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拿扫帚的拿扫帚,修剪花草的继续修剪,只是依旧用余光窥视着事态的发展

  前面的路骤然被挡住,顾文渊停下了脚步,唇角的笑意缓缓消散,不满的皱了皱眉,冷眼掠过面前之人的脸庞:“杨贵妃,不知你挡住本王的去路,有何贵干?”

  杨贵妃?

  听到这称呼,元若蓝神色冷,抬起头,凌厉的眸光直扫向杨雪舞。

  只见杨雪舞着袭鹅黄宫装,白皙的脖颈之上挂有根金色项链,满头秀发盘起,头顶插着只翡翠钗而若没有元若蓝在此,她亦算的上少见的美人,可惜她此时的光芒尽被掩盖。

  元若蓝回想起曾经那嚣张跋扈,浓妆艳抹的少女,再望向眼前这端庄高贵的贵妃娘娘,很难相信眼前之人便是杨岚之女,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杨雪舞。

  “大胆!”宫女看到元若蓝直视杨雪舞的视线,当即大喝道:“你是何人?为何看到我们贵妃娘娘不但不下跪,还敢用如此不敬的目光望向娘娘?”

  杨雪舞罢了罢手,制止了宫女的话。她微微蹙眉,疑惑的眸光落在元若蓝的上,不知为何,这白衣女子给她带来种很熟悉的感觉,却想不起来再何处见过。

  “南王,这位姑娘可是你带来的?”杨雪舞收回目光,视线落在顾文渊俊美的容颜之上,那双眸中有抹痴迷闪而逝,快的无法捕捉,“这位姑娘我未曾见过,想必不是朝中大臣的子女,难道南王不知皇宫规矩?即使你是南王,也不可破除这些规矩,你随便把外人带进皇宫,就不会皇上会怪罪下来?南王你这又是何必?”

  这番话,说的通达理,端庄稳重,想必南王会对她多加赞赏,不像某些女子,仗着与南王相识,就企图让南王带他进入皇宫不知道以南王的份,怎会答应这种无礼的请求?

  “杨贵妃,风离国自有古训,后宫女子不得干政,亦不得干扰各个亲王大臣,看来杨贵妃你胆量够大,连本王的事都敢干涉!”俊脸猛然沉下来,顾文渊的唇边勾着冷的笑意,把抓住元若蓝的手,冷声道:“何况,本王带本王的王妃来见太后,何人胆敢对本王有意见?你去问问本王那皇弟,他可敢怪罪本王?”

  如同晴天霹雳,杨雪舞瞬时愣住了。王妃?南王终究还是要娶妃了吗?

  自从十年前,她初次遇见南王,便芳心暗许,可南王从来都对她不屑顾,而她亦成为帝王妃,尊贵的贵妃娘娘也许她是贪恋这种高高在上的权势,然而她的始终是南王。

  曾经,她纵然无法成为南王妃,但是南王依然没有妻妾,她的心还较为舒坦,如今他却说,这个女子是他的王妃?

  “娘娘,娘娘您怎么了?”

  宫女低低的唤声让杨雪舞回过神来,她望了眼两人走远的北影,眼里的嫉妒闪即逝:“珍珠,我们走吧。”

  粉拳紧紧的拽着,杨雪舞深呼吸了口气,平定下烦躁的心猛然间,她想起自己那同样痴恋南王的妹妹云心蝶,险的冷笑声就算自己得不到,也不会让这两人好过。南王若要娶妃,必定需纳妾,彼时自己就可以让人破坏他们的感!

  鹅卵石小道上,顾文渊缓缓扬唇,绝世俊美的脸庞划过异样的光芒,他凝望向旁的女子,用魅惑至极的声音说道:“蓝儿,你就这样放过杨雪舞那女人?”

  “那你想要如何?”眉头轻佻,元若蓝似笑非笑的看着旁的妖孽,“刚才我发觉杨雪舞看你的目光不般,对于个慕你的女人,你就忍心伤害她?”

  眉头轻皱,顾文渊停下步子,蓦然转,按住元若蓝的两肩,凤眸深深的注视着她:“女人,慕本王的女子,可以从天羽国排到风离国,难道本王每个都要接受?何况,那些女子不过是群细菌,多看眼本王都会感到恶心。”

  元若蓝浑怔,她从没见过这妖孽会有这般认真的涅,不觉心里漾起层异样的感觉。

  “女人,本王告诉你,这生,本王要的人仅有你!”顾文渊紧紧的按着她的肩膀,声音不再如当初的妖孽魅惑,反而透着股强势坚定,“这辈子,本王都不会放开你,所以你注定会成为本王的的妻子。”

  这妖孽,竟然是认真的

  元若蓝始终认为,顾文渊对她仅是好奇罢了,谁知他会如此的认真。

  “妖孽,你可知,皇家子弟于我来说,是甩也甩不掉的麻烦。”生生的压住心里那层异样的感觉,元若蓝抬头望向面前的妖孽,深邃的黑眸宛如夜空,让人无法察觉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顾文渊勾起唇角,笑的极其魅惑,如以往的妖孽,仿若刚才强势坚定的并不是他。

  “蓝儿,你认为就算你不接受本王,本王就不会成为你的麻烦?不,那样仅会让本王烦你生世。”

  “可是”微微蹙眉,元若蓝沉默半刻,说道,“我所追求的,从来都是生世双人。”

  闻言,顾文渊的笑容更甚,双凤眸始终不曾移开元若蓝的容颜:“这点你更加可以放心,本王无妻无妾,能够给你你想要的生活,而且本王刚才便说过,这生,本王要的人,只有你。”

  “我的男人必须强大无比,至少往后能与我并肩而行。”!!

  第九十九章亲人见面

  “这片大陆,除了本王,还有谁能配的上你?”顾文渊戏谑的笑,凑到元若蓝的耳旁,温的呼吸打在她的耳畔,声音带有丝的暧妹,“蓝儿,别再找任何借口了,还是乖乖的从了本王吧!说不定,本王心好,就不再缠着你。”

  感受到男人温的呼吸,元若蓝快速的后退两步,平复了下心,说道:“你以后还是别离我太近了,而且,我和小姨表哥许久未见,此时还是先去与他们相认。”

  便是元若蓝也不知道,为何顾文渊的这席话,竟让她从来都平静的心起了波澜。她活了两世,这已然是第三世,可她都没有过如此异样的感觉,更别说与男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而且她并不是抵触顾文渊的接近,只是有些不习惯罢了。

  慈宁宫,片的安静宁和。

  安神香的香气回在整片房中,角落里摆放着的赤竹上挂着晶莹的水滴,位尊贵貌美的妇人在宫女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简单的梳洗程序后,她缓缓的站起而从那五官中,可以看出有几分与兰心相像。

  只不过,兰心美貌依旧,她却略显沧桑,半边头发早已成为花白,显然几年的冷宫生活挥霍了她的青。

  “已经快要十年了吧?”轻轻的叹了口气,她的眉间有着无法掩藏的虚意,“想起来,离爹爹冤死,心姐和婉雲葬火海,已有十年了,如今太平盛世,爹爹却已看不到这些,不过,我却不相信,心姐和婉雲真的死了,我有所感觉,她们定还活着。”

  “太后,”闻言,后的老宫女走上前来,细心的替兰妮披上件披风,说道,“十年已过,太后何必还在纪念着这些事?兰丞相,大小姐,还有婉雲小姐定然不消太后如此。”

  “琉璃,记得我曾经说过,没人的时候,就不要称呼我为太后了,你依然如同在丞相府般唤我为二小姐就够了。”淡淡的笑,兰妮的脸庞尽显怀念之色,“真怀念那时候的子,慈的爹爹,温柔的姐姐,帅气的大哥,还有”

  “太后,南王求见。”

  话还未说完,便被道细的声音打断,兰妮愣了下,微微的笑了笑:“南王?他回来了?快让他进来吧,皇儿和皇后也该来问安了吧?既然南王回来了,他们也该早些来,可不能让南王多等。”

  “是,太后。”

  太监抱了抱拳,退出了门外,不消片刻,两道影映入兰妮的眼中。

  她的视线从袭红衣的顾文渊上掠过,最后汪在了元若蓝的上,股熟悉亲切的感觉传来,兰妮疑惑的蹙了蹙眉:“你是”

  如今的元若蓝,和十年前有了很大变化,也难怪杨雪舞和兰妮都无法将之认出。

  在看到兰妮的刹那,元若蓝便从杨婉雲的记忆中得知,从小到大,这小姨都很疼她当初小姨贵为高高在上的皇后,可在她的面前,她不是尊贵的皇后,仅是以个小姨的份。

  原本元若蓝不知见到兰妮该如何相处,可在真正看到她之后,两个字不经大脑便直接从口中跃出。

  “小姨”

  兰妮的整个体都僵住了,她愣愣的问道:“你你刚才喊我什么?”

  微微的笑了笑,元若蓝迈开步子缓缓走向兰妮:“难道别十年,小姨便忘记我杨婉雲了?”

  “你是婉雲?我没有听错?”兰妮的体不颤抖起来,眼眶浮现出层雾水:“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们母女定还活着,婉雲,为何只有你个人,你的娘亲呢?她再何处?”

  元若蓝扫了眼旁的顾文渊,说道:“娘亲现在正在南王府,小姨你完全可以放心。”

  “真的?那太好了,你们都没有事,我也能给爹爹个交代,”兰妮骤然松了口气,擦掉眼眶中的泪水,赶忙上前,把抓住元若蓝的手,细细的打量了番,那双眸中溢满笑意,“十年没见,当初的小人儿,已出落成如此的绝色,你娘亲年轻时便有着风离国第美女之称,如今的你,比你娘亲更美。”

  元若蓝耸了耸肩膀,刚想开口说话,门外猛然传来道细的嗓音:“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母后,皇儿来给你请安了?咦,四皇兄你怎么回来了?也不让皇弟去迎接你?”顾文海大步走入宫中,声音在见到顾文渊之际逐渐低了下来,甚至心底微微发虚。

  纵然他为帝王,可每次看到他这皇兄,都会没由来得害怕,而且皇兄的实力高深莫测,他根本不敢招惹这瘟神。尤其是,此刻的顾文渊,黑着张俊脸冷冷的凝望着他

  他貌似没做什么得罪这瘟神的事吧?大臣们迫他下旨让皇兄娶妃纳妾,可也被他给拦了下来,他可知道自己这皇兄,对那些胭脂俗粉没有半点兴趣然而所有的王爷中,也仅有四皇兄没有王妃,众多大臣自然想把自家女儿嫁给他。

  让他下旨?拜托,他还不想这么早死,强四皇兄娶妃,这与找死有何区别?别人不知道四皇兄的份,他为帝王,总归知道那么些,所以给他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得罪这尊神。

  “皇上,你后宫的妃子,似乎都很闲的慌,连本王的事都敢管,你平城否对她们都太过宽厚了?”红唇边勾起抹冷笑,顾文渊冷着张俊脸,神色不善的望着顾文海。

  听闻此言,宫无孩刻如吞了火药般炸了起来,满脸怒容的道:“谁?谁那么大胆,敢管四皇兄你的事?简直不把朕放在眼里!呵呵,四皇兄,你放心吧,皇弟定不会轻易的饶恕她。”

  “除了杨雪舞那女人还会有谁?”冷芒从凤眸中划过,顾文渊冷声说道,“如果你不好好教训杨雪舞那女人,便轮到本王来教训你,该怎么办,你自己知道,不需本王提醒。”

  “是,是,皇弟知道了。”宫无禾了吞唾沫,忽然感到自己这皇帝当的很憋屈。谁能想到,朝前威仪十足的他,在背后却处处要看自己这皇兄的脸色行事?这也太憋屈了,果真还是实力好,当皇帝又有何用?如果让他选择,他宁可不要皇位,也想拥有强大的实力。

  给读者的话:

  啊哈哈,马上就有人要倒霉了,先收些利息再说。!!

  第百章公主生辰

  “是,是,皇弟知道了。”宫无禾了吞唾沫,忽然感到自己这皇帝当的很憋屈。谁能想到,朝前威仪十足的他,在背后却处处要看自己这皇兄的脸色行事?这也太憋屈了,果真还是实力好,当皇帝又有何用?如果让他选择,他宁可不要皇位,也想拥有强大的实力。

  “皇儿,母后给你介绍个人,”兰妮拉着元若蓝的手,踱步走向顾文海,脸上满是浓浓的笑意,“你能否猜猜她是谁?”

  顾文海愣了下,视线缓缓移向元若蓝,眼里闪现出抹惊艳,少顷,他收回目光,不解的看着兰妮满脸的笑容,自从外公去世,母后被关入冷宫之后,就很少再有笑容。这姑娘到底是谁?为何母后

  “呵呵,母后就知道,你定猜不出来,她便是你的表妹杨婉雲,她与心姐都还活着。”兰妮抿了抿唇,便是眉间都带上点点笑意,仿佛瞬间年轻了几十岁。

  呆呆的张大嘴巴,顾文海整个人都怔住了,不敢置信的凝望着眼前的绝色女子:“婉雲表妹?你真的是婉雲表妹?”

  他的话语带着明显的不敢相信,顾文渊不皱起弯眉,冷眼看向顾文海,不满的道:“怎么,本王带回来的人,还会有假不成?”

  浑打了个激灵,顾文海死命的摇了摇头,俊脸露出谄媚的笑容:“呵呵,我这不是因为激动吗?我真没想到,婉雲表妹还活着,当初,杨将军说过,她们已经葬火海,即便不愿意去相信这消息,可十年来,我却遍寻不到她们的踪迹,当初迎娶杨雪舞,大部分原因,也是想从杨雪舞的上找突破口,可是”

  正因没能打探到她们的消息,久而久之,他也便相信了杨岚的所言。

  “杨岚!”元若蓝紧紧的握着拳头,绝色的容颜上闪现出浓浓的恨意,“这次我与娘亲回来,其是为了见你们,其二便是找杨岚狗贼报仇!曾经,他为了己私利,卖了我的娘亲,如今是该他付出代价了!”

  起初,兰妮被元若蓝上凛冽的寒意给吓住了,之后才猛然醒觉,手掌猛然落在桌面上:“什么?杨岚那狗东西要卖了我的心姐?还敢欺骗我,皇儿,这老东西不能放过他,立刻给我下旨,抄了他们满门。”

  此刻,顾文海已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从未见到,自己那温柔慈祥的母后,居然会有如此暴怒的时候。

  “母后,皇儿这就去”

  “慢着!”元若蓝淡淡的出声,打断顾文海的话,“杨岚的事,我必须自己报,唯有手刃仇人,方才有快感,所以这些事,不需要借助任何人的手只是现在我还不能出手,不过那天,也不会太远。”

  “母后,既然表妹如此说了,我们便顺她意吧?”沉默片刻,顾文海抬起俊脸,唇边浮现出抹冷笑,“有的时候,站的越高,摔得越狠,我们可以拿云家小小的开刀,给他们找点不痛快。”

  “这”皱眉思索,最终,兰妮还是叹了口气,“好吧,就按照你们的去做,但在此之前,我有件事想要问个清楚,婉雲,你和南王怎么会走在起?难道你们”

  眸子在两人上游走,兰妮笑的格外暧,昧,让顾文海与皇后秦楚面面相觑,不知道她的话是何意思。

  “有件事,本王正想宣布。”顾文渊走至元若蓝的旁,强势的搂住了她的腰,凤眸中凝聚着狂魅霸道之气,“她是我南王府未来的王妃,也是本王今生唯想娶的女人,所以风离国那些妄想进入王府的细菌们,麻烦皇弟你替本王解决。”

  “砰!”元若蓝抬脚,狠狠的踩在顾文渊的脚上,恶声道:“妖孽,我何时答应嫁给你了?”

  “蓝儿,你好狠的心,”顾文渊低眸凝望着被自己搂在怀中的女子,凤眸中满是委屈,“我是你的未来夫君,你难道不会温柔”话音刚落,猛然发现元若蓝变了的脸色,顾文渊急忙改口:“可是,我就喜欢蓝儿你这不温柔的个,所以,蓝儿,看在我痴心于你的份上,你就答应了我吧。”

  顾文渊的举止语言,让慈宁宫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果真是物降物吗?谁能想到,那视女子为细菌毒物的顾文渊,也会有如此面?

  “咳咳,”兰妮干咳两声,满眼含笑,“南王,这段时间我想离开皇宫,住进你王府,不知你意下如何?”

  顾文渊不管元若蓝不善的脸色,依然搂住她的腰,随后抬头,微微扬唇:“太后大驾光临,本王又怎会拒绝?你放心吧,我王府别的没有,唯有房间最多,便是皇上皇后都住进去,也足够”

  “真的?”宫无痕睛亮,笑容满面的道,“这可真是太好了,那就麻烦四皇兄了,我好久未见到心姨和表妹,要好好的交流感。”

  “不行!”兰妮狠狠的瞪了眼顾文海,随后转眸望向顾文渊,“他需要处理国家大事,没有时间,而皇后要为五后公主的生辰准备,同样没有时间,就我们走吧。”

  宫无骇望的垂下脑袋,不满的瞪了眼兰妮,可只敢在心里无声的抗议。

  “妹妹,”秦楚踩踏着莲花步,走到元若蓝的旁,亲切的执起她的手,微微笑,“五天后,是我女儿的生辰,彼时,妹妹和南王都起来吧,不过妹妹你可要小心那些窥视南王的女子。”

  面前的女子,容貌并不是很美,只能算作秀气,然而她的上却种温柔亲切的气息,让元若蓝不心生好感。

  “好,到时我定会去的。”并且,会给她准备份大礼主要的是,也是时候让杨岚知道,她们母女回来了

  于是,众人丢下满腹怨念的顾文海回到王府,由于兰妮是偷偷出宫,故此只带了琉璃个宫女,并未打扰到任何人←个皇宫,除了皇帝皇后与守门的侍卫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太后已离开皇宫。

  久别重逢的姐妹相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所以这晚,北影洛和北影枫皆被兰心给晾在了旁。

  这些年来所经历的事,兰心并没有全部都告诉兰妮,毕竟有些事涉及的层面太广,不是普通的武者能够接触包括元若蓝的暗夜阁,她亦没有说出来,否则定然会把兰妮吓傻。故此,还是点点的透露给她知道较好,如此也能够接受些。

  而在公主生前,兰妮便心安理得的在南王府住下,她亲眼的看到北影辰是如何的顺从兰心,疼元若蓝俨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