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溃骸敖憬悖愣牧闶趁挥辛恕!?br/>

  闻言,元若蓝从玄灵戒指中拿出几个玉瓶,推送到白枫的面前:“这里足够你享用半个月了。”

  白云龙刚坐下,便看到了元若蓝送给白枫的玉瓶,不解的说道:“这些是什么?”

  “哦,只是些强健体和缓慢提升玄力的丹药罢了,但在小枫儿的手中,便只是他的零食。”

  “我靠!”白云龙直接跳了起来,满脸的痛的说道,“败家子,你们这群败家子,什么人有你们这种胆魄,拿丹药当零食?你们知道丹药对修炼者来说,有多珍贵吗?竟然就这样浪费了。”

  元若蓝风轻云淡的扫了眼白云龙,漫不经心的开口:“你难道没有发现,小枫儿的体强度胜过般人?也没发现,他的实力已经到达了玄人高级?这都是他从出生以来,就将丹药当糖豆吃的缘故。”

  “什么?”猛然惊,白云龙打量了眼白枫,这看不呆愣住了,“没错,他确实已经到达了玄人高级,因为从来没有往这般想过,也就未去细心感受,没想到”

  突然间,老家伙有些羡慕白枫,为何他就有个这般好的姐姐,让他拿丹药当糖豆吃,估计大陆中也仅有他有这般待遇想当初,他成为玄人高级的时候,可花费了好几年时光,更付出了不少的艰辛。

  就在这时,对面个玉瓶抛了过来,白云龙快速反应过来,急忙伸手接住玉瓶,如同至宝般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瓶,并不忘数落元若蓝:“败家子,真是个败家子,万玉瓶被摔坏了怎么办?要知道,这些可是珍贵的丹药啊。”

  元若蓝白了白云龙眼,耸了耸肩膀:“我很抱歉的告诉你,这不是什么丹药,而是毒药,如果你不小心打碎瓶子,那么你的小命恐怕就要丢了”

  白云龙双手颤,玉瓶差点摔落,又急忙将之接赚此刻,在他手里的不再是至宝,反而成了个烫手的山芋,丢也不是,拿也不是,他不哭丧着张老脸,说道:“宝贝孙女,爷爷知道你不喜欢爷爷,可是你真的要杀了我吗?杀我还浪费你的毒药,你还是将它拿走吧!”

  望见白云龙副受到惊吓的样子,南依捂嘴偷笑起来:“死鬼,你怎么这么好骗?孙女说几句话你就相信了,哈哈,笑死我了。”

  “什么?”白云龙惊讶的道,再看向元若蓝,发现对方脸庞的笑意之后,这才猛然醒悟过来,“好,你竟然拿你爷爷消遣,用这种方法吓唬我,我的条老命都快葬送在你手里了。”

  元若蓝勾起唇角,挪揄的笑道:“这瓶中所装的十枚丹药,便是我当初第次拿出来的丹药,只要还有口气便能治愈,不过既然你不需要,那还是把它还给我吧。”

  在听到元若蓝的话后,白云龙就惊讶的合不住嘴吧,随后元若蓝说要收回丹药,这可怎么行?急忙将玉瓶塞入怀中藏了起来,副谁敢和他抢丹药,他便与谁拼命的架势。

  “家主,家主”就在这时,仆人急匆匆的从门外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外面来了行人,他们说是若蓝小姐的属下,奉从若蓝小姐的命令前来相助。”

  闻言,元若蓝缓缓松了口气,他们总算来了

  “是朱雀哥哥他们来了吗?”白枫眼睛亮,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粉雕玉琢的脸庞扬起可的笑容,“爷爷,是朱雀哥哥他们,他们是来找姐姐的,我们快出去迎接吧。”

  云雾弥漫的山间,阵清新的空气缓缓流淌而过,带给人说不出的舒畅之感。山门之处,群人注目而望,神色带有惬意,而站在最前方的,无疑是群最为杰出的俊男美女

  “我都有好些子没有见到主子了,想到稍后就可见到我想念已久的主子,我就忍不住激动起来,”脚踩在垫脚石上,元风面朝蓝天,伸了个懒腰,弱的脸庞满是惬意,双大眼忽闪忽闪的盯着前方,“不管如何,下次,我也要跟着主人出任务”

  “你先想想如何应付主子,”元冰月面无表的扫过元风,语气冰冷,“你把看家的任务偷偷的留给嘉儿,致使嘉儿无法来见主子,等你回去,估计嘉儿丫头定会像主子哭诉。”

  元风皱起眉头,少顷,他勾搭住龙云飞和元非零的脖颈,满脸笑意的开口:“冰块零,野兽清,我们是好兄弟不是?回去的时候,你们帮我把嘉儿丫头给绑了,千万别让她向主子告状,不然我就完了。”

  冰冷的目光落在元风的手上,元非零神色冷漠的拍掉了他的手:“我不会帮你隐瞒主子”

  “野兽兄弟”元风目光可怜的凝望着龙云飞,撅起红唇,说道,“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我个人打不过嘉儿那丫头。”

  “你帮人起绰号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掉?”龙云飞皱了皱眉头,视线从旁狠狠的瞪着元风的朱雀上扫过,“另外,朱雀在这里,你认为你能瞒得了主人吗?”

  不满的瞪了眼龙云飞,元风转过子,讪笑了两声:“呵呵,朱雀兄弟,我们”

  “老子警告你,稍后见到主人,你如果敢冲过去拥抱主人,老子立刻把你烤熟。”

  俊脸瞬时拉了下来,元风委屈的瞥过脑袋,自己不过就是想见主子,才将任务偷偷的留给嘉儿,并丢下嘉儿偷跑,他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他们用得着都如此不客气的对他吗?再说了,他做这切,都是为了主子罢了。

  他对主子,简直是不见如隔三秋,何况主子已走了这么多,难得有机会能来找主子,他怎能放弃?要怪也只怪嘉儿,谁让她不留心他们的动作,导致被他们留了下来。

  忽然,前方道熟悉的影映入元风的眼帘,激动之中的元风,早已将朱雀的警告抛于脑后,直接奔向来人:“主子,我元风来了,哈哈,这些时间,我可想死主子你了”

  顾文渊神色凛,闪挡在元若蓝前,抬起腿狠狠的踹上扑来的元风,同时怒吼震天:“滚!本王的未婚妻,你也敢碰?”

  给读者的话:

  推荐完结文野蛮王妃,杀手太子妃。!!

  第八十二章比赛来临

  元风在空中打了个转,方才重重的落在地上,他快速爬起,拍了拍上的灰尘,恶狠狠的瞪了眼顾文渊,方才委屈的看向元若蓝:“主子,这家伙是什么人?他还踢了我脚,主子你要为我做主。”

  俊脸黑,顾文渊凌厉的目光投向元风,甩了甩衣袂,走到元若蓝的旁,那双凤眸溢出人的光彩:“蓝儿,记住了,你是我的女人,以后离这种居心不良的男人远些。”

  “你说谁居心不良?”紧紧的握着拳头,元风的脸色猛的沉了下来,“主子不是你的女人,而且,主子说过,最讨厌你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变‘态,所以,主子不可能喜欢你。”

  嘴角不抽搐了下,元若蓝无奈的覆额,她何时与他说过这番话?

  “你骂本王是变’态?”凤眸轻轻眯起,股怒意在心中点燃,就在顾文渊转首的瞬间,团火焰迎面扑来,他冷的笑,抬掌拍向那团火焰,顿时,火焰四散而开,缓缓消失在空气中。

  阳光下,朱雀迈步而来,头如火般的红发在微风中轻扬,他的手中,托有团炽的火球,霸气的红眸浮现出两簇怒火,怒道:“离开老子的主人,否则,老子今就把你给活活烤死!”

  俊脸沉下来,顾文渊冷笑声,不屑从凤眸中划过:“就凭你这只火鸟,也能烤了本王?如果你不是蓝儿的玄兽,本王此刻就已经将你浑的毛统统给拔光。”

  后的众人,不想到被扒光毛后的朱雀,全忍不住笑了起来,其中元风笑的最欢,俨然忘记刚才是谁脚将他踹飞。

  顾文渊嘲讽的话语,立刻让朱雀炸毛,英俊的脸庞满是怒意:“混蛋!那老子就要看看,是老子活烤了你,还是你拔了老子的毛!真是气死老子了,老子非要教训教训你这混蛋!”

  敢宣称主人是他的女人?他会让这该死的混球知道,他的主人,岂是他能窥视?

  “你们够了!”眼看两方战争将起,元若蓝眉头皱,大步上前,挡住两人的视线,“朱雀,你这路辛苦了,稍后便去休息吧,妖孽,朱雀天生便是火爆脾气,所以”

  “看在蓝儿的份上,这次本王不与你计较,”淡淡的扫了眼朱雀,顾文渊垂下眼帘,凤眸含笑的凝望着面前这张绝色的容颜,勾起唇角,凑到元若蓝的耳边,说道,“蓝儿,我是为了你才放过他,你该如何感谢我?”

  温的呼吸扑打着耳根,元若蓝从未与男子如此接近,心里不升腾起种异样的感觉。

  “咳咳,”白云龙干咳了两声,不满的望向顾文渊,随后将目光转向朱雀诸人,那瞬间,他愣在原地,呆呆的张大嘴巴,“这些年轻人,都未满二十吧?可这群人中,大部分都在地玄师,仅有个地武师,还有那红衣男子,我居然看不出他的底细”

  未满二十的地玄师,在火家,也仅有火炎和火羽纱这两个天才。天哪,这些家伙到底是从哪来的?而且还是这么多个?

  “这是天星丹,能让你们突破两级,”伸手之际,元若蓝的掌心多了个药瓶,她的目光环视众人,说道,“并且,在半月之内,我要你们统统都突破到天玄师,做不到的就不要来见我了。”

  天玄师?白云龙和南依都面面相觑,脸庞带有毫不掩饰的震惊。让他们在半月内突破到天玄师,这怎么可能?即便是神,也不可能做到吧?只是别人做不到的事,不代表她元若蓝无法做到。

  “是,主子,我们不会让你失望”众人同时抱拳,坚定的声音久久的在这午后的天空下回响,似乎只要是元若蓝的吩咐,他们都不会抱有任何意见,仅会竭尽所能的去完成。

  就在众人努力提升实力时,两家比试的那,终于到来

  这,烈当空,天气晴朗,高台上,两个老者高高而坐,其中人正是白云龙,另个红衣老者,便是火家的家主,也就是火尹娜的父亲火天傲。正所谓人如其名,此人的表更比天傲,从始至终,都只给白云龙个高傲的侧脸。

  高台之上,黄衫女子淡然而坐,在这喧闹的场上仿佛成为了个独立的风景,不被周遭的气氛所感染然而,在看到那家四口的出现后,再也无法保持淡然的姿态,向着兰心投去嫉恨的目光

  缓缓的,她站起,迈着优雅的莲花步,踱步走向白永成:“白公子,好久未见,不知公子近来可好?”

  原本和兰心谈笑欢声的白永成,听到火尹娜的声音,话戛然而止,皱起眉头,俊脸带着明显的不耐与厌恶:“火小姐,你能否离我远些?我怕我面前的空气被污染。”

  粉拳紧握,火尹娜克制住满腔怒火和不甘,再次露出优雅的笑容:“白公子说笑了,你面前的空气被污染,又与我何干?大概是你北山的空气不新鲜,听闻白公子回来已三年,为何不去找我?难道你忘记我们之间的谊吗?”

  白永成感受到兰心的紧张,紧紧的握住她的拳头,冷笑声:“我不认为我和火小姐之间有什么谊,顶多也只是个联姻罢了,但我白永成,已有心爱的女子,若火小姐这般想要嫁人,那就另寻他人,想必有很多男人愿意迎娶火小姐。”

  那不以为然的冷淡语气,令火尹娜心中猛然痛,紧紧的攥着粉拳,指尖深入到掌心中却,她却丝毫没有知觉,双美眸带着痛楚的望向白永成:“白永成,你真就能够绝如此?我等了你整整十几年,都得不到你的句关心吗?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你,而你却要娶她人为妻?我是火家的公主,有哪个地方比不上外界的这个女人?”

  她伸出手指,指向兰心,那双眼睛仿佛要喷出怒火:“她到底有什么好?以她的实力,没有资格和你并肩,只有我,只有我才配站在你的边,为何你却为她抛弃了我?”

  白永成紧紧的把兰心揽入怀中,唇边勾起绝的冷笑:“你错了,我不是为她抛弃你,因为,我是在逃离与你联姻的路途上,才遇上了她,即便没有心儿的出现,我也不可能娶你这种女人”

  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火尹娜的脸色霎时间惨白,目光绝望的看着这个她深着的男人△为火家的公主,她从小就表现出惊人的天赋,边从来不缺乏追求者,可偏偏,在见到白永成的瞬间,她沦陷了,从今往后,除了他,她的眼里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十几年了,她等了他十几年,终究还是等不来他的另眼相看如今,望着他和另个女子卿卿我我,她像是有只手狠狠的捏住她的心脏,痛的无以自拔若切能够重来,她绝对不要再遇上他,如此便不会痛苦。

  看到火尹娜惨白的脸色,火天傲神色不冷了下来:“白家主,别忘了你当初的承诺,如果我火家赢了,你就必须让白永成休了那女人,并且赶走他的儿女,再八抬大轿的去迎娶我的女儿。”

  白云龙瞥了眼火天傲,捋着长须,说道:“你放心,我会说话算话,不过你怎么就确定,你们火家定会赢?我白家,也不是无人,胜利的说不定会是我白家。”

  “哈哈,”闻言,火天傲高傲的大笑两声,不屑的扬唇:“白家主,无论你如何说,也改变不了结局,白家有多少人,我还不清楚吗?所以我们火家,绝不可能输,你就等着让你儿娶我的女儿吧。”

  给读者的话:

  推荐完结文野蛮王妃杀手太子妃!!

  第八十三章招取胜

  火家家主之所以自信满满的,当然也是有他的理由的,火家之中原本就有个天赋非常好的火炎,现在他的妹妹火咏诗也是出类拔萃,更是超越了火炎成为了火家当之无愧的第人。而起在火家这届的年轻辈之中,有不少杰出之辈,这战肯定是他火家取胜的。

  “哼,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白云龙挑眉,伸手在自己的胡子上面摸着,当他的视线看向元若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笑意。火家有火焰和火咏诗又能怎么样?他们白家可是拥有个很大的王牌,特别是在她的手中还有个强大的年轻天才团。看来这场战斗可以轻松地取胜了,等伙儿有火家哭的。

  此时的擂台早就布置好了,在阳光之下,所有的人脸上都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各位都已经到了,那么比赛马上也可以开始了,我们火家第个派出的是火云然,不知道你们白家想让谁上场?”火天傲用倨傲的目光看着白云龙,眉宇之间都是高傲的神色,就像白云龙在他的眼里,地位根本就不对等,只不过是个蝼蚁而已。

  白云龙自然是知道火天傲看人的时候,向是这样的目光,所以也没有去和他般见识,而是满脸微笑的看着元若蓝,大声地说道:“宝贝孙女,安排人出战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要让爷爷失望啊。”

  元若蓝是阵的无语,不由的看着天空叹了口气,“这个老头子,还真的会推卸责任,元风,这场你去吧,我教给你的收敛气息的方法是否学会了?在战斗之前不可以暴露实力,这样才可以给敌人带来最大的震撼。”

  双眼之中闪现出道寒芒,嘴角微微地翘起,元若蓝冷笑声说道:“我会让火家的人知道,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我元若蓝的父母,就是那么容易被他们这些废物拆散的吗?”元若蓝的话,让众人不由得大了个寒颤,与此同时在心里为火家的人默哀。

  “是,主子,我上场了。”元风手上拿着宝剑,抱拳说道,然后飞快的转身,脚尖在地上点,就飞到了擂台之上,双眼紧紧地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嘴角微微地扬起,“我元风的剑下从来就不斩无名之鬼,所以你最好还是报上你的姓名。”

  在元风的对面,站着个长得还算是英俊的青年,看样子大概有二十四五岁左右,此时正脸倨傲的盯着元风,说道:“我同样不会给即将被我杀死的人留下姓名,你还是带着遗憾下到阴间吧。”战斗还没有开始,他们两人就表现出强烈的敌意,看样子不置对方于死地,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哈哈哈,这既是你白家的天才吗?”火天傲在哪里大声的笑了起来,不屑的开口说道:“他看起来也只不过十七八岁吧?而且看他那瘦肉的身体,和柔弱的外表,恐怕我火家的火云然掌就可以拍死他。”

  微微地撇嘴,白云龙不以为然的看了眼火天傲,微微地笑,说道:“原来火家的家主是个以貌取人的家伙,你怎么就知道他会输呢?”

  “哼。”不由得冷哼声,火天傲目光转,阴险的微笑着说道:“要不这样好了,我们今天就做个赌注,今天在擂台上面,双方战斗可能会有所伤亡,要是方被杀死了的话,另方不得追究责任,怎么样?”

  “这”白云龙微微地皱了皱眉头,故作为难的样子,其实在他的心里可是大笑不已,这件事情他可是求之不得的。

  “怎么,难道白家主你害怕了吗?还是说你自己有自知之明,知道你们白家定会输的很惨的?也是,就凭你们白家这样的家族,怎么可能培养出什么样的天才,哈哈哈哈。”

  “砰。”白云龙是拍案而起,脑袋上面是青筋暴突,脸铁青之色的说道:“火天傲,你这个老不死的竟然这么的说我白家?那好,我就要告诉你,到底是哪个家族不行,不就是比试之中有所伤亡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好,本家主答应你了。”

  “白家主,你说话可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