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碚宜税伞!?br/>

  “哈哈,我早就知道你是这样子的反应,所以我早就告诉了那个老头子,你是不会做白家的家主的,然他就死了这个心吧。”火咏诗不由得大笑起来,她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大厅之中。

  那些在大厅之中吃饭的人,都将目光朝着元若蓝他们这边看来,但看清楚元若蓝和火咏诗的容貌之后,眼里都露出丝惊艳之色。这两个女子是什么人?怎么会长得这么的漂亮?】

  “公子,公子,你慢”个小厮从楼上搀扶着个年轻的公子哥下楼,而在那个青年公子的身后,还跟着帮满脸通红的人,从他们身上的那股气质就可以看出来,他们都是些纨绔子弟。

  “把本公子放开,本公子自己可以走。”青年公子将身边的那个小厮给推开,突然之间,他的视线停留在个地方,于是再也没有办法离开丝毫。美,实在是太美了,这么漂亮的女人,他这辈子还是第次看见,和那些被他玩过的青楼女子,将至有着天壤之别,要是可以的盗贼这个女子的话

  时之间张大了嘴巴,呆住了,然后急忙的伸手擦了下嘴巴上面的口水,摇摇晃晃的朝着元若蓝那边走去。股扑鼻的酒味传来,火咏诗不由得皱了下眉头,抬头看了眼朝着她们这里走来的男人,双眼之中露出丝厌恶的神色,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那些青年就已经来到了她们的面前。

  “嘿嘿,两位美人儿,为什么本公子以前从来就没有见过你们?”双色眯的眼睛,不停地在元若蓝和火咏诗的身上扫视着,然后在那里使劲的咽着口水,当视线落在火炎的身上之后,挥手,叠银票就出现在了桌子上面,“这些银票赏给你了,这两个姑娘本公子要了。”

  “公子。”那个小厮急忙的过来拉了下他的衣袖,满脸紧张神色的说道:“公子,这里可不是青楼,她们也不是青楼之中的女子,公子你不可以”

  “滚开。”青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挥手,就将那个小厮推倒在地上,“本公子的表姐是当今的贵妃娘娘,本公子可以看上她们,是她们的福气,要是她们不识好歹的话,本公子就让表姐下道懿旨,将她们家给满门抄斩。”

  元若蓝冷冷地看着那个醉醺醺的公子哥,难道他就是杨雪舞的表弟?看来真的是不是家人不进家门,和杨家有关系的人,又怎么会有什么好人呢?

  “就是的,皇上最宠爱的贵妃娘娘,可是洪公子的表姐,有谁该得罪洪公子?”

  “那个臭小子,你还是赶快拿了银票滚蛋吧,想要跟我们洪公子都,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小心洪公子去告诉他的表姐贵妃娘娘,到时候不但是你,就是你家都完了。”

  些纨绔子弟在哪里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大厅之中那些吃饭的人,看见这样的情况,不由得摇头叹息起来。可惜了,实在是可惜了,和两个姑娘又要遭洪家这个纨绔自己的毒手,这生都给毁了,但是洪家有强大的靠山,有个做贵妃的表姐,他们这些平民百姓怎么样有能力和皇家之人斗?

  “嘿嘿,两位姑娘,我劝你还是怪怪的和本公子起走吧,本公子可以纳你们为妾室,只要你跟着本公子,以后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总比跟着这个草包男人好些。”洪飞抬头挺胸的在哪里得意洋洋的说道,丝毫也没有看见,此时他面前的那三个人的脸色阴沉的吓人。!!

  第百十五章自己找死

  “啪!”的声响起,火炎是拍案而起,把就抓住了洪飞的衣服,此刻,他那原本俊美的脸蛋上面,就像是锅底样的黑,双眼之中闪现出无尽的怒火,身上散发出强大的霸气,喝问道:“有种的话,你把刚才的话再给我说遍。”

  众人都被火炎的做法给吓了跳,要知道,被他抓住的可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贵妃的表弟,要是得罪了他的话,那就会有抄家灭族之祸。没有想到这个人的胆子这么的大,竟然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我表姐可是当今的贵妇娘娘,你竟然敢对我这么的放肆,你必死无疑,等本公子回去以后,就会告诉表姐,让她将你们全家抄斩。”

  “砰。”洪飞的话才刚说完,火炎就在他的腿上狠狠的踹了脚,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洪飞狠狠的跪在了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其实就算有防备的话,那也是这个结果。这下子火炎洪飞的脑子总算是彻底的清醒了,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被人打得跪在地上,使得他心里感觉万分的羞辱,双眼之中露出股凶光,恶狠狠的看着火炎。

  “你给我等着,我定不会放过你的,我洪飞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这两个女人早晚都是我洪飞的。”

  听了这些话,大家都为元若蓝和火咏诗惋惜起来,京城之中没有人不知道,洪家的这个纨绔子弟仗着自己的表姐是贵妃娘娘,到处的仗势欺人,无恶不作,强抢民女那是家常便饭。看来这两个漂亮的姑娘是无法逃过他的手掌心了。

  “是吗?”就在周围的人在心里暗自叹息的时候,道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本王这才发现,竟然还有人敢和本王争抢女人。”

  酒楼之中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脸震惊的看着走进酒楼的那抹红色的身影。道红影闪过,男子很快就走了过来,那种俊美的容颜上面,全是阴狠之色,双眼之中都是冰冷的神色,但是当他来到了元若蓝身边的时候,俊美的容颜上面,露出了丝温柔的笑容。

  “蓝儿,你下次出王府的时候,记得和我说声,我也好陪在你的身边。”说完话之后,双眼的神色微微眯起,冷冷地看了眼洪飞,“免得有些不长眼的狗东西过来招惹你。”

  那些人满脸惊讶的看着顾文渊,要是他们不是出现了幻听的话,那么他们刚才听见那个男子自称是本王。身红色的衣服,狭长的眼睛,俊美的像是妖孽样的容貌,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势,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他就是让京城无数女子魂牵梦绕的南王。

  而那个白衣女子,就是这段时间大家直在谈论的南王妃。据说南王妃可是杨将军的女儿,已经过世了的兰丞相的外甥女。现在来看的话,她的身上果然有当年风离国第美女,兰心的几分影子,但是她和兰心比起来,更加的美貌无双。

  扑通声,洪飞才刚刚的从地上爬起来,又被顾文渊的突然出现吓了跳,双腿软,再次的跪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着看着面前的那个男子。“南,南王。”

  不会吧,他竟然想要抢南王的王妃做他的小妾?但是,谁又知道南王妃会到这里来吃饭呢?何况他还没有来得及动手,起应该还来得及的。

  “南王,我并不知道她是你的王妃,再说了,谁让她不早点说出自己的身份,这样来的话,也就不会”无法承受顾文渊冰冷的目光,洪飞的话说不下去了,满脸惊恐的看着他。

  “寒风,将他给本王抓回去,所有的刑罚都在他的身上试遍。”顾文渊脸上露出冷酷的微笑,就这么冷眼的看这个面前这个颤颤巍巍的青年,冷冷地说道。他自己的女人,心疼都来不及,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还想要抢走做他的妾室。要是就这么的放过他的话,那他就不是顾文渊了。

  “你,虽然你是南王,但是你也不可以这样子的对我。”洪飞满脸惊恐神色的朝后退去,使劲的咽了咽口水,声音不断地颤抖着,“当今的贵妃娘娘可是我的表姐,按理来说他可是你的皇嫂,所以你不可以这样的的对待我的,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双眼之中的神色更加的冷了,顾文渊紧逼步,他接下来的话使劲的撞击在众人的心里,“本王就算是将杨雪舞给杀了的话,皇上也不会说个不字,你既然有胆子来招惹本王的王妃的话,那就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寒风,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将他给本王抓回王府之中,严刑拷打。”

  自从寒风来到酒楼之中以后,她的目光就直的停留在火咏诗的身上,现在听见了顾文渊的话,才急忙的抱拳说道:“是,王爷。”然后就像是抓小鸡样的将洪飞抓在手中,在离开的时候,深深地看了眼火咏诗,那张英俊的脸蛋上,露出丝淡淡的微笑。

  是的火咏诗是阵莫名其妙的,“若蓝,那个男子我好像不认识吧,怎么他直的看着我?而且还露出脸的傻笑,没有想到他长得虽然是很英俊,但是脑子却是有毛病。”嘴角微微地抽搐,元若蓝顿时是阵无语,,要是寒风知道了火咏诗给他的评价的话,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样的去想。

  “蓝儿。”顾文渊走到了元若蓝的面前,双眼直的盯着她,嘴角微微地扬起,露出股魅惑人心的微笑,“人我已经抓回了王府之中,随便的怎么样的处置,不知道为夫做的这些事情你是不是满意?”

  酒楼之中顿时之间变的是静悄悄的,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讨好元若蓝的顾文渊,再联想到他刚才那么冷酷的麽样,众人的心里是阵的怀疑,这个人还是刚才的那个人吗?看来传言果然是不错,南王对于他的王妃果然是疼爱有加。!!

  第百十六章起了杀心

  元若蓝抬起头来,目光落在顾文渊俊美的脸蛋上面,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嘴角微微地翘起,开口说道:“嗯,很不错,我非常的满意,这件事情我就不用管了,那些事情交给你来处理就可以了。”

  顾文渊不由得愣,过了会儿之后,才回过神来,在他俊美的脸蛋上面,露出了激动的神色。不是因为他做的事情使得元若蓝满意了,而是刚才他自称为夫的话,元若蓝竟然没有反驳自己,不管是不是元若蓝自动的忽视了,这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来说是种非常大的进步。火炎的目光从他们两人的脸上扫过,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微微地有些失落感。

  “若蓝。”火咏诗轻抬手臂,放在了元若蓝的肩膀上面,脸蛋上面满是微笑,“这段时间我和大哥就追在你哪里,不知道可不可以?”

  “这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元若蓝微微笑,然后将目光看向顾文渊说道:“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原本顾文渊刚想要说出拒绝的话的,但是,很快就吞进了肚子之中,目光从火炎的身上淡淡的扫过,再看向元若蓝的时候,双眼之中满是笑意。“蓝儿,你是本王的女人,这些事情你自己可以做主的,就不需要问我了。”

  顾文渊的话,是的在场的那些人都露出震惊的神色,王爷的意思是不是说,他将王府之中的权利都已经交给了王妃?看来想要送自己的女儿进王府的话,定要通过王妃才可以。只要是王妃同意了的话,王爷肯定是不会反对的。时之间,那些人的心里都涌出了这样的个想法。

  金碧辉煌的皇宫之中,在庄严安静的御书房之中,道明黄铯的身影坐在椅子上面,他刚刚的拿起毛笔,准备开始批阅奏折,就在这个时候,个太监推开门逗乐进来,挥手中的拂尘说道:“皇上,杨妃娘娘求见。”

  将手中的毛笔放下,顾文海的脸上露出丝阴沉之色,从他的嘴里传出股威严的声音,“让她进来吧。”

  “是,皇上。”太监小心翼翼的退到了门外,没有会儿的功夫,杨雪舞就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进来,站在了顾文海的面前,心里忐忑的跪下说道:“臣妾参见皇上,不知道皇上找臣妾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杨妃,朕听说你有个表弟是叫做洪飞,是吧?”顾文海面无表情的看着杨雪舞说道,那双眼睛只中有丝说不出来的光芒,“不知道那个叫洪飞的是什么人?”

  闻言,杨雪舞的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开口说道:“皇上,臣妾的表弟天资聪慧,更是知书达理,是个非常难得的青年才俊”

  砰地声,顾文渊突然使劲的在桌子上面拍了下,将杨雪舞吓了跳,惊恐的抬头看着顾文渊,心里满是惊慌,“皇上,不知道臣妾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使得皇上发这么大的火?”

  “哼,杨妃,你的胆子真是太大了,在朕的面前撒谎都面不改色。”顾文海脸冷峻之色的看着杨雪舞,脸上的神色是越来越阴沉,声音之中也透露出丝威严,“青年才俊?就他那个纨绔子弟也配称之为青年才俊?难道我们风离国真的是无人了吗?而且那个纨绔还想要强朕的表妹做妾室,并且还敢威胁南王,你知道他是怎么样威胁的吗?”

  杨雪舞急忙的低下脑袋,颤抖着说道:“臣妾不知。”

  “他说就算是南王也没有子给抓他,因为他的表姐是当今的贵妃娘娘,南王还需要称呼她声嫂子。”顾文海脸上露出丝冷笑,目光落在杨雪舞的身体之上,接着说道:“贵妃?我记得我已经将你将为妃子了吧,有哪里来的贵妃这个称呼?看来就算是这样子,还是有人会借着你的身份,在外面做些仗势欺人的事情,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将你贬为嫔,要是你的族人再在外面不安分的话,朕就将你打入冷宫之中。”

  身体软,杨雪舞就摊到在地上了,满脸绝望神色的说道:“皇上,次从你刚刚登基的时候,臣妾就跟在你的身边,从来也没有犯过什么过错,心都为皇上考虑,你为什么要这么的对待臣妾?”

  顾文海的脸上露出丝讥讽的神色,这个女人到了现在还说她没有错?这些年以来,她直在后宫之张兴风作浪,但是为了打听到表妹的消息,所以才直的容忍她。现在表妹都已经回来了,就不用在那么的容忍她了。更何况她们杨家犯了个很大的错误,就是上好了他的表妹婉雲和心姨。就是这点,他怎么样都不会原谅她的。

  “来人,将杨嫔给朕带下去。”顾文海使劲的挥了挥衣袖,脸色冷峻的说道。这些的胆子真是大,自己的那个皇兄,就是他也不敢去招惹他,他们却是不要命了,竟然去招惹皇兄的王妃,还想要让她做妾室,皇兄要是不发火那才奇怪了。也算那个洪飞倒霉了,谁叫他找人谁不好,偏偏要招惹皇兄的女人,现在被皇兄抓回了王府,看来有他好受的。

  于是同时在将军府之中,个身体肥胖的女人,扑倒在杨夫人的脚下,在哪里边哭泣边开口说道:“妹妹啊,你定要救救飞儿啊,他可是你的亲侄子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杨夫人是感到阵的头疼,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嫂子,你也不是不清楚南王是什么性格,你让我从她的手中救人,怎么可能呢。”

  “妹妹,我知道你定不是会有办法的,你可以去找贵妃娘娘,让贵妃娘娘下道懿旨,南王他是不敢不从的。”

  看了眼在地上不断地哭泣的女人,杨夫人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你又不是不知道,舞儿上次因为得罪了南王,所以就被贬为妃了,你说让舞儿下懿旨,南王他怎么会遵从?”

  “那,那你就去找杨婉雲。”想了下之后,洪夫人突然抬头咬牙说道:“杨婉雲不是你们杨家的人吗?我儿子不就是调,戏了她几句吗?南王也没有必要做的这么的绝吧?反正我不管,你必须的就出飞儿,要不然的话,我就讲你两个女儿的身世告诉杨将军,到时候!!

  第百十七章栽赃陷害

  听了她的话,杨夫人的脸色猛地变,看向洪夫人的眼神里面闪现出丝杀意,但是很快就消失了,然后满脸微笑的说道:“嫂子,你就放心好了,我肯定会将飞儿给救出来的。”

  “真的?”洪夫人不由得眼前亮,急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说道:“妹妹,那我就谢谢你了,那我就在家里等你的好消息,希望你不要让我在家里等的太着急了。”

  紧紧地握紧双手,看着洪夫人消失的身影,杨夫人的身上散发出阵杀气。她竟然敢用这件事情威胁自己?看来定要找个机会将她给除去,这样才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不然的话,要是被将军知道了,蝶儿和舞儿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这件事情的话,那么等待她的将会是严厉的处罚。绝对不可以让这件事情传进他的耳朵里。

  杨欣蝶走了进来,看见急匆匆离开的洪夫人,微微地愣,“娘,舅妈她怎么这么着急的离开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杨夫人的脸上是满脸的寒霜,她自然是没有心情去理会杨欣蝶了,摆了摆手说道:“蝶儿,你先下去吧,让我个人好好地静静。”杨欣蝶咬了咬嘴唇,肃然心里有些不愿意,但是还是从这里离开了。

  在她刚刚离开之后,就有个人推门来到了这里,似乎是发现了杨夫人有些不对劲,于是走上前来,将她给抱在怀里,开口轻轻地说道:“夫人,你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

  杨夫人微微愣,抬头看了眼抱着她的男子,急忙将他给推开了,快速的走到门口,然后扫视了下外面的院子,看见没有什么人之后,才将门轻轻地关上—身嗔怒的看了眼那个男子,说道:“你怎么大白天就跑到这里来了?没有人看见你来这里吧?万将军知道了的话,那我们”

  “呵呵,夫人,你就放心好了,别人也只会以为我来这里是对你汇报将军府之中的情况的,怎么会想道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呢。”男子再次的走上前去,将杨夫人搂在怀里,开口说道:“而且杨将军在三夫人哪里,现在是不会来这里的。”

  “不管怎么样,我们以后还是要小心些,要是让将军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