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人她基本都已认识,而若他是白家的,火凌天不可能不知,所以他肯定来自个普通的势力,如此势力不足为惧。龙雨琴不知的是,在白家与火家之上,更有强大的势力,那些势力岂是她这种人有资格涉足的?

  面对龙雨琴的挑衅,元若蓝并不理会,她的目光从始至终未曾从比武台移开,似乎只有那个地方准确来说,只有那个女子才吸引她,其余人在她眼中尽是空气。

  “火咏诗,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既然你找死,本公子成全你!”火凌天的周身散出阵阵杀意,细长的眸子微眯,快速拔出手中的剑,细剑在阳光上闪烁着细碎的光,迎面刺向火咏诗。

  舔舐了下唇角,扬起残忍的笑意,火凌天相信,火咏诗绝没有本事躲过自己这招。

  剑光闪烁,发出道光芒,投射到火咏诗妖媚的容颜上,她的脸不自觉的沉了下来,举剑迎接上去,同时口中说道:“你很幸运,能够有机会见到我的绝技,怒焰斩,就算死了大概也无憾了。”只见那把轻巧的长剑骤然发生改变,宛如把火焰大刀,狠狠的劈向火凌天。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谁都没能反应过来,便是不在比武台上,亦可感受到这玄技的威力,火凌天绝不是她的对手。

  什么时候火咏诗有了这么强大的力量,他们这群人居然都不知道?回过神后,诸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火炎,可是火炎同样满脸震惊,显然也不知道火咏诗的实力。

  “住手!”道大喝自台下响起,不等火咏诗有所反应,下方就有抹白色的身影急速跃上擂台,挡在火凌天面前,手掌以迅雷之速狠狠的劈向了火咏诗,似乎想要将她击必杀。

  “糟糕!小妹小心!”火炎脸色骤然大变,擂台自有擂台的规矩,这该死的老家伙就因台上的是他孙子便随意插手,更动了杀意!如果小妹有什么危险,他便是拼劲切,也要让火家陪葬!

  便在此际,人比火炎更为快速,折间便已落到台上。

  “轰隆”

  强大猛烈的相撞声响起,白衣老者收起发麻的掌心,惊讶的看向这忽然冲出来的绝色少女,脸色逐渐凝重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少女受了自己掌,竟然没受任何伤害。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闲事?”元若蓝勾起唇角,讥讽的笑意蔓延而开,眸中杀机四射,冷声说道,“你想伤害我的故友,还敢指责我是多管闲事?既然如此,那这闲事我管定了,我倒要看看,就凭你个七十多岁才突破到星玄师高级的老废物,能否伤得了她!”!!

  第五十九章朋友相认

  在这刻,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聚于比武台。少女白衣盛雪,风华绝代,那狂傲至极的话语,不禁让老者脸色大变,他在火家众长老中,天赋是最差的,去年方才突破到星玄师的巅峰,可这不就代表,个这般年轻的姑娘都能够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废物。

  “小姑娘,你能够接我掌,我很佩服,不过刚才那掌,我连三分力气都没有,你认为仅凭你可否有资格说老夫是废物?”鄙夷的笑,阴险狠毒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元若蓝。

  “原来,火家长老连半的力量都未动用,我说她怎么可能挡得住火家长老的攻击呢。”

  “哈哈,她看起来也仅有十八岁吧?不用想也知道,个十八岁的少女,不会是火家长老的对手,不然她岂不是比火炎少爷还天才?”

  议论声回响在广场上,龙雨琴亦松了口气,清冷的目光扫向元若蓝,嘴角浮现出冷笑。该死的贱人招惹了火家长老,就算自己不陷害她,她也定然难逃死!

  淡淡的眸光落在老者苍老的脸庞,元若蓝眼里杀意不减,随后缓缓转身,向着身后呆住的火咏诗迈步而去,那瞬间,绝色的脸庞浮现出浅浅的笑容:“你没事吧?”

  火咏诗从呆愣中缓过神来,倾城笑:“多谢你的搭救,只是你为何要为我与火家为敌?这老家伙是火家的长老火情,个星玄师高级,在火家有很大的话语权,你”

  勾唇轻笑,元若蓝朝着她伸出了手:“刚才我的自我介绍还没完,我的名字是元若蓝。”

  元若蓝!这三个字,如同重石般狠狠的撞在火咏诗的心中,激起阵阵波澜,那张妩‘媚的脸庞,不自觉的浮现出激动之色。是她吗?难怪她会觉得她似曾相识,原来,她和若蓝早已遇见,可惜的是容貌发生变化,两人都未曾认出对方

  “紫焰,好久不见了,看来这些年你没落下修炼,竟然已经是名低级星玄师。”

  淡淡的声音带着丝挪揄,终于让火咏诗醒神,她顿时满脸激动的冲上前去,狠狠的拥抱住元若蓝,语气透着不可遏制的惊喜:“若蓝,真的是你吗?我就知道,你定会来参加玄者大比,所以我才使用出了怒焰刀,我相信,你定可以认出我你可知道,这些年来,我直在找你,我找你找的好辛苦。”

  垂下眼眸,元若蓝凝望着她这个前世今生的挚友,唇角勾起柔和的弧度。在这时候,她浑身松懈下来,若火咏诗心生歹意,她觉不会逃过此劫。可是,在火咏诗面前,她还是没有任何防备只因这个女子,是曾经和她起经历过生死的朋友。

  元冰月怔怔的看着比武台上,那两道绝美的身影,心里不禁有些羡慕火咏诗。这些年来,主子只有和夫人与少爷在起的时候,才会拥有真实的笑容,然而便是与他们在起,亦时刻保持警惕,因为她要保护夫人与少爷的安全,不能有任何放松的时刻。然而,在该女子面前的主子,完全变了个涅,她到底是什么人,和主子又是什么关系?

  此时,望到和元若蓝拥抱在起的火咏诗,顾文渊微微皱了皱眉,不知为何,明明火咏诗是个女子,他也感到非常不舒服似乎她与南宫尘那小子样碍眼。

  “爷爷,帮我杀了火咏诗,杀了那废物!”火凌天紧紧的握着拳头,恶狠狠的瞪着火咏诗。这臭女人让他大庭广众之下丢人,他若不杀她誓不为人!

  便在此际,火炎纵身而跃,脚踩踏中众人的头颅,落到擂台之上,宛如神祗般俊美的容颜划过冷冽的光,“火情长老,擂台自由擂台的规矩,你若想要打破这规矩,必定被天下耻笑,我亦会将这事传回火家,让众长老做主。”

  “哼,这怪不了我,要怪就怪火咏诗妄想杀我孙儿!”

  “哈哈,这当真是可笑,”火炎仰头大笑两声,唇角勾起讥讽的笑意,“如果不是火凌天那废柴先动杀手,小妹根本不可能杀他,为什么火凌天东下杀手时,你却不阻止?”

  看到下方之人交头接耳,有的更甚至用鄙视的目光望着他,火情老脸红,他自知理亏,只得怨恨的瞪了眼火咏诗和元若蓝,甩了甩衣袂,说道:“天儿,我们走。”这次先放过这两个女人,等比试结束,便是她们的死期。!

  只不过,便是火情愿意放过火咏诗和元若蓝,元若蓝也注定不会放过他,所以到头来到底是谁死,还真由不得他。

  “若蓝,我来这里,也不过是为了你,现在找到了你,那这擂台我就让给你了,”火咏诗说完,转身走到火炎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大哥,我们下去吧。”

  火炎轻轻点头,离开之前扫了眼元若蓝,那双眼眸中流露出种异样的光芒。

  于是,整个擂台之上,只留下元若蓝人

  霸气的黑眸路过广场密密麻麻的人头,元若蓝面无表情,嚣张的话骤然在人群中炸响:“我要挑战四大玄力家族中最强大的玄者,最好同时上台,我不想那么麻烦的个个战斗。”

  广场瞬间的功夫回归静谧,仅有少女的声音依然在其中回响。片刻后,更大的议论声响起,众人都为她的话感到不屑,仿佛她是多么可笑的笑话。

  “她以为自己是谁,敢同时挑战四大玄力家族的强者?要知道,那些强者都是星玄师,最强大的是南宫世家的老家主,据说级别已经到达了星玄师的高级,而且和火情长老不同的是,他二十年前就已经是这级别。”

  “哈哈,这是我今天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没想到这位姑娘长得这般美貌,却没有脑子。”

  “就是,那四人别说是同时上台,便是其中人,恐怕都能轻而易举的碾死她。”

  白衣飘然,元若蓝丝毫不为那些嘲讽的话而所有动。红唇上扬,顾文渊的俊脸扬起妖孽般的笑容,手指摸着下颚,他的声音亦魅’惑至极:“蓝儿,本王真想快些找出你全部的秘密,谁让本王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不知为何,顾文渊相信,元若蓝的挑战最终能获得胜利。!!

  第六十章以敌四

  白衣飘然,元若蓝丝毫不为那些嘲讽的话而所有动。红唇上扬,顾文渊的俊脸扬起妖孽般的笑容,手指摸着下颚,他的声音亦魅’惑至极:“蓝儿,本王真想快些找出你全部的秘密,谁让本王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不知为何,顾文渊相信,元若蓝的挑战最终能获得胜利。

  “玄天大师,南宫老家主,东方家主,百里家主,对于这事你们怎么看?”欧阳家族的老家主欧阳丰抚摸着胡须,眸光紧锁台上的少女,淡淡的问道。

  “这还用多说么?我估计这位姑娘脑子被门夹了,才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说此话的,是百里家族的家主百里孀,亦是四大家族中唯的女性家主,她不屑的勾起唇角,根本不认为元若蓝有什么过人的本领。

  “这可未必,”玄天大师摇了摇脑袋,微微笑,“我倒是觉得,她有可能获胜。”

  “玄天大师,你是在说笑吗?还是说你认识这位姑娘?”东方飞好笑的开口,无奈的叹了口气,“玄天大师,虽然我等很尊敬你,却并不代表认同了你的说法,她才多大?以她的年纪,不会是我们之中任何人的对手,又何况是我们四人?”

  我不但认识她,她还是我师父呢。玄天撇了撇嘴,他最终还是没说出元若蓝的身份,实在是他对元若蓝有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认为没有什么是她做不成的事估计有天元若蓝说自己能捅破天,玄天也会毫无理由的相信。所以,就先让这些人得意会,等下有他们哭的。

  而南宫烈纵没说什么,但从表情上便可看出,他也不认可玄天的话。

  “怎么,没个人敢上吗?”凝望着四大家族所在的方向,元若蓝勾起唇角,讥讽的道,“原来堂堂四大玄力家族都是群懦夫,连与我战斗的胆量都没有,你们还配被称为玄力家族吗?”

  明知元若蓝动用的是激将法,四大玄力家族的人还是被气得满脸通红。

  “小姑娘人小,语气倒是狂妄,老夫亦不想被个小姑娘给看轻了,既然你想找死,老夫就成全你!”面色冷,欧阳丰纵身跃上擂台,衣袂飘飘,似如谪仙。

  于此同时,东方飞与百里孀同时站立到台上,他们尽都神色不善的看着元若蓝。四大家族的名声,觉不容人小看,元若蓝已经触犯了他们的底线。

  “尘儿,爷爷知道你和那位姑娘有关系,”南宫尘的目光落在南宫尘俊逸的脸庞,在看到他面容之上毫不掩饰的忧虑后,轻轻叹了口气,“所以你放心,爷爷不会伤到她,只是让她明白,四大家族不是她能挑衅的。”话落,南宫尘亦跃向擂台,和其他三人并排站在起。

  “四大家族的高手们真的接受了她的挑战?你们说,这战谁能够获得胜利。”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四大家族,这次的战斗,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呵呵,这倒也是,无论如何,仅凭她不可能战胜四大家族的强者”

  没有人能够相信元若蓝会获得胜利,毕竟她如此年轻,若真有这般天赋这些年就不会默默无闻,故此在众人眼中,这两方的差距实在太过悬殊,他们又怎能相信她?

  “四大玄力家族,我早已听过你们的名声,可那又如何?”

  萧条的冷风中,元若蓝傲然而立,那眼神有着睥睨天下之态,更带有几分的桀骜不驯:“今日,若我能赢你们,从今往后,你们就必须听我之令,服我之命,这个条件,你们可愿接受?”

  四人脸色尽都变,谁也未料到,元若蓝提出这样的要求。东方飞脸色铁青,声音冷漠:“那你若输了呢?”

  “我?”突兀的,元若蓝扬唇笑,绝色之容带满自信,语气笃定的道,“我绝不会输!”

  “嘶!”

  众人齐刷刷的倒抽口凉气,他们都没见过如她这般狂妄的少女。若她有那个本事还好说,可惜

  冷笑声,百里孀最先出手:“丫头,老娘今天就告诉你,狂妄会遭来祸端,没什么本事,千万不要这般嚣张!”

  看到百里孀的动作,其余三人都静静的立在旁,在他们看来,对付她,个百里孀绰绰有余,无需他们联手否则,让他们这群强者的脸面往何处搁?岂不会被天下人耻笑?

  眼皮轻抬,元若蓝望向银面挥来的银色长鞭,懒洋洋的抬起纤细的手腕角的冷笑更甚,百里孀手掌扬,长鞭犹如银蛇,紧紧的缠绕在元若蓝的手腕之上。

  “给我过来!”扯住银鞭,百里孀用力拉,但是,前方的少女却未向前移动步。笑容猛然僵滞住了,百里孀紧紧的咬着贝齿,再次大喝出声:“给老娘过来!”

  然而,元若蓝依然动不动,漆黑的眸中浮现出丝嘲讽:“你就这么点力气吗?原来百里家族的第高手竟只有这般实力,实在是叫人失望,你们几个还是起上吧,我没有这么多时间与你们浪费。”

  握着银鞭的手越来越紧,百里孀羞愧的满脸通红,她的眼里露出抹不甘。

  广场上的众人都愣住了,显然没想到第回合的战斗,那被他们不屑的少女反而取得优胜,这怎么可能难道是百里孀没有用尽全力?没错,定是这样的。

  欧阳丰眯起双目,神色冷冽,苍老的脸庞扬起泛着冷意的笑:“百里孀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连个小姑娘都对付不了,看来还需要我们起上场”

  真的是如此么?

  南宫烈目光灼热的盯着元若蓝,刚才她与百里孀的交手,让南宫烈明白了,这少女的不简单之处。难怪尘儿从最初开始,目光就聚集在她的身上,而且几天前,玄天大师曾告诉他,他拜了个年轻的天才少女为师父,再联想到刚才玄天的话,想必她就是玄天的师父。

  给读者的话:

  亲们,给个收藏和推荐吧。!!

  第六十章尽力即可

  南宫烈目光灼热的盯着元若蓝,刚才她与百里孀的交手,让南宫烈明白了,这少女的不简单之处。难怪尘儿从最初开始,目光就聚集在她的身上,而且几天前,玄天大师曾告诉他,他拜了个年轻的天才少女为师父,再联想到刚才玄天的话,想必她就是玄天的师父。

  这丫头并不简单,开始是他小看她了

  舔了下唇角,南宫烈的身上扬起强大的战意,不管这丫头如何,他都想与她战,希望她的实力不要让他失望。

  欧阳丰和东方飞相视眼,同时拔剑袭向元若蓝,场中的气氛在此变得剑拔弩张,这次没人相信,元若蓝能逃过这两人的联合攻击,何况她还有只手被银鞭缠住。

  听到周围怔怔的议论,朱雀扬起唇角,英俊的脸庞充斥着不屑:“老子的主人,岂是这些老废柴能击败的?他们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不过主人太能吸引人的目光,而且紫焰也出现了,那我在主人心里的地位岂不会被取代?不行,老子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话落,朱雀扫了眼旁的顾文渊,火红色的眼瞳里凝聚着满满的警惕。无论如何,紫焰都是个女子,可这妖孽的男人太危险了,不得不让他忌惮

  两剑左右袭向元若蓝,且她的前方,还有手握银鞭的百里孀,面对此三人,元若蓝始终脸色不改,双黑眸透着淡漠,似乎没有把这三人放在眼里。也确实如此,他们不值得元若蓝郑重。

  眸光凛,元若蓝并没有甩开绑在右手上的银色长鞭,反而用左手拔出长剑,挥舞而起,她的周围骤然刮起猛烈的飓风,在那飓风中而立的少女,展露出万般的绝代风华只是,依然无人相信,元若蓝能仅凭己之力对战两位高手,而且她使用的还是左手剑。

  “老爷子,快帮我救她!”南宫尘再也不复当初的俊逸潇洒,面容凝聚着毫不掩饰的紧张,他紧紧的握着拳头,向着南宫烈大喊出声,此时能阻止的仅有他。

  南宫烈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他很想知道该少女的实力,可是面对孙子的请求,他无法做到坐视不理。罢了罢了,就救她次吧,他可不想让宝贝孙子记恨他。活动了下肩膀,南宫烈刚想上前搭救,只是在望到接下来的幕后不禁呆愣住了

  白衣少女从容的站在比武台上,从始至终脚步都未曾移动,仿佛立地生根,只见她左手举剑,轻而易举挡住了东方飞的攻击,右手用力拽,欧阳丰手中的铁剑砍在银鞭之上,顿时间银鞭被砍成两断。

  快,她的速度太快了,而且竟然能够面对两人都绰绰有余,恐怕自己都无法做到像她这般从容自若吧?

  良久,南宫烈才从惊讶中回神,神色逐渐带上凝重:“小丫头,下面就让我老人家来会会你,希望你能用出你所有的实力,放心,我老人家自有分寸,不会让你重伤。”同时,东方飞三人退到南宫烈的身边,直到此际,他们方才郑重以待。

  “前面大概都是热身,战斗真的要开始了吗?”

  “他们四个该不会真要联手吧?对付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