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却没有多言,反正她也只是让他来打下手,至于他如何看待她,那便与她无关然星空内心不满,还是拿起药材个个提炼,他倒要看看,这少女能炼出什么样的丹药来。

  “这次,我实力提升到星玄师高级,有些丹药,是可以着手炼制了。”元若蓝深呼吸了口气,目光逐渐变得认真,抬手之际,簇火苗在手心升腾,映照得她脸颊通红。此刻,她要炼制的是返老还童丹与天星丹。

  返老还童丹,顾名思义,能让老者年轻化,而天星丹,与提升玄气的丹药不同,它能使星玄师的实力提升级,星玄师之下的可以提升两级,这两种丹药,都是元若蓝突破后方才能炼制。

  白永成凝视着认真炼制丹药的元若蓝,俊朗的容颜满是欣慰,此生能得此女,再也无憾

  虽然元若蓝放下话,不需白云龙的帮忙,可为了讨得她的欢心,白云龙还是跑前跑后的帮忙递送药材,丝毫没有感到有辱身份,而望着他忙碌的影,星空颇为无语。他,真的是白家主吗?太不像平常的他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股浓郁的药香味流传在整个屋中,元若蓝收起手中的火焰,拿起个玉瓶,数了数炼成的丹药,再放入玉瓶之中:“不多不少,正巧二十个,这第枚丹药,便由你来试下吧。”元若蓝倒出枚丹药,递送到南依的面前。

  “夫人,不能吃,谁知道这丹药是否成功,若放错了药材,就会变为毒药”星空警惕的目光锁定在丹药之上,在古籍中,他从未见过此类丹药,谁知是否有毒?因为星空平常都呆在炼丹师中,故此今早未曾见到元若蓝,自然也不知道南依的突破是元若蓝的功劳。

  南依的望向掌心如玉的丹药,微微笑,接了过来,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夫人”星空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已然来不及了,他望到白云龙和白永成都毫不紧张,不有些气愤,“家主,少主,怎么能让夫人随便服用丹药?谁知道她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白云龙并不理会星空,他眸光转,笑眯眯的注视着元若蓝:“呵呵,小丫头,你给她服用的是什么丹药?有什么效果?”

  “你看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南依的上就出现了变化,不由自主的,白云龙张大嘴巴,眼睛死死的盯着南依,里面带有不加掩饰的惊艳。只见袭淡绿色的纱裙裹住妙曼的躯,原本苍老的面容,此时变得白皙柔嫩,没有条皱纹,满头青丝乌黑发亮,仅插有根简单的朱钗,这般容貌,堪比少女,美的惊心动魄。

  “死鬼,你看什么看,难道没看过老娘吗?”南依伸手想要去拎白云龙的耳朵,然而在望见自己那双滑嫩的手后不愣住了。她摸了下脸庞,再看向那头乌黑的长发,眸中溢满了惊愕:“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容貌变年轻了,而且浑有用不完的活力,根本不像是年过七十的老太婆,难道是错觉吗?”

  “不,这不是错觉,”狠狠的咽了口唾沫,白云龙的眼里满是意,“夫人,你没感觉错,这是真的,你的容貌回到了四十年前,天哪,这种神奇的事,怎么可能发生?”

  这刻,作为激动的非星空莫属,作为名炼丹师,当然知道返老还童丹的珍贵,这根本处于传说中的丹药如今,他竟然能够见到此类丹药的问世,他能不激动吗?而他似乎忘记了,刚才是谁口口声声说元若蓝的丹药有毒。

  白云龙嬉皮笑脸的凑到南依的边,说道:“呵呵,夫人,今晚我们能否”

  目光不屑的扫过白云龙,南依道:“你还行吗?”

  “怎么,夫人,你小看为夫吗?”白云龙把抓住南依的手,强行将她拉入怀中,“夫人,你都不理为夫三年了,难道还不肯原谅我吗?如果你今晚能够好好的服侍我,以后我保证什么都听你的,现在我们便去做我们的事吧,哈哈”

  “死鬼,还没到晚上呢。”南依挣脱了两下,便不再挣脱,满脸通红的任由白云龙把她抱了出去。

  元若蓝无语的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继续炼制丹药,而经过她所露的手,星空也心甘愿的为元若蓝打下,手毕竟能够让炼丹师心悦诚服的,仅有比他实力还要强的炼丹师。!!

  第七十六章火家问罪

  余后的几天,元若蓝都在炼丹或修炼中度过,而白云龙与南依则天天往她这里跑,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元若蓝渐渐开始了解白云龙,当了解了他这个人,便发现,其实他并不是那般讨厌。

  随后,朱雀把兰心与白枫给接来北山。白家已经认下兰心与白枫,并计入族谱,并且,元若蓝也正式承认了他们,可她却有个要求,拒绝改姓白,为此,白云龙和她闹了半个时辰的别扭,最终还是由着她的子。而当白云龙听说,白枫还未做天赋测试,便宣布下去,五后的家宴上,为白枫测试天赋。

  家团聚,其乐融融,想及这些年来,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发展势力,很少陪伴他们,故此元若蓝做下决定,此段时间不再修炼,而是相陪在家人的旁,而在这段时,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原来有的时候,修炼不是她的切,仅有他们,才是她的全部

  “枫儿,稍后的天赋测试,你会紧张吗?”元若蓝替白枫整理了下着装,绝色的容颜扬起浅浅的笑,“你不用的,早在你还没出生前,我就给你改善过天赋,我相信今的家宴上,你会光彩夺目。”

  白枫闻言,笑间,露出两颗可的小虎牙,粉雕玉琢的脸庞满是轻松的笑意:“姐,枫儿才没有紧张,作为姐姐的弟弟,枫儿是绝不会让姐姐你失望的,何况,那群老头子,枫儿都不放在眼里,枫儿的天赋如何,才不关那些老头的事。”

  “那我们去吧,小枫儿。”元若蓝和兰心相视眼,两人同时牵起他的小手,朝着厅中的方向走去。

  小枫儿说的没错,无论如何,她元若蓝的弟弟,都轮不到别人说三道四,而且,小枫儿在还没出生前,就经受自己丹药的培养,他的天赋如何,恐怕她最为清楚。

  白永成站在兰心的旁,温柔的望着这三个在他生命中占很大风量的人,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随着四人的进入,喧闹的宴会厅,奇迹般的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齐聚于他们的上。

  “他们就是少主的妻子继女和儿子?不是说少主有个两岁的儿子在外吗?他看起来根本就是四五岁了,真的是少主的儿子吗?”

  “此事家主已经做出了解释,小少主长的有点特别,比其他孩子长得较快,心智也比较成熟。”

  “是吗?这件事我倒没听说过”

  被如此多的人注视着,小人儿并没有感到害怕,好奇的大眼睛四处打量,最后目光汪在了坐在角落中的白云桥的身上,朱雀哥哥告诉他了,当初就是这坏人打伤姐姐,并带走了爹爹。

  “家主,家主,”道焦急的声音骤然响起,随后,在众人的注目下,仆人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道,“家主,火家的人来了,这下该怎么办?”众人面面相觑,显然火家的到来,让所有人都由心的感到错愕。

  “什么?”白云龙面容变,拍案而起,捋着雪白的长胡须,紧紧的皱着眉头,“他们怎么这时候就来了?不管如何,今天的天赋测试都必须进行下去,至于火家的人”

  “至于我们会如何?”充满冷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在话音落下后,众人跨入厅内,他们的脸色皆都不善。

  领头者是位红袍的老者,面色苍老,眸光锐利,似如把利剑,稍不小心就会被他的目光刺伤,他刚走进,视线便汪在白永成的脸庞:“白少主,我家小姐怎么配不上你?你为何要娶外面的女人,她有什么地方比的上我家小姐?”

  冷笑声,白永成执起兰心的手,无的说道:“对我来说,火尹娜从头到尾,都比不上心儿。”

  “你”老者脸色突地变,甩了甩衣袂,狠厉的看向白云龙,“白家主,你是否该给我火家个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白云龙冷然的笑,语气不冷不热,“我还没问你要交代,你还敢让我给你们交代?你以为你们火家是什么东西?让老子给你交代,你做梦!”听到火家的来意,白云龙立刻火冒三丈。

  白云桥那老家伙和他儿媳都被紧紧的看着,不可能有机会给火家送信,没想到在白家,还有其他的细,看来是时候整顿下家族了,不过看况,火家还不知道元若蓝的能力,那也便是说,那天的情况下尖细并不在场。

  “今天,是我孙儿的天赋测试,我不希望大开杀戒,若你们是来为我孙儿庆祝的,我烈欢迎,如若不是,就请离去。”

  “哈哈,你是说外面那女人生的儿子?”闻言,老者忍不住仰头大笑,嘲讽的扫了眼白枫,“这根本不用测试,外面的女人,能生出什么样的儿子?肯定是个废物罢了。”

  “火齐你这老狗,你敢羞辱我的孙儿?”南依猛然拍了下桌子,站起,恶狠狠的瞪了眼老者,“你再骂我孙儿句废物试试?信不信老娘把你活撕了?真他妈气人,废物还敢说别人是废物。”

  “你是”火齐眯起双目,在注意到南依容貌的瞬间愣住了,“你是白夫人?这怎么可能?几月未见,你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年轻?还是说你是白夫人的私生女?”

  “也只有你这种老狗才会有私生女,老娘就是南依,怎么,你这老狗羡慕我能回归年轻吗?”南依得意的扬起头,不屑的扫过火齐眼,“老娘知道,你直和我白家不对盘,不就是我年轻时代没答应你的追求,反而嫁给了白云龙嘛,不过,重来次,我也会做同样的选择,实在是你这老狗不讨人喜欢。”

  闻言,众人方才知,原来年轻时候,火齐长老还追求过他们的夫人。

  “哼,”冷哼声,火齐的面容沉下来,“那我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不是天才,我看很危险,外界的女人是不可能生出什么天才人物,彼时,我会让你明白,你们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

  南依翻了翻白眼,讥讽出声:“那我们便拭目以待吧,我可是相信我的孙儿。”!!

  第七十七章天赋强大

  此时,厅中安静的可怕,便是连众人的呼吸声都能够听得清二楚。元若蓝拍了拍白枫的肩膀,淡淡的笑:“去吧,小枫儿,告诉他们你的实力。”

  白枫转过头,大大的眼睛仿佛被清泉洗过,清晰见底,他的唇边扬起可的笑容,朝着元若蓝点了点头,再望了眼兰心和白枫,随即缓缓的向着白云龙走去。

  “宝贝孙儿,你不用紧张,把手放在这测试石上就足够了。”

  小枫儿嘟了嘟唇,粉雕玉琢的脸庞满是不快,他才没有紧张呢,就凭这些人,还没那资格让他心生紧张,若不是为了爹爹和娘亲,他才不愿做什么天赋测试。

  极不愿的把手放在测试石上,缓缓闭上双眸,缕阳光从门外照而进,碰巧落在小枫儿长而密集的睫毛上,众人都紧张的屏息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小枫儿面前的测试石,这刻,他们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声。

  “哼,”火齐冷哼声,颇为不以为然,毕竟个玄者和武者的集合,能育出什么样的孩子?不要多想,就知道他定然是个废物,他会让白家知道,他们的决断是多么的错误。

  束红光骤然升起,映照的整个厅内通红火齐脸庞的得意之色不僵赚呆呆的张大嘴巴,副不敢置信的表情:“这这怎么可能?居然是最高品阶的红光不,绝对不可能,这是我眼花了,没错”

  红光,是测试等级中最为高的级,能拥有红光天赋的,无不会是大陆顶尖人物,可以想象得到,众人此时的惊愕。

  “哈哈哈,”白云龙朗声大笑,眉目间都有着掩藏不住的骄傲,“真不愧是我孙子,火齐,这下你看到了吧?还有什么话可说,这已证明,我儿子没有看错人,个红光天才,几十年的时间,就可跨上玄者巅峰。”火齐的脸色如同吞了苍蝇般难看,双眸恶狠狠的瞪着白云龙。

  “没想到,小枫儿和若蓝样,”白永成叹了口气,英气俊朗的脸庞带满笑意:“曾经我帮助若蓝做过天赋测试,她的级别也是红光,当时我还被她吓了跳。”

  “哦?”眉头挑,白云龙越发得意,整张老脸都容光焕发,“原来我宝贝孙女也是红光,难怪会如此天才,成儿,你果然没有看错人,我白家,已有两个天才人物。”

  因为元若蓝和白枫都是兰心所生,不由自主的,他看着兰心的目光发生了改变,如果个是巧合,那两个呢?看来,她真是白家的福星,如果她再生个,会不会又是红光天才?白云龙又如何知道,在白枫还没出生前,元若蓝就用丹药培养他,他若没有这般天赋,恐怕元若蓝会看不起自己。

  “算你们狠,”紧紧的握着拳头,火齐面容铁青,眸光流转间,唇边勾起险的笑容,“白家主,今我来此,还有件要事,我家小姐深爱白少主,可白少主已有妻子,那我们便举办场两家年轻子弟的大赛,若火家赢了,白少主必须娶我家小姐,如果火家输了,那我们就再不谈此事,如何?”

  其实,火齐心中另有算盘。火家和白家的势力旗鼓相当,拼个两败俱伤毫无好处,而火家唯的优势是,这届火家的子弟不乏杰出之辈,想必几十年后,火家能吞并白家,自然,他不许元若蓝和白枫留在白家。两个红光天才,太过危险。

  白少主娶了自家小姐,那他们母子三人就必定离开,失去了白家的庇护,这三人同样难逃死,像他们这种天才留在这世上,会给火家带来无穷的隐患。火齐有那个信心,年轻天才的比试,他们火家绝不会输。

  “这”白云龙紧紧的皱眉,沉思片刻,说道,“好吧,我答”

  “慢着,还有点我没有说,”火齐抬手,制止了白云龙的话,他的目光扫了眼元若蓝,冷笑声,“人出赛只能有次,不能连续战斗,这件事,你可能答应?”

  闻言,白云龙怒从心来,恶狠狠的瞪着火齐,以元若蓝的天赋,火家绝无天才是她的对手,可若她只能对战人,那白家又有谁能胜过火家天才,这件事,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

  “怎么,堂堂白家的家主,连这点胆子都没有吗?哈哈”火齐仰头大笑两声,满脸讥讽的望向南依,“南依,你当初怎么就选择了这个懦夫当夫君?要我看,我比这懦夫可好多了,他连战斗的胆子都没有,到底还是不是名玄皇强者?如此胆小的玄皇,我可是第次见到,哈哈,趁现在,你还是趁早改嫁得了。”

  白云龙气的满脸通红,白须乱颤,时连话都说不出来。南依赶忙替白云龙顺气,没有好气的瞪了眼火齐:“你这老狗算什么?也敢让老娘改嫁?既然你们想玩,那就好好的玩,不过我可告诉你,到时输了,你们火家的人可别哭鼻子。”

  “哈哈,真是可笑,你们绝不可能赢,”火齐的眼中凝聚着满满的不屑,最后扫了眼厅中的众人,道,“来这里的任务,我也完成了,这就告辞,而两家的比试,在半月后展开,我可很期待那的到来,我们走!”

  狠狠的挥了挥衣袂,火齐转过子,头也不回的跨出门槛。火家众人见自家长老离去,全部追随而上,逐渐消失在阳光之中。

  “夫人,哎,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白云龙重重的叹息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神色间尽是忧虑,“火家这届天才纵出,原本就有个火炎,如今又出来个更为天才的火咏诗,除此之外,还有众多天才,我们白家却仅有若蓝和小枫儿,但是,小枫儿才两岁而已,如何与火家天才相比?”

  翻了翻白眼,南依伸出手指,戳了戳白云龙的脑袋目光鄙夷:“你这笨蛋,我只答应陪他们玩玩,可没答应他们提出的要求,到时若输了,那就直接开战,反正不可能牺牲儿子的幸福,如果侥幸胜利,那么白家就不会有任何伤亡,这不是你希望的吗?”

  如今,白家有两个玄皇,无需害怕火家但是即便如此,两家开战,有所死亡是在所难免,她明白这老家伙把家族人的命看的很重,所以,她才答应火齐的要求。!!

  第七十八章未婚夫到

  “夫人”白云龙满脸感动,伸手将南依揽入怀中,深的道,“原来夫人你是这样了解为夫,此生能有夫人相伴,为夫再也无憾。”

  面颊染上晕红,南依推了推白云龙:“老家伙,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就不能正经还不快放开我?”

  “咳咳”白云龙干咳两声,严厉的眸光扫过那群白家的长老。

  接受到白云龙的目光,众长老齐刷刷的转过脑袋,似乎是在说,我们没看到,什么都没有看到

  看到上面打骂俏的两人,元若蓝收回目光,把视线放在旁之人的上,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和轻松,同样,心底保护家人的信念也越发强烈,她决不许任何人破坏她的幸福。

  忽然,道声音打破了这刻的温馨:“家家主”

  眉头皱,白云龙松开了南依纤细的柳腰,不耐的目光投向门外:“又发生什么事了,还是说又有人来捣乱?这些人到底还有没有玩?”

  “是是这样的,家主,”仆人喘了几口气,抹掉额上的汗水,小心翼翼的瞥了眼白云龙,“外面有个男人前来求见,他还自称是若蓝小姐的未婚夫,说是来找若蓝小姐的。”

  未婚夫?元若蓝无奈的覆额,会自称是自己未婚夫的,除了顾文渊那妖孽还会有谁?只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