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系列之六 【娇妻出轨之谜】(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p京城笑笑生

          27年2月8日

          字数:2938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了。

          钱教授呆坐在办公室里,两眼望着窗外。又是一个雾霾天,外面灰蒙蒙的,

          看不见太阳,只剩一轮惨淡的光晕。钱教授的心情,比这雾霾还要灰暗一千倍。

          早晨出门前,私家侦探所的助理打来电话,说委托的事情有了结论,约好十

          二点在学校对面的茶馆碰头。钱教授问大概是什么结果,助理支支吾吾,说不方

          便在电话里透露,还说结论全在一段视频里,到时候看了自然明白。钱教授的心

          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整个上午,他一直不在状态,讲课心不在焉,忘词儿,几乎

          下不来台,还莫名其妙地发火,训哭了两个女研究生。这不能怪钱教授,他遇到

          了很大的麻烦,对任何一个男人都非同小可的那种。

          钱教授是海归,四十出头,在这所大学干了快四年,正式职称是工学院副教

          授,迟迟没能扶正。他这个海归货真价实,全家都归了,没留退路。妻子也被安

          排在学校里,做行政工作,是当初海归的条件之一。独生子刚上中学,本地最好

          的国际学校,寄宿制,全英语授课。海归家庭总会遇到很多问题,子女学习跟不

          上排第一,男人出轨养小三排第二,许诺的待遇不能兑现排第三,然后就是嫌街

          道挤环境脏骗子多。钱教授是个看得开的人,国时期望值放得不高,妻子安排

          了工作,儿子上学也还可以,能得到的基本上都得到了,除了没能升为正教授。

          他现在遇到的麻烦是,自己没有出轨,却怀疑妻子有外遇,和顶头上司黄校

          长。

          钱教授的夫人林曼云,三十多岁,是个漂亮女人。半年前开始,钱教授发觉

          她有些反常,眼光躲躲闪闪,有时没来由地特别温顺,好像亏欠了家里什么似的。

          男人的本能告诉他,妻子在感情生活方面,恐怕是有了些什么。钱教授暗中

          留意妻子的交范围,工作中与谁走得近,下班后和谁来往多,最后,他怀疑到

          黄校长。黄校长是一年前调来的,名夏柳,很有些古意的名字。他五十出头,土

          鳖,工程院院士。钱教授从一开始就不喜欢黄校长,因为这位新校长怎么看,都

          更像是官僚而不是学者。黄校长上任伊始,召开教工大会,做重要讲话。他拖着

          官腔,慢条斯理地说:今天,我要在这里,和大家做一个爱。什么?全体教职员

          工都惊呆了,会场上静悄悄,连掉根针的声音也没有。黄校长咽了口痰,清清嗓

          子,翻了一页,继续念道:国义教育。钱教授在心底摇摇头:这是什么学者院

          士,干脆就叫黄下流算了。

          钱教授的夫人林曼云,三十多岁,是个漂亮女人。

          黄下流校长言必信,行必果。半年之后,学校里的几个女讲师,有姿色没水

          平的那种,纷纷破格提升为副教授,有两位还不明不白打了胎。黄校长虽然是工

          程院院士,却基本不懂外语,但特别喜欢外事活动。林曼云恰好在外事处,英语

          法语都没的说,加籍华人嘛,所以经常陪黄校长外出,国内国外,有时一走就是

          十来天。漂亮的妻子跟着一位黄下流,钱教授没法不担心。他相信直觉,又害怕

          直觉。作为一个科学家,钱教授讲究实证,猜测没有用,必须找到确凿的证据。

          一个月前,钱教授痛下决心,不动声色地委托了私家侦探,调查林曼云的两

          性生活。他希望早些得到结论,不管是好还是坏,否则心里永无安宁。现在,这

          一时刻终于来到了,听侦探助理的口气,情况恐怕不太妙。

          呱!一只乌鸦扑簌簌飞过窗外。

          钱教授惊醒过来,抬手看看表,十二点差一刻,该走了。

          钱教授离开办公室,提着公文包,一面慢慢地走下楼梯,一面对学生们点头

          微笑。他看上去温文尔雅,不急不缓,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不料,快到下到底楼

          时,钱教授一不小心踩了个空,差点儿摔倒。

          法克!钱教授心里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钱教授出国很早,本科毕业工作两年,就去了加拿大,在卡尔加里大学,先

          读硕士,没找到工作,再读博士,这么一折腾就到了而立之年。他有一个远房姨

          妈在温哥华,八十年代公派,滞留未归,离了婚,守着幢空房子。温哥华夏天游

          客多,旅馆又贵又不好找,姨妈便把房间短租出去,管一顿早餐,挣几个散钱贴

          补家用。那年暑假,姨妈突然打电话,让外甥小钱赶紧去温哥华,要给他做媒,

          小女生,年轻漂亮,波大,人品好。小钱一愣,波大,姨妈也会用这词儿?再说,

          波大和人品也不沾边呀。姨妈解释说,波特兰大学,教会学校,没准儿有嬷嬷管

          着,人品当然不会差。小钱刚过三十,心理上生理上都很想结婚,暑假又没什么

          事儿,便弄了张便宜票半夜飞了过去。他心里想着,成不成无所谓,只当是去旅

          游,住在姨妈家里,还省了旅馆钱。

          原来,姨妈家里住了个小留,名叫林曼云,是从俄勒冈过来玩儿的,才二十

          二岁,独生女,高考没考好,家里有点儿钱,弄了个二加二,其实就是混文凭。

          林曼云说是刚毕业,不想国,怕文凭不硬,去也没好工作,连学费都挣

          不来。姨妈看她长相乖巧,嘴巴也甜,便动了心思,说自己有个外甥,有枫叶

          卡,快入籍了,名校博士生,头就是教授。姨妈问女孩儿想不想留在加拿大,

          当教授夫人。林曼云的脸一下子红了,低着头小声说,当教授夫人当然好,留得

          下来留不下来无所谓。姨妈于是赶紧把小钱叫了过去。像小钱这样的老留,通常

          看不惯花家里钱的小留,有代沟。小钱本来没抱什么希望,可一见面,就改了

          意。

          那女孩儿年轻漂亮,也很乖巧,更重要的是,一对波确实不小。按照姨妈的

          建议,小钱领着林曼云去维多利亚玩儿了一圈,来时就手拉手了。

          后来,林曼云没有国,而是和钱博士候选人结了婚,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

          再后来,钱博士辗转了好几期博士后,一直没能找到教职,林曼云的教授夫

          人梦也搁置下来,生孩子养孩子,打零工做兼职。他们过得不好也不坏,和千千

          万万留学生技术移民一样,直到三年前海归。林曼云家里是老北京,中等人家,

          不愁吃喝不愁房。她虽说是独生女,性格却很好,不娇气,见过市面,物质欲也

          不很强,典型的小家碧玉。在国外的时候,大家都羡慕小钱,说他是前世修福,

          才娶了这么贤惠的妻子,谁曾料到,如今出了这么一桩事!

          钱教授来到茶馆,早了五分钟。他要了个僻静的单间,点了一壶茶,猛灌几

          口,让自己镇定下来。侦探助理很快就来了,是个年轻女性,一身职业装,显得

          很干练。她匆匆坐下,一言不发,取出笔记本电脑,打开,插入一个小存储器,

          调出一段视频,把音量放低,转过来,推给钱教授。钱教授放下茶杯,茶杯一歪,

          水差一点儿洒出来。他深吸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要镇定。

          不到一分钟,钱教授就无法镇定了。

          视频像是好几个摄像头拍的,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距离,还会变焦,很清晰,

          开始时没有声音。酒店客房里,钱教授的妻子林曼云半躺在床上,衣裙不整。一

          个男人的背影走入画面,赤身裸体,毫无遮掩地爬上了床。钱教授紧盯着那男人

          的侧脸,非常面熟,黄校长,是黄校长!

          林曼云半躺在床上,衣裙不整。

          钱教授猛地站起身,眼前一黑,又跌坐下来。

          钱先生,钱先生,您别激动。女助理早有准备,一把扶住钱教授,说,

          这个视频,您还是去再看吧。

          钱教授呆呆地坐着,一动不动。

          这种情景,女助理想必见过很多次。她熟练地拉过电脑,关掉视频。

          这个,一定要保存好。女助理拔出存储器,交给钱教授,如果您需要

          进一步的服务,请随时通知我们,要是不需要的话,方便的时候,请您来事务所

          把尾款结清,我们会把视频的备份删掉。我还有别的客户,今天就不陪您,先

          去了。

          钱教授两眼空空,毫无反应。

          女助理收拾好电脑,转身要走,犹豫了一下,又过头,掏出一张名片,放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