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不由得大笑起来,脸上露出讥讽的神色,开口说道:“你以为你这么说的话,就可以将我给吓走吗?也许你还私藏了些那种丹药,但是绝对不会超出两颗的,这样珍贵的丹药,岂是说有就有的。不管怎么样,今天你们白家都要遭受灭门之灾。”

  伸手在鼻子上面揉了下,白云龙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先让那个老家伙多得意会儿,等会儿就吓死他。

  “你们还愣在哪里做什么?还不给我上?”火天傲转身对着火家的那些人大声地喝道。

  “慢。”突然之间,道声音突然地想起,到红的的身影闪过,火咏诗出现在了前面,脸上露出阵冷笑,开口说道:“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我现在命令你们,诛杀火家之人,不得放走个。”

  “哈哈哈,火咏诗,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不会是以为火家的长老会听从你的命令吧?”火天傲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声音之中充满了嘲笑之色,好像火咏诗做出了个天大的笑话样,但是他的笑声才刚刚的想起,就突然地停止了。只见四个长老双眼之中黯淡无光,就像是个木偶样,朝着火家的人杀了过去。

  “你们这都是干什么?还不赶快给我住手。”火天傲不由得神色大变,出言怒吼道,这四个长老可是从来就没有不听从自己的命令,现在他们像是没有听见自己的话样,根本就没有停手的意思,现在他的心里才想明白了,这四个长老肯定是被火咏诗给控制了。

  虽然白云龙不知道火咏诗为什么要帮住他们白家,但是他还是可以看出来,火咏诗对于白家没有丝毫的恶意,而这么好的个嘲讽火天傲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轻易地放过的,在哪里幸灾乐祸的大声地嘲笑起了。“哈哈哈,火天傲,没有想到你这个家主竟然这么的窝囊,像是家族年轻辈背叛了,现在竟然连长老也背叛了,要我是你的话,还不如直接的去死好了,哈哈哈哈。”

  噗嗤阵,因为怒过攻心,火天傲直接的喷出颗口鲜血来,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你们会后悔的,定还会后悔的。”他损失的不只是四个长老,还有四颗珍贵的丹药,毕竟以四个长老的身份和实力,自然是分到了颗丹药,这件事情怎么样是的火天傲不生气?他没有被当场的气晕了,已经是非常的不错了。

  火天傲还没有从这个变故之中回过神来,远处就传来了阵整齐的脚步声,他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抬头看去,这样看不要紧,下子就愣在了哪里。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是白家的那些精英弟子吗?他明明是记得那些人的实力的,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中,有了这么大的进步?!!

  第九十章玄兽杀到

  噗嗤阵,因为怒过攻心,火天傲直接的喷出颗口鲜血来,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你们会后悔的,定还会后悔的。”他损失的不只是四个长老,还有四颗珍贵的丹药,毕竟以四个长老的身份和实力,自然是分到了颗丹药,这件事情怎么样是的火天傲不生气?他没有被当场的气晕了,已经是非常的不错了。

  火天傲还没有从这个变故之中回过神来,远处就传来了阵整齐的脚步声,他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抬头看去,这样看不要紧,下子就愣在了哪里。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是白家的那些精英弟子吗?他明明是记得那些人的实力的,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中,有了这么大的进步?

  要是个两个还是情有可原的,但是这么多的人同时的突破,那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而且有的人是突破了两级。这段时间到底白家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派出来的尖细没有和他取得联系?就是白云桥那个混蛋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火家。

  看见火天傲脸震惊的样子,白云龙的心情非常的不错,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呵呵,火天傲,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白家可早就不是原来的白家了。可不是你们火家得罪的起的,怎么样,我不是说谎吧,老夫我可从来就不忽悠人的。”

  火天傲紧紧地握住拳头,慢慢的回过神来,大声地喝道:“火家众人听令,给我杀。”

  顿时之间两家的人打斗在起,而白家的长老除了被南依关起来的白云桥之外,其他的长老都赶了过来,只要有打斗,就会有伤亡出现,虽然白家的众人实力有了很大的提上,但是,有人依旧是被打得奄奄息。很快白家的精英被火家的两人夹击着,虽然被他杀死了人,自己也是被另人打得是身受重伤。

  而发生的这切事情,都被火天傲看在眼里,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受伤之人。只见那个白家之人,颤抖着手从怀里拿出了个丹药,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嘴巴之中,只是瞬间的功夫,他苍白的脸色马上的还转起来,从地上飞快的跃了起来,从新的加入到战斗之中。

  “这,这怎么可能?”他明明看见白家的那个弟子被击中了要害,这样严重的伤势,就算是火家的那种丹药,也不可能给治愈的,就不要说直接去参加战斗了,但是,为什么他白家会拥有这样神奇的丹药?

  更让火天傲感动吃惊的是,那样神奇的丹药,白家并不只有枚,她已经看见,好多白家受伤的弟子,本来已经是奄奄息了,但是在服用了那种丹药之后,直接的就马上复原了,而且还没有丝毫的后遗症。

  “为什么就不可能呢?”这时候个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之中,火天傲转回头去,看见南依正慢慢的朝着他这里走来。只见她穿了件青色的长裙,条紫色的披肩随风飘荡,显示她无尽的风华,那张美丽的脸蛋上面露出淡淡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动人,但是当她开口说话的时候,将这样的气质都给打破了。

  “火家老狗,你不是想要灭了我白家,杀了我夫君吗?这件事情是老娘活了这么久以来,听见最好听的笑话了,就凭你这个老狗,也想要覆灭我们白家吗?老娘告诉你,老娘就站在这里,只要你敢走出步的话,老娘就打断你的狗腿。”

  说话之间,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感觉到南依身上的气势,火天傲的脸色字再次的大变,“你,你竟然突破玄皇之境了?”

  “你现在才知道吗?”南依站在那里,满脸不屑的神色,淡淡的说道:“我才你心里定是在想,我们白家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吧?看在你马上就要死了的份上,我就大发善心告诉你好了,那都是以为我这个宝贝孙女。”火天傲浑身颤,不由自主的朝着元若蓝看去,脸上充满震惊的神色。

  “不管是那些治疗伤势的丹药,还是我们用于突破的丹药,都是我的宝贝孙女亲自炼制的,而且她十八岁的年纪已经达到了星玄师高级的实力,你说,你们火家有什么人可以和她比拟的?”

  原来她是个这样厉害的人物,没有想到的是,火家竟然会招惹了不该招惹之人。火天傲知道,南依现在没有必要对她说谎的,所说的切事情自然是真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心里才非常的不平静,最后只得无奈的叹息道:“我火家谋划了这些年,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败在个少女的手里。”

  但是,这件事情还远远地没有结束,此时不远的地方是尘土飞扬,就像是有千军万马朝这里冲杀而来样,就是大地都不由得震动起来,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放眼看去,当看清楚了远处的景象之后,不由得都颤抖了起来。

  远处无数的飞禽走兽飞奔而来,走在最前面的就是玄兽森林之中的几个王者,此时脸上满是怒火。在天空之上,个锦袍的男子穿在大家的眼里,男子是白发飞扬,像是神仙下凡,身上散发出股强大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这个男子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些玄兽的上空?

  “兽,兽皇。”火天傲的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到了现在,他才知道上面是恐惧。玄兽森林之中的兽皇,向是不喜欢人类的,是不可能和白家有所往来的,但是,为什么玄兽大军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呢?

  火天傲的话自然是被大家听见了,除了那些早就见过了兽皇的人之外,其他的人都是脸震惊的看着天空之上的那个强大的身影,然后将目光慢慢的朝着那玄兽大军看去。兽皇和这么多的玄兽跑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第九十章拔剑自刎

  “都给本皇停下!”天空之上,俊美似仙的男人挥了挥手,顿时间,身后奔腾的诸兽皆急忙退下来,呆在原地等候命令,然而玄兽们必有的凶性还是无法掩藏,它们尽都对着那群人类怒目而视

  天皇的视线环视众人,最后汪在擂台之上那抹绝色的身影之上,于是再也无法移开目光

  在看到天皇的刹那,顾文渊心中警铃大作,狭长的凤眸中划过异样的光芒:“玄兽森林的兽皇?不知为何,这男人给本王种很危险的感觉,尤其是他看蓝儿的目光不般”女人,你这生,仅会属于本王,本王绝不会让你被其他男人夺走。

  从天空缓缓降落下来,众目睽睽之下,天皇优雅的踱步走向元若蓝,俊美的脸庞布满柔和的线条,走至元若蓝的前方方才停下步子,唇角不禁勾起温柔的笑意:“主人,你要我带玄兽来助阵,我已经带来了大部分,你看可还好?”

  “砰!”话落后,众多玄兽齐刷刷的头栽倒在地,惊讶的看向它们那高高在上的兽皇大人。有没有搞错?兽皇竟然称呼这人类为主人?而且她还是个如此年轻的少女?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那还是他们玄兽森林中强大尊贵的兽皇吗?那少女又有什么能力,能让堂堂兽王效忠于她?

  原本,兽皇出动了玄兽森林大部分的玄兽,它们还为此好奇,看来兽皇所作的切都是为了这位少女。同时,在场所有人都惊住了,目瞪口呆的凝视着元若蓝,显然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便是白云龙等早已见过天皇的人,亦愣在原地,他们直认为,是兽皇和元若蓝之间有所交易,兽皇才会帮助她未曾想到的是,兽皇竟然是她的契约兽不过想到元若蓝的能力,又有些释然了。如此年轻的星玄师,和名珍贵强大的炼丹师,足矣让玄兽森林得到发展,兽皇臣服她亦是无可厚非。

  “不,不可能”火天傲瞪大眼睛,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满目尽是惊恐,眼前的事情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从未料到,这些玄兽森林中的玄兽是为她而来,堂堂的兽皇更是她的契约兽。

  纵然北山之影,南山之火,玄兽森林这三大势力齐名,可玄兽森林更为强悍亦是人所皆知,不仅仅是玄兽森林层出不穷的强大玄兽,更因为,兽皇的实力超过了白云龙和火天傲,至于到底是多强,他们便不知。

  望向众多的玄兽,和那如同谪仙般的男人,火天傲不禁面如死灰,头次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若人生能重来次,他绝不会招惹这恐怖的少女。

  火尹娜呆呆的扬起头,惨白的脸色触目惊心,她的身下是片血渍,那袭淡黄铯的衣裙,俨然成了鲜艳的大红色此时,她的眼里闪过愤怒,嫉妒和不甘,可最多的还是深深的无奈和痛楚

  “哈哈!”她用尽所有的力气,仰头大笑两声,忽然,口血喷了出来,便是连整片天空都似乎被染红后,她转过脑袋,望向白永成所在的方向,痛恨充斥在整个眸中,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然而她虚弱到连话都讲不出来,只能缓缓闭上眼睛。

  白永成,若有来生,我宁可选择,再也不要遇到你。滴泪水悄然滑落,火尹娜的手猛然滑落到木板上,她的脸庞还带有未散去的恨意

  “尹娜!”火天傲痛苦的闭上眼,再也不忍去看已逝去的女儿,少顷,他轻轻睁眼,苦笑声,眸光落在白云龙的脸庞:“白家主,我知道我今天在劫难逃,可是,我有我的尊严,就算是死,也该我自行解决。”

  话落,火天傲抽出宝剑,狠狠的刺入心窝,慢慢的,他的嘴角溢出丝血迹,身体缓缓倒向冰冷的地面。

  “哎!”白云龙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夫人,你说人为何明知贪心没有好结果,却依然管不住自己?火尹娜如果不是痴恋成儿,妄想得到他的心,也不会致死,而若火天傲未曾想要吞并我白家,又怎会遭灭门之祸?”

  转眸望向身旁之人,南依淡淡的笑了笑:“这便是人性,是人都会有欲‘望,我也有,我的便是家人可以开开心心的在起,而且,自从你成为家主后,我们有多久未出去闯荡江湖了?真怀念年轻时候的日子。”

  白云龙的目光投向元若蓝,阴险的笑:“夫人,你放心吧,我很快会丢下所有重任,陪夫人你去游山玩水,呵呵”

  “阿嚏!”元若蓝正想跨下擂台,个喷嚏突如其来,她不禁皱起柳眉,不知为何刚才那瞬间感到阴风阵阵,似乎有人想在背后阴她,看来此段时间必须格外注意。

  天皇紧随着停下步子,温柔的双眸凝聚着满满的担忧,脸紧张的望着她:“你还好吧?”谁知天皇的话音刚落,袭红衣飘过,落在他的面前,生生的将他和元若蓝阻隔开来。

  “蓝儿,看来你是感冒了,最近天冷,需注意身体,不过本王的怀抱向你敞开,任你取暖,你可以随时来找本王。”顾文渊挡在元若蓝的面前,笑的极其妖孽,那双狭长的凤眸亦是满含笑意的凝视着元若蓝。

  元若蓝望了望天空灿烂的太阳,在望向顾文渊敞开的怀抱,顿时感到无语:“妖孽,玄者不会感冒,另外,在天禹国都不感到寒冷,你认为这样的天气,可会冷?”话落,便纵身跃下擂台,向着白永成等人走去。天皇亦紧随其后,在离开前,意味深长的望了眼顾文渊,温柔的眸中闪过隐晦的光芒。

  “看来,本王的情敌有很多,不过谁让蓝儿太优秀了,不会只有本王个发觉她的优点,但是”凤眸微眯,顾文渊扬起红唇,绝世的面容之上满是自信,“女人,你仅能属于本王,不管有多少情敌,本王都不会放开你。”他有那个自信,蓝儿总有天会接受他,想必那天不会太过遥远

  给读者的话:

  接下来元若蓝就要回到风离国,杨家的末日就要来到了,但是她想要报仇真的就那么的容易吗?中间又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波呢?后面的类容更加精彩。今天还有更,明天依旧是五更。!!

  第九十二章会南宫家

  “呵呵,宝贝孙女艾接下来怎么处置?”望见走下的元若蓝,白云龙急忙凑了过去,揉擦着手掌,笑容满面的说道。

  “这些你还要问我?”元若蓝挑了挑眉,冷眸环视周围众人,冷漠的扬起唇角,无情的话语在蓝天下骤然响起,“火家之人,个不留,不管是前来的这些精英,亦或是远在南山的普通弟子,不许留活口,另外,白云桥家同样不许放过个!”

  白云龙轻抚长须,赞赏的点了点头,斩草若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看来她已具备成为强者的资格,把白家交给她,他很放心。

  “元姑娘,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再次见面了。”熟悉的声音从旁传来,转首的瞬间,映入元若蓝眼帘的是袭黑袍,还不等元若蓝说话,天空之上猛然降下个粗壮的身影,只见玄鹰笑眯眯的朝着元若蓝招手:“没想到,元丫头你”

  话还未曾说完,忽然收到天皇投来的警告目光,急忙咽了咽唾沫,改口道:“呵呵,若蓝大人你曾经放言,要抓走我们的兽皇当坐骑,当初我还很不屑,没想到你还真把我们兽皇抓走了,哎,我话还没说完,四哥你拉我干什么?”

  玄豹用力的拽了拽玄鹰,目光扫了扫天皇,用眼神示意玄鹰这白痴不要再往下说了。无论是谁,都不愿被人说成是抓走当坐骑,尤其他还是强大尊贵的兽皇,可玄鹰这白痴,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说。

  顺着玄豹视线所指的方向,玄鹰望向了天皇,狠狠的咽了咽唾沫,小心翼翼的抬头,说道:“这个那个,兽皇大人,我真的不是有意在说你,我玄鹰对天发誓,我”

  “笨蛋,你给我闭嘴!”抬起拳头,玄豹狠狠的敲在玄鹰的脑袋上,顿时玄鹰眼冒金星,瘫倒在地,晕厥了过去,见此,他不禁擦拭了下额上的虚汗,“总算清净了,这白痴,都不知道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好在,天皇没有与他计较,因为此时,他的注意力皆在元若蓝的身上。

  抬头扫了眼众兽,元若蓝无奈的覆额:“天皇,我仅是让你叫几个帮手来,你却找来了大群,如此多的玄兽离开玄兽森林,不知会在大陆引起多大的轰动,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也是时候离开了。”

  “什么?”闻言,白云龙立刻跳了起来,冲动之下把提起元若蓝的衣襟,“你你说你要走?这怎么行?你走了我怎么办?不行,你绝对不可以走,你还要”

  还要让她接管白家,可惜,这句话,白云龙是没有机会说出了。从旁飞来脚,直接将白云龙给踢飞出去,而他飞过之地,瞬间尘土暴起,所有的树轰然倒塌,可见这脚强大的破坏力可怜的白云龙,就这样消失在众人眼帘。

  “本王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

  阴冷的声音不禁让众人倒抽了口凉气,满目惊愕的凝望着那绝世妖孽般的男人。他们的家主,个玄皇低级的强者,竟然被这男人给脚踹飞了?这怎么可能?他们定是在做梦

  只

  免费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