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爷对你的影响就会恶劣些,所以,你想进王府,在这之前,你是万万不可以得罪李管家的。”

  “是,爹爹,女儿知道了。”杨欣蝶跌下了头,聆听着杨岚的教诲,只是她那双眼睛之中,都是阴晦的光芒,“爹爹,娘亲,你们就放心好了,女儿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他只不过是王府中的个管家而已,等女儿做了侧妃之后,第个就那他开到,让他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

  杨岚点了点头,这样才是他的好女儿,不像杨婉雲那样的六亲不认。但是,很快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元若蓝的身影还没有出现,就在他们已经非常的不耐烦之际,元若蓝他们家四口终于是出现了。

  冷冷地目光紧紧地盯着那身蓝衣的兰心,眼里露出惊艳之色,只是当他看见站在兰心身边的那个俊逸,气质卓越的男子之后,心里升起股无名的怒火。但是他将那些怒火深深地给压制住了,冷冷地盯着从远处走来的几人。

  他还没有写休书,这个贱人就干在外面去找野男人,而且还生了个野种,他绝对不容许她给自己带绿帽子,何况那个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男人,又怎么样可以和自己这个大将军比呢?个无权无势的人,要怎么样和他斗?不知道杨岚知道了白永成是白家的少主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杨夫人也感觉到了杨岚看向兰心的目光,不由得面色变,冷哼声说道:“杨婉雲,你胆子不小,你的亲生父亲和你的妹妹来这里看你,你竟然让他们在这里等你这么长的时间,看来必须叫你下什么是孝道。”

  倨傲的抬着脑袋,杨夫人脸上满是冷意,她觉得之所以元若蓝愿意见他们,那是因为他们放出去的那些话起了作用,相比为了自己的名声,她肯定会过来求自己的,到时候想要她做什么的话都是可以的。这个世界之上,没有个人不会不在乎自己的名声的,尤其是这个未来的南王妃。

  “你是个什么东西?”白永成脸上的笑意很快就消失不见了,然后马上就阴沉下来,嘴角露出丝冷笑:“我白永成的女儿,我自己心疼都来不及,平时都舍不得去说她句,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

  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要是按照杨岚的性格的话,自然是不会再去和元若蓝作对的。但是当看见白永成和兰心那么亲热的样子,他的心里就升起了股无名的怒火,冷冷地说道:“你说你是他的父亲,那我我是谁?我杨岚才是她的亲生父亲,兰心真正的夫君,我到现在也没有给她休书,所以不管她兰心现在是生是死,都是我杨岚的人,现在里面两人立刻给我滚回将军府。”此时,杨岚早就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了,他现在只知道,他绝对不允许兰心这个女人给自己带绿帽子的。

  神色冰冷,在看向身边的两个女子之时,白永成的脸上飞快的变成了温柔之色,“蓝儿,心儿,你们两人认识在这里只乱叫的疯狗吗?”

  淡淡的看了眼眼前几人,元若蓝挑眉,开口说道:“后爹,你都说他们都是疯狗了,难道以我们的身份,会认识那些疯狗吗?但是这些疯狗得到胆子还真是不小,就算是玄兽森林只得狗王,也不敢在我们面前这样的乱吼。”

  元若蓝说的话倒是事实,玄兽森林之中的兽王,个个无不对她恭恭敬敬的,但是听了元若蓝的这些话,杨岚他们无不觉得她是狂妄至极。她还真的因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玄兽森林只得兽王,哪个不是身份尊贵之辈,以她这么卑微的身份,怎么可能认识狗王?还敢狂言狗王不敢在这里乱吼,要是被狗王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话,她必死无疑。

  “兰心,我现在命令你,马上的和我起回将军府,你要是回去的话,将军夫人的位置还是你的,但是从今往后你不许再和男人有任何的联系。”

  “将军?”杨夫人微微愣,难以置信的看着杨岚,说道:“将军,那我有算什么?”!!

  第百零九章目瞪口呆

  杨岚并没有去理会杨夫人,他的目光始终定在兰心绝美的容颜上面。没有想到都十年过去了,她还是那样的美丽,不,和以前比起来更加的美了。这样的女人,他绝对不可以放弃的,而当年要不是为了那颗丹药的话,他肯定是不会将她给卖了的,但是最后商家也没有送来剩下的银票,所以,这个女人现在还是他的。

  至于他现在的这个男人,也只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因为要是有权有势的男子,自然讲究的要门当户对,怎么会娶她作为妻子,更何况只要她回了将军府的话,那么杨婉雲肯定也要回去的,到时候他就是南王的岳父。那些朝中的大臣看看谁还敢小瞧于他。

  此时杨夫人紧紧地握住双手,双阴冷的目光盯着兰心,要是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那么兰心现在已经被他杀死了好几次了。

  “杨将军,你觉得你有资格去命令我吗?”兰心冷冷笑,原本温柔的目光,此时变成了阵寒意,言语毫不客气的说道:“再者,请你以后称呼我为被夫人,我的名字可不是那些疯狗可以乱叫的。”

  白枫低笑声,非常可爱的脸蛋,上面全是天真的神色,“狗大叔,还有狗大婶,还有你这位狗姐姐,你们真的是狗吗?怎么会有你们这样难看的狗,枫儿直以为小狗是非常的可爱的。”

  他们几人每个人说话都说他们是狗,让杨岚他们几人都快要被气死了,满脸怒色的看着他们家人。在气愤之下,杨欣蝶说话也不经过大脑,“你这个野种,你在在骂谁是狗呢?信不信本小姐立刻让爹爹将你们抄家灭族。”

  她的话刚说完,不由得让杨岚是冷汗直流,这个白痴,和舞儿是点没有办法相比,真是说话也不经过大脑,不管兰心怎么样,她的九族可是包含了皇太后和皇上的,她难道还想要诛杀皇上不成,给他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的做。

  “野种?”白枫那个可爱的脸蛋上面满是阴沉之色,嘴唇微微地翘起,双眼睛冷冷的盯着杨欣蝶,那种天真无邪的样子,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你敢骂我是野种?”

  “我就骂你了,你还能把我”话还没说完,杨欣蝶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满脸震惊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达她面前的白枫。

  白枫抬起小手,狠狠的打在了杨欣蝶的脸蛋上面,清脆的把掌声在这个安静的院子之中,显得是格外的响亮,瞬间,杨欣蝶的脸上就多了几个手指头印。而再看白枫,就像是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样,早就躲在元若蓝的身后了。

  愣愣的摸着被打得脸蛋,过了会儿才回过神来,杨欣蝶用颤抖的手指之指着白枫,满脸怒色的说道:“你,你竟然敢打我?”

  白枫对着杨欣蝶吐了吐舌头,然后卡快速的躲在了元若蓝的后面,说道:“姐姐保护枫儿,有了姐姐的保护,枫儿才不会害怕那些疯狗乱咬人,因为姐姐可以大狗能手。”

  元若蓝拍了拍白枫的脑袋,冷冷地看着对面的三个人,双眼之中弥漫着强烈的杀机。这些人已经触犯了她的底线,那么接下来就不要怪自己了。

  “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打扰我的王妃?”突然之间,阵阴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里面透着股冷意。

  众人转头看去,就看见不远处走来个妖孽般的男子,男子容颜俊美绝伦,五官极其精致完美,双凤眼似能传神,那红唇充满诱惑,致使杨欣蝶不禁看呆了,南王的容貌,即便是已偷偷看了多次,也无法失去心里那份惊艳之感。而在顾文渊的身边,也横着个黑衣男子,这个男子长得也是非常的俊美,但是因为有顾文渊的身边,所以他就要稍微的逊色些。

  “南王,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杨欣蝶抬头,衣服可怜兮兮的麽样看着从远处走来的红衣男子,她觉得,这次南王肯定是不会这么的放过元若蓝的。很可惜的是,自始至终,顾文渊的目光就没有在她的身上过。

  眼睛眨了眨,可爱的脸蛋上面露出丝戏虐之色,白枫立刻从元若蓝的身后跑到了顾文渊的面前,拽着他的衣袖说道:“姐夫,你可要为枫儿做主啊,那个女人刚才打了枫儿。”

  “你?”杨欣蝶没有想到的是,白枫竟然会倒打耙,于是用眼睛狠狠的瞪了他眼,然后再次脸出处可怜的样子看这个顾文渊说道:“南王,明明是他动手打我的,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但是顾文渊早就被白枫的那身姐夫甜到了心里,虽然他也明白白枫只是在利用自己而已,但是就凭这声姐夫,他心甘情愿被小家伙利用。“枫儿,你告诉姐夫,她刚才打你什么地方了?”顾文渊蹲下身子,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面,那张妖孽般的脸蛋上面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寒风使劲的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的张大着嘴巴看着顾文渊,主人向就非常的讨厌小孩子的,为什么对这个小孩子讲话会这么的温柔,看来主母让主人有了很大的变化啊,难道爱情真的可以改变个人吗?不由自主的,寒风的脑海之中,想起了那张绝世容颜。火咏诗,相信早晚有天他们还会见面的,而他相信,离这天的到来会很快的。

  “姐夫。”白枫觉着嘴巴,将那只小手给伸出来,满眼泪水的说道:“那个坏女人用她的脸打了枫儿的手,你看,枫儿的手都红了。”

  用脸把他的手给打了?不说其他的人了,就是白永成和兰心也被他的这有些话弄得是目瞪口呆,就是刚刚来到这里的佳儿等人,在听见了白枫这么无耻的话之后,再看了眼杨欣蝶脸上的指头印,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第百十章兽皇有难

  用脸把他的手给打了?不说其他的人了,就是白永成和兰心也被他的这有些话弄得是目瞪口呆,就是刚刚来到这里的佳儿等人,在听见了白枫这么无耻的话之后,再看了眼杨欣蝶脸上的指头印,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顾文渊看了眼白枫红红的小手,眉头皱,脸色飞快的阴沉下去,冷冷地说道:“寒风,将他们几人抓到大门口,给本王狠狠的大,不要手下留情,另外传本王的口谕,要是将军府的人再敢来王府打扰我的王妃的话,只记得挡在门口,不许他们踏进王府步。”

  “是,王爷。”寒风躬身说道,目光冷冷地看了眼杨岚三人,眉头微微皱说道:“元风,元茗习,你们两个也帮我下,我个人怎么去抓他们三人,要是我在打其中人的时候,另外两人逃跑了怎么办?”

  佳儿的眼神亮,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开口说道:“我也;来帮帮你吧,呵呵,杨将军,杨夫人,还有杨小姐,好久不见啊,当初你怎么是怎么样的对待我们的,现在我会点点的还给你们的。”不会儿,从王府门口就传来了阵阵惨叫声,那惨叫声吸引了不少的围观者,所以那天以后,杨岚真是名声扫地了。

  “枫儿,刚才那巴掌打得爽不爽?”元若蓝抓着白枫的手,仔细的查看了起来,眉头微皱说道:“还有,以后可不要用这么大的力气擦手了,你看你的手,都已经红成什么样子了。”

  闻言,顾文渊不由得愣,目光落在了白枫的身上,说道:“你是说他的手,完全是他自己过意弄成这样子的?”

  寒风顿时阵无语,为什么平时观察那么敏锐的主人,自从遇到了主母之后,碰到了和她有关系的事情,他就变得反应迟钝了你?连那个小家伙暗中的动作都没有看见,这还是他的那个主人吗?

  “喂。”白枫双手叉腰,抬起他那可爱的脑袋,双大眼睛就这么的盯着顾文渊,说道:“看在你今天帮助枫儿的份上,枫儿就暂时认你做姐夫好了,但是等到枫儿可以打败你的时候,你可要将姐姐还给我。”

  有了白枫的这句话,不管让顾文渊做什么他都愿意,顾文渊突然地感觉到自己的前途是片光明。至于说那最后的句话,顾文渊就自动的忽略了,因为白枫永远不会有打得过他哪天的。

  “枫儿都还没有打够呢,点也不爽。”白枫觉着嘴巴,小脸蛋上面都是阴险的笑容,“爹爹,娘亲,姐姐,皇帝哥哥让枫儿有时间去皇宫之中,找落雨公主玩,现在枫儿想要找她玩了,不知道行不行?”他怎么还忘记了,在皇宫之中还有个坏女人,去捉弄捉弄她,也是很不错的。哼,谁让他们那些坏蛋当初要欺负姐姐的,他白枫是不会这么的放过他们的。

  元若蓝自然是发现了白枫眼中的恨意,但是并没有去阻止他,而是微微笑说道:“枫儿,你想去的话就去好了,就算是你把皇宫给闹翻了也没有什么的,因为又会会为你做主的,再者”

  抬起头,元若蓝慢慢的收起脸上的笑意,绝美的脸蛋上面露出凌厉之色,开口说道:“雪狐,你出来,去暗夜阁找元他们几人,让他们用暗夜阁的名义,将杨家列入黑名单之中,要是谁和杨家来往的话,就不要想动暗夜阁购买到颗丹药,还有就是那些丹药的价格全部的下降半出售。”

  因为暗夜阁的丹药价格实在是太过昂贵了,所以没有多少人可以买得起,要是降价半的话,朝中的那些大臣就有不少人可以购买的起,为了得到暗夜阁的丹药,他们肯定是不会和杨家来往的。

  “青龙,你也出来吧,你去通知那四大家族,还有白家和念溪他们,让他们立刻来风离国,并且让玄兽森林那边为我准备些药材,找到之后,让十五级以上的玄兽马上来这里见我。”她现在还不知道圣地有多少敌人,所以在这之前要做好充足的准备。接下来她就是要安安静静的修炼了,等待着白虎的醒来,还有自己再次突破之后,就可以去讨伐杨家了。

  在将那些事情安排下去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元若蓝的心里突然升起丝不安的情绪,很快,她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不由得神色冷,说道:“难道是天皇出了什么事情?后爹,娘亲,你们在这里等我下,我出去趟。”话音刚落,身形闪,就很快消失不见了。

  风离国城门外面不远处的山上,天皇冷冷地看着围攻自己的那几个人,脸蛋上面满是寒色,狂风骤起,头白发在空中飞舞,他的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空中飘荡着无数的落叶。

  在那群人之中,带头的是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子,她的脸上片冷色,手拿宝剑,面无表情的说道:“独角兽,上次不小心让你给逃走了,这次你不要想再逃走了,我是圣地长老的孙女,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有资格做你的主人,所以你还是乖乖的做我的坐骑,以免到时候受皮肉之苦。”

  冷冷笑,天皇的嘴角露出丝冷笑,原本温和的眼神,变成了讥讽之色,“本皇乃是堂堂玄兽森林之中的兽皇,就算是死的话,也不会效忠你们圣地之中这些虚情假意的人类的。”

  目光从那个白衣女子身后的那些玄皇的身上扫过,天皇的心里升起丝担忧的神色,但是脸上看不出来他心里任何的想法。“你千万不要过来,要不然的话”

  谁知道他心里的那些想法刚刚的落下,身后就传来了个狂傲的声音,“他是我的人,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怎么样从我的手里将它抢走。”身体阵的僵硬,天皇不由得叹了口气,她最终还是来了!!

  第百十章强大敌人

  阳光之下,个女子缓缓地飞到这里,阵狂风刮过,头上的黑发从她那绝美的容颜上面拂过,身白色的衣服,在空中不断地飞舞,使她像是个谪仙降临样。当她来到天皇身边的时候,狂风顿时就消失了,天地间又恢复了平静,似乎刚才发出那么强悍气息的不是她,根本就是幻觉样。

  神色禀,踏雪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元若蓝,漂亮的脸蛋上面露出丝杀气,开口说道:“你是什么人?胆敢管我们圣地的事情。”

  “我是什么人,刚才我已经说了。”元若蓝傲然的站在那里,身上散发出阵强大的霸气,“他天皇,是我元若蓝的人,你们想要将我的契约兽抢走,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

  天皇不由得怔,看向元若蓝的目光尽显柔和,嘴角微微的勾起,那张俊美的脸蛋上面,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这辈子可以遇到她,成为了她的契约兽,大概是他这生做出的最正确的事情。

  “你说他是你的契约兽?”冰冷的双眼之中散发出阵杀意,踏雪此时的脸蛋上面还是没有丝毫的表情,但是双眼之中满是讥笑的神色,“就算他是你的契约兽那又能怎么样?你以为就凭你的力量,可以和圣地对抗吗?我们圣地是这个大陆上面的主宰,只要是这个大陆上面的东西,都是属于圣地的,当然其中也包括你的这个玄兽。对了,以你低微的身份,根本就不配知道圣地的事情。但是在这个大陆之上,没有任何人可以违背圣地的命令。”

  脸蛋上面散发出丝冷意,元若蓝的双眼之中都是讥讽之色。难道这既是白老头说的圣地?难怪在提起圣地的时候,白老头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然来圣地里面的都是些狂妄自大的人,竟然还想要主宰这片大陆,还给玄者订下了在些规矩,看来他们根本就不是为了维护那些武者的利益,而是为了彰显他们的权势而已。要是圣地不招惹她也就算了,要是敢来招惹她的话,那么就要将他给连根拔起。

  “我管你们是圣地还是其他的地,既然你们想要夺走我的人,那么就只有战了,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