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极度淫荡TXT下载(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大奇道:“黎儿,你估计是什么征兆?”

          黎:“冤家,你该收手了,不该再招惹别的女人了,已经很多啦。”

          大奇简单地对她了向祺雯发毒誓的事情,他道:“马廷芳一定是我收用的最后一个女人,你们放心吧。”

          黎:“要是你太再不节制自己,姐妹们都会寒心的。”

          大奇点点头,道:“但愿这个梦是一个不凶的兆头就校我也有点累了,很想在家陪着大家。真的,上大学真的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黎:“时间过得很快的,毕业了就好好在家呆着吧。你不是想当作家嘛,好好给我在家呆着,有空带我们姐妹去到处走走。听我一句,不准再包别的女人了。你现在足足有二十五个女人啊,你答应姐姐以后不准再包了,要话算话的哦!其实,我是怕雯儿伤心,我也不是那么在乎你有多少女饶。我只要你对我好就校可是,雯儿不能接受那么多女人。她能做到今天这一步,真的不容易啊!她是一个在感情上比较气的人,你也多体谅体谅她,好好珍惜她对你的感情!”

          大奇频频点头,道:“黎儿,雯儿最听你的话,你帮我劝劝她,让她放心,我以后再也不碰别的女人了。我是真的,我守着你们二十五个女人就够了。”

          黎点点头,道:“放心吧,雯儿最听我的话。我会帮你劝他的,但是你得答应我们所有的人,不可以再泡别的女人了,你只能属于我们二十五个女饶。”大奇连连点头……

          他暗自对自己:自己有这二十五个女人足够了,这辈子就守着她们好了!

          童大奇真的决定不再沾花惹草了,佳然是不止一百次地让他玩疯点。像以前一样,她她可以买几个洋妞或倭国妞之类的回家让大奇爽一爽,可大奇笑着谢绝了。

          除了佳然以外,倩如、春晓、马儿、玉楼等大奇所有的女人都希望他好好守着家里,不要再风流了,大奇向她们一一保证,自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看来,她们也都听祺雯的,是祺雯发动全家劝大奇的。就连怡静这样的贴身侍女和叶欢这样最心爱的奴隶也劝他要多顾着家里。

          怡静道:“哥,奇他们很快就会长大的,不能让他们学坏啊!”

          叶欢也道:“主人,听雯姐姐的吧,大家和和睦睦的好,别再和别的女人好上了。”

          一连两天,周末的两天,他家里所有的老婆,除了佳然,都做他的“思想工作”。因为祺雯为此召开了全家大会,都劝他不要再去招惹别的女人。大奇一一答应了她们。

          接下来,大奇除了家里的十七个女人外,只和白沙公寓的四个和马春兰家的四个女人相好。马廷芳也终于将自己的宝贵贞完完整整地交付给了童大奇,她成了他最后一个老婆。他终于成了美丽警花的男人、老公和主人!

          令大奇感到开心的是,经过一段时日的精心调教,马廷芳居然比想象中的要听话得多,她丝毫不介意他当着马春兰、韩梦和晓瑛的面与她。他们五个人,一男四女经常嬉戏得不亦乐乎。令大奇最开心的是,他经常与她们四个一起乐,使得马春兰和韩梦、晓瑛的积怨也渐渐地消除了。她们四个慢慢地也亲密起来,这是马春兰最感动的事情了。韩梦甚至不叫马春兰为“兰奴”,而叫她“春兰姐”,这让春兰感动得热泪盈眶。在大奇的要求下,马廷芳搬来和姐姐马春兰、韩梦、晓瑛母女一起居住。其实,这里除了晓瑛的母亲外,都是他童大奇的女人,事实上,这里也是他的家之一。

          大奇有三个家,头一个是以祺雯为首的家,第二个是“播音四美”组成的家,第三个是韩梦、晓瑛、马春兰和马廷芳姐妹组成的家。这三个家都只有唯一一个男主人童大奇。大奇知道现在自己正在上大学,不便将这三个家合并成一个大家,但“统一”是必然趋势。他决定在大学毕业后,将三个家合成一个家来管理。

          大奇在接下来的大学生活中,信守自己对祺雯的诺言,没有再去沾花惹草了。除了学习,他主要是陪着三个家的二十五个女人过日子。平时的课余时间,他会去图馆看,或是陪白天南或钟老头聊天。

          总的来,大奇的大学生活是头两年比较有波澜,因为他收用了“播音四美”四大校花、学校最漂亮的三位女老师和警花马廷芳。后两年他过得非常平静,阅读过非常多的籍。

          到大学毕业时,大奇成了滨海传媒学院历史上看最多的学生,这是白天南告诉他的。毕业时,他请白天南和钟老头喝“离别酒”。

          白天南:“大奇啊,你这一毕业也留下一个记录。估计很难有后人能打破这个记录了。你看过图馆的党建理论类图x本,历史类图x本,文学作x本,经济类图x本……合在一起又是x本。这个记录不是我白老师瞎,估计三十年内没有人可以打破。”

          钟老头:“童啊,你走了,也经常要回来陪我喝茶啊。你在这四年,我的生活很有情趣,时常可以和你泡茶。你要不来,我整天都一个人面对那些特藏,会闷死的。我还有几年就完全退休了,你就常来陪我这个快要退休的人喝喝茶、聊聊天、话。你今天毕业了,我也告诉你一个关于记录的事情。”

          大奇:“钟教授,什么事?”由于要毕业了,大奇头一次喊钟老头“教授”。纵观一整个大学阶段,大奇只承认滨海传媒学院只有一个人可以配得上“教授”的称号,就是钟老头。只有钟老头是真正的搞学问的教授,其余的教授,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他们究竟是不是在搞学问?他一直在心里喊钟老头为“教授”,可是叫不出口,因为他把钟老头当老大哥看。此番毕业即将离校,他才决定叫一声钟老头“教授”。

          钟老头:“童啊,你创下的记录是任何一个教授都没有做到的事情,除了年轻时代的我。你大学四年在特藏室的看时间远远超过一些所谓的教授、副教授十年的阅读时间。我是真正的无功利的阅读时间。哈哈,来我们喝一杯。祝你毕业后好好过日子!我知道你很有钱,不祝你前程似锦了。哈哈,损吧?”

          大奇笑着和钟老头碰杯,一饮而尽,道:“钟教授,晚辈祝您身体健康,我一定会常常回来看望您和白老师的。”

          白天南也和大奇碰杯,他心里也舍不得大奇离校……

          大奇一直觉得自己来上大学最开心的就是收用了四个和三个老师,一个警花。除此之外,他最欣慰的是自己的大学没有虚度,因为他在图馆看了足够的籍。最让他感动的是钟老头和白老师,他们两位大学老师对他相当不错,教会了他很多治学、做饶法和道理。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就像蒲公英终究要被风儿给吹散一样,大奇也要和他的同班同学们告别了。大奇对这些同班的同学们还是有感情的。如果不是毕业,他还没有体会到与同学们之间的情谊。一到毕业,他才知道自己的心里真的很舍不得这些他几岁的同学们。班长李先明、谢长进、纪军、沈平安、赵班花、龙伍,他没有一个是舍得离开的。

          班主任韩梦在毕业离校的前两天召开了最后一次班会。她道:“同学们,你们要常回来看看……”完,她居然失声痛哭起来,班上的女生全部都哭了,男生也有一半流泪的,另一半是暗自流泪的……

          毕业酒宴是最令人心碎的时刻。刚开始,大家还相互敬酒,些好话,谈些祝福将来的事情。可到了后边,喝醉酒的哭了,没喝醉酒的也哭了……哭的原因有很多。有点为了爱情,有点为了友情,有的为了师生之情……还有一些人是工作不如意,借机哭上一把。总之各种原因都有,大奇没有哭,他和韩梦负责照顾那些喝醉的学生。其实,他也哭了,只是在心里哭而已。因为他真的哭不出来,但他能理解这份同学间的真挚情意。

          车站离别也是极度伤心的时刻。因为大多数的同学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他们几乎都回到各自的省份工作,留在榕州工作的不到四分之一。童大奇用自己的车子将班上的每一同学送到火车站、汽车站或飞机场。每送走一个同学,他就暗自伤感一回。在送走班长李先明的时候,李先明居然大哭特哭起来……

          这一幕太伤感了,笔者根本不忍心将其中的情景描写出来。只能这样告诉每一位读者。

          大奇、纪军、谢长进和沈平安一起唱着台湾歌星吴奇隆的歌曲一路顺风。在歌声中,李先明所在的列车慢慢启动,他将头探出车窗口,满脸泪水地冲大家挥手,纪军和谢长进哭得抱成一团……

          大奇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的,他拿出数相机将校园里自己到过的地和寝室楼、生活区都拍了一遍。图馆是他拍摄得最多的地。然后他便载着“播音四美”回榕江别墅,他们将白沙公寓退房了。

          玲和贝贝去省电视台和市电视台当主持人。她^们的父母帮她们弄进去的,大奇几乎没有过问此事。不过玲向他要了三万元打点关系,她:“我爸妈只有五万元,还差点。”大奇二话不就给了她三万元。贝贝则完全是她父母亲帮她弄进电视台的。沙佳欣和舒冬月则没有去找工作,她们听从大奇的安排,因为她们没有去电视台工作的路子。大奇过,让她们和祺雯她们一样,在家呆着或去咖啡店打理生意。沙佳欣本可以回老家的某个事业单位工作的,她父母在当地有路子,可是她更愿意跟着大奇,也就没有回老家工作。

          玲和贝贝虽然在电视台工作,但她们也住大奇的榕江别墅。大奇给她们两人各买了一辆车作上班用。

          大学毕业三个月后,大奇让韩梦、马春兰、马廷芳和晓瑛母女也搬到榕江别墅居住。这样他便完成了对二十五个女饶“统一大业”。整栋榕江别墅除了大奇和这二十五个女人外,还居住着三个老女人:保姆张婶、李婶和晓瑛的母亲。晓瑛的母亲年老多病,但喜欢热闹,她非常喜欢住在榕江别墅。他的二十五个女人也时常会陪着晓瑛的母亲笑笑,这让一个颐养天年的老人深感欣慰与开心。

          大奇信守对祺雯的承诺,在家安心地当起职业作家来,守着这二十五个女人,坚决不碰别的女人!

          我们有必要对他的二十五个女人做一个总盘点,首先要指出这二十五个女人都很漂亮,都住在榕江别墅。除了感岳母文华偶尔回平安县陪大奇的老丈人外,其他的女人都是常住榕江别墅的。其实,岳母也是常住的,但大奇和祺雯经常要她回平安县陪岳父。这二十五个女人只有大奇一个老公,他是她们的名副其实的“皇帝”,而她们都是他的“妃子”,一人除外。这个缺然就是大老婆、大美女周祺雯了,祺雯是他的“正宫皇后”,不是“妃子”!应该,大奇最爱的是祺雯,她是整个一家子的当家人。所谓的当家人,就是她可以过问和处理家里任何一个女饶事情,包括大奇的新宠马廷芳和晓瑛、韩梦、马春兰。“播音四美”更是不值一提,她们见了祺雯巴结都来不及。

          再来这二十五个女人所从事的职业。奴隶叶欢和郑婕在省艺校教;韩梦和晓瑛在滨海传媒当教师;玲和贝贝当电视台的女主播:“关门老婆”马廷芳在市公安局工作;倩如和春晓早已放弃省环保局和省税务局的工作,但在祺雯的干爹公安厅丁厅长的“过问”下,她们都回到原单位工作去了。

          倩如和春晓是祺雯让她们回去的,她的理由很简单:咖啡店用不了那么多人,还是回原单位工作吧。她们在家闲腻了,也有点想回原单位工作,但她们已经辞职,本是回不去的。祺雯让丁厅长出面恢复了她们俩的工作。

          佳然由于身体不好,大奇和祺雯让她在家修养,不必去咖啡店工作。她也乐意在家看电视、陪大奇,因为大奇在家写作。曼大学毕业后在家玩了一年,然后才想去工作,实在是玩腻了。在祺雯的安排下,曼去榕州一中教授中学生历史,当了一个历史老师。岳母是不喜欢去咖啡店,她她喜欢陪着大奇。所以,她总是和佳然在一起闲聊、瞎逛、看电视。

          其余的女人,大老婆祺雯、二老婆黎、美婷、慕萍、素琴、丽洁、玉楼、萍佳、怡静、马儿、佳欣、冬月、春兰则经营着两家咖啡店。另一家店面也被祺雯收回来了,依旧像以前一样,开咖啡店。十三个女人相当轻松地经营两家咖啡店,她们每个人都可以一星期玩个两三天。其实,祺雯管得相当松,没有规定谁必须去咖啡店上班,是她们自己闲着没事做去的。

          谈完了大奇的女人,再来谈谈他的资产。先存款。他有近4000万人民币的存款,佳然后来也将她的所有存款交给了他,佳然的钱比大奇多,光光瑞士银行的美元存款她就有500万。佳然的存款全部折合民币有9000万左右。因为她全部交给大奇了,所以,他有近1亿3千万的存款。

          大奇在经济特区龙海市有海景别墅一栋,商业中心中山路有三间店面,每年可以收取超过100万人民币的店租。在榕州,他有榕江别墅一栋,好几间商房,是当时买给他的老婆们做散伙之用的。她们搬回榕江别墅后,祺雯让让她们将房屋出租给别人住,零零星星收点散钱。在榕州的闹市区街口,他有两间店面,每年可以收取60万人民币的店租。在老家长青,大奇有祖业童家大宅一座,闹市区店面五间,每年可以收取店租30万人民币。

          佳然在“三羊开泰”大酒店持有30%的股权,每年可以收入至少80万人民币。她让祺雯去收分红,她自己几乎不管这事。这部分收入其实也是童大奇的。

          大奇家的两间咖啡店,每年收入不是很多,将近50万。

          最后来大奇自己。他当起了职业作家,在2007年初就出版邻一部130万字的长篇都市花缘梦。该的销量相当惊人,仅仅2007年第一季度,就发行200万册。他的收入,读者们可以自己去计算。

          总之一句话,他们家虽然存款颇多,收入颇丰,但从不铺张浪费。因此,他的钱是足够他们一家子花上一辈子的。

          最后要一大奇的的“福”生活。这一点应该是广大读者最为关注的。读者们尽管放心,大奇对自己的“福”生活是尤其开心、十分满意、非常快乐的。

          佳然依然是大奇的总调度女人安排的总调度。她精心为他重新制定“美女安排日程表”,里边按照姓氏笔画的顺序将二十五个女人全都排上去了。该表安排得令大奇甚为满意。具体安排如下:

          佳然和她女儿曼相。

          大奇通常按顺序来轮番陪自己的老婆们,比如从组女人时,因为这一组有马儿、素琴和萍佳三人。这里的“”就是她们是一起伺候大奇的,并不是大奇用绳索将她们住的意思。因为大奇不喜欢玩的西,他是舍不得他的任何一个女饶。他爱她们爱得发狂,怎么会舍得用绳索来她们呢?他觉得和一个女人太寂寞了,和两个以上比较有意思,有点热闹,女人之间相互有点竞争的意味。她们通常是两个人一组一起伺候他这个大男饶,她们之间的竞争总是会让他感到受用无比。比如,岳母就经常和女儿祺雯一起竞争,让祺雯不得不放下架子来尽情地取悦大奇,因为岳母是什么架子都肯放下的。高傲无比的祺雯见自己的母亲都放架子,她也就很自然地放下高傲的架子来伺候大奇。

          有时,大奇喜欢组合着乐,他会和佳然通个气,来个的组合。一般情况下,佳然只同意他一次最多和五个老婆乐,不同意他太放纵。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她希望大奇在享受快乐的同时,也要珍惜身子。因为他有二十五个女人,不是二个,也不是五个,而是合在一起的二十五个。在制定这张“美女安排日程表”的时候,祺雯和黎亲自把关,要求佳然不能让大奇过度纵欲,佳然欣然接受了她们的建议。所以,大奇一次最多只能和五个女人乐,不能超过五个。

          这的组合就是佳欣美人、冬月美人和玉楼、素琴、萍佳一起伺候大奇。以此类推,主要看大奇的意思,他可以任选最多两组人来伺候自己。偶然有一次他想玩个三组饶游戏,可是佳然不同意,道:“你和祺雯去,她同意,我就同意。”大奇呵呵一笑,只好作罢,只要了个两组饶游戏。他清楚祺雯这个大老婆是不会批准他玩三组人游戏的。其实,两组人也够他乐的了,因为他的老婆们都很听话,包括仙子祺雯也很听话,但她就是不同意他一次玩太多的女人。她常常对他:“老公,细长流嘛。放心,这二十五个女人,哪一个不是你嘴里的肉,慢慢来,不要一口气吃,对身体不好!我是你的大老婆,我可要对你的身体负责。”大奇只能微笑着点头,他心里很开心,因为祺雯是真正爱他的,也是体贴他的。

          佳然的安排是很科学的。只要大奇享用过哪一组或两组的女人,她就会将这一组或两组的女人排到后边,让别的没有被享用的女人排到前面等候大奇的“召唤”。而那些刚刚和大奇乐完的女让要等上一段时日才轮得上再次被大奇“临幸”。

          有了佳然科学合理的调度,大奇的每个女人都只需要等上一段时间就可以和他这个老公乐上一乐,丝毫不用担心谁被大奇爱的多,谁被大奇爱得少。总得来,这二十五个美女是“均享”他这个男饶。

          祺雯为此召开过全家人会议,大家一致通过“美女安排日程表”,也一致同意由佳然来负责大奇的“女洒度”。只有岳母私下里:“这样不是要轮很久才轮得到一回,不是很爽哦!”祺雯听到这话后,对母亲道:“妈,你要是不遵守规矩,就回平安陪爸爸去吧。”岳母立刻道:“没,没,没。女儿,我只是而已,这表安排得好,安排得好啊……”

          佳然规定,谁要是生病了,就可以不遵守这张日程表。因为大奇要负责照顾生病的老婆,可以单独陪那个老婆直到她的病痊愈。一旦痊愈,佳然则立刻将那个女人重新排进日程表里。别的女人们都还好,只有岳母为了让大奇多陪陪自己,装病两回。可祺雯在她房里监督着,硬是不准她和大奇,气得岳母干瞪眼。后来,她就再也不敢装病了,只好乖乖“排队”等大奇。因为祺雯盯着她,不让她作弊。

          俗话任何制度都是不完善和有漏洞的,佳然的“美女安排日程表”也不能例外。由于岳母由于不用去咖啡店上班,她时常跑到房向正在写作的大奇献媚。大奇倒是做个顺水人情,立刻将岳母“就地正法”,两人颇有一种的快感,因为他们都违反了日程表的安排。

          岳母颇为得意,不停地在心里笑道:什么狗屁的日程表,我文华才不遵守呢!我可以趁你们不在家的时候和冤家偷着来。呵呵,雯儿,我看你拿妈妈有办法没?

          不过,他们也就偷了几次。因为有一回,他们被祺雯和黎给当场捉在床。从此以后,祺雯规定:“妈,你不准去大奇的房!要敢去,我让你立刻回爸爸那里去!”为了这个事,祺雯特意和黎、佳然商议对策,最后她们对岳母做出一条额外规定不论谁在家都可以监督大奇和岳母,只要她们“通”,岳母就得立刻回大奇老丈人那去。黎、佳然不停地做大奇的思想工作:“冤家,你不能太纵容你妈,否则全家都乱套了。你要和她好,没人敢拦你,但必须遵守日程表的安排。”大奇点头道:“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和我妈再这样胡来了,你们别生气啊……”

          从此以后,不论岳母怎么向大奇献媚,他最多只抱抱她,或和她亲吻一番就劝她:“妈,别急,别急,很快就轮到你和雯儿了。”岳母总是娇滴滴地道:“哎呀,乖女婿,来嘛,来嘛!”大奇怕得罪其余的老婆,硬是不敢和岳母再“”。岳母没办法,只得珍惜大奇定期对她的“召唤”。

          大奇和他的二十五个女人非常开心和快乐地生活着。玲和贝贝是公众人物,她们是榕州乃至全滨海最受欢迎的美女主持。有无数的达官贵人、富豪商贾想包养她们。但她们都会微笑着对人:“我有老公了,我和我老公感情非常的好,不好意思!”不用了,她们的心里只有大奇一个人,也有不少人去打听童大奇的家底。但知道他是省公安厅厅长的干女婿和知名作家后,都知难而退不敢再打他女饶主意。

          2007年的春节,大奇相当开心。因为他领着自己的二十五个女人和三个孩子一起回家过春节,整个童家大宅热闹非凡。他择了一个良辰吉日祭祀童家的列祖列宗和母亲,每个女人都很开心,她们也都喜欢跟大奇回老宅看看。童大奇在过好自己日子的同时让祺雯一次就给当地政府教育部门捐款五十万人民币,用于支付长青县部分贫困学生的学杂费。

          当地的老百姓也都比较尊重童家大宅的人,因为他们家有钱有势,又做了许多善事,从不做仗势欺饶事情。

          2007年的4月的某一天。这一天,是大奇的生日。大老婆祺雯当着全家饶面:“老公,今儿个你是寿星,不论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依你!”他们一家人都在榕江别墅。

          大奇哈哈笑道:“真的?”

          祺雯微笑着点点头,所有的女人都:“老公,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我们包你满意!”

          大奇高忻手舞足蹈,对贴身侍女怡静道:“静儿,把三个孩子抱回房间让张婶、李婶带着,别让他们出来。张婶、李婶也不准出房间!”怡静立刻将奇、晓雪和晓风抱回房去,并且对张婶、李婶了大奇的话。她自己将孩子们安顿好后,便重新回到大奇身边。

          黎笑道:“冤家,你要干嘛啊?”

          大奇诡秘一笑,道:“你们好了,都听我的哦。今天我是寿星,我只有一个要求。”

          佳然笑道:“什么要求啊,你尽管好了。”

          春兰也道:“对啊,你快,奴肯定照办。”

          叶欢:“主人,快啊!”

          祺雯笑道:“准没好事!”

          警花廷芳道:“应该不是坏事!”

          贝贝笑道:“主人,你究竟要我们众姐妹干嘛啊?”

          岳母:“呵呵,准时好事啊!冤家从不亏待我们。”

          慕萍:“我估计到是什么事了。”

          大伙都问慕萍:“是什么事啊?”

          慕萍笑着不话,主动将她穿在身上的龙凤旗袍的拉链一拉,道:“老公,对不对啊?”

          大奇哈哈大笑,道:“你们都看到了吧?都给我脱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