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堂堂的玄天大师,要认她做孙女?沉默片刻,她扬起精致的容颜,问道:“大师会缺人照顾吗?只要大师的句话,多少人愿意为你效劳,而我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即没有惊人的天赋,亦没有强大如斯的家世,那为何你要选定我?”

  “小丫头,你可不要多想,”玄天大师笑了笑,说道,“我个老头子,天天闷在炼丹室中,那该有多寂寞?但我又没有任何的子嗣,难道你不愿陪我这个糟老头子?”

  看着玄天大师尽显老态的面容,顾云菲的心里微微泛起同情:“那好吧,玄天爷爷”

  林欣月咬紧贝齿,奋力的平息着心中的怒火,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本被她不屑的女子,这么快便找来个如此大的靠山凭什么,凭什么玄天大师看重的是顾云菲这贱人,而不是高贵美丽的她?她坚信,玄天大师早晚会认清这贱人!

  “小丫头,这是枚治疗伤势的丹药,就当是爷爷给你的见面礼,”玄天大师从瓷瓶中小心翼翼的倒出枚丹药,塞入顾云菲的手中,警告的眸光从皇甫君的脸上扫过,“从今往后,她就是我的孙女,若再让我听到有人欺负她,我绝不会饶恕,清然,清木,我们走了。”

  自己这般处理,师父应该不会有意见吧?认她为孙女,便是给太子府的人百个胆子,也不会动她根汗毛至于那林欣月,师父没说如何处置他,那他就暂且不动。呵呵,办完事情,也该去龙家向师父汇报声。

  此时的龙家,已是片杂乱,清平公主将桌上的瓷器统统扫到地上,清脆的响声不停的流传在厅内:“废物,统统是个废物,我让你们去把龙云飞他们几个绑来,你们为何弄成这幅德行!他还真把龙家当成他自己的家了,伤了我儿,岂能这般安稳?来人,我要即刻进宫面见皇兄,让皇兄为我做主。”

  龙雨琴显然很少看到她这般怒火冲冲的样子,不禁被吓住了,当听闻清平公主要进宫,她方才缓过神来:“娘,舅舅能为我们做主吗?”

  “雨琴,你也随我起进宫,”冷笑声,清平公主的拳头重重的敲在桌上,“龙云飞,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随即,两人都整理好穿着,在甘丫鬟的簇拥下迈向院外,许是巧合,刚好碰上前来寻找元若蓝的玄天大师←到清平公主隆重的着装,他不禁白眉紧皱:“清平公主,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玄天大师?”停下步子,清平公主的眼里划过欣喜之意,“玄天大师,你是为我救我儿来的吗?”

  “你儿,他怎么了?”玄天大师稍微愣,便将视线投到龙雨琴的身上,微微笑,“想必这位便是令爱了吧?不错不错,真是个很杰出的女子,难怪南宫天那小子会如此着迷,她前途无量啊。”这番话,完全是客套,只因玄天大师不知元若蓝和龙家是何关系,才说了这番客套之话。

  谁知清平公主当了真,曾经她向玄天大师推荐过自己的双儿女,想要让他收为徒弟,却被明言拒绝了,此刻,玄天大师亲自来了龙家,并说了这番话,那他的来意便很明显,定是看中雨琴的天赋,想要收她为徒。

  “玄天大师,既然你也说雨琴前途无量,那你便收为徒弟吧,”清平公主谄媚的笑了笑,又急忙用胳膊肘撞了撞龙雨琴,“雨琴,还不快拜师。”

  心中喜,龙雨琴双腿跪倒在地,恭敬的磕了个响头:“徒儿龙雨琴,拜见师父。”!!

  第四十九章汇报成果

  龙雨琴的举动,让玄天大师完全愣住了,他不知道自己何时说要收徒弟?或许龙雨琴在他人眼中确实优秀,可他玄天的目光何等高?至今也只发现两个炼丹的好苗子,毕竟不是任何人都能成为炼丹师。

  清然和清木相视眼,耸了耸肩膀,皆是不明这突发状况。师父不是说带他们来找叔祖的吗?这些人是怎么回事?除了那神秘的师祖之外,他们任何人都不想见。张开口,玄天大师正想说些什么,猛然间发现雪地中的那袭白衣,当即闭上了嘴,层欣喜在眼底荡开。

  清平公主未曾发现他的变化,当看到元若蓝和龙云飞的走进后,眸光划过阴狠的寒芒:“龙云飞,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没看到有贵客降临吗?你这种人出现,简直是侮辱了玄天大师的眼睛,而且,玄天大师已经打算收雨琴为徒了,你还不快滚。”

  得意的扬起头,此刻清平公主心情大好,若龙雨琴被玄天大师收为徒弟,那么龙云飞这臭小子,就能随便自己如何折磨。

  听到清平公主的话,玄天大师猛然瞪大了双目,视线瞥见龙云飞身旁的少女,头上不禁冒出阵冷汗,他来不及找清平公主算账,便满脸焦急的解释道:“师父,师父我冤枉,我没说要收她为徒,这都是这母女俩厢情愿的,师父,你要相信我啊。”

  这白痴,笨蛋,自己何时答应她们的请求?只是最初以为她们和师父有些关系,才说了些客套话罢了,谁知看起来两方关系并不和睦,师父似乎是站在另边的,若让师父误会了,自己找谁哭去?

  “你们俩个,还不快过来见过师祖?”玄天大师转过脑袋,狠狠的瞪了眼两个爱徒。

  清然最先回过神来,他疾步走到元若蓝的面前,清秀的脸庞挤满谄媚的笑:“师祖,您多大了,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年轻?不过能成为我师父的师父,那定是年过百岁了,不知您怎么保养的,能否教教徒孙?”

  望了清然眼,清木亦不甘示弱,本总是面无表情的容颜,硬生生的被他挤出丝僵硬的笑容:“师祖,您累不累?要不要徒孙我帮您按摩下?放心,我的技术很有毕,保证让师祖您老人家满意。”

  “师祖,师父向我们提过您,如同师祖这般的人物,是值得徒孙学习的,不知师祖可有什么教授我们的?”

  “师祖,您老人家”

  龙家的人骤然愣住了,尤其是清平公主和龙雨琴,宛如吞了只苍蝇,脸色异常的难看。不,不可能,这少女怎么可能是玄天大师的师父?这是假的,定是假的,龙云飞是不可能认识这种大人物

  不说其余人,便是元若蓝也愣住了,少顷,她方才缓过神来,挑了挑眉,视线投向玄天:“玄天,你可否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还有,我何时成了个年过百岁的老人家?”

  “呵呵,我不是来向师父您汇报任务成果吗?谁知就遇上了这些人,”没有好气的瞪了眼清平公主,在看到元若蓝之际,脸庞再次堆满笑容,“那个,师父,我们可不可以出去谈?”

  半响,元若蓝缓缓点头:“好,那我们便去酒楼,龙云飞,你去修炼吧,不用跟来了。”

  在龙家,有朱雀的存在,她根本不的龙云飞的安全,而且众人也必须在她前往白家之际,让实力尽最大可能的提升,如此救出后爹方才有把握。

  绕过龙雨琴的身旁时,元若蓝感受到她眼中弥漫而出的不甘与杀意,嘴角浮现出抹冷笑,既然龙家的人对她起了杀意,那么他们就绝对活不了多久,她不会允许想要杀她的人存活于世。

  “娘亲,这下,我们该怎么办?”紧紧的握着拳头,龙雨琴深深的注视着元若蓝的背影,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贱女人会是玄天大师的师父?为什么玄天大师依然不愿收自己为徒?难道不是玄者,就注定不能炼丹,亦没有至高的成就?她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我曾经无意听你皇舅提起过,大陆有个超强的势力,那个势力曾定下规矩,身为玄者,不能向武者出手,否则便会被那势力列为追杀的黑名单,”拳头紧握,清平公主的神色骤然变得十分可怕,“所以,我若要杀龙云飞,那被玄天大师称为师父的女人,是绝不可能救他,除非她想和那个势力为敌。”

  人向来都是自私的,怎么可能为了个无关紧要的人丢了性命?

  猛然愣,龙雨琴紧紧的咬着唇,说道:“娘,当初就是因为那女人,哥哥才会变成这副样子,难道真要放过她不成?”

  “这也没办法,我敢断定,那女人是个玄者,我们不过只是武者罢了,如何与玄者对抗,”说到这里,话音微微顿,清平公主的语气带有不甘,“何况,她的背后还有南宫世家,虽然我也很想杀了那贱女人,可是”她纵然很疼爱她的儿子,但她更要为自己考虑,若她先对玄者动手,那她便不在那个势力的保护之中。

  垂下眸子,龙雨琴不在言语,只是从她的眼中能够发现,她还是不打算就此放过元若蓝或许比拼实力,自己不如她,可若玩阴招,那个女人,绝玩不过自己。

  元若蓝行人刚踏入酒楼包间,清然便抢先步上前,拉开桃木椅,用衣袖轻轻的弹了下表面,方才满脸笑意的看向元若蓝,“师祖,您请坐,我已经帮您擦干净了。”

  随即,清木端着茶壶走到她的面前,斟上满满碗热茶:“师祖,请用茶。”

  “呵呵,师父,需不需要徒弟我帮你做些什么?”玄天大师揉拳擦掌,笑容满面的开口,所有的事情都被两个徒弟抢先做了,以至于他找不到可做之事。

  “你们不需要这样对我,”元若蓝略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岤,颇为无奈的道,“玄天,我并没有答应收你为徒,而且,我才年满十八,也不能当你们的师祖。”

  “师祖,你在和我们开玩笑吗?你怎么可能只有十八?”清然显然并不相信元若蓝的话,个年芳十八的少女,如何能炼制出师父都不会炼制的玄气丹?故此,清然早已将元若蓝当做世外高人,“师父,你说是吗?”

  话落,清然的视线投向玄天,然而,在他的注目下,玄天竟然缓缓的摇了摇头:“她确实只有十八。”

  若不是南宫尘告诉他此事,饶是玄天也不会相信她的年龄。

  清然与清木两人同时张大嘴巴,满脸呆滞,这个少女,年龄比他们还鞋这怎么可能?以她的年纪,炼丹术居然超越了他们的老师,这等天赋已经不能再称为天才,简直就是个妖孽。

  “这位公子,这包厢中已经有客人了,你不能进去。”

  “本公子不管那里面的是谁,都立刻给本公子清理干净,要知道,堂堂太子可是本公子的姐夫,本公子的姐姐又最得太子的宠爱,想必给本公子腾地方,那里面的人也会感觉很荣幸。”

  便在此际,门外传来阵嘈杂声,玄天皱了皱眉头,面色铁青的道:“清然,清木,你们先出,什么人在外面叫嚣,还敢让我给他腾地方,真是好大的胆子!”

  自己宴请师父,竟还有人赶来捣乱,这也太不将他放入眼中,他倒想知道,是谁这么大胆,敢在老虎头上撒尿。!!

  第五十章踢到铁板

  包厢之外,青年手摇折扇,倨傲的扬着下巴,在甘人等的簇拥之下便要进入包房。掌柜摸了下头上的冷汗,心脏都快停止跳动,然玄天很少外出,他不认识这位天禹国鼎鼎大名的炼药大师,可是,清然和清木经常与南宫世家的人出入此处,他如何能不认识?偏偏这两人又不喜欢被人说破身份,他时间,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公子,你真不能去那里,那是你招惹不起的大人物啊。”

  “滚开!在这种包厢的小人物,本公子还会招惹不起?真是笑话!”青年掌把掌柜推开,直接抬起腿踹向包厢大门。

  因为客人都按照身份选择所入的包厢,在他看来,有身份的人都会去更加豪华的包厢,那里的人他得罪不起,其余包厢又满客,选来选去,他还是觉得这包厢最符合他。

  偏偏不巧的是,近日来由于玄者大比的缘故,酒楼客人增多,其他包厢都被占据,玄天也只能在这种包厢里宴请元若蓝。

  “什么人,打扰我师父和师祖用餐?”便在这当即,包间的门猛然被打了开来,清然骤然看到飞袭而来之腿,未作思考,个扫堂腿横扫了过去,如同扫垃圾般将他给扫了出去。拂了拂衣衫,清然扬起头,神色间带着丝愠怒。在他身旁的清平,从始至终都是张僵尸脸,面无表情的容颜让人不寒而栗。

  “林公子,林公子你没事吧?”群人急忙把摔倒的青年扶了起来,站稳了身体,青年推开了身旁的人,面容狠厉的望着清然两人:“你们知道本公子是谁吗?本公子的姐姐是林欣月,我是林家的独子林欣加,你们竟然如此对待本公子,本公子立刻让太子姐夫抄了你们的家!”

  清然诧异的表情,说道:“林欣月,你是林欣月的弟弟?”

  “怎么,怕了吧?”林欣加神色得意,倨傲的抬起下巴,不屑的眸光扫过清然,“若是害怕了,乖乖的把包厢给本公子让出来,本公子就不与你计较,反之,就等着被抄家灭族吧!”

  闻言,掌柜不禁颤抖起来,真是不知者无罪,林家的这纨绔,难道不知这两位是谁吗?还敢放言抄他们的家族,想要抄了南宫世家,别说他个小小的林家,即便是皇家,都没有这个胆子啊。

  “怕了?我会怕你们这些白痴?”清然讥笑声,视线落在清木的身上,“清木,如果我没记错,太子妃的名字应该是顾云菲吧?”

  “没错,而林欣月则是太子府侧妃。”

  “哦,”清然故作恍然大悟,清澈如水的眸中盛满讥讽,“原来是个侧妃,说到底,不过就是个小妾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听说,那太子侧妃阴险狡诈,诡计多端,为争宠上位不折手段,啧啧,看眼前这位公子的品性,和那太子侧妃不愧为亲姐弟。”

  “你”林欣加脸色涨的通红,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三个字:“你放屁!”

  “放屁?那不是你才会做的事情吗?”清然账眨眸子,副不敢占功的样子。

  包厢内,玄天口茶还没喝下去,就如数的喷了出去,他擦拭了下嘴角,满眼含笑的摇了摇头:“清然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文明了,他应该像清木学习。”只是从玄天眼里的笑意,谁都看得出,他似乎很满意清然的话。

  “师父,徒儿我先出,清然解决事情太慢了。”话落,玄天站起身,手负于背后,淡然的向着门口走去,忽然,元若蓝出声唤住了他:“等下,我与你起吧。”

  此刻,林欣加已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那群簇拥在他身后的纨绔们见此状况,急忙都怒视着清然。

  “你算什么东西,林公子教训你是你的福气,你应该跪下来谢林公子的恩德。”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侧妃娘娘虽为侧妃,也不是你们这群平民百姓可以招惹的起的何况,太子妃已经失宠,她很快便能成为太子妃。”

  听着众人的话,林欣加缓过气来,再次高高昂起头颅,神色颇为得意。你们两个臭小子,赶紧来向本公子求饶吧,说不定本公子心情大好,会饶恕你们命突然,林欣加得意的笑容僵住了,满脸呆滞的盯着包厢的门口。

  众人不解他的变化,当循着他的目光看去时,方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般麽样。包间里走出来老少,那老人神态威严,全身散发着股不凡的气势,却直接被众人给忽视掉了,在望见老者身旁的白衣少女之际,咽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不断响起。

  他们活到至今,都没有见过这般绝色的少女。无论是以清冷天才著称的龙雨琴,亦或是高贵典雅的林欣月,都完全和这少女无法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以林公子那好色的性格,难怪会看呆了。

  然而,看到两人的出现,林欣加的身体,竟然渐渐的颤抖起来,双瞳孔里溢满了恐惧,双腿软,“砰”的声摔倒在地上。怎么会是他,这包厢里的,怎么会是这老家伙?

  “林公子,林公子你怎么了?”众人被林欣加吓了跳,皆是愣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会反映这般剧烈。!!

  第五十章龙家变故

  夕阳西下,门外的光辉洒落在酒楼地面铺的大理石上,这种时刻,其余客人亦将目光投向玄天诸人。

  浑身打了个激灵,林欣加连滚带爬的扑到了玄天的脚步,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狠狠的磕了几个响头:“玄天大师,我真的不知道这包厢里的客人是大师您,不然给我万个胆子,也不敢得罪大师啊。”

  林欣加的话,让所有人瞬间傻眼,呆愣的看向那张苍老的面容。玄天大师?他居然是南宫世家的那位炼丹大师,天哪,他们什么人不好招惹,偏偏惹上了最不能惹得人。

  也不怪这群人不认识玄天,毕竟以玄天的威名,岂是什么人都能见得?而林欣加能认出他,完全是由于皇甫君的缘故,曾经远远的望过面,纵只有面,却能让他终身难忘。

  “林家的小子,你真是好大胆,敢让我给你腾位置?清然,你即刻把这混账抓回南宫世家,并通知林欣月亲自去领人,”拂了拂衣袂,玄天脸色铁青的扫过众纨绔,“还有你们,好,好得很,清木,将这群人的名字和家族都给我记下来,个个把刚才发生的事通知他们族中长辈,让他们好好管教,再有下次,休怪我无情!”

  闻言,众人的脸庞都带上绝望,通知回家族,岂是管教这么简单?这生,他们都休想找回原本的地位。

  话落之后,玄天满脸笑容的回头,恭敬的道:“师父,刚才打扰了您,不知徒弟如此解决,师父可满意?”

  只是,玄天接下来的话,使得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嘴巴。什么?师父?这年轻的少女,是玄天大师的师父?是他们疯了还是这世界被玄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