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智轩和小芙(1/2)

加入书签

  小芙从一辆破旧的山轮车上下来,一路颠簸,沾染了一身尘埃,下车后,她没有着急拍打,而是迎着金色的阳光远远眺望!

  清美白皙的脸蛋浮上淡淡的笑容,冲散了眉宇间的阴郁。

  看了片刻,她低下头,捂嘴失笑,她在笑自己给珂珂发的那条短信,漫天遍野的油菜花,哈哈!应该是漫天遍野的金色稻田才对,在大城市生活了那么多年,她竟然忘记了家乡的四季!

  十年,地球转了无数圈,世界变了,国家变了,城市也变了,每一个人都变了!

  而她的家乡没有变,一个平穷落后的小山村,金黄色的稻田,徐徐微风吹起金色的波光,缓缓飘香,红墙绿瓦,野花野草,每一处都是亲切的,质朴的。

  但,物是人非,在这里她已经没有亲人,她本来就是郭家的养女,而郭家多年前已经搬到县城去了。

  记得那年她刚上大三,养母打电话问她要抚养费十万元,对于一个学生来说简直是个比天文数字还要离谱的数字,她的学费是申请的助学贷款,生活费大部分是来自奖学金,还有一部分是她勤工俭学得来的。

  这十万元,她无论如何都拿不出来!

  虽然在当时,她已经是mike的女朋友,mike非一般的多金,但是她从不会花他一分钱,就连两人一起吃饭都是aa制。

  养母三天两头打电话问她要钱,还威胁她,要是不给就去学校闹她,最后,实在没办法,她才向mike张口借钱,她知道外国人不喜欢借钱这个说法,她想mike应该不会借给她,但是mike的表现让她很感动,不仅拿钱给她,还承诺要照顾她一辈子。

  那个阳光善良的美国大男孩触碰到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从此,她向他打开心扉,深深地爱上他。

  有了mike的陪伴,她的大学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度过了人生最辉煌的四年,尽管结果很残酷,有伤害,有分离,但是没有恨!

  现在她不爱了,记忆的碎片仍然留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而另一个男人呢?

  她爱吗?不知道,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

  恨吗?没那个必要,她不是小姑娘,成年人应该做些成熟的事,何必去恨!

  所以,她选择独自离开,不再留恋大城市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过自己应该过的生活,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净土。

  想到这她突然醒悟,垂眸看到地上的枯草颜色变深了,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湿润一片。

  她又哭了,说好了不再哭,但,情难禁,意难却!

  抬起手腕用衣袖擦干脸上的泪水,她拖着行李箱,踏着崎岖的山间小路,朝着日落的方向前行,在天黑之前她必须要找个住的地方,她还记得村里有个寡妇王奶奶,算算现在应该有七十岁高龄了,小的时候对她很好,如果她还活着,她想跟她一起生活,这几年在海跃工作也存了一笔钱,足够在农村生活一辈子了,以后她想做个牧羊人,来度过自己的余生。

  想到这,她笑了,很释然的笑,她的笑容很美很清,犹如仙境里走出来的女子,而这样的女子流落在山野间实在可惜!

  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程,终于走到了她曾经居住过的村子里,说是村子其实就是在山顶上的一片平地,上面有几座简陋的房子,这几年村里人逐渐都搬到城镇去了,只剩两三户人家,而这两三户人家都是孤苦无依的老人,有的是没有儿女,有的是儿女不孝顺搬出去就不管他们了。

  小芙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破旧不堪的屋子,她心酸不已,以后她也要住在这里了,成为这里最年轻的孤家寡人。

  “哐当”这是破旧的老木门发出的声音,门打开,从漆黑的屋里走出来一个杵着拐杖的瘦小老人,她步伐蹒跚,神情恍惚,应该是常年营养不良所导致的。

  那老人的眼睛应该不好使,她还没有看到小芙,脚底下不晓得高低,跌跌撞撞,进了右边的房间。”

  “您好,老人家!”小芙放下行李箱走过去搀扶她。

  老人顿住脚步,双手握着拐杖,迷惑地看着眼前这个城里来的漂亮姑娘,她蜡黄的脸上堆满了皱纹,眼神涣散,应该超过七十岁了,嘶哑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姑娘,你找谁?”

  小芙凑近她的耳朵,一字一字地问道:“请问王奶奶还在吗?”

  老人抬眸看着她,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抬起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就是王奶奶!”

  小芙诧异了,她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记忆开始倒带,对比之下,她才发现眼前这位老人的确是王奶奶,没想到十年前那个精悍的老人现如今已经变得如此颓废不堪,放佛不是过了十年,而是过了二十年似得。

  小芙灿烂地笑了,因为她找到了自己最亲的人,她拉着老人的胳膊笑滋滋地介绍自己,“王奶奶,我是小芙,郭小芙,您还记得吗?”

  老人听后猛地抬起头,看了数秒,裂开干裂的唇笑了起来,然后重重地点头。

  晚上,小芙下厨煮了两碗咸水面,所谓咸水面就是只有面条,水和盐。

  吃过晚饭,小芙和老人家聊了很久,老人家专门腾出一间最好的房间给小芙住,经过一番打理,破旧的房间变得整整齐齐,只有一米多宽的小木床铺上鲜红的棉布床单,很喜庆的感觉。

  这一夜,小芙睡得很舒心,并且她也决定了以后就这样生活下去,可能几十年后她也会跟王奶奶一样孤苦伶仃,也可能她活不到那么久,人生中很多种不确定,她顺了顺心情,不让自己想的太多。

  转眼半个月过去,破旧的小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芙把里面整理的井井有条,还花钱找人帮忙装上了电,从此这片山顶不再黑暗一片,在漆黑的夜空下泛起了点点星光。

  旁边居住的几位老人对她甚是感激,说她是上天下凡救苦救难的菩萨,小芙争不过他们,只能任由他们管她叫菩萨了。

  秋天,丰收的季节,山脚下的稻田已经有人在收割了,小芙每天都会跑到下面去拾稻穗,王奶奶养了几只鸡,她要负责给那几只鸡找过冬的粮食,她穿着淡蓝色毛衣,深蓝色的牛仔裤,玫红色的运动鞋,在金色的稻田里忙碌着,成为田野间最亮丽的一道风景。

  那些收割稻谷的大叔大妈们都对她赞不绝口,现在哪还有年轻人愿意在农村生活,更别说是这种落后的小山村,小芙也很大方地与他们交流,渐渐地就混熟了,大家都主动给她些打好的稻谷。

  秋天的太阳特别温暖,山里的空气清新怡人,小芙提着竹筐来哼着小调下山,隐约听到几个大妈在一起议论着什么。

  “听说咱们村口开进来一辆轿车。”

  “是呀,我男人看见了,那车不是咱这里的,陷进泥沟出不来,好像是个个子很高的男人,推了很久也推不上来,光看那一身打扮就像个有钱人。”

  “要不,咱去帮帮人家,要不然城里人又该说咱农村人没素质了,陷进泥沟连个人帮忙都没有。”

  小芙看她们聊的热火,也走过去凑凑热闹,“大婶大妈,你们在聊什么呢?”

  “小芙啊,听说咱村口开进来一辆小轿车,陷泥沟了,咱去帮忙推上来吧!你看他一个城里人怪可怜的!”一个中年妇女很忧心地说道。

  “好啊!咱们去吧!”小芙很爽快的答应,她向来都是个热心肠的人,这样助人为乐的事她肯定义不容辞。

  于是乎,四五个女人穿过绵长的崎岖小道浩浩荡荡地往村口走去。

  “你们看,就是那辆车!”其中一个女人抬手指着不远处的越野车。

  那越野车一半在路上一半在沟里,黑亮的车身沾满了黄泥土,看上去很破败,很凄惨。

  车头处,一个高大的男人姿态儒雅地斜靠在上面,一只手撑在车上,一只手举在耳边,好像在打电话。

  而那个男人又是那么的熟悉……

  这时,小芙顿住了脚步,清秀的小脸瞬间大变成惨白色,娇美纤柔的身躯悄然绷紧。

  他怎么来了?来找她的吗?

  她愣在原地一动不动,想转身往回跑,但脚上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怎么都抬不起来。

  转眼间,那几个女人已经走过去帮忙了。

  农村的女人果然有股蛮劲,那庞大的越野车,在她们的推动下溅起了黄土,响了几声后,终于跃了上来。

  车里的男人开车门下来,从口袋里拿出皮夹,看样子是准备付推车费了,那几个女人只是对他笑了笑,摆了摆手就走开了,没有收他的钱。

  小芙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猛然间那道眸光向她射来,他发现她了。

  小芙警觉过来即刻转过身,抬腿就跑。

  “郭小芙,你给我站住!”男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啊!”她被藤草给跘到了,膝盖磕在硬质的荒丘上,疼的她龇牙咧嘴。

  “看见我,你跑什么?”王智轩大步跨过去把她抱起来,并大声呵斥她。

  小芙垂着脑袋不看他,也不说话,双手抵在胸口处,不让他靠近。

  王智轩不理会她的抗拒,抱起她往停车的方向走,很优雅的公主抱,只是怀里的小女人不怎么老实,两条小腿不停地弹。

  那几个女人讶异地看着她们,那表情,那眼神,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似得,任谁都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这对年轻人,的确很般配,男人又高又帅,女孩既漂亮又温柔。

  “大妈,快来帮我,这男人我不认识!”小芙向站在一旁的几个呆愣女人求助。

  “啊!”几个女人异口同声地惊呼。

  王智轩扭过头,笑着解释:“阿姨,她是我老婆,前段时间我们闹别扭了,她就跑回娘家了,现在我要把她带回去。”

  “哦”几个女人同时吁了口气。

  小芙握着拳头捶打他的胸口,恼怒地骂他:“不要脸,谁是你老婆!”

  王智轩不理会她的挣扎,一只手钳制她,一只手打开车门,毫不温柔地把她塞进车里,他也随着上车。

  那几个女人看着车门关上,大声笑了笑就走开了,人家小两口闹矛盾,关她们什么事。

  车里,一大一小的呼吸声井然有序,不知是谁在附和着谁。

  “你想怎样?”小芙抬起头,很平静地望着离她不到一寸的略带疲惫的俊脸。

  王智轩一只手揽着她的腰身,深邃的黑眸微微眯起,一只手缓缓抬起,想去抚摸她清瘦的小脸,小芙猛地转过脸,躲避了他的触碰,狭长的凤眸流露出极大的抗拒。

  “芙儿,跟我回去,我们马上结婚!”男人疼惜地看着她,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心里最深处发出来的,嘶哑,深沉,亲切。

  尽管她已经下定决心,尽管她在心里已经建立了极高的防护墙,听到这句话,她的表情显示出瞬间的动容,很快又被她的坚持给压制下去了,清美的小脸仿佛升起缕缕寒烟,那是从心底发出的冷淡。

  她抿了抿粉润的唇瓣,转过脸,怔怔地看着他说道:“放我下去,我们不是一路人,不可能在一起。”

  鹰一般锐利的黑眸直射她,男人低头吻住她微微张开的小嘴,粗声粗气地吸允,啃噬,像是要把这个小女人拆骨入腹,双手抱住她纤瘦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他坚实宽阔的胸怀里。

  小芙没有再挣扎,因为她越挣扎他就越用力,她的嘴疼,身体也疼,这个男人是在用这种方式惩罚她吗?但是她有错吗?可是他有错吗?

  小芙的思绪再一次凌乱了!

  很久很久,他才离开她的唇,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畔,沙哑到极致的声音在她耳边萦绕,“芙儿,求你跟我回去,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你了,不要再躲着我,我会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爱情,婚姻,家庭,还有我的后半生。”

  小芙像石化了似得,这个男人向她承诺了,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动听的誓言,她不敢相信,她从来不敢奢求这么多,这是不是又是一场梦?

  没有得到回应,王智轩捧起她的小脸,焦急且深情地看着她,这不是他见过最美的一张脸,却是他见过最生动,最有韵味的一张脸,清清秀秀,安安静静,惹人怜爱!

  他看着她的同时,她也在看着他,好一张俊朗魅惑,棱角分明的脸,就连那浅浅的胡茬都是那么的性感,他们就这样相互端详着彼此,似乎要一眼万年,又似乎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对望。

  之前,他和她总是匆匆的擦肩而过,谁也不会为谁多停留一秒钟,就连那晚的疯狂契合,也是在他醉酒,在她迷糊的情况下发生的,没有感情的情事,她感觉不到一丝的幸福。

  风雨过后,她的心就像跌入了幽深的谷底,落寞,孤寂,沉沦……

  半响,她冷声问道,“王智轩,你确定你不是一时冲动吗?那个女人和你七岁大的儿子该怎么办?你有为她们母子考虑过吗?”

  王智轩很轻松地勾唇笑了笑,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好像不是问题,他双手握住她圆润的肩头,激动地解释:“芙儿,你放心,她已经带着孩子离开了,她纯粹是为了钱才找我,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她,对她没有任何感情,你要相信我!”

  小芙睁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他,“你知道我不能生育了还要娶我,你想断子绝孙吗?”

  王智轩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头埋进她的颈项里深深地呼吸着她的体香,这个问题的确是他们之间最严峻的问题,但是他不在乎,可是他不知道要怎么劝说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