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小看龙云飞。

  “砰!”

  “铛!”

  纵身跃起,手中的阔剑被他武的密不透风,不消片刻,便击下所有的长剑,当长剑落地的刹那,尽都消失,最后,只余留下把银色长剑扎在雪地之中。

  摸了下额头的虚汗,黑影大喘了几口粗气:“龙云飞,你就这么点本事吗?”

  望到黑影气喘吁吁的样子,元冰月摇了摇头,冰冷的道:“他不会是龙云飞的对手,因为龙云飞的武器,其实并不是长剑,这把长剑,没法让他发挥拥有的优势。”

  惊讶的张大嘴巴,龙辰落注视着那道笔挺修长的身影,所有的话最终化为声轻叹

  孙儿,总算长大了,往后他也可放心了

  修长的手指握住背后的剑柄,在众人疑惑的注目之下,他慢慢的将绑在背上的剑拔了出来。

  剑体黑亮,长度与他的身高相同,明显是专门打造然诸人早已注意到他背后的剑,却并没有多加在意,难道他想要这把剑反败为胜?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吧?

  许是察觉龙辰落的疑惑,元冰月用仅有他们几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把重剑,是用玄铁铸造,重五百斤,龙云飞的优势是他的力气,所以主子专门帮他打造了重剑,这,才是龙云飞真正的武器。”

  在拔出重剑的瞬间,龙云飞便提剑砍向黑影,因黑影未曾听到元冰月的话,自然不把龙云飞放在眼中。刚才那么多剑,都拿他无法,现在区区把剑,他又有何惧?

  不屑的勾起唇角,黑影直接用剑迎接龙云飞的攻击,然而当两剑相撞之际,他脸色大变,气血翻涌,口鲜血喷出,紧紧的咬着牙齿,硬生生的憋出了两个字:“好重!”

  清平公主不知发生何事,不由自主愣在原地。

  重剑扫,龙云飞不等黑影恢复过来,就把他给横扫出去只见他的身体重重的撞在墙面上,在雪白的墙上留下条鲜红的血迹,口中不断冒出鲜血,显然五脏六腑都受到损害。

  如果黑影没有小看龙云飞,说不定还不会轻易被打败,可他居然笨的去接龙云飞的重剑,就由于他的轻敌,导致了这般结局。

  “现在,轮到你们了。”收回重剑,龙云飞的视线从清平公主与龙天翔的脸庞扫过。

  此时,龙天翔的脸庞带着懊悔,本来,那是他的骄傲,龙家拥有个这般强大的儿子,何愁不兴旺?最主要的是,那少女能拿出枚晋升的丹药,定然会有第二枚,若龙云飞依然属于龙家,那么,他是否也能得到丹药?可是,无论龙天翔怎么后悔,也于事无补。!!

  第五十四章解决麻烦

  “你你想干什么?”清平公主狠狠的吞了口唾沫,声音颤抖的说道:“我我告诉你,我是你的大娘,是你的长辈,你要是杀了我,肯定会遗臭万年,所以,你不能杀我。”

  “大娘?”勾起唇角,龙云飞不屑的冷笑,“我的亲人,只有两个,个是爷爷,另个便是已逝的母亲,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自称我大娘?当初,你害死我的母亲,今日我便要血债血尝!”眼神凛,剑已出手,快速划过天际,剑芒闪过,清平公主的手臂忽然脱离了身体,鲜血飚射而出。

  “啊”

  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喊叫响起,震得树枝上的积雪都抖落下来,听闻此声的人,皆是忍不住颤抖了下。在这瞬间,枚黑色的丹药射入清平公主的口中,入口之际便化为液体,流入到她的身体里。疼痛使清平公主差点晕厥过去,她容颜苍白,仇恨的目光死死的锁定着龙云飞:“你你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

  “噬心丹,会让你受七天七夜啃噬心脏的痛楚,这七天内,你将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直到七天过后,你才会死亡,”淡淡的语气,就好像是在说件微不足道之事,随后,龙云飞的目光缓缓移到龙天翔的身上。

  心微微颤抖起来,龙天翔咽了咽唾沫,抱着最后丝消,说道:“飞儿,父亲知错了,你原谅我,可好?无论如何,你都是父亲最骄傲的孩儿,父亲怎会不心疼你?”

  “呵呵,”龙云飞低笑两声,那笑声充满讥讽,“如果,我没有实力,亦没有主子的相助,到最后,你是否还会向我认错?”

  后退两步,龙天翔的脸庞满是悔恨之意,若是他早能知道龙云飞的实力,他怎么会不薄他?说到底,这都是龙云飞的错,自己是他的父亲,他居然直都对他有所隐瞒,如果早把实力告诉他,他根本不会做出错误的抉择。

  “飞儿”双手搭到龙云飞的肩上,龙辰落摇了摇头,哀叹声,视线投向龙天翔,说道:“龙天翔,龙家家主之位,我收回来,从今往后,你不在是龙家人,好自为之吧。”

  浑身猛然颤,龙天翔紧紧的握着拳头,被逐出龙家,比死亡来说,确实要好太多。沉默半响,龙天翔深深的望了眼熟悉的家族,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当他的脚即将跨出院门前,龙云飞忽然出声唤住了他:“慢着!”

  步伐骤然止赚龙天翔缓缓转身,那双眸里带满期待,只是他所面对的,并不是龙云飞的挽留,而是他掌心那颗滚圆的丹药

  “这是让你修为全部散尽的丹药,你是选择自己服用,还是让我帮你?我不懂温柔,所以我若要帮你,只能和清平公主是同方法。”

  眸中闪过抹惊恐,龙天翔不敢置信的凝视着那张面无表情的容颜:“龙云飞,我是你父亲,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若没有了龙家,亦没有了实力,我会死在外面!”

  淡淡的瞥了眼龙天翔,龙云飞的话语冷漠无情:“我已经给了你机会,并没有杀了你,否则就凭你最初侮辱主子的话,死千百次都不为过,至于你今后能否存活,那又与我何干?我已经仁义至尽。”

  龙天翔张了张口,只是望着龙云飞冷绝的面容,时之间不知该从何开口。将祈求的眸光投向龙辰落,似乎是想让他帮忙劝解龙云飞然而,面对着龙天翔的请求,最终,龙辰落撇过脑袋,不望他眼,如刚才对待龙云飞的龙天翔。

  心底寒意直冒,龙天翔看着那颗晶莹剔透的丹药,艰难的吞了吞唾沫,颤抖的伸出手拿过丹药,缓缓闭上眼睛,仰头吞入腹中,在那刻,他明显的感受到,身的功力慢慢的散去脚步踉跄的离开龙家,他的背影是那般的凄凉,可这切,都是他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从今往后,清平公主即将从世上抹去,龙天翔也不过是个废物,”叹了口气,龙云飞望向纯净的蓝天,如野兽般的眸中,难得的出现抹温柔,“娘,我总算为你报仇了,你可以安息了。”

  捡起地上的长剑,龙云飞再将重剑绑在背上,他转身向着元若蓝走去,在走至元若蓝面前方才停下步伐,那张俊美的容颜扬着坚定的光芒:“主子,我的事情解决了,日后,我的全部,包括我的整颗心,都属于主子人。”

  曾经,他纵然追随着主子,可是他的心里依然惦记着报仇,如今大仇以报,他没有什么可惦念的了。

  “你今天做的不错,没有让我失望,”摸着精致的下颚,元若蓝的脸庞浮现出满意的笑容,“不过对于皇族你打算如何处置?”

  扫了眼躺在雪地之上半死不活的黑影,龙云飞的唇边勾起冷笑:“我没打算让他活着回去,皇族插手,必当付出代价,如果皇族第高手死亡,想必是个不小的打击,甚至天禹国会沦为最弱国,这无疑是对那皇帝最好的惩罚!”

  拍了拍龙云飞的肩膀,元若蓝淡淡的笑,那袭白衣盛雪,随风飘扬,精致绝美的容颜散着浅薄的淡光:“你想如何做,那就去做吧,无论发生何事,有我在后面给你撑腰。”

  龙云飞的眼里闪烁着感动之色,在玄者大比这种关键之刻,主子还能由他去做任何的事,她对待属下的心,他如何感受不到?虽然主子直很严厉冷漠,但是他却知道,主子在冷漠的外表下,有颗温柔火热的心。

  看了看元若蓝,再望向龙云飞,龙辰落不禁微微叹息,苍老的脸庞闪过抹欣慰:“飞儿,你追随着个好主子”如此,他便真正的放心了

  “师父,师父!”

  杂乱的炼丹室中,玄天不停的翻动着手中的药材,皱眉深思,忽然间,门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顿时怒目而视:“臭小子,没看到你师父我正忙着吗?来找我有何要紧的事?”

  道青色的影子从外面冲了进来,青年喘了几口气,扬起清秀的容颜,说道:“师父,我找你有急事,本来我想龙家找师祖讨论讨论炼丹术,谁知龙家正巧发生大事,我打听下才知”随后,清然便将从龙家下人口中得知的切都告诉了玄天。

  “什么?”玄天拍大腿,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半响后,才渐渐熄了火气,冷笑道,“皇甫柴那废物,竟然敢做这种事,不过也是他自作自受,折损了名高手,以后再也翻不起风狼,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师父实力亦是高深莫测,黑影的力量我知道,却无法伤害到她分毫,呵呵对了,清然,你进宫趟,给我警告下那废柴,再招惹我师父,我绝对会让他后悔!”

  给读者的话:

  这几天网站抽了,传不了章节,郁闷,今天才好。感谢3网友110,别太天真,615,彼岸花35,35400的打赏。!!

  第五十五章南王吃醋

  冷风萧条,天空飘着细小的雪花,点缀着午后纯净的蓝天。天禹国最为豪华的住区,繁闹非常,然而,唯有间别院仿佛鹤立鸡群,静静的立在街旁,只因这间别院,是火家在天禹国时所入住之地,故此,所有人在路过边院时,都极为安静

  此时,冬雪覆盖的院落中,位红衣女子顶着严寒大步走过,只见该女子容貌妩,媚妖娆,月眉紧皱,脸庞隐约带有丝的烦躁而那双如夜般深黑的眸中闪而过的光芒快的难以捕捉。

  “主人”个火红色的小脑袋从女子的衣袖中钻了出来,宝红色的眸子如同宝石般耀眼夺目,美的让人难以忽视,“主人,你不用太过心急,我想,我们定可以找到若蓝大人的”

  停下步伐,女子抚着那颗火红色的脑袋,微微笑:“距离当初遭遇时空风暴,已有十多年了,最后关头是若蓝用玄灵戒指保护了我,所以我相信,若蓝她定在这里,可是,以若蓝的天赋和实力,如果真的在这里,为何却没有她的半点消息?还是说,我们并没有到达同个年代?天火,你不是玄兽吗?不能找到若蓝?”

  天火摇着小脑袋,说道:“不行,玄兽中,独有白虎大人嗅觉最敏,除非白虎大人出现,才能找到我们,主人,若蓝大人在的话,定会参加玄者大比,你不就是因为这才来此的吧?”

  “没错,若蓝定会来这里,我相信她”妖媚的脸庞扬起自信的笑容,她的眼里散着耀眼的光泽,“这些年来,我选择隐藏起来,也不过是明哲表,大哥的光芒太强,如果我再表现出天赋,更会引来那群人的嫉妒,只是,我也从来没有丢下过训练,因为我希望,再遇若蓝的时候,我能够稍微的帮上点忙,以若蓝的性子,仇人断然不会少。”

  缓缓扬起红唇,火咏诗无奈的摇了摇头,然而那双丹凤眼中,却凝聚着满满的坚定。

  “哟,这不是火炎那懒货妹妹吗?”便在此际,道挑衅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哼,不过是个废物而已,不知道长老们为什么会同意你来这里,你除了凡事依靠你那大哥,还能做什么?不但如此,更长着张妖精般的容貌,你想勾’引谁去?”

  唇边的笑容不禁放下,火咏诗将天火塞入衣袖中,便头也不回的离去,甚至连望都未曾望眼身后叫嚣的女子。

  那开口嘲讽的粉衣女子见火咏诗不理会她,精致的容颜骤然变,眸光狠厉:“火咏诗,你只是火家的个旁系罢了,若不是因为你那天才大哥,你认为长老们会对你们高看眼?但旁系永远也只是旁系,永远没法和我们这群嫡系相比!”

  凝望着火咏诗渐渐远离的背影,粉衣女子恨得咬牙切齿,不过却没有胆子对她出手,毕竟火炎并不是好招惹的

  天禹国繁华的街道,元若蓝漫步而行,飘飘而落的雪花不知何时退,午后的光芒撒播在她的身上忽然,她停下步子,在看到前方那抹熟悉的青影之际,正想上去打个招呼,可是

  青衫青年的身旁,男子红衣妖娆,随风而荡,精致的五官,完美的容颜便是连神看到都会嫉妒,这般如同妖孽的男子世上少见,尤其是那袭红袍,更衬托出他的绝代风华。男子显然亦发现了元若蓝,双勾人的凤眸直直的盯着她,红唇边勾起似笑非笑的笑容,

  元若蓝愣了三秒,之后,转身即逃,在没有足够强悍的实力前,她可不想招惹这甩也甩不掉的麻烦。

  “文渊,你对若蓝妹妹做过什么?她为什么看到你就跑?”南宫尘愣愣的账折,此时的元若蓝,倒不像他所认识的那个她

  顾文渊俊脸黑,凤眸微眯,身影快速划过,追向元若蓝,不消片刻,就已挡在她的面前,眸子深深的凝视着眼前这张绝色的容貌,他紧紧的咬着牙,说道:“女人,本王有这么恐怖?你为何见到本王就逃跑?”

  淡淡的瞥了眼顾文渊,元若蓝不耐的皱了皱眉:“妖孽,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蓝儿,本王可记得,八年前在风离国,本王帮过你次,”阴险的笑,顾文渊凤眸含笑的凝望着元若蓝,“所以,你还欠本王个人情,这个人情难道不该还吗?”

  “那你想要怎样?”

  “很简单,本王要你,”勾唇笑,顾文渊的眸中快速闪过抹亮光,快的难以叫人捕捉,当看见元若蓝变了脸色之后,再次用他那魅惑慵懒的声音说道,“本王已到了娶妻的年龄,可那群恶俗的女子,本王多看眼就感觉恶心,而这世上,唯有蓝儿你能让本王接受,要不,我们凑合下吧,如何?”

  元若蓝白了顾文渊眼,说道:“不如何”

  顾文渊倒是没想到元若蓝会拒绝的这么果断,然而,他那张俊美妖孽的容颜依然信心不变,满脸认真:“女人,本王知道你有颗强者的心,在这世上,只有本王配的上你,所以本王会给你时间考虑。”

  这时,南宫尘已经追了上来,顾文渊的话,他自然也已听到,不禁诧异的望了他眼,只因他很少看到文渊有这般认真的表情,看来文渊已经动了心,只是他自己还不是很明确。

  “南宫?”在见到南宫尘的刹那,元若蓝微微的笑了笑,“我正想去南宫世家找你”

  不知为何,在看到元若蓝对南宫尘微笑之时,顾文渊感到心里很不痛快,似乎被什么堵住了样,便连他自己都感觉莫名其妙只感到南宫尘那张俊逸的脸庞非撤扁,而他看他越来越不顺眼,很想揍他顿。!!

  第五十六章玄兽之皇

  时刻注意着顾文渊的南宫尘,自然而然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缓缓扬起唇角,洒脱的将手臂搭在元若蓝的脖子上,眉头轻挑,说道:“若蓝妹妹,我们这是否算是有缘?你正要找我,我也刚想去找你。”

  眼睛落在南宫尘的手臂之上,顾文渊只感觉他的动作很是碍眼,自己不过晚到了几天,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熟络?当即俊脸阴沉下来,上前把提起南宫尘的衣襟,眸光汪在元若蓝的身上:“女人,本王和南宫有些事情要谈,稍后便去找你,不过,你别想着脱逃,这次,别想丢下本王!”话落,不理会那不满的瞪着他的南宫尘,折间在元若蓝的眼前消失

  注视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元若蓝摇了摇头:“算了,我还是自己去吧,本想找个熟悉的人带路,谁知会碰到这妖‘孽,虽然这妖‘孽并不讨厌,可他很麻烦,我不想招惹上这样的麻烦”随后,元若蓝亦转身,朝着与两人相反的方向走去。

  高高入云的雪山,直通云霄,白云环绕在山的周围,成为副独特的风景画从高处往下看去,底下的万物皆化为个小点,而越往高攀爬,那小点也便越来越鞋直至消失。该雪山的高度接近千米,寒风萧条,终年积雪不化。

  此山上,盛产些名贵的药材,其中以冰菱花最为著名,元若蓝来到天禹国,就打算收集此地的药材,却被些事给牵绊住了,直到此时,方才有时间攀登雪山。

  “这便是天禹国最富有盛名的冰菱花?这还是穿越以来,第次找到冰菱花。”高高的雪山岩壁上,个水蓝色的五角菱花映入元若蓝的眼帘。

  纵然是发现冰菱花,元若蓝依然神色淡然,她小心翼翼的攀爬过去,将层火红色的液体涂抹到手上,这才熟络的踩下冰菱花,轻巧的包了起来,丢入到玄灵戒指中。

  冰菱花不同于其他的药材,它的寒气足矣冻伤巅峰玄皇,而刚才元若蓝使用的那是火伶膏,专克冰菱花的寒气但是千年前的人们还不知道这种方法,所以,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冰菱花盛开,却拿它无法。

  在元若蓝满载而归,离开雪山后,阵寒风吹过,刮来片浓重的血腥味。本她不想多管闲事,却在看到抹白色的身影之际不自觉停下步子。

  “那是独角兽?”元若蓝猛然怔,两道柳眉轻轻皱起:“千年之后,独角兽早已绝种,我也从未见过真颜,没想到此时竟然得以见到,而这只独角兽,似乎有些麻烦,那么我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不远之处,在群人包围中的独角兽带着满身伤痕,双荡‘漾着温水的眼眸,这刻,警惕的扫视着眼前这群人类。

  想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