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集菠萝战宝激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可以啊。”看着他市侩的微笑,一种神秘而又亲切的力量影响着我,我答应了他的要求。

          “哦,美女真是太豪爽了,”眼前的菠萝夏烟看到钞票眼冒金星,像极了午夜梦回时在我梦中出现的影子,“不知道,美女怎么称呼?”

          我愣愣的看着他的神情,微微有些失神,意识到失了礼节之后,我低头用手拉了拉帽子,回过身,尽量避免着尴尬:“那个啊,我叫梨花诗。”

          呼,刚才看着梨花诗愣神,我还以为穿帮了呢,还好还好,“哦哦哦,小诗诗~”按照小舞说好的来吧。

          “不过记得还钱就好。”我别过脸,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很想笑。

          树林中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阴影注视着这一切。

          没错,她是夜花舞。

          此时此刻的夜花舞,穿着和梨花诗一样的衣服,看上去竟和梨花诗有些相似。微风轻轻卷着她的斗篷,她淡淡的看着这一切,似乎无所谓,但是也隐藏不了眼底的悲哀。看着微笑的梨花诗,夜花舞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看见梨花诗很快乐,自己居然有些满足。不是不甘,不是生气,是,是一种满足。

          梨花诗被她打落悬崖,她居然彻夜未眠。说实话,当初并没有对梨花诗控制这个计划,是她为了找到生死未卜的她,临时对东方求败提出的。这是…这是自己,对梨花诗的保护吗?是这种,近乎于本能的保护?不,不可能,自己是为了看到梨花诗伤心才这样做的,她才不会那么便宜她,让她直接死,她一定要看到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是,可是为什么这些天来,自己一直照顾着梨花诗,可是却并不觉得有一丝一毫累。当梨花诗苏醒的时候,本来想板着面孔的她,却不自觉的对梨花诗露出了微笑。在和梨花诗的交往中,梨花诗与她的亲密,渐渐溶化了她冰封已久的心,让她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这是什么感觉?看着菠萝夏烟离开自己,很想哭;可是看到梨花诗,心里既有些幸灾乐祸,可是又有些暖暖的。好复杂啊。

          本来来这里向梨花诗转告东方求败命令的夜花舞此时并没有上前,她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表情平静得有些可怕。但是她的心里,却像一万匹马飞驰而过,这种复杂的滋味排山倒海般的一浪高过一浪。

          阳光透过树叶稀稀拉拉的照射进来,在她的斗篷上打出了几块耀眼的光斑,像灼热的碎片,她扭身走了。

          抬起头,看着水果世界蔚蓝的天空,那么美丽而湛蓝,清爽而舒适,洋溢着温馨的幸福。自己,自己真的要把它毁灭吗?

          夜花舞闭上眼睛,心中的决断早已了然,那份幸福,并不属于自己。她闭上眼睛,可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下。

          命运和苦难教会了夜花舞一个道理,无论一个事物有多么美好,既然它不属于自己,就毁掉!

          阳光不明世事的在夜花舞脸颊上的泪滴中折射,夜花舞渐渐扬起了嘴角,与当时初到果冻学院时对梨花诗的笑容如出一辙。但是此时她的笑,嘲讽的不是别人,是她自己。可是这种凄美的笑容,无论谁看到,心都会无理由的揪起来。

          真可笑,自己自命已经是一台杀人机器,却还是眷恋人世间温暖的情谊。

          多矛盾,多荒谬,多可笑……

          距莲珠城二十里的郊外。

          菠萝吹雪渐渐醒了过来,看到面前隐约的穿着黑色斗篷的黑影。

          他从地上警觉地跳了起来,把剑架在了那人的脖子上:“你是谁?”

          “唰。”只是很轻的斗篷与地的摩擦声,那人就飞快的从菠萝吹雪面前退到他身后,连带着也把赤霄剑从菠萝吹雪手中夺了出来:“年轻人,别那么大火气嘛。”

          他如此快的速度和抢剑时的力道让菠萝吹雪愣了一下,不过听这低沉的声音,应该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细细打量着男子的身形,还是没判断出他是什么水果:“谢前辈救命之恩,前辈怎么称呼?”

          “不必在意我是谁,”那男子把神剑扔还给了菠萝吹雪,“我是来帮你的人,回去救你的伙伴吧。”

          可是菠萝吹雪却愣在原地没有动。救伙伴?他还有什么力量去救伙伴?且不说现在两者实力相差悬殊,就算他可以,他也没办法对那个蒙面少女下手,因为她,像极了他最重要的那个人,他怕,她就是他的那个她。

          “你还有什么问题么?”看菠萝吹雪愣在原地没有动,那男子发了话,似乎看出了菠萝吹雪眼底的疑惑,于是他摆弄着斗篷的帽子,看似不经意的说,“对了,我要提醒你,我来这里的时候看到了穿着黑色斗篷的一个椰子少女,她手里拿了一瓶染色剂,哦对了,是粉红色的染色剂。”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听了这话的菠萝吹雪仿佛得到了执行某种行动的许可证,眼里的光芒一亮,立刻向莲珠城赶去。

          望着菠萝吹雪渐行渐远的身影,男子转过身,望向后面的石头,声音变得十分温柔宠溺:“他走了,你出来吧。”

          石头后出来了一个女子,她也穿着黑色斗篷,微风拂来,为她抹上了深深的神秘色彩,不过也看不出种类:“你为什么要骗他啊。”

          “没办法啊,那孩子还需要多历练。如果让他和诗诗正面交锋,他是做不到的,而且你发现没有,他的体内有一股真气很乱。”

          “没错,一定是他为了救诗诗练武过度造成的。”女子叹气般的说着,眼神里露出了担忧。

          “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男子向前走了一步,把那女子拥在怀。

          又是樱花绽放的时节,淡淡的花香混合着女子身上金盏菊的香气,烘托出一种宁静而温馨的气氛,女子沉浸在他的怀里,轻轻的说:“菠萝吹雪,也该历练历练,不然,我总是不会放心。”

          微风卷着花叶迟迟落下,命运在无声之中交织了一张巨大的网,贪婪的粘着所有网中的猎物,看着我们在这张网上挣扎着生存,而命运却在不知名的角落里嘲笑着玩弄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还是什么都不能做,我们能做的,只有看着时间在眼前流逝,看着故人从身边离去。听从命运的安排。

          天上的白云依旧悠悠的飘着,可是,我能感觉到从远处传来的杀气。

          “夏烟。”

          “小诗诗,怎么了?”

          “我们的敌人来了,你先躲起来,”我慢慢的抽出了宝剑,望向斗气传来的方向,扑面而来的黄色斗气带着皇者才有的镇定和智慧,那样的斗气是那么熟悉,“是菠萝吹雪。”

          菠萝吹雪来了?尽量要避免菠萝吹雪和梨花诗的正面交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小诗诗,我有一个兵不血刃之计。”菠萝夏烟的口气阴森森的,很陌生。

          “你说。”我略微皱了皱眉,那种近乎于整个世界颠覆的违和感又袭上心头。

          “我们不妨好好利用橙留香和陆小果。”

          头好热,浑浑的,不对,总有什么地方不对。好像,有点晕。

          “那就交给你了。”我强撑着勉强说出这句话,然后就走了。

          菠萝夏烟望着梨花诗的背影,只能微微叹气,转过身面对甘蔗士兵,表情变得冷硬起来,声音也如同冰窖,他嘱咐了他的计划,语气居然不下动画片里经常出现的反面大角色。

          这种语气和神态,甚至把菠萝夏烟自己都吓了一跳,连菠萝夏烟自己都觉得陌生。

          从小,因为他的家世,他就没有朋友,可是这个时候却搬来了一对母女。女孩子十分可爱,她的眼睛很大,水汪汪的,透出清澈干净的光,阳光折在她的身上反射出都是那样耀眼。她就是夜花舞。

          他以为,卑微的他,不能成为这样的她的朋友。作为邻居的他,甚至走路都会绕着她走。她身上耀眼的光,在他看来是那么刺眼,刺痛了他的眼睛。又或是,妒忌。在他看来,夜花舞是那样完美的存在,在所有邻居眼里,夜花舞是最孝顺懂事的孩子,不像自己那样恶名满天下。他也并没有错,夜花舞确实是一个很单纯善良温柔可爱的女孩子,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他绕开她,她却主动找上了他。

          那时的夜花舞,不过四岁,她看着沉默终日的菠萝夏烟,居然不请自来,每天与他聊天,很谨慎的观察着他的反应,说话也很小心。她总是希望他能开心起来。

          没人关心他,可她却那样在意他。

          所以,为了她,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就算是背叛所有人,背叛全世界,甚至是背叛自己,那又怎么样?

          菠萝吹雪来到刀疤脸斜眼狼的大本营,大本营的门居然开着,风轻轻吹过,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这里居然看上去一个人也没有。

          大门敞开,无一哨兵,摆明有诈。菠萝吹雪握紧了赤霄剑,走进了这个大本营。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菠萝吹雪来到了关押橙留香和陆小果的房间。

          陆小果和橙留香嘴上封着胶条,但是他们都很着急,就在刚刚刀疤脸和斜眼狼在这里设下了埋伏。被封着胶条的他们只能卖力的叫嚷,希望提醒菠萝吹雪。

          看着橙留香和陆小果着急到疯的样子,菠萝吹雪忍不住扑哧一笑。他菠萝吹雪是谁啊,这里有埋伏,早已是预料之中的事了。

          赤霄剑划破空气,准确无误的划开了捆绑陆小果和橙留香的绳子,菠萝吹雪把他们嘴上的胶条撕了下来。

          “菠萝吹雪你快走啊,这里有埋伏!”橙留香不顾一切的喊出这句话,他期待着菠萝吹雪可以给点激烈的反应。

          “我知道啊。”

          “呃……”橙留香无语了……

          “菠萝吹雪,你来点反应好吧?”陆小果吐槽。

          “哦,”菠萝吹雪淡淡的回答,然后露出了很假的极度惊恐的表情,“是吗?!这里有埋伏?!

          我们赶紧走!!!”

          “呃……”橙留香更加无语……

          “怎么?菠萝吹雪你被我们吓破胆了?”是刀疤脸和斜眼狼的声音,事实上,他们也走到了果宝特攻的面前。

          菠萝吹雪抽出了赤霄剑。

          “菠萝吹雪,你想召唤机甲吗?没那么容易!”刀疤脸说着摁下了手里操纵器的一个键。

          没反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