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妈妈林敏贞(24)(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魔都黄瓜字数:6778二十四章我才是输家我不禁有些迟疑,这玩着有什么意思么?还不如大家轮番上阵,把这母女两操的求饶的过瘾。

          罗斌似乎看出了我们的意思,干笑两声说道:“在这里我们自己人肯定没意思?我们还有比赛规则呢!”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顿时来了精神。纷纷瞪着眼睛听他讲出下文。

          于是罗斌就介绍了下游戏规则,是游戏就有奖罚,比赛分为两组,黄启明和沈若云一组,黄闯和黄丹羽一组。

          四人全都扒光衣服在停车场里进行撕名牌比赛。输的一方,女的会被我们浑身射满精液然后去医院病房里勾引病患做爱,男的则是全程录像录下来。当然,游戏是又时间限制的,十五分钟之内如果没有分出胜负,则两组全都要去病房进行勾引病患。为了防止逃跑,我们这些人会把守在每个出口,如果发现有逃跑的,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内容则是将他们一家四口全都绑在医院大门口始终,当然也是一丝不挂的。

          规则介绍完毕,大家脸上全都露出亢奋的神色。相比之下,看着这一家四口互相淫乱,比我们亲自上阵更加刺激。

          说做就做,我们一帮人拉着这一家人就拖到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在分配好各自的阵营之后我们就开始这场淫乱的游戏。

          我、腰子还有罗斌全程跟踪拍摄,至于我妈妈则是在古堡里呆着,等待胜负分晓,因为我妈妈的性格太过于柔弱,我担心她会动了恻隐之心。剩下的人则是分别把守在电梯口还有出口。

          我和腰子把黄闯还有黄丹羽带到一个出口,罗斌则和其中一个小把黄启明夫妇带到另外一个出口。我和腰子强行把黄丹羽还有黄闯的衣服扒光。等待着一声令下,便让他们开始撕名牌。

          说实话,看着黄丹羽坚挺的奶子,我还真不舍得让她给别人干,不过,为了让大家都爽,我也知道忍痛了。

          这时,对讲机里罗斌说了声:“开始!”

          我和腰子赶紧打开手机的录像,推搡着这两姐往停车场中央跑。

          突然,黄丹羽一扭头,愤怒的说道:“你会遭报应的!”

          可以看出,这小妮子也是比较抗拒的。不过,我要的就是你的抗拒,不然玩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举起皮鞭,对着她的屁股就是一鞭:“小骚货,你可以选择不去,不过,结果就是你和你妈妈一起被病房里的病人轮奸。”

          “卑鄙!”黄丹羽狠狠说道。

          相比之下,黄闯却顺从了许多,一直默不作声,慢慢前行。估计是受到这几次调教,已经麻木这样的心理折磨。不过,我也不在意,因为,对于这么一家人,我也只是最后的狂欢了。玩了这一次之后,我便打算把沈若云姐妹交给罗斌,把她培养成性奴隶交际花帮我挣钱。至于黄丹羽吗,我要据为己有一阵子再说。

          这时,罗斌已经赶着黄启明夫妇跑了过来。离老远就看见沈若云胸前的一对大奶子摇摆的狂跳不止。当她看到我们时却突然止住了脚步,面露难色。应该是心中很纠结,她不想去跟自己的儿女互撕。

          突然,黄启明爆吼一声直冲过来。冲到黄丹羽跟前伸手就往她身后抓。

          卧槽,黄启明真是一个畜生,对自己的女儿一点也不手软。我在心里不禁大骂。

          这时,黄闯也突然大吼一声,向黄启明扑去。

          我不禁一愣,黄闯父子不是一直挺和睦的话,怎么突然大打出手?

          “不要!妈妈会……”黄丹羽却颤抖着向黄闯不住?|地??摇头。

          “闯,快撕了他,这是妈妈的事,别连累了你姐姐!”沈若云也大叫起来。

          我顿时诧异,什么情况?我一时间大脑短路了。我完全搞不清楚一家人是怎么事?如果说黄启明动开撕那是他的本性,那黄闯呢?这小子一直都很崇拜黄启明,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转变?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只见这一家人已经撕作一团。

          黄启明毕竟已到中年,身体的灵活程度比起他儿子相差很远,只是一个照面便被黄闯撕了名牌。紧接着是黄丹羽的名牌被黄启明撕下。

          而黄创并没有就此停手,在黄启明名牌被撕下的下一秒,他的手已经伸向了沈若芸的身后。

          一时间,这一家四口人表情各异。黄闯一脸的凝重坚毅,似乎这是他早已做bηe好的决定要撕掉自己的妈妈。而沈若芸的表情确实微笑着,甚至在向黄闯点头表示默许。估计这样做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黄丹羽的表情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而黄启明的表情最让我不解,阴笑!为什么会阴笑?

          随着医生脆响,沈若芸的名牌被撕下。这和我预想的完全不一样。我本来想看一场的虐心战,结果……我不仅失望。

          不过,不管怎样胜负已分,所以奖罚也要开始兑现了。

          “兄,一会儿你妈会被爽死的!”腰子调侃着把dv机交给黄闯,然后便招呼兄们开始轮奸沈若芸。

          众小闻风蜂拥而至,瞬间把沈若芸淹没在一群男人之中,发出连连尖叫。

          黄丹羽试图过去救助自己的母亲,却被我一把拉住:“不想跟你妈一个下场的话就老实点!”我威胁道。

          我话方出口,黄丹羽却不再挣扎了,目光张望着别处。

          我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只见黄闯正对她使着眼色。

          什么意思?我心中不由得一动。

          而黄闯与我的目光相对并没有退缩,却狠狠瞪了我一眼,随后露出一丝冷笑。

          我不禁心头一颤,隐隐觉得一丝诡异。

          与这一家人屡次交手,每次我都是在表面上看似赢了,可是每次我都会落入他们设计好的圈套。而现在我可谓是占尽上风,实在想不出他们还有什么圈套在等着我。

          黄闯的表情完全激怒了我,抄起皮鞭就冲进人群,在沈若芸身上疯狂的抽打起来。只把沈若芸抽的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不停的求饶。

          而我却听的无比畅快,发出哈哈大笑:“兄们,用精液淹死这个老骚逼,让她的儿女还有老公好好欣赏欣赏这场盛宴!”

          随后我转身走到黄闯面前:“我不管你还有什么手段等着我,我告诉你,你斗不过我!”

          黄闯却不屑一顾的说道:“困兽之斗!”

          我“啪”的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他这种嘴脸,明明已经输了,还要做出这种高姿态。

          “范志峰,有些事我本来不想现在说的,不过你现在已经不了头了,告诉你也无妨了!”黄闯冷笑着说道。

          我心里不由得一紧,自从开始调教沈若芸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见黄闯这么镇定,他现在的表现跟以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难道他以前都是装的?想到这里,我不寒而栗。他究竟做了什么?

          “你知道由于你妈妈做错了帐而变成我爸爸的性奴,但是你不知道你妈妈会什么做错帐。”黄闯继续说道。

          什么?难道这里面也有内情?我不禁心惊肉跳。

          “不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是我妈妈偷偷修改了你妈妈的账本。目的就是让我爸爸有机会搞你妈妈。”黄闯得意的说道。

          我不禁目瞪口呆,大脑里不由得一片空白,心中一直浮现着一个问道:为什么?

          黄闯干笑两声,继续说道:“想不到吧,不过你也别着急,因为让你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为什么我明明不喜欢学习还偏偏要每天跟你家做作业呢?因为我在找机会告诉你,你妈被我爸操了,而且还被当狗一样的调教着。”

          “你一定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吧?我也不再隐瞒了,因为我们要复仇。相信你也知道我妈和我爸怎么结婚的,我外公是怎么死的,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的姐姐也被我爸爸强奸了。这是我们一家人都不能容忍的,也是我们决定复仇的导火。”

          “但是,我们找不到方法,因为我爸爸跟当地的黑白两道都有来往,甚至当年我外公的死这些人都有参与。为了不暴露我们自己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借刀杀人。刚好我妈发现我爸对你妈一直垂涎三尺,只是苦于没有机会逼你妈就范,所以我妈就制造了这个机会。结果,果不其然你妈乖乖就范。没想到的是你妈太过柔弱,所以我们不敢冒险直接让你妈去偷犯罪证据,所以我们就想办法让你介入进来。为了让你下定决心,我又安排王震去操你妈从而激起你的愤怒。”

          黄闯缓了缓继续说道:“当然,我们也知道以你一个人的力量是完不成这个任务的,所以我妈就应约去校园里被你操。而尝到甜头的你自然会借机报复我,而我,就找了腰子在外面等候,等你出来后我们在假意进去捉奸,从而给你制造机会让你跟腰子他们结识。当然,为了把戏做真,腰子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临时被我叫去捉奸。这样以来,你也就有了帮手,我妈就趁热打铁,把那份罪证的复印匿名件快递给腰子。而腰子他们长期被王震的姨妈压迫着,收到这份罪证无疑是得到一份利器。而你对王震的愤恨自然也会凌驾于他的姨妈杨欣竹。这样,我们的复仇链就制作完成了。不过,后来我发现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拿到了罪证也扳不倒他们,所以我再次给你制造机会,让王震安排一个很不得势的警察去跟踪你。虽然他不得势,但他毕竟是警察,如果他拿到了罪证我们复仇的几率就会高出很多。果不其然,你把罪证的复印件给了那个警察。我没想到是你小子居然这么聪明,竟然给杨欣竹下了个套,很容易的就把罪证原件拿到了。本来下面的事情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复仇了。结果你小子竟然跟我这没完没了起来,本来我还有从你这咸鱼翻身的筹码,不过罗斌的介入使我彻底没了机会。不过,虽然罗斌的出现让我有些猝不及防,但是,恐怖你也会因此沦陷吧……”

          黄闯说完,突然阴冷的大笑起来,笑我的不寒而栗。

          对!罗斌呢?从刚才就没看到他的人影,以他的性格,这么热闹的场面他没有理由不参与,更何况这场游戏还是他精心创造的。如果他不在,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更加吸引他的事情等着他。可是,就算他要离开也总要给我打个招呼把?

          不打招呼就走,只能说明一个理由,他不想让我知道他离开了。可为什么不想让我知道呢?

          刚才黄闯说我也会因为罗斌而沦陷,我心里猛地一紧!妈妈!

          我慌忙向石墙的方向看去,石墙是紧闭着的。我脑子轰的一下就炸了!我们刚刚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把石墙关上,而在我们出来之后钥匙也交给了罗斌。种种迹象表明,罗斌要对我妈妈下手,说不定现在已经在操我妈了。

          “罗斌去哪了?”我紧张的黄闯。

          黄闯仍旧冷笑着,笑的有些得意:“你心里早就有答案了,何必再问呢?”

          我顿时如坠冰窖一般。如果真的像我猜想的那样我该如何是好?如今对付黄启明他们我手上有一份罪证可以左右他们,一旦我要跟罗斌反目,我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但是,我总不能眼见着妈妈被他玩弄而视而不见吧?

          我急匆匆跑向那面石墙,试图强行打开它,可是一切都是徒劳,那面墙根本没办法打开。顿时我心急如焚,仿佛妈妈在罗斌胯下屈辱呻吟的画面就在我眼前一般。

          “兄,你干嘛呢?”突然从我背后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

          罗斌?他不是在石墙里面吗?怎么会出现在我身后?

          “罗大哥,你干嘛去了,这么的游戏也不参与?”我腔作镇定。

          “那个,我刚才突然肚子疼,去了趟厕所。”罗斌干笑两声,而说话时他的眼神却一直闪烁不定。很明显,他在撒谎。

          “哦,这样啊,这个石墙怎么放下来了,让我妈一个人在里面不太好吧?”

          我现在迫切的想进去看看我妈,想知道我妈是不是已经被他侵犯了。

          “那好吧。”说着,罗斌拿出遥控把石墙再次打开。

          我没再说话,以把头就冲了进去。隐约中我似乎听到罗斌发出一声冷笑。这让我心中一惊,更加确信了我的猜测。

          当我冲进古堡的时候,只见妈妈在沙发上坐着,衣衫整齐,没有一丝被侵犯过痕迹。只是神情有些黯然。

          我的心猛地一沉,慌忙问道:“妈,你没事吧?”

          妈妈的身躯的猛地一颤,似乎是被我的突然出现惊到了,慌忙说道:“啊!

          没……”语气略显惊慌,眼神也一直躲避着我,似乎害怕被我发现什么。

          点&“b点猛然间,我发现在墙角处有一团卫生纸,就被丢在垃圾篓的旁边。我走过去一看,垃圾篓中也有不少卫生纸团。纸上还有一些淡黄色的印痕,并且还发出一种腥臭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面一定是精液。这精液会是谁的呢?有怎么会在妈妈的房间里呢?

          “刚刚罗斌来过没有?”我好不掩饰的问道。

          “啊?没,没有!”妈妈再次陷入惊慌,矢口否认道。但是,她的反应却暴露了她。

          我不禁心痛,我极力想保护的妈妈最终还是沦陷了,而且还是沦陷在我给别人制造的陷阱之中。本来以为我会成为最后的赢家,可是现在看来,我才是最后的输家。一开始我就被黄闯他们利用,而我还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掌控了全局,其实我却是在一步一步走进别人的陷阱。而如今,我妈妈却又沦陷在一个我自以为可以信任,而且我完全无法对抗的人手里。下面我改怎么办?

          我突然有了一种想要放弃的念头,想要退出这场游戏。什么黄启明,什么杨欣竹,统统都去他妈的。我就带着妈妈去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去过平淡的生活好了。

          可是,王震会放过我吗?罗斌会就此结束吗?我逃的掉吗?现在的我,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没有了头路。只能一直走下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