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40(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女公务员的沉沦36

          “嗯……看着我……再说一次……”男人对于细节的问题比较严格。

          “啊…这样的事……太难为情了……”说出刚才的话韩冰虹已经无地自容,她低下头是不想让男人看到自己的表情。

          没有选择的余地,受到男人的鞭策,女法官不得不抬起屈辱的脸,刚才的红云还没散去。

          “看着我……”男人伸手拉她的头发。

          所有的事情只有按男人的意图去做,这是几个月来形成的不成文规矩。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女法官艰难地把脸别了回来,努力地让自己看到男人的脸。

          “说……”男人双手按住她的臀部。

          冷清的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一阵沉默。

          女法官让自己的眼神和男人对上,眸子里蓄满哀怨。

          “请……主人我……”

          “嗯……很好……”男人满意地抚雪白丰腴的臀。

          这个女人屈服得是那么彻底,那是经过四个月的调教,由身及心的完全征服啊!

          如果在她心里还有一点点的反抗,她的眼神不会是这样的幽怨,那是一种自怨自艾对现实无可奈何的眼神。

          男人分开她的双股,散发着热力的头顶到熟悉的菊蕾上。

          “啊……又是那里……”女法官从心里哀叹,从一个月前开始,男人迷上她的后庭,一发不可收拾。

          那条紧凑绵密的肛道已经无数次地接纳男人的冲击,渐渐地适应了那阳具的尺寸,但每次进入前还是有一点心悸,就象打针一样,明知是那么回事,但看到针头还是会莫名的害怕。

          关闭的菊细得只有一个小指头大,因为主人的心悸无助地收缩着,无法想象稍后它会容纳男人壮的生殖器,纤秀的菊纹整齐地散开,周围长着一圈淡淡的肛毛。

          “唔……”一种声音长长的闷闷的,好象是从女人的肚子里冒出来。

          慢慢地压入,女法官的上身随即挺起,紧锁的眉头拧成一堆,檀口微张,嘴角丝丝颤抖,整个生理系统在迎接那强大的侵入力量。

          “啊……就是那种感觉……”韩冰虹对那种强大的压迫感已不再陌生,那是一种经历痛苦走向愉悦的别样感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乐趣,而她已经渐谙此道。

          男人沉着气徐徐推进,硕大无朋的家伙渐渐挤入,一面推进一面感受那无以伦比的紧箍感,那种寸步难行的感觉只有他能体会到。

          “啊……轻点……”韩冰虹额角渗出汗水,咽了一下,手向前爬出两步,想减缓男人的进度。

          赖文昌咬牙一挺,尽没入,头顶到女法官直肠的最深处。

          “喔……”下体有如打入一截木桩的感觉,女法官浑身一阵抽搐。

          充实,酸涨,紧张,痛楚,韩冰虹的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特别。

          暗室中男人开始了漫长的抽送活动,反复贯穿直肠,带动敏感的肛。

          “啊…慢些……”女法官难过地哀求,五官挤做一堆,面上是痛苦的表情。

          撑满紧窄的肛道,被绵密的括约肌绞缠,密不透风,肠道的皱褶刮得头隐隐发麻,男人大气不敢出,咬着牙苦苦抽拉着。

          每一次进出都牵动身上的神经,穿肠的感觉一阵阵掠过女法官心头,不一会儿,她就被弄得大汗淋淋,在不知不觉中竟发出满足的呻吟。

          “呵……好深……”好象顶到肚子的感觉中,女法官开始享受痛并快乐的肛交乐趣。

          “走旱路的好处就是爽啊……”男人抱住女法官的大白屁股,来回冲击女法官的排泄管道。

          “不行了……”韩冰虹无助地摇头,发的汗沿着瓷白的脖子一条条地流下来。

          孝服里美艳的身体扭动着。

          赖文昌干得起,一把扣住女法官的双腿,“呼”地站了起来。

          “啊……”韩冰虹惊叫着倒立起来,只剩双手撑在地上。

          “走!”男人沉声喝道,说着重重地顶了一下女法官,向前迈了两步。

          韩冰虹被男人推动着,被逼用手向前爬行,赖文昌就这样押着女法官走出了灵堂,向卧室方向走出。

          “不行了……放、我……下、来……”韩冰虹双臂渐渐支撑不住。

          男人没有理会女法官的哀求,象老汉推车一般,硬是让韩冰虹爬回到卧室。

          豪华的卧室里亮着橘红的灯,淡淡的十分温馨,空气中弥漫着迷人的芬芳。

          男人松开手,韩冰虹累得趴到地板上。

          赖文昌将女法官抱起来一下丢到华丽的大床上。

          韩冰虹细汗殷殷,气喘吁吁在倒在床上,脯不停起伏。

          男人倒了一大杯红酒,喝下一半,爬到床上捏住女法官的嘴吻下去。

          一股暖暖的琼浆缓缓流进女法官嘴里。

          “唔……”韩冰虹想要拒绝,但男人执着地把口中的酒全部度进她嘴里。

          “喝下去……”赖文昌把剩下的半杯酒给女法官灌了下去。

          “不……不要了……”韩冰虹挣扎着,芬芳的美酒咽下喉咙流入胃中。

          男人很快地脱去身上的睡袍爬上床,然后把女法官拖到床中心,把她的两腿扛到肩上。

          重新找到入口,熟络地了进去。

          韩冰虹喘着气,两条白嫩丰腴的大腿高高举起,架在男人的肩膀上,荡无比。

          赖文昌捉住女人一只玉足,把玉琢般的脚趾含入嘴里,细细地品尝。

          柔和的灯光里,韩冰虹醉意朦胧,红霞满面,灿若桃花。

          男人的手抚着光洁滑腻的大腿。

          “嗯……”女人发出梦呓般的软语,从敞开的领口可见一对腻白的大恣意躺在前,美不胜收。

          柔软的脚掌温润如玉,还带着香草沐浴的淡淡芬芳,醉人心脾。

          赖文昌搂住女法官那两条圆滑雪白的大腿,挺动肥壮的腰身,吃力地抽送起来。

          在肛道壁有力的夹缠下,进退都是一种考验。

          “真他妈紧哪……”男人喘着气,全身的力气仿佛凝到丹田,命深入黑不见底的直肠。

          “喔……”熟悉的感觉令女法官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

          男人强忍着被夹紧的痛苦,象头老水牛卖命地耕犁,象每次开垦一样不遗余力。

          “啊……不……”韩冰虹两条细眉拧做一堆,额头上渗出一层油腻的汗,进入时好象被贯穿,抽出时内脏好象被拉出的感觉让她惊惶,那种奇怪的感觉是那么可怕又让人期待。

          肛门壁被充分带动起来,女法官跟着疯狂起来。

          “不……行……我……啊……”韩冰虹的心仿佛提到了心坎上,双手死死地扯着床单。

          赖文昌也是汗流浃背,肥壮的身体快速挺动,啤酒肚一下下的,结实地撞击着女法官丰润的大腿,发出“啪啪”的声。

          “啊……慢点……我……”韩冰虹眼冒金星,一口气悬在嗓眼上,拼命地弓起身体配合着男人的速度,下体有脱肛的错觉。

          “爽不爽……嗯?”男人雄风大起,直进直出,越来越狠,毫不手软。

          “死……我……了……”韩冰虹再也支持不住,隆起的小肚子也被迫挺了起来,前两只大白免晃得正欢。

          “就是要让你死得舒舒服服……”男人将雪白大腿向两边一分,呈一百八十度压开,重几下突然拔出,移到女法官的脸上,只见马眼一开,一股浓白的热飙而出,“噗”地在尤自娇喘的脸上。

          “啾。啾……”赖文昌这次的量特别多,浓接二连三地在女法官迷乱的脸上,白花花的挂满了她的眉毛,鼻子的嘴唇,如梨花带雨,娇妍无比。

          男人喘着气,手握着抖了几下,将残余的华一点不剩地甩给女法官。

          韩冰虹被了一脸,有气无力地躺着,媚眼朱唇微启,瑶鼻轻舒,气若芳兰,一副意尤未尽的样子,任由浓稠的浆象鼻涕一般从脸上缓缓淌下。

          “嘿嘿……这东西挺养颜的……”

          赖文昌点了烟靠在床头,舒坦地吐着烟圈。

          浴室中传来水声。

          温泉水从花洒喷下,冲洗着韩冰虹如玉的凝脂。

          浴镜里映出她洁白丰满的身体,那个怀孕四个多月的小肚分明地隆起,每次看到都有做未婚妈妈的感觉,这已经取代了赖文昌情妇的最初身份。

          浴后换掉那件沾满汗的孝服,代之是一件粉色的透明睡裙,薄如蝉翼的质料,穿在身上风情万种,那是赖文昌为她准备的。

          女公务员的沉沦37

          细细的吊带挂在圆润的肩头,前只有一粒扣子连着,双峰挺拔,将衣襟高高顶起。裙子的长度刚刚能把臀部遮住,赤条条的粉腿浑圆丰腴,腿间的溪谷里一片黑压压的芳草,若隐若现。

          韩冰虹从来没有穿过如此惹火的睡衣,也许她是属于那种比较保守含蓄的女,平时不会刻意穿那些东西。

          看着出浴的女人款款而过,赖文昌感叹不已,也许当年的杨贵妃也不外如是吧!

          韩冰虹想回到床上,男人制止了她。

          “把酒拿过来……”

          韩冰虹只好转到酒柜处,把那瓶红酒取下来。

          “满上……”男人把高脚杯拿起来。

          女法官象个听话的奴仆把酒倒满。

          赖文昌看了一眼女法官,满意地呷了口酒。

          韩冰虹拿着酒瓶站在床边,微低着头,不敢看男人一眼。

          “噗……”男人冷不防把一口酒喷到她的口。

          韩冰虹吓得叫出来,连退了几步,前一湿,两只球立时现了出来。

          “嘿嘿……真是迷死人……”

          “来……躺下……”男人示意她躺到床上。

          “啊……又要做什么……”女法官感到无奈。

          赖文昌待女人躺好,将两条丰腴大腿交叠起来,然后把杯中的红酒慢慢倒入三角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