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般打扮的花枝招展,仅施上淡淡的薄粉,难怪皇甫君会爱上她。

  见元若蓝不回答她的话,林欣月垂在两腿边的手不握紧,神色不变的说道:“不知你的父亲有没有交过你礼仪,以你的态度是为大不敬,若让陛下知道,你以为你能逃得过吗?”

  缓缓的,元若蓝的嘴边勾起抹嘲讽的笑意,她并不与林欣月废话,直接个飞踢,把林欣月踹入旁边的河流中在这寒风凛冽的天下气,河水早已结成冰,可这跤也足够林欣月承受。

  “这次,只是给你们警告,再有下次,我会让你们后悔活在这世上,顾云菲,跟我走。”话落,元若蓝收回目光,拉住满脸呆滞的顾云菲,朝着宫的方向快步走去。

  顾云菲愣愣的被元若蓝拖着往前走,到现在她都没回过神来,这个少女是谁,为何要帮助她?

  “这位姑娘”忽然,顾云菲停下步子,再也不肯向前走把,她垂下眼睛,清澈的眸里尽是疑惑,“我们认识吗?你又要带我去哪里?我很感谢你的帮忙,但是”

  “顾云菲,别八年,你忘记我了?”飘然转,白衣盛雪,与满地积雪相映成辉,元若蓝抬起眼皮,淡淡的眸光落在顾云菲的上:“八年前,我很感激你来云家看望我,当时没能与你说上句话,我很遗憾,没想到过了八年,我们会在天禹国相见。”

  少女惆怅的话久久的回在顾云菲的耳旁,她不觉呆愣住了,少顷,试探的说了句:“你是婉雲?”

  在元若蓝轻点头后,顾云菲猛然扑到元若蓝的怀中,如同个孩子般嚎啕大哭起来,像是要把这些年受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元若蓝明白顾云菲心里的苦,也就任由她趴在她的上大哭,良久,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顾云菲,不是女子就定要依附男人,玄武大陆自古以来不缺乏女中豪杰,凡是都要依靠自己,若那太子真的没用,那你就休了罢,这种男人不值得你为他掉滴泪”。

  顾云菲擦拭掉泪水,轻轻的点了点脑袋,惨白的容颜浮现出抹微笑。就因元若蓝此时的番话,才使得顾云菲的心境发生改变,以至于后来,她丢掉了心中的影,成就了番事业

  大殿内,自从元若蓝拉着顾云菲进入之后,便回归平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她,许是在猜测,这位大比之上出尽风头的天才少女,和天禹国的太子妃是什么关系?

  黑眸悄然流转,皇甫柴脸庞的笑意更甚,他朗笑两声,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笑容满面的开口:“云菲艾原来你和元姑娘认识,对了,君儿,上次林欣月欺负了云菲,这种女人不配为太子府侧妃,还是把她将为妾吧!”他的语气果断坚决,根本不容皇甫君提出反对的意见。

  嘴角泛着苦涩的味道,皇甫君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他的视线落到顾云菲的脸庞,里面有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绪然而,注意到他的目光,顾云菲紧紧的握住元若蓝的手,双眼眸透着淡漠,似乎她的眼里已没有了他。

  这刻,皇甫君猛然感觉到,这个女子,似乎要永远离他而去,以前的顾云菲没有靠山,无论他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她只能忍耐,但是现在她的靠山,不只有玄天大师,还有元若蓝。不知为何,这瞬间他的心猛然抽痛了下

  给读者的话:

  感谢梦拾0212,35400的打赏。!!

  第六十五章暗中下手

  殿中的人,基本都知道顾文渊与元若蓝,可惜两人边的气场都太大,致使天禹国的权贵们不敢靠近,仅能围绕着四大玄力家族的人交谈至于北影世家和火家之人,除了火咏诗兄妹之外,其余都未曾前来。

  顾云菲疑惑的望向元若蓝,现在,她明显感受到皇甫柴对她的态度很特别,而且,她不是杨婉雲吗?为何皇上却称呼她为元姑娘?

  “从离开杨家后,我就改名为元若蓝了。”耸了耸肩膀,元若蓝微微笑,说道。

  话音刚落,袭玫瑰色的红衣飘到近前,顾云菲诧异的扬起头,在看到来人是顾文渊后,体猛然颤,急忙低下脑袋,怯怯的道:“四四皇兄,原来你也在这里。”

  在顾云菲所有的兄长中,她最怕的无疑便是这心狠手辣的顾文渊,尤其是他对待女子的手段令人发指。

  顾文渊扫了她眼,仅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视线便放到元若蓝左边的空位上,刚想坐下,道人影冲了过来,抢先入座,不自的,那张俊脸黑,紧捏拳头盯着面前之人。朱雀挑衅的望了他眼,主人边的位置是他的,谁也不许抢。

  “四皇兄,你坐我这里吧!”顾云菲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将自己的座位让了出来,而顾文渊也毫不客气的坐下,那双人的凤眸眨不眨的望着元若蓝,红唇边勾起妖孽般的笑容。

  “蓝儿”

  “太子侧妃到,六公主到”

  话还未落,便被道细的声音给打断了,顾文渊紧紧的皱起眉头,俊脸上带满不耐,沉的眸光投向外,从脸色便可看出他不满的绪,让始终注意着他的皇甫柴差点吓出声冷汗。

  随着太监的话落,袭黄衣的林欣月和俏可的皇甫蝶并肩走进。在跨入宫的刹那,皇甫蝶的视线便落在元若蓝的上,她不停的磨着牙齿,股恨意由心而生:“你这该死的平民,还敢来这里?父皇,为什么要让这种人来参加宴会?应该把她杖责百,再赶出皇宫!”

  原本喧闹的堂,自皇甫蝶的声音响起后,奇迹般的回归平静,众人都张大嘴巴,同情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啪!”清脆的巴掌声回在静谧的宫,皇甫蝶惊讶的扬起头,长睫毛微微颤抖,不敢置信的看着这向来最宠她的父皇,声音略微哽咽:“父皇,我做错了什么,你要打我?”

  “放肆!”皇甫柴狠狠的甩了甩衣袂,英俊的脸庞满是冷酷,“立刻向元姑娘道歉。”

  “什么?”躯颤,皇甫蝶紧紧的咬着红唇,恨恨的瞪着元若蓝,“父皇,你要我向这个女人道歉?为什么?明明是她我知道了,父皇,你定被这女人的容貌给迷住了,她根本就不值得,难道在父皇心里,她比皇儿还重要吗?”

  元若蓝目光寒,站了起来,冷冽从面容上划过,她还来不及动手,旁的红影快速闪过,随之而来的是道狠厉的声音:“本王的未婚妻,岂是你这种白痴能侮辱的?给我滚!”

  提起皇甫蝶的衣襟,顾文渊狠狠的甩,将她给甩了出去,随后抬起腿用力的踩了上去,此刻,他那张俊美妖孽的容颜则沉的可怕。便连顾文渊也不知道为何,每次听到有人侮辱她,他就气愤的想要杀人!

  鲜血源源不断的从口中冒出,顾文渊却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反而加深了脚的力度,他的红唇勾起残忍冷绝的笑:“你们这些人都给本王记着,再让本王听到说她句不是,下场就如同这个白痴!”

  元若蓝低下眼,纵然她不喜欢顾文渊,可这妖孽对她的维护,倒是让她不像最初那样忌惮他了。

  抬起脚尖,顾文渊把皇甫蝶脚踹开,从衣袖里拿出块红色的丝帕,皱着眉头,细细的擦拭着长靴好在皇甫蝶疼死过去了,否则看到他的动作,以她的心高气傲根本难以忍受。

  皇甫柴抚了抚额头,心痛的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命令人将皇甫蝶抬了下去。

  元若蓝望了眼从始至终都置事外的林欣月,冷笑声,随后在元冰月的耳边小声的吩咐了几句,随后,在众人没有注意的之际,元冰月忽然消失了,片刻后才再次出现。

  “婉雲,你刚才让她去做了什么?”顾云菲不解的蹙起柳眉,问道。

  双手抱,懒洋洋的靠在檀木椅上,元若蓝勾起唇角:“我让她去给林欣月洒下种激化绪的药粉,可以让人的负面绪翻个几十倍,即使很能隐忍的人也会暴露在别人面前,你接下来就只需看好戏便成。”在这话落后,元若蓝就不再言语。

  玄天正与南宫烈侃侃而谈,目光却时不时瞥向元若蓝,似乎随时作着待命的准备,猛然间,他浑怔,道声音撞入脑袋,在脑中轰然响起:“玄天,你马上配合我,我便收你为徒,教你炼丹术。”

  “师父?”玄天愣,他明明看到师父的口型未动,自己的脑海中怎么会响起师父的声音。难道是自己太想拜师了,所以出现了幻觉?没错,定是这样

  “玄天,你别疑惑,这是我修炼的种玄技,能用意念交流,等下你照我的吩咐去做。”忽然,那道声音再次传来,玄天猛然愣,眼里浮现出激动之色。这这不是幻觉?师父说愿意收他为徒?他等了这么久,总算等到这么天了。

  而清然与清木,都相继收到了传音,不对元若蓝更加的崇拜,已经到了近乎盲目的地步,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元若蓝做不到的事,估计他们都不会相信。

  “咳咳,”清然干咳了两声,清澈的眸中蕴含着满满的笑意,“清木,你听说了吗,现在市集上流传着则消息,据说太子侧妃狠毒辣,心如毒蝎,又做作,陷害太子妃,点都不如太子妃的贤良淑德。”清木面无表的白了他眼,这还不都是他故意传出去的吗?

  “很多人都是如此说。”

  “哦?”玄天忽然凑了过去,锊了把乱糟糟的头发,说道,“真有这回事吗?云菲是我的干孙女,我可不能让她受欺负,诸位,你们能否跟我说说,这件事是否属实?”

  安静的内,因玄天师徒三人的话,骤然起了波澜。

  “这件事,我们都也听说过,以我看来,还是太子妃比较杰出,温和,贤良淑德,比虚伪的侧妃要好许多。”

  “就是,要是我,绝对不会错把鱼眼当明珠,太子侧妃怎么配与太子妃相比?”

  “我看那侧妃就是副心肠歹毒,心机深沉的样子,据说她和四公主交匪浅,刚才不还是见死不救?可偏偏总喜欢到处宣扬她是多么的善良,多么的重意,我呸,她算什么东西?”

  紧紧的握住拳头,林欣月的脸色由白到青,再由青到红,双目死死的盯着那群开口说话的人:“你们都给我住嘴,她顾云菲怎么和我相比?无论容貌和才都不如我,就凭她也能成为太子妃?如果她不是风离国的公主,便是为妾都没有资格!”

  众人都惊住了,谁也未曾料到,向高贵优雅的太子侧妃,会动这么大的怒?尤其是她那狰狞的脸庞,太可怕了,为什么太子会上这样的女子,看她眼都感觉恶心。

  “欣月!”皇甫君用力的按住林欣月的肩膀,不满的皱了皱每,便是他都没发现,林欣月会有这样疯狂的面。

  惊愣过后,诸人回国神来,再次议论而开。!!

  第六十六章真实面目

  “难道市集传言是真的?太子妃真是被侧妃陷害?”

  “看这样子,倒像是真的,太子妃根本不像传言中的优雅高贵,根本就是个泼妇。”

  “不,比泼妇还要可怕”

  “砰!”林欣月脚踹飞最近的桌椅,目光凶恶的道,“我让你们住嘴,你们难道听不到吗?她顾云菲,不配和我相提并论,再让本妃听到你们口中的话,本妃立刻抄你们全家。”

  “啪!”皇甫君再也忍不赚手掌重重的甩向了林欣月,他的那双眸中,呈现出抹痛楚:“林欣月,本殿下真的是看错你了,这才是你真实的面吗?那平常的你又该是多么隐忍?”

  这巴掌,瞬间让林欣月清醒过来,如果是平常,为了保持在外的形象,她即便再气恼也不会在脸上表露,可刚才不知为何心里的怒意无法压制,不发泄出根本不痛快。

  “殿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些话不是我说的,真的不是,殿下你要相信我,”睫毛微颤,林欣月捂着通红的脸颊,楚楚可怜的望着皇甫君,忽然,她似想起什么,狠狠的瞪了眼元若蓝与顾云菲,“我知道了,是她们的错,定是她们在我的上下了毒,我才会言不由衷,下”

  “够了!”掩盖住眸中的痛楚,皇甫君失望的摇了摇头,“到这种时候,你还要推卸责任?这世上有什么毒能控制别人的言行?林欣月,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他纵然不愿相信,自己心的女人竟然直在骗他,可事实摆在眼前,饶不得他不信

  “若蓝,真有你了,”火咏诗凑到元若蓝旁,竖起拇指,妖媚的容颜满是笑容,“这种做作的女人,我感到很恶心,而最让我爽快的就是撕下她们那层伪装,哈哈,今天的晚宴真是太痛快了,还免费看上场好戏。”

  手执长剑,双手抱的火炎始终注视着元若蓝和火咏诗,如神祗般俊美的脸庞扬起欣慰的笑容。至于那场好戏的主角,他从头到尾都没望上眼

  “贱人,我要杀了你们!”心上之人的冷漠,让林欣月的心沉入低谷,在她看来,这都是她们的错反正自己失去了太子的宠,大不了和她们同归于粳她得不到的东西,顾云菲那人也别想拥有!可惜的事,她还没能接近元若蓝,便被忽然冲出的清然与清木给挡住了。

  回头的瞬间,清然露出谄媚的笑容:“师祖,这个白痴就交给徒孙我对付了,你安安心心的看好戏便成。”

  “没错,这些事都要让师祖亲自动手,那我们这些人还有什么用处?”清木冷漠的扫了眼林欣月,面无表的说道。

  什么,师祖?不说林欣月,除了火咏诗几个之外,其余人皆愣住了。她是清然和清木的师祖,那岂不就是玄天大师的师父?天哪,没想到她不但修炼天才,更是名珍贵的炼丹师,炼丹技术更超过玄天大师,不然玄天大师亦不会拜她为师。

  皇甫柴叹了口气,难怪当初清然来警告她,不许为黑影报仇,原来她还有这样个份,自己那皇妹怎么就招惹了她?甚至连他的女儿都犯下同样的错误。这般人物,不是皇族能招惹的起的。

  “婉雲,你是炼丹师?”顾云菲愣愣的张大嘴巴,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难怪玄天大师会帮助我,原来是因为你的关系,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开风离国,但猜也能猜的到,如果云将军知道了你的能力,不知是否会后悔?”

  元若蓝淡然笑,便将视线投向脸呆滞的林欣月。

  林欣月怎么也没想到,这少女会是玄天大师的师父,天哪,她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人,如果再给她次机会,她宁愿今天未曾见过她,也不愿受到如此惊吓。

  “林欣月,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我师祖在玄者大比上战胜四大家族的第高手,成功收服了四大势力,就只有你和皇甫蝶那种白痴,想要招惹师祖,也不看看你们的份,配和我师祖说句话吗?那是对师祖的侮辱,你们连喝师祖的洗脚水都不配。”

  清然高傲的仰着头颅,清秀的脸庞尽是不屑,鄙意的打量着林欣月,眼里划过抹明显的厌恶。“招惹了师祖,你们林家别想存在了”

  这最后句话,让林欣月的脸色瞬间苍白,她知道今天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之人,不但她的命难保,林家百年基业,也将毁于旦既然清然要杀她,为何还要告诉她这切,若她不知道这少女的份,也许心里不会这么痛苦。

  “清然,清木,接下的事便交予你们解决,我们走吧!”达到了前来晚宴的目的,元若蓝并不打算再留下,对她来说,林欣月这样个废物,根本不值得她动手,交给其他人即可,相信清然他们会给她个很满意的答复。

  “菲儿”

  背后传来道沙哑的声音,顾云菲微微怔,却还是紧随在元若蓝的旁,头也不回的离去。

  凝望着那道从视线消失的影,皇甫君似乎觉得整颗心都空了,深邃的眸中凝聚着满满的伤痛和悔恨

  步到殿外,元若蓝朝着夜空伸了个懒腰,便在此际,双修长的手伸了过来,紧紧的握着元若蓝的手腕,微微挑眉,她的目光落在某妖孽的俊脸之上,声音不冷了几分:“放手!”

  “女人,跟我走,我有话和你说。”随后,不等元若蓝的回答,便强行拉着她快速的消失。

  “混蛋!”朱雀英俊的容貌骤然铁青,紧紧的握着拳头,火眸闪烁着两簇火花,“把老子的主人还给老子。”

  “喂,朱雀,你别去搀和了,”火咏诗急忙拉拽住朱雀,将他死死的按住“我觉得这男人倒不错,和若蓝很相配,你就别去打扰他们了,否则,我就把那件事告诉若蓝。”

  闻言,朱雀果真不动弹了,他恶狠狠的瞪了眼火咏诗,咬牙切齿的道:“算你狠!”

  月光倾洒而下,落在男子俊美的容颜之上,他红唇浅扬,扬起让人惊艳的笑容,这男人真不愧是妖孽,若不是元若蓝心神较稳,大概也会被他的笑容勾走心魂。

  “有什么话就快说吧!”元若蓝皱起眉头,视线落到顾文渊的手上,“还有,你的手可以放开了吗?”

  “蓝儿,本王”红唇轻启,话刚到了口边,不瞥见前方走来的宫女,那到了口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不耐的皱了皱眉,急忙向元若蓝的旁靠拢,让开了好条道,似乎对这拥有洁癖的顾文渊来说,即便是与其他女子擦肩而过,都让他感到恶心。

  可是,宫女的脚步亦向旁边移去,由于她低着头,以至于看不清容貌。眉头越皱越紧,顾文渊只能停下步伐,厌恶从凤眸中划过:“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当条挡路狗?”

  “噗通!”宫女忽然跪在顾文渊的面前,缓缓抬头,在看到她容貌的刹那元若蓝顿时愣。龙雨琴,竟然是她?没想到,她居然伪装成宫女混进了宫中。

  “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