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冷王的妖孽狂妃

  第章虎落平阳

  身体上面传来阵钻心的疼痛,元若蓝不由得紧紧地皱了皱眉头,紧紧地咬着牙齿,使得自己不发出声音来。她明明记得自己和好友在个禁地在之中探险,然后遇到了风暴,关键的时候,手上的戒指散发出道光芒,将她给护住了,但是她还是被卷入了风暴之中。难道说是因为风暴的原因,自己又穿越了次?那身上的疼有事怎么回事呢?

  皱了皱眉头,元若蓝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就在她睁开眼睛的瞬间,只看见个鞭子朝着她的身上快速的抽来。她的心里猛地惊,想要伸出手去做出反抗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此时是浑身无力,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鞭子落在她的身上。

  沾着辣椒水的鞭子狠狠的抽打在她的身上,使得元若蓝的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下,不由得吸了口冷气,用冰冷的目光看向那个手拿长鞭的少女。那个少女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她的脸上涂满了胭脂,而头上还点了个朱砂痣,此时正恶狠狠的看着元若蓝。在看见那个少女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属于元若蓝的记忆涌进了她的脑海之中。

  面前的这个少女叫做杨雪舞,风云大陆风离国将军府的大小姐,只不过她只是个妾室所生而已。现在只有十六岁,由于脸上装扮的原因,所以看起来像是个二十岁的女子样。而这个身体的主人,则是将军府的嫡系小姐,叫做杨婉雲,现在才十岁,都还没有发育完全。

  风离国?这么说来的话,她是穿越会到风云大陆千年之前了?这已经是她第二次穿越了,所以她心里已经有了准备,这样来倒也没有什么好惊慌的。只不过第次穿越的时候,是从华夏穿越到了风云大陆,而这次只是时间穿越,回到了风云大陆千年之前罢了。

  “不愧是兰心那个贱人生出来的女儿,真是和她样的贱。”杨雪舞倨傲着抬着头,目露凶光的看着元若蓝,用不屑的语气说道:“你那个贱人娘和你也不去死,当初要不是她的话,我就会是将军府的嫡系小姐了,这都要怪兰心哪儿贱人,要不然的话,我的娘也不会做了个妾室了。哼,你以为爹爹真的那么的爱你娘吗?他只不过是想要借助兰丞相的势力罢了,现在兰丞相已经垮台了,你那太子表哥和皇后小姨都被打入了冷宫,没有他们的保护,你连我们将军府的条狗都不如。”

  元若蓝气的是浑身的颤抖,心里升起股屈辱之感,这难道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想在千年之后的风云大陆,有谁敢对她这样的说话?就不说她是超级世家元家的下任家主,光是第炼药师和第天才的身份,就是的帝国的皇帝都要敬她三分。谁会想到,穿越到这里之后,竟然会是这样的个遭遇。

  元若蓝的眼神变得是越来越冰冷了,里面还夹杂着些桀骜不驯的神色,很难想象,这会是个十岁小女孩表露出来的神情。杨雪舞的心里不由自己的颤抖了下,拿着鞭子的那只手也是微微地颤抖着,因为她从元若蓝的眼神之中看到了股上位者才有的霸气,这还是她那个心地善良的妹妹吗?

  “你个该死的贱人,竟然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杨雪舞是咬牙切齿,想象刚才自己被个十岁的小孩子给吓着了,就不由得肚子的怒火,挥手,鞭子再次的朝着元若蓝身上回去,“我让你拿那种眼神看我?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刚才你不是让佳儿帮你去厨房偷东西吃么?那好,既然是这样子的话,我今天就让你好好地吃个够。”

  杨雪舞收起了鞭子,从身边个丫鬟的手里拿过来个馒头,扔在了元若蓝的脸上,然后抬起脚狠狠的踩了上去,然后冷笑着说道:“你给我记住了,你和兰心那个贱人只不过是将军府之中养的只狗而已,在将军府真正做主的是我的娘亲。”

  元若蓝闭上了眼睛,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将心里的怒气狠狠的压下之后,才慢慢的张开口眼睛,就像是夜空之中的星辰样,冷芒四射淡淡的说道:“杨雪舞,要是我不死的话,早晚有天,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要是此时不是她浑身无力的话,她真的很想脚将杨雪舞给踢飞了。

  杨雪舞不由得愣,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样,大小这说道:“哈哈哈,杨婉雲,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就凭你么?还要让我死无葬身之地?你可不要忘记你是个什么身份,你只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贱人,我可是杨家的掌上明珠。再说了,我可是个巅峰武士,而你是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废物。”

  说到这里顿了下之后,杨雪舞冷冷笑,接着开口说道:“你知道为什么爹爹不让你习武,让你习文吗?那是因为你实在是太聪明了,你从小就显示出了高人等的聪明才智,只是看见你和你娘的时候,爹爹就会想起他的将军之位是怎么样得来的,所以在表面上爹爹对你是宠爱有加,但是爹爹心里和我样,都巴不得你和你娘早点死去。因此,爹爹又怎么会让你变成个武者呢?”

  听了她的话,元若蓝不由得愣住了,脑海之中飞快的闪过杨岚那慈爱的微笑,只是杨岚的眼神之中,始终都是透露出丝深邃的光芒,那些笑意从来就不是发自内心的。原来以前,他的疼爱都是假的,也许是从个旁观者的心态来看的,所以元若蓝倒是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伤心,毕竟,她也不是真的杨婉雲,对她来说,杨岚只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幸亏杨婉雲已经死去了,要不然的话,当她知道这切的时候,还不知道她会有多么的伤心。

  “小姐。”个丫鬟看着满身鲜血的元若蓝,眼里出现担忧的神色,走到了杨雪舞的身边说道:“小姐,要是再打下去的话,说不定就给打死了,将军吩咐了,必须要看好她,不可以让她出什么差错的,她可是可以威胁兰心的棋子。”

  也许是心里的怒火已经是发泄的差不多了,杨雪舞挥了下手手中的鞭子,用厌恶的眼神看了眼元若蓝说道:“哼,这次就先放过你,要是你再敢指使佳儿去厨房偷东西的话,我是不会这么的就饶恕你的,对了,想来你还不知道,对你忠心耿耿的那个丫鬟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想必不死的话,也活不了多久了,露儿,我们走。”话音刚落,将鞭子绑在腰间之后,就扬起了那高傲的脑袋,在元若蓝冰冷的目光之中,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要不是这个贱人还有些用处的话,今天她就不会活在这个世界之上了,但是,那个丫鬟就没有再活下去的必要了,她要让这个贱人看着自己那个忠心耿耿的延缓,在她的面前慢慢的死去,以她们之间的深厚情谊,这个贱人肯定是会非常的痛苦的。而她,就是要看见她这副痛苦的麽样。

  砰地声,密室的们被重重的关上了,元若蓝就这么的躺在地上,地上是血淋淋的片,她好像是失去了知觉样,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刚才有些片段涌进脑海之中,她要趁这个时候,将杨婉雲留下来的那些记忆好好地消化下。

  从哪些残缺的记忆之中,元若蓝得知,兰丞相的家,也就是她这个身体主人的家,被判谋反的罪名,从而满门抄斩。因为风离国的规定,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所以兰心和皇后兰妮这才逃过劫,但是皇后和太子还是样的被打入了冷宫。

  但是兰丞相向是爱民如子的,他又怎么会做出谋反的事情呢?元若蓝张开双眼,嘴角露出丝冷笑。兰家,不就是在千年以后,和元家并存的超级世家吗?因为她的个好朋友是兰家的人,所以她就了解了下兰家的历史。

  从她的些了解得知,兰丞相对风离国是忠心耿耿,在他的妻子死去之后,也直的没有再娶,但是兰夫人在世的时候,只留下了两个女儿,没有办法,兰丞相在民间收养了个义子,叫做兰林,在兰家出事之前,因为兰丞相有所察觉,多以将兰林从族谱上面除名了,这样来,才薄了他的性命。

  在五年之后,兰林强势回归,辅助冷宫的太子推翻了昏君,继承了皇位,也为兰家百多口人平反了,从而迎来了风离国的太平盛世。但是在历史上,兰心和杨婉雲都是神秘的失踪了,现在看来的话,要不是自己穿越而来的话,这个杨婉雲肯定是死了的,而兰心自然是也活不成了。而杨岚则是将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并利用这层关系将杨雪舞送到了皇宫,皇帝的身边,将军府也是备受圣宠,繁盛时。

  但是,兰妮母子和兰林直的的都在寻找兰心和杨婉雲的下落,但是非常的可惜,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是离奇的死亡了,这件事情也就无人得知了。想道这里之后,元若蓝的眼中闪现出丝寒光。既然自己现在来到了这里,那么杨岚的阴谋就不会得逞,谁让兰心会是这么巧的是兰家之人,那么为了千年以后的那个好朋友,她也不会让兰心出任何事情的。

  此时,在将军府的书房之中,个中年男子负手而立,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洒在他的身上,使得他的身上散发出股慑人的威严。杨雪舞走进了书房之中,看着这样的情景,迈开步子,慢慢的走到中年男子的身边,脸上露出恭敬的神色,说道:“爹爹,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听见杨雪舞的声音之后,杨岚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杨雪舞,脸上露出丝满意的神色。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杨岚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小小年纪就已经是巅峰武士了,在风离国也算的上是个天才了,而杨岚也是有意的培养她。但是杨岚也是知道,要是杨婉雲习武的话,她的天赋肯定是不会比杨雪舞差的。

  可惜的是,她是兰心的女儿,只要是看见她们母女的话,他就会想起,自己的将军之位是如何得来的,每次看见那些同僚的时候,他都感觉到他们眼里的不屑,认为他是依靠女人再有了现在的地位的。所以,他不得不放弃兰心母女,只有这样的话,才可以消除他们母女带给自己的影响。

  正好四大家族之的南宫家族,最近炼制出来了枚可以使得武者突破的丹药,为了得到那枚丹药,他就打算将兰心卖给商家的家主,以换取充足的资金,也算得上,兰心对自己的最后点用处。

  “舞儿,听说你对婉雲用刑了?”杨岚看着杨雪舞,淡淡的说道,从他的言语之中,很难以感觉出来他的心情是什么样子的。

  杨雪舞不由得愣,她不知道自己的爹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恭敬的说道:“爹爹,舞儿知错了,不该这么的对婉雲。”

  “不,舞儿,你并没有错。”杨岚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丝冷笑,“她杨婉雲比配做我的女儿,只有舞儿你才是我最心爱的女儿,所以不管你对她做什么都无所谓的,只要留下她条小命就可以了,毕竟我还需要用她来威胁兰心的。”

  听了杨岚的话,杨雪舞的心里喜,这样说来,那么她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对杨婉雲那个贱人下手了。

  就在杨雪舞高兴之际,杨岚的贴身侍卫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对着杨岚躬身说道:“家主,四皇子和六公主来了。”

  四皇子和六公主?杨岚不由得愣,眉头微微皱,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六公主和杨婉雲的关系比较密切,她来这里倒是说的过去,但着六公主的母亲死得早,皇帝也不是很喜欢他,所以根本就不用将她放在眼里,只是这个四皇子,不知道来这里有什么事情?”虽然心里非常的不解,但是皇家的人来了,他还是要出去迎接的。

  和杨岚的不解比起来,杨雪舞心里倒是非常的高兴,那个四皇子可以风离国第美男子,并且现在也没有妻妾,要是被她看上了的话,说不定就会成为皇子妃。心在太子被废了,四皇子很有可能会被封为太子的,所以,不管怎么样,她必须要结识这个四皇子。

  杨岚自然是看出来了杨雪舞心里的想法,于是微笑着说道:“舞儿,你和我起去去见下四皇子吧。”

  “好的,爹爹。”杨雪舞咧嘴笑,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她相信,凭借自己的美貌,肯定是可以俘获四皇子的心。!!

  第二章皇子来访

  刚刚的来到了大厅之中,杨雪舞的目光就停留在那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少年,那张英俊无比的脸蛋上面,无法挪开她的眼睛。在风离国之中,四皇子是个最为神秘的人,据说他拜了个强者为师,很少居住在皇宫之中,虽然他有着风离国第美男子的称号,但是,真正的见过他的人非常的少,这也是杨雪舞第次看见四皇子。

  虽然她早就知道四皇子长的是俊美无比,但是当她真正的看见他的时候,也是惊为天人,她从来就没有看见过这么俊美的男子。只见四皇子端坐在椅子之上,头的黑发披在肩膀之上。也许是感觉到了杨雪舞看自己的目光,他的眉头不由得皱,嘴角露出丝嘲讽的笑容,抬眼扫了杨雪舞眼,只是这么的眼,就是的杨雪舞的心里升起丝冷意。

  “我不喜欢别人用花痴的眼神看着我,不希望还有下次。”顾文渊收起了他阴冷的目光,眉宇之间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魅惑之气,光是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尊贵的气息,就使得杨雪舞为之倾心。

  杨岚的眉头皱,急忙伸手拉了下杨雪舞,对着座位上面的两人躬身说道:“四皇子和六公主驾临寒舍,不只有什么事情?”

  他的话刚说完,站在顾文渊身边的那个身着粉红色衣服的少女,马上的就站了起来,视线看向杨岚的身后,娇美的脸蛋上面露出担忧的神色,开口说道:“杨将军,本公主和四皇兄是来看望心姨和婉雲的,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

  杨岚的心里猛地惊,脑袋上面不由得都出现了丝汗珠,六公主果然是为了那个两个贱人才来这里的,只是她们两人怎么样出来见人呢?“这个”皱起的眉头松开,杨岚掩饰住脸上的那些慌乱的神色,犹豫了下说道:“这个恐怕是有些困难,兰丞相之死给她们两人的打击非常的大,此时她们都卧病在床,恐怕无法和你们见面了。”说这些话的时候,杨岚的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看他的样子点也不像是装出来的,落在不知情的人眼中,还真的会以为他是个关心妻女的好丈夫。

  “什么?”顾云菲微微愣,柳眉微皱,双眼之中马上就露出担忧的神色,“心姨和婉雲生病了?那我还是过她们好了。”她从下母亲就死了,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之中,要是没有皇后直的照顾他的话,他个人根本就无法在皇宫之中生活下去。因为这个原因,她和杨婉雲的关系不错,慢慢的也就变成了好朋友。

  所以,在听说今天兰丞相家在午门斩首之后,因为担心杨婉雲,顾云菲就想要偷偷地留出皇宫,谁知道刚好碰到了顾文渊,在顾文渊的帮助之下,才顺利的出了皇宫。但是让顾云菲有些奇怪的是,向来对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四皇兄,不知道为什么在听说自己要来将军府之后,也是要跟着自己起前来。

  杨岚的脑袋上露出丝冷汗,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顾文渊,说道:“我看这样就不必了,既然四皇子和六公主想要见她们的话,那我就让婉雲出来见你们好了,只是心儿的病情太严重了,大夫说她不可以见风。”话音刚落,杨岚对自己的侍卫使了个眼色,侍卫很快就明白了凹凸的意思转身朝着大厅外面走去。而顾云菲犹豫了下,看了眼边的顾文渊之后,也就答应了杨岚的建议。

  密室之中,元若蓝慢慢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蜷缩在角落之中,从她的嘴里呼出阵阵的浊气,她那苍白的面容藏在了阴暗之中,慢慢的抬起手,在她那个纤细的手指之上,个古朴的戒指豁然的出现在上面,“还厚,玄灵戒没有丢失”

  这个戒指是元家的祖传神器,可以和灵魂签订契约,只要是灵魂不灭的话,这个戒指就永远的不会离开它的主人。但是元家虽然有千多年的历史,但是元若蓝却是唯个可以和戒指签订契约之人。当初也正是因为拥有了这个戒指,她会达到那样的高度,只要是玄灵戒还没有消失,那么她就可以再造辉煌。更何况现在她有了不少的经验,有了那些宝贵的经验之后,她在未来的路上就可以少走许多的弯路。

  “咳咳。”在咳嗽了几声之后,元若蓝意念动,从戒指之中拿出来颗丹药,放在了嘴巴之中,很快就顺着喉咙流进了她的肚子之中。顿时之间,她的身上传来了丝清凉之意,她身上的伤口好像在快速的恢复起来。

  要是有人看见元若蓝手中的丹药的话,定会不顾起的抢夺过来的。在这个大陆之上,炼丹师是非常的稀少的,这个时候炼丹术也是起步阶段,就是皇室之中,丹药也不会很多,而且还会当做祖传的宝物收藏起来,要不然的话,南宫家族即将举办的丹药拍卖会,也不会轰动整个大陆了。

  “吱呀!”声,密室的门被人给推开了,从门口照射进来的阳光非常的刺眼,元若蓝下意识的伸手挡在了自己的眼睛前面。眯着眼睛透过指缝看清楚了来人,苍白的脸上,闪现出丝阴霾之色。

  背着阳光,来人脸色冷峻的朝着元若蓝走去,将手里拿着的东西全部的丢到她的面前,有些厌恶的皱着眉头说道:“府中来客人了,将军让你换号衣服出去见客,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你必须保守秘密,要不然的话,兰心夫人恐怕就”

  元若蓝低下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