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文完(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番外——怀恩念娇005:没有进展的暗恋

          茹贝忙着照顾石磊落,回校的时间很有限,她跟陈怀恩之间唯一能够联系的纽带都消失了。林母出院后,凭着医保卡报销了一些医药费。林家都是老实巴交的人,想着欠了贝贝的朋友十一二万块钱,整日睡觉都不安,报销的医药费一拿下来,林父就交给了女儿两万,嘱咐她先还给人家去。

          林娇了解陈怀恩的为人,知道他现在根本不可能要这笔钱,于是让父母拿着先用,欠的钱等她工作了慢慢还。可林父就是不答应,非逼着林娇一定要先还上,以后有了再还剩下的。手机用户访问:m.hebao.

          林娇没办法,想着趁机可以跟陈怀恩联系一下,就答应了,给陈怀恩发了短信过去。

          陈怀恩收到短信,眉头微微一皱,很礼貌的回复,“这钱不急着还,留着你母亲养身体吧。”

          林娇知道多说也是无益,便又转了话题,“贝贝下午要回学校来。”。

          “是吗?回来做什么?”陈怀恩回复的很快。

          “空姐复试。”

          “哦,那我有空跟她联系。”陈怀恩淡淡的回复一句。林娇一时找不到话说,只好道,“那你忙吧,等我工作了,最先还你钱。”

          “呵呵,不急,祝你母亲早日康复。”

          跟陈怀恩发完短信,林娇坐在椅子上愣愣的想了半天。把他每一条短信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想象着他发短信时,修长的手指触碰屏幕的模样,想想他温文尔雅盯着手机的模样……

          哎……想着终究是见不到面,林娇心里的期盼一下子没有了。只是没想到,晚上终究还是见到了陈怀恩!

          茹贝回校,面试完了后已经是夜幕低垂。两人在学校晃悠着,茹贝与石磊落煲电话粥,林娇闷闷不乐的跟在后面。后来不知道又是谁的电话打进来,茹贝切断了与石磊落的通话,换上了一副口气。

          “嗯,好好,我等你。”什怀陈林。

          挂上电话,茹贝斜斜水眸,看向身后走上来的林娇,“喂,娇娇,你跟怀恩哥说我回来了?”

          林娇见茹贝接着石磊落的电话,忽然问起陈怀恩,一惊,而后明白她刚才挂断的电话是陈怀恩,顿时来了精神,“他给你打电话了?那个……下午,我们发短信来着,我就说你今天回学校准备复试了。”

          “哦——”茹贝双手负后,昂着脑袋拖长了尾音,“林娇娇啊,据我所知,你可是一向高傲着呢,在女生寥寥无比的理工类学院里,那么多男人轮流轰炸都没有拿下你,怎么现在……忽然主动给男人发短信?”

          “谁,谁主动了啊?”林娇开始结巴。

          “骗谁呢!怀恩哥从来不喜欢发短信,都是直接打电话甚至直接约见面的……要不要我再打过去问问,你们之间是谁先主动联系的?”茹贝说着,已经狡猾的拿出电话,拨号键停留在陈怀恩的号码上。

          哼,上回回来一起吃宵夜时她就看出了林娇对陈怀恩的那么一丝情愫,晚上聊了半夜她都不肯承认,就说是因为陈怀恩帮了她的大忙,她心存感激。第二天因为石磊落突发状况,她走的很急,就没有继续逼问了,现在好不容易又逮着机会,又怎么会放过?

          “不要!”林娇一把抢回茹贝的电话,“我妈妈手术恢复很好啊,怎么说人家借了我钱,我觉得通报一下也很正常啊……”本来想还钱的,可是人家不要。好吧……她承认她当时有想接着还钱的机会见见陈怀恩的心思。

          “林娇娇……你脸红了!”茹贝指着她,大声道。

          “你眼花了吧……”

          “哼,不承认没关系,等会儿我自己观察!”

          茹贝说着,一个人神秘的笑笑转身向校门口走去。林娇愣了一下,追上去好奇的问,“观察什么?”

          “怀恩哥一会儿要来啊……”刚才她说在学校还没回去,陈怀恩正好在附近应酬,说顺便带她回家,关心一下她复试的事情。想着这些日子跟怀恩哥疏远了很多,茹贝心里愧疚,便答应了,估计再过几分钟他就要过来了。

          “啊!陈怀恩要来?”林娇一声惊喜,人已经窜到了茹贝的面前,美丽的脸蛋上都是激动。

          茹贝不动声色,“他来顺便接我回家的,你兴奋个什么劲?”

          “喂,茹贝贝!你别忘了你是有家室的人啊……你这样脚踩两只船,我会跟你家恶魔告状的!”

          “喂!林娇娇!麻烦你搞清楚,我跟怀恩哥是正常的朋友交往,连你自己都知道我对他的感情不是爱情,你还这样故意抹黑,你居心不良啊!”

          “谁有居心啊!”

          两人叽叽喳喳的笑闹,可无论林娇怎么狡辩,茹贝就是一口咬定他们之间有什么,“哎呀,娇娇,你要是对怀恩有意思的话……我等会儿帮你撮合啊!干嘛死不承认啊?”

          女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当觉得有愧于一个人时,总是会多管闲事去操心人家大大小小的事情。茹贝之于陈怀恩,此时除了她的感情以外,恐怕陈怀恩要什么她也是会给的。所以对于这件事,她也是无比的热衷。

          最后林娇躲不过,干脆承认,“谁要你撮合!我才不是某个胆小鬼,非得别人分析半天才肯正视自己的心意。我的幸福我做主!”

          茹贝吃惊,脸上都是光彩,眸光也瞬间倍儿亮,“刚才是谁抵死不认的?怎么这会儿一下子坦白了?”

          “我刚才……”林娇抿一下唇,似乎有难言之隐。

          茹贝停下步子,转身看着最好的姐妹,真诚的道,“娇娇,我知道你在乎我的感受嘛……不过,就像你说的,我对怀恩哥的感情不是爱情,我们不过是很好的朋友,所以,你有什么好顾虑的?喜欢就大大方方的喜欢呀。怀恩哥人真的很好,你是我最好的姐妹,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清楚。我说真的,我觉得你们俩挺配的……其实,从我发现你对怀恩哥有意之后,感到为难尴尬的人,是我……我怕你因为我跟怀恩哥曾经暧昧不清的关系而——”

          明白姐妹心里的想法,林娇拉拉茹贝的手,“你有什么好为难尴尬的……我是光明正大的追求我爱的男人,男未婚女未嫁,虽然他爱的是我最好的姐妹,但是你们又没有发生什么……现在社会,抢好姐妹老公的事情都多着呢,至少,我没有这么不道德吧?我发现我对他有兴趣的时候,你们之间已经出‘问题’了。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想法。”

          经历了黎小仙的事情,茹贝心里的友情始终缺着一块。现在听了林娇这番话,让她既惊讶又佩服又感动,相比黎小仙,林娇对她的友谊要更加的理智和深刻。

          看着茹贝感动的都要落泪的模样,林娇没好气的一把甩开她的手,“谈恋爱的女人果然不正常,连泪点都变低了……煽情死了啊——”

          茹贝扑哧笑了,知道好友是故意安慰她,心下感激,追上去打她,“你别笑话我!等你谈了,看你是什么模样的!”

          林娇笑笑,没说话,心里却有些黯然。陈怀恩对茹贝的感情如此深刻,即使茹贝现在心有所属,他也不会在短期内接受其他的女人。林娇心里清楚,要跟陈怀恩在一块儿,困难重重,即使成功,这肯定也是一场等候的持久战。

          可是,考虑到茹贝心底的顾虑,这番话林娇没有说出来。这种关系确实有些让人不理解,天下男人何其多,她明明知道那个男人心里爱着的人是自己最好的姐妹,还傻傻的深陷,确实让人不理解。可是,相比幸福,这点隔阂又算什么?反正她不是小三,不是从姐妹手里夺过来的,光明正大的追求单身男人,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她认定陈怀恩是好男人,而心动不如行动。幸福是自己的,别人爱怎么想爱怎么说都随便!

          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向校门口,刚出门,陈怀恩的车子已经缓缓滑过来。

          “怀恩哥!”茹贝弯腰打招呼,而后打开后车门,直接拉着林娇坐进去。

          陈怀恩春风和煦的笑,从后视镜里看着后座的两个女孩子,“先送林娇回去?”

          “废话!”茹贝顺口接上,陈怀恩大吃一惊——这丫头,什么时候性格变的大大咧咧了?

          再看一眼后视镜里的人,陈怀恩心里苦涩的笑,不可否认,跟石磊落在一起的茹贝,较之以前更加的有活力,光彩四射!

          哎,原来自己终究不是她的良人。

          一路上,茹贝有意无意的提起与林娇相关的话题,陈怀恩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有表现出来,依然礼貌风度的谈吐。林娇还没打算让陈怀恩这个时候知道她的心意,于是暗地里偷偷的捏茹贝的手,示意她不要说了,奈何茹贝就是不理会,还是扯一些金融投资上的事情。

          林娇窘迫的红了一张脸,到了她家楼下时,她偷偷的扯扯茹贝的衣袖,“哎,你可千万不要乱说话啊!”

          茹贝笑笑,赶她走,“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林娇绕到前面去,看着开车的男子,“陈大哥,谢谢你,再见。”

          陈怀恩看着这个性格爽朗又聪明的女孩子,点点头笑一下,“不客气,再见。”

          车里只剩下两人,茹贝道,“怀恩哥,你一定要跟谁都这么礼貌么?”想着林娇对怀恩哥有意,可怀恩哥一点点察觉都没有,天天还是“不客气”、“你好”的来来往往,也太生疏了,她不禁着急。

          “呵呵……习惯了。”陈怀恩温和的回答,看着后视镜倒车。

          茹贝往前坐一些,“怀恩哥,问你件事。”

          陈怀恩“哦”的挑眉,又看一眼后视镜,“什么事?”

          “你觉得林娇人怎么样?”茹贝顿一下,开门见山的问。

          陈怀恩愣了一下,注意着路况,很中肯的道,“挺好的一女生啊,热情开朗,待人真诚,怎么了?”

          “呵呵……”茹贝笑笑坐回去,“没怎么,我就随便问问。”

          之后,茹贝发短信给林娇,“我帮你试探了,怀恩哥对你印象不错,你要不要勇敢一点啊?”

          林娇心里忐忑,“哎呀,贝贝,你不要热心了,我自己慢慢来。”她真的很担心太冒进了,陈怀恩会一下子反弹的厉害,以后见面都尴尬。

          茹贝也明白林娇心里的担忧,“那好吧,我只是替你们心急。”

          “感情的事情不得勉强,就算是最后失败了,也在我意料之中,你不要担心了。”

          “嗯。不过,我真的很希望你们能在一起。”

          *********

          当茹贝与石磊落的关系已成定局的时候,陈怀恩对茹贝才真正的死心下来。很多时候,即使想找茹贝,也碍着一些顾虑不好找,怕会给贝贝平添烦恼。而林娇对陈怀恩的关注已经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于是很快发现了陈怀恩的这种心理。

          因为陈怀恩对茹贝的感情,林娇才认识了这个男人,得以深交;按说陈怀恩与茹贝之间失去可能性,她这个时候介入是最好的时机,可因为没有了茹贝,她居然连见陈怀恩一面都如此之难。林娇无数次苦涩的想,这到底是什么孽?她若是想要陈怀恩注意到她,居然还是要通过茹贝。

          妹有情郎无意的一头热暗恋就这样不瘟不火的进行着,茹贝无数次打听,得知都是原地踏步,不禁急的闹心,每次真想直接跑去跟怀恩哥说了这件事,可都被林娇拦住。

          毕业聚餐进行的如火如荼。林娇班上的班费还剩了不少,同学们吃完饭又提议去城中最好的ktv唱歌,祭奠最后的大学时光。林娇想着自己一筹莫展的感情,也有一醉方休的意思,于是就一起去了。

          结果,包房里重金属打击乐实在不是她的菜,她才呆了几分钟已经受不了,借着上厕所出了包间。

          晚上聚餐喝了些酒,此时脑子有些发晕,林娇去了洗手间催吐,出来的时候,摇摇晃晃的差点撞到人。

          “啊,对不起——”她用手拦起头发,正要走开时,那人倒是开口了,“林娇,你怎么在这里?”

          林娇吃了一惊,循着熟悉的温暖声音抬头看去,眸里立刻闪现出光亮,“陈大哥,怎么这么巧!”

          陈怀恩还是一件白衬衫,领口和袖口处都解开了,脸色微微泛红,不知道是因为燥热还是喝了酒的缘故。整个人即使不是打扮的一丝不苟,也浑身透露着优雅的气质。

          “我陪客户,你呢?不舒服么?”说着,眉间露出关切,而后看看四周,“贝贝不在?”

          林娇心里一瞬间的落寞,很快恢复了平常,“没呢,我没跟贝贝在一起。我们班今天散伙饭,大家兴致很高,吃了饭来这里唱歌的。”

          陈怀恩点点头,看着她脸上有点迷乱的模样,关心的问,“你喝酒了?”

          林娇看着男人,只觉得舌头更加的不利落,也不知道是不是紧张所致,“还,还好……”

          她这幅模样让陈怀恩有些不放心,“我看你有些眩晕,要不要跟同学说一声,我送你回家?”

          送她回家……

          多么具有诱惑力的四个字啊!

          林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陈怀恩看着她这幅模样,更加的担心,扶着她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交代,“你等一会儿,我跟客户已经谈完了事情,也正要离开,我现在去说一声,然后送你回去。”

          林娇坐下来听着男人的话,本能的要说不必了,可是男人已经走远。

          林娇傻乎乎的坐着,想着居然意外遇到了陈怀恩,他一会儿还要送她回家,心里不由得激动起来。

          陈怀恩很快回来,手里搭着西服外套。见林娇靠在墙壁上,脑袋摇摇晃晃的,他起身过去拍拍林娇的头,“哎,你还清醒不?能不能自己走路?”

          林娇回过神来,看着陈怀恩天真的笑笑,“我没事……”而后又道,“我得跟同学们说一声。”

          男人松了一口气,“看来还没有全醉。”至少知道离开时要跟人打招呼。

          包间里有同学不放心,跟出来看看,看到温文儒雅一表人才的陈怀恩,各个看向林娇的眼神不由得惊讶,尤其是几名男生,眼神里甚至带着点嫉妒。陈怀恩没有注意这些,跟她的同学们点点头示意一下,扶着林娇出了ktv。

          *********

          今天还有一更,不过大家不要等了,睡觉去吧。明天一起来看大结局!

          月票啊,有的话大家还是支持一下吧,两边一起写,我都要崩溃的感觉啊!呵呵,挑战!

          番外——怀恩念娇006:病倒守护

          虽然坐陈怀恩的车不止一次两次,但还是第一次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陈怀恩扶着她坐进去时,林娇还在止不住的飘飘欲仙,不敢相信这一幕的发生。

          一路上,林娇没敢说话,陈怀恩又本来就是话少的人,只是偶尔到了红绿灯停下车时,他会回过头来看看林娇,问问她怎么样。

          被自己悄悄放在心里几年的男人关心问候,林娇紧张的几乎是说不出话来,摇摇头又点点头,“我,我没事。”

          路上的车灯偶尔晃进车里,陈怀恩斯文俊秀的脸便映照在忽明忽暗的夜色里,美得不真实。听到她的回答,男人又低低的道,“女孩子在外面,还是少喝酒为好,最好是不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