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味佳瑶(20) 完(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原作:米达玛雅修改:晓秋终章有人常说,平淡是福。

          就算是佳瑶,也曾深深认同这句话。

          然而,在欲望的那扇门再次打开之后,她觉得她的世界一切都不同。

          与学妹的百合淫戏、跟下属的一夜欢愉,还有老公的施虐本性,似乎又让她已另外一个角度,重新的认识自己──真正的自己。

          尽管如此,她还是不停地思考,自己抛开固有的世俗道德,堕落在无尽的淫欲当中,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她不知道。

          也没有人知道。

          不过这晚,她的心态显然不同。平时回家的包包,多了一套她私藏的浅绿军便服,是为了今晚的聚会特别准备。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包含她的老公财德。这套专门曾经用来出席重要场合才换上的服装,应该会成为今晚最受瞩目的焦点。

          依稀记得上次换上这套服装,是她晋阶少校的那天。让上属替自己的肩膀上釦上那粒金属梅花,是多风光;不过今天,佳瑶却选择拿出这套衣服出来。

          或许,是她的潜意识想要透过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为沉沦,面对自己的真实样貌。

          随后,车子先开回家,老公已等候多时。

          一袭正式场合出席的黑西装,是难得的打扮。相较於她轻便的上衣跟牛仔裤,反而有些格格不入。

          “我我需要先上楼换衣服吗”佳瑶望着老公,有些紧张地问。

          难以形容的威严感,从她的老公身上涌出,令她心生恐惧。黑色西装的深邃压抑,短发的俐落,还有刻意修剪的鬍子,使财德散发着男人的成熟韵味。

          霎时间,看得佳瑶有点癡了“没关系,到现场再换就好。”财德微微摇头,“不差这一点时间,先过去比较重要。”

          然后,车子换他接手,驶往今晚目的地。

          途中,两人的气氛略显得尴尬,没有过多的沟通,只有一些不太重要的闲话家常,讲述这几天的生活。毕竟,等会儿的行程,是他们第一次共同参加这类型的活动,实在是不知道该说啥才好。

          就算想开口谈谈其他的话题,又会因为车厢内的莫名拘束氛围,使得在嘴边的话语说不出口。

          近一小时后,车子下了交流道,转进一间看起不起眼但规模与装潢都挺华丽的汽车旅馆内。

          “老婆,到了喔。”财德温柔地呼唤。

          此时,佳瑶有点昏昏欲睡。白天的部队操练,依旧fqxs有着不小的疲累,加上车子在高速公路上行进,令她很自然地瞌睡起来。

          稍早之前的紧张感,已随着睡意消散不少。

          “嗯,喔到了啊。”佳瑶打了个激灵,才想起今晚要干嘛。

          车子停妥,就见财德说:“衣服在车里换上。”

          “这边这里是停车场,你不是说到现场再换吗”她有点讶异与不解。

          “这间汽车旅馆就是举办人开的啊,我们已经抵达会场。”老公笑着回答,“换好后,这个别忘记戴上。”

          随即,他从驾驶座有有右侧的小型置物箱中,拿出一个黑色真皮项圈给老婆。

          不忘补上一句话:“我在外面等你。现在,开始换装。”

          “是。”她本能地答腔。

          ***************不消十分钟,佳瑶就在副驾驶座上克难地把军便服换上。浅绿色衬衣、深绿色短裙、黑色丝袜跟亮黑的皮鞋。左右肩头上的一粒梅花,象徵她的军阶。

          这时,她留了一个心眼,没有把姓名牌扣在胸口上。这年头,还是要留有一点隐私比较安全。

          随后对着前方的化妆镜,略显害羞地把真皮项圈给戴上。

          感,感觉有点紧而且有点宽有点活动不适不过,刚刚好符合脖子的尺寸是,是老公特别订制的吗

          扣上系紧,佳瑶发现自己的呼吸开始不太顺畅,无法大口大口,仅能细绵吐息。

          车门打开,她娇怯怯的下车。财德站在他面前,手持着一条银色铁炼。

          “老公”

          佳瑶还没意会,脖子的项圈就被铐上铁炼,然后老公跟着不疾不徐地严厉说:“现在开始,我没有开口,你不准出声,只有听话,懂吗”

          命令下达,她很自然地挺身站立,认份地点头。

          浅绿色的军便服,完美诠释着她姣好的身材。上身的饱满巨乳,把衬衣撑得挺拔;而下身的紧身短裙,包裹她如水蜜桃般浑圆的臀部;还有一双让人称羨的美腿,穿上透光的黑丝,简直就是引人犯罪的尤物。

          特别是,佳瑶脸上的神情。

          揉合身为军官的干练与威严,又被项圈诱发出奴隶的娇涩与羞怯,两者截然不同的身分态样,同时在她身上出现。

          这,这就是调教开始吗

          佳瑶的心跳加速,在脑中闪过这念头时,就察觉到自己的下身瞬间涌出不少黏腻,大腿的内侧湿淋淋。

          对,没错。她没有穿上内衣裤。并非老公指使,而是她本能使然在不知不觉中,佳瑶似乎认为这淫乱的型态,才是与此时最相衬的。

          停车场里并没有太多车辆,稀稀疏疏。不过,她却是直觉地认为,这些车子的车主,大概都是参加聚会的成员吧。

          老公熟门熟路地引导着。

          除了铁炼的牵拉有点不太习惯,黑夜中的佳瑶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应该是财德在身边给她的信心以外,就是这汽车旅馆没见到什么人烟。

          似乎是见到老婆的疑惑,老公终於开口解释说:“放心,我还没有变态到让老婆给所有人欣赏。今天这间汽车旅馆已经清场,不用担心有其他人。”

          “嗯”佳瑶用哼声回覆。

          不料,却换来财德的斥责:“刚说过,我没开口,你不准出声,是当耳边风吗”

          他的冷酷责骂,令佳瑶害怕地颤抖,随即阴户就是一阵难以控制的收缩,急沖的快感涌现。

          这时,夫妻两人来到其中一间楼层。

          “现在,跪下,用狗爬跟着我上楼。”财德命令着。

          好像发自灵魂的臣服,穿着军服的佳瑶本能地跪下,被丈夫给牵着上楼。

          不行整个大腿根部都是水怎么会这么湿呢被老公调教的感觉怎么会如此强烈呢她爬行的步伐有点蹒跚,能清晰地感受到项圈的拉扯。每一下,都会带动她下体的刺激,好像肉唇跟阴蒂都跟着被拽动,又疼又爽。

          过了层层的路途,再经过看似保全的检查,终於来到会场。

          这时,她的黑色丝袜皆沾满浓稠的淫水,湿漉漉的好不舒服。如果靠近一点的话,还能闻到她特有的骚味,正在向四处散发,勾引男人。

          甫进场,就见到一个艳丽的女人,穿着警察的制服,正在沙发区被一群男人们给玩弄。

          她,她是真的警察吗

          佳瑶不清楚。但女人的警服裙摆被掀开,露出白皙翘挺的鲜嫩屁股,不停地被男人们毛手毛脚。上身的警服纽扣全解,有点下垂的巨乳倘落到外面,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下,任由男人们轮流吮吸她勃起的奶头。

          难以置信,又不能不相信就连身为军官的佳瑶,现在还不是一样犬爬在这会场,被老公用项圈牵溜着。

          好,好刺激这就是老公参加的聚会吗

          佳瑶说不出这时的感觉,仅知道自己的欲望蔓延到边缘。她想加入其中成为一份子,然而内心依然有些微的抗拒。

          然后,她又见到另一个女性,穿着某国营企业的制服,正被数个男人压在圆桌上轮流亵玩。有种高高在上的自尊心,彻底被人踩在脚底的反差,漾出特别的堕落的情欲。

          “干我嘛我要你们”女人娇喘央求。

          “平常一副公务员的屌样,还不是一头淫荡的母狗。”男人羞辱着。

          “我是,我是母狗汪汪,求你们操我”女人扭着屁股。

          众人哈哈大笑。

          “等不及了吗瑶瑶”这时,老公的声音传来小説站官網mdiyibānzhuin小説站官網щщщdiyibānzhuin发送邮件diyibānzhuqq财德半跪下来,粗鲁地撕破她的黑丝袜,手指拨开阴唇,挖进早已淫水氾滥的骚穴,并且不忘润滑妻子的屁眼,方便另一手指的进入。

          “唔呼啊”佳瑶马上就呻吟起来。

          空虚寂寞的两个肉洞,被自己老公随意的进出、亵玩,立即就吸引其他男人们的目光。

          “看,阿德带来一头军官母狗。”

          “瞧她的骚样,这母狗已经等着欠干了。”

          “哇你看她的军服,还是少校。她妈的,我当兵时就没没遇到这么好的货色,都是歪瓜劣枣,像头母金刚。”

          “哈哈,然后你就被上了吗”

          “操你妈的”

          男人们左一句右一句的调侃,还不忘羞辱佳瑶,狠狠践踏她所剩无几的自豪尊严,使她无地自容。

          别说了别说了她的内心明明是抗拒,但身体随着财德的手指,蠕动的加愉快。

          忽然,一个男人叫喊:“咦这少校母狗怎么没有姓名牌呢”

          财德停下手指的玩弄,不怀好意地说:“抱歉啊,这是我的疏忽,还请各位见谅。”

          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军服上专用的姓名牌,伸手要别上。上面还写着“母狗瑶瑶”四个字,映入佳瑶的瞳孔内。

          “老公,不要”

          “我有准你可以说话吗”财德的一巴掌打懵自己老婆。

          洁白的脸蛋浮出绯红的色彩,同时间有一滩水哗啦哗啦流到地板上。不论是他们夫妻两人,还是其他的同好们,都露出惊讶的神情。

          这巴掌,把佳瑶打到漏尿失禁。

          不别看我别看我

          滚滚泪珠流淌,佳瑶红着眼低下头说:“对不起对不起”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道歉,但在他人面前排泄,真是耻辱到爆炸。

          “哈哈,这头母狗居然尿出来了。”

          “好骚好骚喔,狗尿还散发热气啊”

          “是不是需要男人帮你堵住这失禁的孔洞啊”

          “对啊,对啊,干一干就好了”

          男人们开始叫嚣,气氛活跃到最高点。

          在财德的默zhaishuyuan许下,佳瑶被拉到会场内一个八爪椅上,双手双脚被皮带给紧紧扣住。

          军服的钮扣被解开,分泌乳汁的奶头脱困而出。男人嘻笑着,揪着她的奶头拉扯挤压,让奶水不停飞溅,玩得不亦乐乎。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