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该死的混蛋把你害成这样?让娘知道了,绝不会轻易饶恕。”

  踌躇片刻,龙雨琴还是走上前,低下头,小心翼翼的说道:“娘,刚才哥哥想调‘戏个少女,那少女和龙云飞有关系,结果被龙云飞的人给害成如此。”

  许是想到什么,清平公主站了起来,转身望向龙雨琴:“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当时你也在,那你为什么不救你兄长?我知道了,你定见不得你兄长好,所以才见死不救!”

  娇躯猛的颤,龙雨琴紧紧的咬着唇,冷艳的脸庞带满不可置信:“娘,我也是你亲身的,你为何会这样想我?不是女儿见死不救,是女儿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如何救?”

  “啪!”话音刚落,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龙雨琴捂着面容,抬头凝视着面前的贵妇,心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你还敢犟嘴?你为什么不以身救你兄长?为什么受重伤的不是你?我看你根本就是想让你兄长死!你不过是个女儿家罢了,我告诉你,不管你多么努力,你都不可能成为龙家家主,这个地位,只属于你兄长。”

  股寒意袭入心间,龙雨琴打了个哆嗦,忽然感到心很冷很冷,似乎不管做出多少努力,都不可能替代兄长在母亲心里的地位。

  “雨琴,”清平公主放缓语气,神色亦是缓和下来,“娘只是太爱你兄长了,不是故意如此待你,你也是娘亲身上掉下的块肉,娘亲如何不心疼你?你能原谅娘亲吗?”

  “娘,女儿没有生气。”低着脑袋,龙雨琴的眼里划过抹嘲讽。

  “那就好,”清平公主松了口气,眼珠转,说道,“南宫世家的南宫天对你痴心片,娘想拜托你,让南宫天帮你求枚治愈的丹药,想必南宫天不会拒绝,若他提出让你嫁给他的要求,你务必要答应他,这是唯救你兄长的方法。”

  闻言,龙雨琴冷笑声,娘明明知道,她爱的是南宫辰,却还让她去求南宫天。

  南宫辰无论天赋,容貌,亦或是身份,都不是南宫天这个旁系可以相比,同样若能嫁给南宫辰,今后谁还敢不服她?可惜,南宫辰眼高于顶,从不多看她眼而她接近南宫天这个白痴,也不过是为了南宫辰罢了。虽然心里这样想,龙雨琴却还是应道:“娘,女儿明白”

  “你明白就好,娘知道你的心思,可南宫家的嫡系少爷,不是你能够配的上,纵然南宫天也不与你门当户对,但他毕竟对你痴心片,并放言非你不娶,这种机会,千万要好好把握,不然得不偿失。”

  龙雨琴低头不语,只是,那双拳头越握越紧她可以让南宫天的心留在她的身上,那么也可以使南宫辰如此,而她,仅是缺少个机会罢了!!

  第四十四章再遇南宫

  便当清平公主派人去抓元若蓝诸人之际,他们却早已离开龙家

  纷飞的雪花退下来,夕阳之下的天禹国,倒是别有番韵味,因为玄者大比在即,故此繁华的街道上,尽是交谈之声,议论的全是关于玄者大比,可见此次比试在众人心中的地位。

  “主人,我还想等龙家的人来耍威风,可为什么我们要离开?”走在雪地上,朱雀双手抱胸,红衣张扬,如火般的两眉悄然皱起,许是不解元若蓝如此做的缘由

  “朱雀,别忘了我们来天禹国的真正目的,”元若蓝轻轻的摸着下颚,绝色的面容始终没有表情,“个龙家,实在是微不足道,没必要为了他们浪费我们的时间,现在我们便去打听下关于玄者大会的消息。”随后,视线投向旁豪华的酒楼,唇角微微上扬,打听消息的最佳场合,非酒楼莫属。

  “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先去用餐吧。”话落,元若蓝最先跨向旁边的酒楼,其余四人,亦是紧随而上,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为了打听消息,元若蓝选择坐在大厅,然而五人刚刚坐下,个声音不禁意的传入他们的耳朵。

  “对了,你们这些日子可有听说,太子侧妃失足落水,差点被活活淹死,据说是太子妃嫉妒侧妃娘娘获得太子的宠爱,而想要害死侧妃娘娘,太子听闻此事大怒,气之下杖责了太子妃,并不允许任何人探视,啧啧,堂堂的太子妃,竟也沦落到这般地步。”说此话的,是个白衣青年,样貌还算的上英俊。只是他刚说完这话,衣襟便被只手给拎了起来。

  愣了下,青年转过头,映入他瞳孔的是张绝色的面容,眼里当即划过惊艳,然而还未等他开口,元若蓝就阴沉着脸,冷声问道:“你刚才说的太子妃,可是天禹国的太子妃?”

  青年被元若蓝阴沉的脸色给震住了,狠狠的吞了口唾沫,颤颤巍巍的回答:“是,是的”

  元若蓝缓缓松开手,双拳不由自主的紧握,转身走向朱雀等人,那平静的脸色犹如暴风雨前的海面,处处透着无尽的凶险。

  “主子,你没事吧?”元冰月站起身,担忧的眸光望向元若蓝,仅有他们才明白,主子越平静就代表着她心中的怒火越大,这般的主子,方才是最为恐怖的。

  元若蓝摇了摇头,神色缓缓恢复:“我无碍,你们不用担心的。”

  三年前,新皇刚登基,内外皆忧,正巧天禹国前来联姻,六公主顾云菲为了报答新皇和太后的恩德,自愿与天禹国联姻,嫁给当时的大皇子,这些元若蓝虽知道,却因忙着组建势力,就没有多加在意。毕竟,顾云菲是正妃,又为风离国的公主,再如何也不会受到欺负,可谁知

  纵然她并不是杨婉雲,与顾云菲也没有多少接触,甚至连句话都没有说过,但在八年前,兰家失事,顾云菲却出于担忧而冒险出宫,亦是杨婉雲那么多朋友当中,唯前来探望她的人。所以,发生这种事,她元若蓝,绝不会善罢甘休!

  便在此际,酒楼之外,个容貌冷艳,眸光清冷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第眼便看到元若蓝,眼底悄然划过抹嫉妒,可她隐藏的太好,故此,她身旁那位俊美的男子才没有注意到。这些人怎么会在这里?如此来,娘亲岂不是没能抓到他们?不过,自己的运气也真是太好了,有南宫天这个白痴在,不多加利用,怎对得起自己?

  “南宫天,那些人曾欺负过我,若你是真心爱我,就狠狠的替我教训他们,尤其是那个穿着白衣的少女。”龙雨琴指向元若蓝,她的眸中凝聚着满满的寒意,唇边勾起冷笑。

  痴迷的目光从龙雨琴的身上移开,南宫天看向元若蓝几人,无可厚非,元若蓝的容颜堪称绝色,但是他爱的仅有龙雨琴当初,便是龙雨琴的那份清冷吸引了他的目光。这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她这般的女子。

  “便是你们几个,欺负了雨琴?”

  猛然间,道声音从旁传来,元若蓝眉头皱,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在望见龙雨琴之际,她就明白了些什么,冷笑声:“龙雨琴,难道你这么不长记性,忘记自己是如何被朱雀踢飞了?”

  “你”龙雨琴面容骤然变,眸子便如同那月光,越发的清冷。

  “雨琴,你不用怕这些人,今日我会替你报仇,”南宫天将龙雨琴挡在身后,冷冷的望向元若蓝,“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欺负了雨琴,我南宫家绝不会放过你们。”南宫天自认为爆出南宫家的名号,这些人会立刻面露惊恐,谁知他们都脸嘲讽的看着他。

  “朱雀,你们几个不许插手,”元若蓝迈开步子,上前几步,抬头间,那双漆黑的眼里凝聚着满满的不屑,“南宫家族而已,难道我会怕了你们?既然你自动送上门,断然没有安然离去的可能!”

  不得不说,他们的运气实在太好了,竟敢在这种时刻找茬,元若蓝正愁找不到发‘泄之物。

  “你”

  “砰!”

  话还没完全出口,个扫堂腿扫了过去,南宫天闪躲不及,顿时狼狈的摔倒在地。用手掌撑着身体,南宫天不理会身体的疼痛,硬是想要站起,可惜未等他爬起来,元若蓝便已到了他的面前,脚用力的踩在他的胸膛上,随之而来的,是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酒楼的众人都惊呆了,谁也未曾料到,元若蓝会如此大胆,连南宫世家的人都敢揍。

  急忙伸手捂住红唇,龙雨琴的眼里露出不敢置信,南宫天的实力她知道,在南宫世家也是佼佼者,此刻却被个少女压着打,毫无反抗之力,这怎么可能?

  就在元若蓝收手之际,道清朗的声音忽然传来:“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为何这般热闹”

  只见夕阳下,袭青衫的青年缓缓迈入酒楼,该青年容貌俊逸,根青色束带将那头墨发绑起,腰间挂着把青色长剑,看起来颇有几分潇洒的味道,黑色如夜空般的眸子,扫过周围众人,最后汪在元若蓝的脸庞。

  自青年的走入,整个酒楼,奇迹般的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见到南宫尘的出现,龙雨琴的眸光微微恍惚,美眸始终盯着青年俊逸的身姿,猛然想起南宫尘不喜女子这般看他,急忙收回眼里的迷恋,说道:“尘少爷,您来了?快救救南宫天吧,刚才南宫天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被这女人给揍了,若你再来晚步,恐怕南宫天性命堪忧,而且,她毫不把南宫世家放在眼里。”

  说完,龙雨琴的眼底悄然闪过得意,在她看来,这位少女,这次死定了!!!

  第四十五章性命堪忧

  “性命堪忧?”南宫尘眉间挑,眸光移向躺在地上的南宫天,随即向着对方踱步而去。

  众人都以为,他是要救南宫天,毕竟南宫天虽是旁系,却也甚为南宫家的人,可看到南宫尘接下来的举动,所有人都不禁呆愣住了,瞪大眼睛盯着那俊逸飘洒的青年。

  只见南宫尘抬起腿,脚尖将南宫天的身体挑起,狠狠的踢了出去,“砰”的声,南宫天摔倒在桌上,将桌子砸成两断。

  “噗嗤!”鲜血从口中喷出,南宫天脸色瞬间苍白,鼻孔发出微弱的呼吸。

  “这样才算性命堪忧,你说是吗?若蓝小妹妹,”打开折扇,南宫尘朝着元若蓝挑了挑眉,俊逸的脸庞扬着爽朗的笑容,对于周围惊诧的目光,他不予理会,径自走向元若蓝,“小妹妹,你果真来这里了。”

  小妹妹?元若蓝嘴角猛的抽,这还真是久违的称呼。

  朱雀眯了眯眼,神色警惕的盯着南宫尘,从他刚才的话中可以听出,这人应该不是敌人不过他是什么人?和主人似乎很熟络,不管如何,他朱雀绝不允许些男人接近主人。

  “尘少爷,你”龙雨琴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便听到了南宫尘的话,清冷的美眸中流出嫉妒之色。这贱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认识尘少爷这种尊贵的人物?她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拳头紧握,龙雨琴的眼中弥漫着强烈的杀机,而那抹杀意,轻易的被南宫尘察觉了,当即冷冷的扫了眼龙雨琴,原本龙雨琴认为他终于注意到了自己,可在发现他眸里的冷漠后,浑身不禁颤,紧咬着唇瓣,不发言。

  “小妹妹,既然来了天禹国,我带你去南宫世家参观下,”在望向元若蓝之际,神色微微缓和,随即,南宫尘看了眼身后紧随的两人,淡淡的吩咐道,“你们两个,把南宫天带回南宫世家,就说他是我打伤的。”

  “是,大少爷。”两个紧随在南宫尘身后的仆人,走到南宫天的身旁,扛起他的身体便向外走去。

  “若蓝妹妹,我们走吧!”收回目光,南宫天勾起唇角,那双黑眸,便如漫天的星光,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元若蓝摸着下颚,沉思片刻,视线转向朱雀四人:“你们几个在这里等我,我去去便回,不用担心我的安全。”

  她愿意随南宫尘去往南宫世家,便想趁机了解清楚南宫家族的势力,三年,纵然暗夜阁势力扩大,其余三国都有暗夜阁的分阁,然而她却没有将实力扩展到天禹国。只源于,天禹国离北山较近,来这里太过危险,在她没有足够的实力前,不能让北影家族察觉她的发展。

  只朱雀,还不定会引起他们的重视,要是知道她短短时间把势力发展到如此,那么她拥有的能力肯定会得到忌惮,这才是当初她选择三年隐忍的原因。

  “不行!”朱雀狠狠的瞪了眼南宫尘,“主人,这家伙是什么人?你要和他独自和他离开?这怎么行?我不答应,你如果真要去,那么我也要和你起离开,反正,我坚决不离开主人”

  眸光从朱雀那张英俊的脸庞扫过,元若蓝沉默了下,说道:“龙云飞,元非零,月,你们几个留在这里等我,朱雀你随我离开,到时若看谁不爽,就直接揍飞。”

  南宫尘愣愣的看着元若蓝,她当着他这个南宫家嫡系少爷的面,便说要揍飞他南宫家的人?难道她就肯定南宫家会有那么多不长眼的人?不过,不知为何,他不但不觉得她这般的做法很嚣张,反而认为很有意思。

  这女人,果然是这样的与众不同,难怪顾文渊会对她这么有兴趣,便连他都渐渐起了兴致。“若蓝妹妹,我们走吧。”南宫尘摇着折扇,唇角上扬,俊脸有着毫不掩饰的兴趣。

  凝视着他们离开的身影,龙雨琴差点咬碎口银牙,泛白的指甲深深的陷到掌心中,漫出淡淡的血丝,她却毫无知觉,充满恨意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元若蓝,若目光能杀人,元若蓝早已被她秒杀了。除了元冰月几人,酒楼内,其余依然没能缓过神来的客人,都未曾发觉龙雨琴此时的神色。

  南宫世家,南宫尘刚带领元若蓝和朱雀走了进去,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那些南宫世家的仆人皆不明白这两是是何身份,为何会与大少爷南宫尘走在起。

  忽视周围投来的视线,元若蓝转过脑袋,望向身旁的这张俊颜,询问道:“南宫,能否和我说下南宫世家的情况?”

  在朱雀那杀人的目光下,南宫尘不怕死的拍了拍元若蓝的脑袋:“若蓝妹妹,你应该喊我南宫哥哥,或者南宫大哥哥,这样我才会回答你的问题,乖,现在就喊声给我听听。”

  朱雀看了眼南宫尘,随即,视线落在那只拍了元若蓝脑袋的手上:“主人,我看这家伙不爽,我可以揍他吗?”

  “可以,”元若蓝点了点头,抚摸着下颚,说道,“不过得等他给我们介绍完南宫家的状况后才能揍,否则被你揍得说不出话来,那我们再找何人了解这些事情?”

  闻言,南宫尘满脸无语,看来自己的价值就是告诉他们南宫世家的情况,可就算如此,他们也没必要说出来吧?

  “南宫世家的情况,我可以告诉你,虽然南宫世家和其他四个世家齐名,但在四大玄者家族中,南宫世家最为强大,就因为南宫世家有个炼丹师玄天大师,玄天大师的实力在南宫家不是最强,却由于他成功炼制出多枚丹药,即便是南宫世家的老家主,名星玄师见到他,也保持尊重喂,若蓝,你要去哪?”

  元若蓝并不理会南宫尘,径自走向个院落,当嗅到院落内飘出来的气味,柳眉不禁蹙起。

  “若蓝妹妹,你不能去那里”

  话还未落下,元若蓝便跨入院落当中,见此,南宫尘脸色猛的变,随后那院中,道怒吼声猛然划过天际:“你是什么人,谁允许你来这里的?都是你的出现,害我炼制丹药又失败了,还不立刻给我滚出去!”!!

  第四十六章炼制丹药

  静谧的院落中,空无人,而声音发出的地方,则是院落内那间古朴的房间里。淡淡的焦味从门缝中漫出,流荡在整个院落,南宫尘此刻已管不了许多,直接推门而入,在他推开房门的刹那间,映入眼瞳的是以下副画面。

  藏青色的丹鼎旁边,摆放着乱七八糟的药材,地上堆积着无数的黑色粉末,隐约可从中闻到药材的气味,俨然便是失败之作。丹鼎的正前方,站着位头发蓬乱的老者,像是刚才碳堆中爬出,那袭白衣已失去原本的色彩,张老脸沾满了黑色粉末,比之乞丐更为不堪看到老者这般样子,饶是南宫尘也被吓了跳。

  朱雀随后迈步而入,眉头轻佻,双如火般的红眸里盛满不屑。

  “南宫尘,这是怎么回事?”老者望了眼南宫尘,眼中带有怒意,“我早已吩咐过,在我研制丹药的这些日子,谁也不许来打扰我,难道你不知道我炼制的这种丹药,对玄者来说是多么珍贵吗?如果成功了,就能让玄者提升五年的玄气,为了这枚丹药,我废寝忘食整整五年,眼看就要成功了,可却被生生破坏了,你敢说,这些人不是你带来的吗?”

  “玄天大师,若蓝她并不是有意要打扰到您,”南宫尘拉了拉元若蓝的衣袖,用身体把她挡在身后,俊逸的脸庞没有了直以来的笑容,眉间透着严肃庄重的气息,恍若变了个人,“何况,她是我带来的,更是我的义妹,如果做错什么,也是我的责任,我愿意代替她受罚。”

  “哎,”玄天大师不禁叹了口气,怒意从苍老的脸庞缓缓散去,“你这小子,若我惩罚你,你爷爷就算对我再尊敬,也会来找我拼命,算了,看在尘小子的面子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下不为例,你们即刻离开这里。”

  “多谢玄天大师,”南宫尘松了口气,转身之际,再次扬起笑容,“若蓝妹妹,我们还是不要打扰玄天大师了,走吧!”

  元若蓝向着南宫尘笑了笑,从他的身旁绕过,径自走向玄天大师,伸手便拿过桌上的丹方。南宫尘微微愣,视线扫了眼怒火直冲头顶的玄天大师,沉默片刻,默默的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