存的意义,进出时的快慰将她抛上云霄,每下深入子宫碰击都能会令她享受到美妙绝伦的振荡。加上原哥俯前退后之际,虽然是些少的差距,但微妙的角度改变,使yin道或上或下承受着因改变而来,轻重不一的力度,变化虽少但足以使兰姨走向前所未有的极乐境界中去。

          今天这头在跨下的雌马特别放浪,热情奔放的情度远比以往来得放荡,这种感觉在瞬息之间已被兰姨rou洞中突然的抽搐压迫生出的快感所淹没,看着她唇和乳的轻颤,原哥已经把她送上第一次的高峰,在她颤动睫毛之际,原哥放慢了抽送的节奏,一来要点时间来回气,二来也可让rou棒慢慢的在湿滑紧绷的yin道中,领略缓而细致的绷紧感觉。

          尤其在插入之时,yin唇上小环也一并给带着翻动,虽不能将它们也带入洞中,但就是这么的在根部一括,所得到的刺激是任何高感都不能比碍的,好像现在,慢慢的抽插,看着那两片薄薄的唇片上六个被yin水染得暗哑的银环在rou棒带动下,翻来覆去的磨擦着肉柱的感觉格外令人兴奋。

          待兰姨吐出一声沉郁的叹息声之时,原哥又开始不徐不疾的抽送起来,由于这时原哥把兰姨的两条玉腿搁在肩上,使得她屁股朝天,更直接的接受原哥打椿式的冲刺。

          这样的用力撞击,兰姨体内的震撼绝不比原哥少,每一下强劲的撞击也将她秘唇上的金属环重重的翻一下,要知道女人膣口中布满了敏感的神经线,所以用手指轻轻的擦弄小yin唇时,女人就会得到刺激而分泌出ai液来准备交媾,所以当左右两边yin唇环给他的rou棒强行压入yin道的膣口时,麻痹的神智的快感立即送递到身体出每个感动的细胞中,再由内而外的触动神经系统,生出种种蔓妙的快感,这是多么复杂的生理和心理变化,但这时以快得难以想像的效果,在兰姨身体上不断的发生着。

          另一个高氵朝瞬间又汹涌而至,这一次原哥碰没有停下来,因为他已经不能平静肉体欢愉所带来的快感,雄性动物急促短暂的快感像山洪暴发的将他生命的精华,完完全全一些不乘的灌入兰姨的子宫内,一缕缕浓浊的热精放肆的占满了可以占满的空间。

          兰姨缓缓的抽搐着,陶醉在甜蜜美满的余波中,枕在原哥的厚实的肌肉上,身体紧密的依偎着,令她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伏在他身上的感觉,就像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一样,这种心灵上的依靠,比起千言万语更能慰藉她空虚的心灵。

          rou棒开始由百炼纲化为绕指柔,缓缓从兰姨的yin道中滑出来,原哥轻轻拍兰姨,示意她回房才休息。同时也指着睡着了的雪儿说:“也该解了她,让她回房去吧。”

          原哥虽然抱着的是兰姨,但脑海围绕的是一副可怜兮兮慵懒如棉的白嫩肉体,柔润的青丝凌乱的披散在脸庞上,乌亮和雪白的结合会是如此完美,再配合慵懒的倦容,实在令人百看不厌。但着手臂一紧,原哥随手执起在床上的马鞭朝雪儿白嫩的屁股上轻抽一鞭。

          “嗄…”的一声轻喘声,在雪儿的口中吐出,疼痛令她将身体卷缩得更紧,将曲线弯成一度更名诱人的弧线,虽然她的姿态卷成像只虾一样,但不失为一只令人心跳的虾。少女动人的曲线足以令男人做出不规矩的行为,同时也令自己走进险地!

          女人触角特别敏锐,尤其是在感情方面,原哥的一举一动,完全收进兰姨的眼底里,日后雪儿的日子是怎样,真是可想而知。

          这只能怪上天无情,令人联想到有一句很奇怪的说话:“有时候,不知为什么,一个人的‘存在’,就已是对另一个人构成威胁。”这句说话又令人想起现在有一出电影的戏名:“美丽有罪”,不知是不是雪儿的写照。

          但是中国人亦有一句名言:“福兮祸所依。”今天虽是不幸的开始,同时也是她人生之中另一个转捩点。

          只因今天晚上原哥要宣布一个影响过千人命运的决定,或者说“可能”有成千上万人会被这个决定而改变他们的命运,当然包括无依的雪儿在内。

          模特儿传奇27

          在温暖的被窝内,两个赤裸的身驱紧紧的依偎着,原哥徐徐的吐出一个烟圈:“兰,后天我要到英国公干。”

          “嗯…”兰姨枕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享受随着呼吸而来起伏。

          “今次可能要几个星期才会回来。”

          兰姨略仰起头:“哦…要这么久,是什么辣手的问题?要劳动到我们的副总裁去解决?阿‘力’不是已到了伦敦吗?连他也解决不了吗?”

          原哥的手指插入兰姨的秀发中,轻轻的拨弄:“要说这个问题就非常复杂,你都知道还有两年多三年后,我们就要‘回归’。”

          “当然知道,这件是我们的大事,不但‘他们’紧张,世界上的人们都会注视这项史无前例的主权交接,而且是不流血的变更。”兰姨娓娓道来“不是公司出现问题吧?”

          “暂时来讲也没有问题,但现在谣言满天飞,加上人心惶惶得不可终日,公司怕万一将来出了问题,我们所有的东西会变成一无所有,尤其是阿力,他的家族曾经被打为‘黑五类’,不但财产公有化,连他老爹也是三反五反期间给人批斗而死的,你说他怕不怕!”

          的确,这个历史留下来的问题,是现实而残酷。老一辈人心有余悸,新一代惘然不知所措,社会上充斥着的都是未世纪的风情,大家在前路茫茫之下,能够走的赶紧走了,走不掉的就醉生梦死,过着得快乐时且快乐的生活,余下营营役役的一群怨气冲天,试问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各个大大小小的生意人无不扭尽六壬,恐防一朝变天,自己的心血变成一无所有。

          兰姨也不禁要叹一口气,因为这种前所未有的变化,确是令人惘然。

          “你也说得对,每天看到人们急着的‘移民’去,也感到心伤。尤其消费力最强的中产阶层,他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社会上有较好的生活质数,过惯了优哉游哉的生活,要他们面对这种前路茫茫的生活模式,他们宁愿远走他方,做一个有把握的二等公民,也好过做一个一无所有的良民。”兰姨带着失落的眼神继续说:“唉…令我想起卫斯理有一部小说叫‘废墟’,我真怕日后这里会变成小说的情节一样,变成废虚。”

          原哥轻拥她温暖的胴体,微笑道:“那又不会这样恐怖,说实在这个‘小岛’都是只会生金蛋的鹅,相信‘他们’也不会这样的不智。何况‘他们’也都改革开放了,新的一代已着重生活质数的要求,要他们捱苦,我想他们肯,他们的老爹也不肯。我怕的是我们‘小岛’中那班唯利是图的‘墙头草’,昔日指着‘他们’来骂,又话无民主,又话无自由,今天倒转枪头,招招要害,如果他日由这班人当权,我想大家都难有好日子过。”

          “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时还不拉好关系,他朝如何‘尽享富贵’。唔,阿力有何打算。”

          “阿力不是想把公司‘迁册’吧?”

          “哈,果然聪明,阿力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才密密的到英国去。”

          “真的是这么没有信心?”兰姨心里无奈的问。

          “这是关系到我们是否能保持现时的自由开放,财产是否保持不变…等,最大的问题是资讯的传递,你知‘他们’最喜欢将新闻封锁,而现今做生意已是国际化,几小时的消息也足以令任何一间跨国公司倒闭。所以由信心到自由都是困扰我们的问题,基于前景的考虑,不由得我们不作出两手准备。”

          原哥捉着兰姨顽皮的玉手放到嘴边,“我倒希望这班人没有押错注,‘他们’最叻是搞‘什么的运动’,高兴起来来个‘共同拥有’时,我真是笑不出来。阿力的老爹,在‘他们’‘三反五反’时被人‘斗’死了,心存yin影,可幸是他和他的妈妈能走到这里来,不然也不知会怎样,所以他心里十分怕‘他们’,他怕再次受也‘批斗’,家散人亡的景况不竟是一个正常人所能承受的。况且要他冒险再试一次!”说着,咬着兰姨的手指用舌头在上面打圈。

          “嗯…不竟‘改朝换代’这样的大事,不是由我们小市民可以理解,而且世界上都未曾有过这样的事发生过。人心思变都是人之常情。”

          “嘿…我以为把你藏起来后,你只会变成一个小女人,只绕得扮扮靓购购物,估不到你依然保持着这些社会触角。”原哥笑笑口的对兰姨说。

          兰姨娇俏的说:“当然的啰,俗语云:强将手下无弱兵。身为力氏集团副行政总裁的首席秘书,如果没有点道行,传了出去可会影响公司的声誉,这么大的罪明我可担当不起啊。”

          他满意的吻了兰姨一下:“就因为大家都有这种心态,所以我们也必须作出一系列的部署,一方面要保持和‘他们’的联系,在下世纪‘他们’将是一个不可计量的大市场,全世界都忙着分这块肥猪肉。另一方面我们要做好准备,为公司的前途做好考虑。”

          “他准备将集团‘迁册’,或许将大本营也搬到‘雾都’去,毕竟和‘英国’那边的人有多年交往,比对‘他们’来说,多一点把握。具体情况就要我去到那边才能知道。”

          兰姨又再用手指在原哥的ru头上打圈,她似乎乐此不疲:“但我们在这里有这么多物业和投资,可不能一下子说走就走,有许多东西是搬不动的啊,何况我们生于斯长于斯,我们现在所有的成就,都是这里的人带给我们的,这样一走了知对集团的业务来说,不可能没有影响,况且股票的波动已经变成已流言为主导,一个不利的消息,恐怕谁也不能力挽狂澜。”

          “喂、喂、喂…你的手规矩一点,刚刚做完有多久,现在又来。”

          “啊,你今晚和雪儿来了多少次,我只想再来多一次吧,何况你又要飞了,疼人家多一点不可以吗?”

          “唉,你们这些女人特别小气,就算再来也要给我时间回回气吧。你细心听我说完先。”原哥把兰姨抱在胸前,两手在她豪乳上柔柔的搓弄,以制止她玉手有意无意的游向下边去,继续说:“我们这样的消息你记紧不要说出去,不然我们的股价不知会变成怎样。”

          “再说,我们只是进行部署,在非正式的渠道中,我们收到消息连和‘他们’关系密切的‘首富’他们也计划‘迁册’,何况我们这些小本经营的商人。不过我们先要计划好一切可能的变化,等‘他’一带头时,我们就要赶紧跟随,以免不够时间应变,令公司有所损失。喂…你的屁股不要乱动,听我说完先好不好。”

          “喔…我听着啊,不要这么大力好不好。”

          原哥放松紧握她双乳的力度,“阿力是怕得要死,搬去‘雾都’的成数都几高,我或会长驻在‘雾都’那边。”

          一听道这计划,吓得兰姨连忙坐直起来,嗔的道:“什么?为什么要你在那边,他坐镇那边不可以吗?”

          “傻女,如果他长期进驻在那里,市场上会作出什么的揣测?一个不好我们可能不用‘过渡’了。所以我们打算用发展货柜码头的业务为名,在那边做好部署,一待时机成熟就将公司顺势搬过去,所以为了公司的将来我是不能不去的。”

          “但……”好不容易才等到大家的关系好一点的时候,又生出这样的变化来,兰姨登时心乱如麻,不安之情尽形于色。

          原哥用力的把兰姨抱紧,在她的耳边说:“等我在那边安定下来,你过来陪我玩几日好吗?”

          “啊…那么你也随他们到那边吗?”

          “原本也是,但是因为妈妈的关系;我可狼不起心肠,撇下妈妈在监狱受苦,自己跟他们到那边。”玛莉的声音带点苦涩。

          “那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