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看向元若蓝之际,顾文渊立刻换了副容颜,声音极其魅惑,渀佛能穿透人心:“蓝儿,你可有受伤?那老家伙没有十天半月是回不来了,我没有剁了他的手,已经是看在他身为你爷爷的份上。”

  凝视着此时那笑的妖孽的男人,再回想起他刚才那刻的强势,所有人的心中都产生怀疑,他们真是同个人吗?前后差别也太大了吧?

  “宝贝孙女,”南依眉眼带笑的走上前来,拍了拍元若蓝的肩膀,说道:“你想去哪儿,就尽管去吧,不过让成儿他们留在白家段时日,彼时你再回来。”

  元若蓝点了点头,她此次离开,是为了解决还未解决之事,待解决完那些事后,她自然会回到白家。

  “天皇,我们走吧!”身影渐行渐远,化为个光点逐渐消失在诸人的瞳孔中。这次,顾文渊并没有急着去追赶,因为他还有件更重要的事需要去完成

  天禹国的上空,道白色的光芒划过天际,似乎照亮整片天空,底下行走的众人皆抬目望向天空的异景,然而那道光的速度过快,以至于所有人都不知道飞行的是什么东西。

  “终于又到天禹国了,天皇,去趟南宫家族,不知个多月,南宫家族会有多少变化”

  “好,我明白了”

  默默的点头,天皇纵身跃下,冷风阵阵,从元若蓝的耳旁呼啸而过,寒意侵入体内,她却似乎毫无知觉。

  “什么人?敢来我南宫世家?”南宫世家的护卫发觉头顶传来的气息,急忙拔出长剑,然而,在望见元若蓝的瞬间不禁愣住了,急忙把剑插入绞,面色恭敬的道,“若蓝大人,您回来了?”

  从独角兽的背上跳下,元若蓝轻轻点头:“你们辛苦了,我自己进去便足够,你们继续站岗吧。”直到元若蓝的身影消失,身后的两人依然神色激动,显然不敢相信,元若蓝这时会出现在南宫家族。

  “刚才若蓝大人和我说话了,还问候了我们而且,那日我去看了若蓝大人的比试,在台上的她狂傲嚣张,目无天地,光彩夺目,没想到真正的她,点强者的架子都没有,她简直就是我的偶像,以后我要努力修炼,争取能成为若蓝大人的亲侍。”当然,元若蓝不会知道,自己句普通至极的话,会让人的心境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此时,炼丹室中,玄天紧紧皱着眉心,伸出布满老茧的手,头也不回的说道:“清然,紫红叶的杂质可清楚干净了?还不快舀来给我?你这小子,做事越来越慢了,小心我烦你打扫茅厕。”

  片紫色的叶子放入他的手中,玄天收回了手,目光落在紫叶之上,满意的笑了笑:“你小子,最近功力见涨嘛,居然能够清楚的这么干净,比我老头都要强了。”

  说话间,玄天已转过脑袋,嘴巴还没来得及闭上,便宛如见了鬼般瞪大眼睛。“师师父艾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通知徒弟出去迎接?”

  给读者的话:

  感谢打赏打赏!!

  第九十三章天堂地狱

  说完,玄天狠狠的瞪了眼元若蓝身后的清然,这臭小子,师父来了也不提醒他,害他误将师父当成这臭小子,他说这臭小子的能力怎么涨的如此快,原来是师父帮他的缘故。接到到玄天的目光,清然满脸委屈,这还不是师祖让他别出声的?他可没那胆子违抗师祖。

  “我只是随便来看看,稍后便会离开,”元若蓝微微笑,随即问道,“这个月,四大玄力家族发展的如何了?”

  “呵呵,情形还不错,不过这切都是因为师父所提供的药方,”玄天舀起旁边厚厚的本子,翻动了几页,目光越来越尊敬,“师父的这些丹药,我从来都未见过,不得不说,师父你真是天才,竟然研究出如此多的药方,而且,你还只有十八岁。”

  “那你们就继续朝着趋势发展,我还有事,就不多留了”元若蓝缓缓的吐出口浊气,她所提供的这些药方,其中纵然有她所研究而出的,却也有其余人的药方,故此,并不是她人的成果。

  她前世今生都能发展的极快,是由于她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没有前人留下的知识,无论如何,她都无法如此强大。当元若蓝离开玄天的炼丹室之际,正巧碰到迎面而来的南宫尘。

  凝视着不远之处的绝色容颜,南宫尘停下步伐,冷风拂过,他的身形望起来是那般的飘逸潇洒,那张俊颜在望见元若蓝的瞬间,划过异样的情绪,随即走上前去,拍了拍元若蓝的肩膀,勾起唇角:“既然若蓝妹妹你回来了,想必白家的事情已经解决,你回来的也正好,有些事我想和你单独谈谈,不知你是否有那时间?”

  沉默片刻,元若蓝终究还是答应了南宫尘,转首望向身后的独角兽:“天皇,你再这里等我,我很快会回来。”

  羊肠小道之上,两人漫步而行,不禁吸引住了些南宫家族之人的目光。

  “若蓝妹妹,虽然有些事,我不想告诉你,可你有权利知道切,”骤然间,南宫尘站住脚步,他转目凝视着身旁的少女,如星般的眸中闪烁着股异样的光芒,“其实,这三年里,你的所作所为文渊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白家的耳目众多,这三年里,文渊直在默默的帮你,如若不然,恐怕你的势力,早已被白家察觉。”

  元若蓝心中动,心底涌上层感动,没想到这妖孽竟然帮了她这么多。如果此话是从别人口中得知,她不会如此轻易相信,然而她明白,南宫尘是不会欺骗她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又为何隐瞒于我?”

  “这些,我就不知道了,他不告诉你,大概是不想用这事来威胁你嫁给他吧?”

  是么?元若蓝眉头轻挑,她可没忘记,妖孽每次都会用帮助过她的那件事来威胁她,所以她可不相信,顾文渊是因为这理由才不把三年的所作所为告诉她。

  “当然,你隐瞒住白家,不只是因为文渊的帮助,若你没有那样隐忍,反而是毫不顾忌的暴露出自己的实力,便是文渊再如何隐瞒,也会传入白家。”

  顿了下,南宫尘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俊逸的脸庞满是坚定,“若蓝妹妹,别忘了我南宫尘曾经说过,要当你的先锋,为你打头阵去,所以下次见面,我会让你看到个不样的南宫尘。”

  抬首间,映入元若蓝眼帘的是那张坚定的黑眸,然而他的眼里似乎还有着其他什么

  “好,那我等着你,我的先锋官。”蓦然,元若蓝将拳头伸到南宫尘面前,脸庞扬起动人的笑容。

  南宫尘愣了下,伸拳撞了撞元若蓝的拳头,朗声笑道:“若蓝妹妹,你的南宫大哥哥不会让你失望,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努力追赶的目标,仅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当好你的先锋官。”

  半月之后,古天国。

  金碧辉煌的宫殿,古战坐在龙椅之上,神色冷冽的凝望着跪倒在地的几人,嘲讽出声:“古榀,你好大的胆子,和其他势力勾结,想要谋朝篡位,好在朕有强者相助,否则不就被你的计得逞?”

  闻言,古榀紧紧的握着拳头,满心不甘:“暗夜阁向来不会管皇家之事,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人会帮助你?”

  “哈哈,这是暗夜阁的人看得清形势,朕身为帝王,帮助了朕,少不了他们的好处,”古战大笑两声,勾起唇角,目光转向旁沉默的玄衣男子,“玄武公子,你帮助了朕想要什么好处?官拜品,亦或是黄金百万两?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朕会尽量满足你。”古战满脸得意,丝毫没有发觉玄武脸上的讥讽。

  “你认为,暗夜阁的人稀罕入朝为官,或者是那些黄白之物?”便在此刻,道声音忽然从殿外传来,当殿中的几人注目望去时,便见位白衣少女脚踏独角兽,从天而降所有人都被独角兽的光环吸引,以至于久久才能醒神。

  “是你?”见到元若蓝,古战想及几月前所受的侮辱,脸色不禁阴沉下来,“没想到你还敢回来,哼,你以为皇族还是曾经的皇族?如今有强大的暗夜阁相助,朕不再怕你,玄武公子,你即刻帮我舀下那个女人。”玄武的能力,他曾经亲眼见过,觉不弱于那条青龙,所以他相信,有玄武公子出马,舀下这女人定然不在话下。

  从少女出现的刹那,玄武的目光就聚集在她的身上,不等古战开口,他已经走到元若蓝的面前,抱拳道:“主人,你所交付的任务,我已经完成,元茗希的下落也已找到。”

  什么?主人?古战的身体猛然僵住了,他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凝望着元若蓝:“他他喊你主人,那你是”

  淡淡的扫了眼古战,元若蓝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是暗夜阁的主子,整个暗夜阁都是我的手下,也是我让他们帮你,古战,从绝望到消,再从消到绝望,这滋味如何?”

  “砰!”

  古战从龙椅上摔了下来,恨恨的瞪着元若蓝:“原来,这都是你个人的游戏,你可知道,当朕被古榀的人和那不知名的玄力家族围困在皇宫是多么的恐惧,后来暗夜阁的人忽然出来相助,蘀我夺回所有,最后你却告诉朕,你所做的这切,都是为了惩忿?元若蓝,没想到你这个女人这样狠毒!”!!

  第九十四章找上门去

  同样,古榀家得知元若蓝竟是暗夜阁幕后人,全都吓傻了眼,尤其是和元若蓝直为敌的古晴,娇躯颤抖不已,下意识的躲到古榀的身后,目光浮现出恐惧之色。

  “古战,这些都是你自找的!”元若蓝冷笑声,寒芒从黑眸中划过。

  吞了口唾沫,古榀急忙跑向元若蓝,双手抱住她的太腿,哭求道:“元姑娘,你和古战有仇,与我没有关系,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不想死。”

  他宁可被古战斩首,也不想落在元若蓝的手中,以她的心狠手辣,又何事做不出来?

  柳眉微蹙,元若蓝把古榀从脚边踹开,方才转目望向玄武:“元茗希在何处?”

  “他被东方世家的人给抓走了,我查到东方世家有部分人心生叛意,妄想染指武者的世界,所以派人暗中相助古榀,而元茗希去东方城做任务时,无意中听到这消息,却被大长老那帮人发现给抓了起来。”

  “那他人呢?”

  “消息也是今早才传来,我本想前往,谁知主子你回来了。”

  “东方飞也太无用了,连自己家族的人都无法管理,”元若蓝冷笑声,眸中杀机四射,“那里我会亲自去趟,我倒要看看,哪个废柴那么大胆,连我的人都敢动!玄武,这边的后事交给你了,我不想再见到轩辕家的人。”说完,纵身骑上独角兽,折间便已消失在蓝天。

  东方城,是脱离四国的个小城,长达数千米,经济发达,对于四国来说是块肥肉,可这块肥肉因为有东方家族的缘故,倒是没有个国家敢来收拢,除非他们是不想活了。

  阳光温暖,午后的东方城各位静谧幽然。这天,在东方世家的天空之上,道怒喝声猛然划过,传荡在城内众人的耳中:“东方家族只要还活着的生物,给我用最快的速度滚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整个城内的人,整齐划的把目光投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他们倒想知道,何人如此大胆,敢在东方家族的面前叫嚣。

  脚步声从东方世家传出,随后行手执武器的人快速的冲出门外,只见领头者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在望见元若蓝的刹那松了口气,不屑的勾唇:“我当是什么大人物来了,原来是个黄毛丫头,小丫头,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也敢来这里叫嚣?”

  元若蓝将目光投向老者,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我便是东方家族的大长老,名天玄师高手”大长老得意的仰头,确实,在普通人眼中,天玄师已经是无与伦比的强大。

  “你便是东方世家的大长老?”元若蓝神色冷,杀意顿时如同滚滚江水翻涌而过,“没想到我的运气这么好,这么快就找到了你,很好,你给我受死吧!”

  股强大的气息散发出来,感受到她的气势,大长老急忙后退了两步,便连他都不知道为何,注意到元若蓝那双充满杀机的黑眸,竟然有着令人窒息的恐惧。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还不给我让开!”

  后方骤然想起东方飞的声音,大长老渀佛找到了救星,急忙转身,向着东方飞走去:“家主,你可要蘀我做主,这女人莫名其妙的要杀我,还不把我们东方世家放在眼里,如今这么多人看着,必须杀了她,才能挽回我们东方世家的面子”

  大长老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有发觉东方飞在见到元若蓝之际所露出的恭敬,只是听到大长老的话,他的面容不禁黑了下来

  “砰!”紧握拳头,东方飞猛然轰向旁忙着告状的大长老,于是,叽叽喳喳的声音戛然而止,在所有人的视线下,大长老重重的撞在墙面之上,顿时间雪白的墙壁被凿出个大坑,触目惊心。

  东方飞不再望眼大长老,他大步走向元若蓝,面露恭敬:“若蓝大人,您怎么有空来我这小小的东方城?有若蓝大人的大驾光临,我东方城也会蓬荜生辉,只是你该提前通知属下声,属下也可去迎接您”

  若蓝大人?属下?

  诸人都因东方飞的番话愣住了,东方家主刚才对这姑娘用了敬称,还自称自己是属下?不由自主的,个可能跃入众人的心间。

  天禹国玄者大比出尽风头的天才少女,四大玄力家族效忠之人,亦是玄天大师的师父除了他,还有谁配让他们堂堂东方世家的家主如此尊敬?不知这种大人物来为何会来东方城,似乎和大长老有关

  大长老好不容易爬起,又被东方飞这句话给吓趴了,他惊恐的抬起头,凝视着向自己逼近的少女,缓缓朝后挪动了几步,颤颤巍巍的说道:“你想干什么?我又没有得罪你,你为何要找我麻烦?是强者就能随便杀人了吗?啊!”阵毛骨悚然的吃痛声从大长老的口中跃出,他的整条手臂都被元若蓝踩在脚下,疼的冷汗直冒,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何处招惹了她。

  “那个,若蓝大人,大长老他”

  不等东方飞的话说完,道阴寒的声音划过耳畔,让听者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说!元茗希在哪?”元若蓝面无表情的低下眸子,那双黑眸中有着毫不掩藏的滔天杀机。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谁,我不认识什么叫元茗希的人”大长老紧紧的咬着牙齿,他确实不知夜茗锨谁,又如何能告诉她?

  “那就让我帮你回忆下吧!”元若蓝的脚加大力度,狠狠的踩在他的手腕上,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个多月前,是否有个男子偷听了你们的谈话?之后被你们发现抓了起来?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们东方家族所有人都为之陪葬!”

  闻言,大长老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下,眸光心虚的闪了闪:“我还是不知道你在说谁,你找错人了,我没有抓过那叫元茗希的男人。”

  他绝对不能承认,如果让家主知道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绝对难逃死,而若不承认,说不定还会有线生机看来,那个男人不能留了,原本为了知道他的来历,才留到至今,等这少女走了之后,必须杀了他,才能以绝后患。!!

  第九十五章圣地规矩

  “看来,问你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收起脚,元若蓝拍了拍手,便当大长老松了口气之际,她突然大喝出声:“天皇,帮我将东方世家移为平地,就算是挖地三尺,我要将元茗希给我找出来!”

  本来放下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只是大长老的心里还抱有丝希望

  “好,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

  话落,天皇飞入上空,那双本温柔的双眸顿时划过寒意,头上的独角闪烁着晶莹的光芒,随着羽翼的扑扇,狂凤骤然而起,猛烈的飓风在天空上盘旋,从天际传来股强大的压迫。所有人都因天皇此刻的气势愣住了,心里唯有个感觉

  强,大强大了,这等强悍的玄兽,为何会为她保驾护航?纵然她实力不弱,可如此的玄兽,岂能等同于普通玄兽?

  “轰隆”

  狂风刮过,房屋树木轰然倒塌,不消片刻,整个东方世家,都已被移为平定。天皇头钻入废墟当中,少顷,它再次升入上空,飞到元若蓝的面前,只是这时它的背上多了个伤痕累累的男子,然而,望到那身着亚麻色长袍的男人,大长老霎时面如死灰,双眸中溢满惊恐。

  “你要找的可是这男人?我在下面,只发现了他人。”

  “辛苦你了,天皇。”

  元若蓝踱步走向元茗希,拿出枚丹药,塞入元茗希的口中,缓缓的,元茗希那张惨白的俊颜恢复了血色,片刻后,他睁开双目,在看见元若蓝的刹那,唇边勾起抹邪痞的笑。

  “主子,你来了”

  “你就不要多说话了,所有的事情待回去后再告诉我,”扫视了眼夜茗纤痕累累的身体,柳眉不禁越蹙越紧,元若蓝抬起头,把目光落在东方飞的身上,“东方飞,接下来的事情,你可知该如何处置?如果下次再管理不好家族中的人,我想你这家主也当到头了。”

  见到面前幕,东方飞又怎不知发生何事?冷眸从大长老铁青的容颜上掠过,再转望向元若蓝,抱了抱拳,说道:“若蓝大人请放心,我知道该如何处置,不会让大人失望。”

  “那之后的事交给你了,我不消再见到大长老的余党,”元若蓝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什么,“东方飞,我把你的东方世家给毁了,你不会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