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四、多事之秋

          记得是四月初,克林顿给我打来电话,他在电话中问我,是否将我们的关系告

          诉了玛西亚,我当时否认了这件事。但克林顿说,。现在这件事可能会有些麻烦,

          因为玛西亚似乎跟沃特说了点什麽,而沃特又将此事告诉了玛莎。斯科特,再由斯

          科特告诉了克林顿。

          那天晚上通话的时间不是太长,克林顿一直在谈着同一件事,听得出来,他对

          此非常的忧虑。他甚至暗示,他正在考虑我们之间的事情,或许,这件事已经出现

          了一些隐患,所以,是该认真地考虑一下的时候了。

          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向克林顿说真话,事实上,我和玛西亚谈到过我与克林

          顿的关系,就是那次我们被邀请参加总统每周的广播演讲的时候。但是,如果有人

          认为我什麽都跟她说完了的话,那绝对不是事实。关於我与克林顿之间的关系,如

          果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还有其他人知道得比较多的话,那麽,这个人应该是特里

          普,其次是卡桑洛博士,接下来就是我的德波拉姨妈了。玛西亚所知道的事,甚至

          还不如凯瑟琳或者奈莎,同时,他们所有人知道的事情加在一起,也没有特里普一

          个人知道得多。

          我想,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这一生中最失败的事情是什麽了。

          直到整个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以後,我才清楚导致克林顿下决心与我终止关系的

          根本所在。

          原来,对此事有所了解的并非只有我的亲人和朋友,白宫内部似乎一直都对此

          事议论纷纷。这件事不仅在白宫里面传,甚至还传到了白宫的外面,连沃特.凯都

          听说了。据沃特说,最初他怎麽都不肯相信国家民主委员会的人所说的事是真的,

          他绝对不相信克林顿会与我之间有绊闻,他立即就相信了那些人所说的,认为是我

          主动地勾引克林顿,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後来,他在一次活动上遇到了德波拉,他对德波拉说∶“你的侄女非常有攻击

          性。”德波拉当然知道事情的部份真相,她听了这话後,觉得看自己应该为我说一

          句话,所以对凯说道∶“先生,请你在说这番话之前,认真调查一下。是你介绍她

          进入白宫实习的,当时,她才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岁的孩子。你明白吗?一个二十岁

          的孩子,她能懂得什麽?你为什麽不去查一下,他在午夜时间打了多少个电话给莱

          温斯基?我相信,你如果了解此事之後,便会有一些别的想法。”

          这番话,真是将沃特吓坏了。最初,人们向他提起此事时,他还以为只不过是

          一个吸引和被吸引,或者是试图勾引的问题,因为他听到的话是莱温斯基频繁地出

          现在椭圆形办公室围之内,试图接近总统,为了避免出现对总统的伤害,白宫将

          她调到了国防部,但这样做似乎井没有阻止莱温斯基,因为她照样经常地出现在总

          统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听到这种话的人,毫无疑问会认为是我的勾引总统或者试图

          接近总统,如果此事与我无关而我恰好也听到了这些话,我同样会这样认为,那些

          话本来就是要让人产生那样的想法。

          但是,德波拉说出了另一个事实,克林顿经常给我打午夜电话,老沃特立即明

          白了事情远非他所想像的那麽简单,因此他才会“大吃一惊”,於是在一次适合的

          机会,他将此事告诉了总统副手玛莎。斯科特,希望斯科特找机会向克林顿进言,

          关於他和我之间的事,外面已经有了一些议论,如果这件事再坚持下去,将会引起

          极大的麻烦。

          正是斯科特女士对克林顿进行了一番暗示之後,他才给我打了那番电话,并且

          开始考虑结束我们的关系。

          这件事同样是通过柯里来安排的。那天是1997年5月24日,一个风和日

          丽的星期六,一个原本美丽的日子。柯里在上午十一点左右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

          总统希望我下午一点去见宫见他,他要跟我谈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仅仅从柯里的

          语气中,根本听不出任何异常,她似乎养成了一种习惯或者说本能,可以不动声色

          地做任何事情,事後我也曾想过,她或许的确不知情,或许她根本就知道但她也希

          望此事能够尽快结束,因为她心中非常清楚,如果此事最後会在什麽地方出问题的

          话,她将会陷入一件麻烦之中。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她最终还是陷入了麻烦之中。我虽然不是太喜欢她,但我

          要为她说一句公道话,她是一个烙尽职守的人,而且是一个极其能干的女人,她所

          做的一切,是在她那种位置的人都可能会做的,那并不是她的错。每一个人都在为

          生存而努力,他们因此讨好自己的上司,希望得到信任并且提拔,每一个人都在为

          保住自己目前的位置并且争取更好的生存环境而竞争,这就是社会强加给每一个人

          的本能。因此,我很希望能在这里对柯里为我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同时也为我给

          她带来的一切麻烦表示道歉。

          那天,我觉得自己的情绪特别好,大概因为春天的缘故,也可能因为那天的气

          候不错。春天总会给人一些逻想,给人一些希望,在那样的日子里,如果没有好心

          情,那实在是有点太过份了,因为你很难再找到比那更好的环境了。正是在这种好

          心境中,我接到了柯里的电话,於是,我非常自然地想到将会发生的事。

          克林顿打电话问起我是否将我们的关系告诉了玛西亚以後的一个月时间里,我

          一直都忐忑不安,总觉得会有什麽不妙的事情发生,而且,那一个多月时间里,我

          也没有接到克林顿的电话。有许多次;我打电话给柯里,希望她能安排我见克林顿

          一次,我想,由於我情绪实在太低落,在给柯里的电话中,有点口不择言,甚至有

          时会痛哭失声。对此,柯里的回答一律是∶总统现在很忙,等他闲下来以後,我会

          告诉他你来过电话。

          现在,他的信息终於来了。为了这个时刻,我激动不已。早晨起床时,我已经

          洗过了澡,但为了即使到来的见面,我还是将自己非常认真地再洗了一遍。我想,

          这次见面,我一定要让他插入我的身体里面,所以,我的性器卫生对於他来说是非

          常重要的。虽然我一直都非常注意那里的卫生情况,这次仍然是清洗得非常认真仔

          细。

          为了方便接触,我没有穿上内裤,而且,我曾经一度想到过不戴胸罩,但很快

          便发现这不行,因为我的乳房实在太大了一些。大乳房会受到男人的欢迎,但对於

          女人来说,未必就是一件好事,至少会给行动带来一些麻烦,尤其是不戴胸罩的时

          候,摆动得特别厉害,让人有一种无法把握重心的感觉。我只好放弃了不戴胸罩的

          念头。当然,我不会忘记那顶为了配他送给我的帽针而买的草帽,我想,我戴着这

          顶帽子,插着他送的帽针去见他,他一定会非常高兴。

          我在家里略坐了片刻,但实在是太激动了,根本就无法令自己安静下来,我不

          得不提前离开公寓,向白宫赶去。约定的时间是一点钟,但我到达白宫时,甚至不

          到十二点半。我想;我或许可以在柯里那里等一下。

          实际上,我仅仅坐了不到十分钟,柯里便将我领进了总统餐厅,克林顿刚刚吃

          完午餐,我在那里送给他的礼物交给了他,那是一个拼图以及一件印有美利坚图案

          的衬衫。

          克林顿接到礼物後,仅仅只是淡淡他说了声谢谢,并没有立即拆开,那让我感

          到有些不愉快,但因为有柯里在身边,我不好发作。

          随後,克林顿从餐桌前站起来,领着我们走进了他的书房,并且告诉柯里说,

          他与我有些话要谈,让柯里去餐厅里等我,我们谈完以後,由她送我离开这里。柯

          里答应一声,便退了出去。

          柯里走後,我本想就礼物的事与他论理一番,但考虑到我们见一次面实在不容

          易,犯不着为一件小事闹得大家不愉快,便忍住了,主动地上前,搂住他的脖子,

          送给他一个吻。很快,我就感到克林顿非常勉强,甚至有一种抗拒。这一次,我可

          是真的生气了,问他∶“这是怎麽回事?难道我不是你的小甜心了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