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好酒送行囚禁调教(1/2)

加入书签

  看到武月岩、武月贞同皇甫青天、飞盾、江池等人都在东厢苑,过着大战前夕最后的悠哉,他便悄悄离开桃庄,准备去阚雪楼看望未倾隐。

  本来戌时才会下楼的未倾隐,听到武义德前来拜访后,就像有了预感一般,便让安满带他来到自己的房间。起初二人均是一言不发,只是脸上都带着笑容,也许是沉默了太久,未倾隐便起身给武义德倒酒,她头发披散,不着妆容,依然美丽不可方物:“秋露白,是一种最好的送

  行酒!”

  “怎讲?”

  “晚秋叶露,清冽纯澈,口齿留香,流连忘返,当然是要保住命,回来继续品尝喽!”未倾隐笑道,“一秋只能酿出一壶秋露白,不算珍贵,但却是最好的送行酒!”

  武义德苦笑一番,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就是想瞒你,都瞒不住啊!”

  “不然你也不会在此时此刻来找我了!”未倾隐的眼神露出一丝迷惘,随后又恢复神采,“该来的,始终还是要来的。”

  “倾隐,我知道你还是很挂念紫魄!有什么交代的事,尽管与我讲!”

  未倾隐摇了摇头:“他与我,今生今世都不再相见,他的生死,便与我无关。”说着,便起身将酒壶封好,“义德,保住自己的命,剩下的半壶秋露白,留着你回来喝!”

  武义德笑着揉了揉自己的头:“也是,他乃不死人,我可是凡人之躯!”

  “都说八大门派乃是正派,却也要做这些偷袭的不苟之事。”未倾隐将酒壶撤下酒桌,又取了其他的酒来。

  “对付曼陀罗宫,只能用些不正当的手段,其实,白之宜的眼线那么多,况且盟主堂内有个奸细,还不知是谁,攻打的消息一定也会传到她耳朵里。”

  未倾隐惊呼道:“那你们还去?”武义德说道:“短短时间内,她不会防范太多,她一定以为风表哥的眼睛没有恢复,不会加入。而雷弟因为东方闻思忽然嫁人的事会一蹶不振,只有云表哥会去,一世葬的

  人少了两个,自然不成气候,定会有所疏忽。”

  “所以皇甫盟主才选择在这个时候开战,也是明智之举了!”未倾隐说着,便夺下武义德手里的酒杯,“小酒怡情,大酒伤身,你还是留着精力准备作战吧!”

  “我还没与你待够,你就下逐客令了!”武义德苦笑道。未倾隐笑道:“人你也看了,酒你也喝了,该回桃庄随时待命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计划也不如变化来得快,你要专心一些才是。回去吧,那半壶秋露白,会给

  你留着的!”

  不知道为何,明明被下了逐客令,却还是感觉那么幸福。武义德道别未倾隐后,便离开了阚雪楼,可是刚出门,才想起来,自己给她带来的雪芙蓉还没送给她,武义德摸了摸胸口的雪芙蓉,又回头看了看阚雪楼,那就战争结束

  后,来喝那半壶秋露白的时候,再送与她吧!

  曼陀罗宫。宫主,紫魄所有的记忆都是支离破碎的,我什么都看不到,他设防很深,哪怕是在沉睡时最放松的片刻,都看不到一星半点,就好像,一面四分五裂的镜子,映着很多人

  很多事,却不知道哪一个是连到一起,哪一个又是没有关联的,总之,十分混乱,连我都没办法窥探到任何有用的记忆。白之宜回忆着昨夜云细细对自己说的话,但她却不知道,她还是看到了一些,通过猜测,知道他与何人一起联手对付白之宜,却有意隐瞒了此事,白之宜没有丝毫怀疑,

  对于紫魄,她的确相信他有着怎样的过人之处。

  可是对于一个无法掌控的人,白之宜多少都有些恼火。

  “你要囚禁我?”

  “囚禁?”白之宜似乎对这个词感到很兴奋,她大笑几声后,媚声道,“对待不听话的狗,当然要好好调教,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知道,他该听谁的话,谁才是他的主人。”

  忽然,紫魄的手死死地扣住了白之宜的脖子。

  白之宜一掌击碎紫魄的肋骨,紫魄惨叫一声,不由得松开了手,无力的垂了下,脸也因为忍耐变得涨红。

  白之宜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我给你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