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誓约胜利(1/2)

加入书签

  刚醒来的时候,延续千年的怨恨再次袭来。

  他是一名失败的骑士。

  没能阻止圆桌骑士团的分裂,没能惩戒背叛了王、造成这一切恶果的黑骑士。

  他是太阳的骑士,他是亚瑟的影子。

  结果,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将王诱进了死亡。

  谁能惩罚我这不可饶恕的重罪啊?

  他在自责的地狱中高呼。

  然后,光出现了。

  他的王在呼唤着骑士们集结。

  一切如时光倒流回从前,他骑着心爱的战马奔向战场,回到熟悉的骑士团。

  烈烈军旗下,妹妹加雷斯兴奋地呼唤哥哥,眼中闪耀着崇敬的光芒。

  啊,我的妹妹,我是如何幸运的能再见你一眼。

  兵戈战阵前,曾夺走他妹妹性命的黑骑士,正牢牢守护在亚瑟王身前。

  怨恨吗?

  他忘记了。

  挥剑斩下一支支袭来的宝具,不自觉地,他与黑骑士站在了一起。

  挥动的圣剑通晓战友心意。移动的步伐相互掩护身形。

  他从未感觉如此畅快,热血沸腾,豪迈高歌,无惧最古之王的威压。

  这就是他所梦想的黄金时代,他所追求的圆桌骑士团。

  将一切仇恨遗忘,将一切恩怨放下。

  只为王的意志而行动,成就一个光明世界。

  为这光明,我愿燃烧一切。

  为这世界,我要照亮一切。

  则成其剑:

  轮转胜利之剑——!

  空气在无声的振动,因为而听到这声音的所有人,听力已经短暂消失。

  黄金的太阳之剑,遇上了黑色的太阳之剑。

  首席骑士高大的身躯从空中远远跌落,宝具伤害与诅咒反击叠加,终于让他失去了战斗能力。

  黑色的avr同样倒下又爬起,跌跌撞撞地向着樱的方向前行,一头撞在亚瑟王划定的界线上。

  “消失吧,不该出现的黑暗。”

  湖之骑士兰斯洛特出现在avr面前,黑色从者挣扎着发出呜咽的声音,道不尽心中的绝望。

  他就要死了。

  从这光明世界消失,连一个人也无法拯救。

  从此永坠黑暗深渊。

  就算他再怎么努力战斗,在敌人与自己身上添加无数伤口,也无法改变这结局。

  兰斯洛特冷静地挡下avr,即使对方的剑技与他同出一辙,他也能保证手中剑势不乱。

  avr必然要死,在证明太阳之剑无法消灭敌人后,圆桌骑士们在等待另一个机会。

  本质为礼器的秩序之剑,可以终结混乱,可以在驱退黑暗,上一次在士郎的帮助下,sa

  所以,他们需要另一个人。

  凭借圣剑牢牢封锁敌人逃亡的路线后,带着如此心思,骑士王挥手拦下跃跃欲试的圆桌骑士们,远远眺望另一个方向。

  她不再关注注定被消灭的avr,可黑暗从者挣扎的身影一直被另一个人深深刻在心底,即使心如刀绞也未移开目光。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为什么自己才拥有那么一点点幸福,马上就会被别人夺走?

  为什么每一次痛苦到要死,绝望到不能再绝望时,还有更深的绝望等着自己?

  为什么她的学长要在她面前被如此残忍的伤害?

  让她眼看着自己的学长,一次又一次受伤,一次又一次倒下,她最爱的人,就这样坚持望着她走向死亡。

  “卑鄙、你们不能这样!放过我的学长吧——!!!”

  名为樱的少女,先是无法言表的痛苦,然后放下尊严地乞求,接着无力地威胁,最后自暴自弃地诅咒。

  血液不受控制的奔走,心脏焚烧一般灼热,激烈的情绪一次次冲击她的理智,但她不能昏倒,她不能放弃,这具身体经受过如此之多的痛苦,似乎仅仅是为了让她忍受今日此时的煎熬,只为寻找一个希望。

  然而,没有任何人会给以希望。

  她的血缘姐姐,就在她的身边冷静地说道。

  “arhr,你最强的宝具能解决avr吗?”

  “我来试试——!”

  红色骑士沉稳地张开了弓,瞄准了前方的学长。

  你们、

  在arhr的压制稍微放松时,不知从哪里的力气让樱爬了起来,她用自己的一切,抱住了arhr张弓的胳膊。

  用生命缠住可怕的敌人,只求一点希望。

  就算只有那么一点点、

  只要给我一点点希望就好。

  这时,一道光明出现了。

  对挣扎的少女来说,并非意味着希望,而是世界永坠黑暗的绝望之光。

  ~~~~~~~世~~界~~需~~要~~分~~割~~线~~~~~~~

  向整座森林蔓延的黑潮消失了。

  逃亡的剑之从者、圆桌骑士、暗之srva停下脚步,他们轻松找到了正在垂死挣扎的avr。

  “莉雅姐,请帮我们战胜avr,我们需要您的力量。”

  剑之从者沉默地看着前方的战场,背后士郎的身体重若千均。

  她不需要再逃亡。

  那么,她就要完成自己的使命吗?

  像从前一样,为大家带来胜利的希望。

  少女不自觉地踏前一步,却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