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该从苍穹界离开,要是你还在苍穹界的话,身边肯定是有不少的强者保护的,这样的话,我也就杀不死你了。”嘴角露出丝冷笑,蒙面老者的身上散发出丝萧杀之意。

  在从苍穹界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打听清楚了顾文渊的消息,从那些消息之中他知道,顾文渊这年的时间之中,直和个女子在起,看来就是因为这个女人,他才离开苍穹界的。没有想到的是,素来以狠辣手段据称的苍穹界传人,会为了个女人在外面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其实应该感谢那个女人,要不然的话,他怎么有机会可以将顾文渊杀死。

  拔出宝剑,空中突然升起阵大风,顾文渊手持宝剑,站在狂风之中,尽显身风华。头如墨般的黑发在空中飞舞,这样英俊的像是妖孽样的男子,现在这个时候,竟然像是个神仙降世样,不管他的实力怎么样,他这份霸气,就使得那些人的脸色变。

  “哼,就算你是玄皇巅峰的话又怎么样?不要忘记了,我可是玄尊,以你现在的实力,不会是我的对手的。”冷哼声,老者的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狠狠的朝着顾文渊撞去。!!

  第百二十章对战玄尊

  “轰隆”声大响,两股气势撞击在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顿时之间是尘土飞扬,滚滚的灰尘遮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很快那些灰尘慢慢的散去,这时候老者才发现,顾文渊根本就没有被自己的气势给击退,依旧站在原来的地方,只是他的双脚已经陷阱了泥土之中。

  看着顾文渊看向自己嘲弄的眼神,老者的心不由得沉,“不愧是文渊公子,竟然以玄皇巅峰的实力和我拼了个不相上下,但是你的脚陷阱了泥土之中,那就说明你的实力比我弱了筹。”

  顾文渊冷冷笑,没有去理会那个老者,仅仅是脉动步子,朝着老者走去。老者的眉头皱,冷冷地目光落在顾文渊的身上,,感想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之间,耳边响起了个不屑的声音,“你们这么多的人,围攻个人,怎么也好意思。”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之时,顾文渊的脚步不由得顿,有些诧异的回过头来,当看见来人之后,双眼之中的杀意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激动地神色,“蓝儿,你怎么来这里了?”难道说蓝儿因为担心我,所以才找来这里的,看来自己的那些努力都没有白费,她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位置,但是

  “蓝儿,本王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我并不认为他们几人,就可以杀死你的未婚夫我,所以,你是不该来这里的。”

  “妖孽。”元若蓝看着顾文渊是阵的无语,都没有去看那些站在边上的人,开口说道:“妖孽,你都救了我那么多次了,我怎么会让你个人面对强敌呢?”

  “什么。”听了元若蓝的这句话,顾文渊不由得跳了起来,把抓住元若蓝的肩膀,强迫元若蓝看着自己,怒声说道:“这样说来帮你根本就不是因为关心本王才来这里的?只是因为我以前救过你而已?不行,你必须的关心我,女人,你怎么样可以不关心本王呢?”顾文渊抗诉的对元若蓝说道,脸上满是委屈之色,让人看见他的这副摸样,还以为元若蓝是个抛夫弃子的女人。

  “你们两人还有完没完了?不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老者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元若蓝,眉头微皱,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女人就是让顾文渊留在这里,不愿意回到苍穹界的女子。竟然这两人这样的有情有义的话,那么他就做个好人吧,将他们起杀了,也好在黄泉路上有个伴。

  “老家伙,难道你个玄尊还想要以大欺小吗,而起还无耻的以多欺少。”元若蓝将顾文渊给推开,看着老者冷笑着说道:“虽然这个妖孽有时候确实是挺烦人的,更是喜欢缠着我,但是没有办法,谁让这个妖孽救了我好多次呢,更何况,除了我之外,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欺负他。”

  顾文渊的脸上再次的露出激动地神色,蓝儿这样的说,是不是在她的心里已经慢慢地接受了自己?只要是她愿意嫁给自己的话,不要说被她天天的欺负,就是做她的奴隶,他也是心甘情愿的。要是让认识顾文渊的人,知道此事顾文渊心里的想法的话,估计会猛地喷出口鲜血来。

  “你们两人既然想要起死的话,我自然是会成全你的。”老者脸色冷,使劲的挥手,咬牙切齿的说道:“顾文渊交给我了,你们去将那个女人给我杀了。”话落,那些人就马上朝着元若蓝冲去,受伤的武器散发着阵寒芒。

  “妖孽,你放心好了,这些人还是没有办法伤到我的。”元若蓝手拿宝剑,身上散发出股寒意。

  听见了元若蓝的话之后,顾文渊点了点头,视线转移到那个老者的身上,毕竟他是个玄尊强者,据算是顾文渊,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之心。战争触即发,元若蓝快速的拔出手中的宝剑,在那些人之中不断地游走,因为有个玄尊出马已经是非常的难得,所以这些玄皇也都是中级和低级的实力,所以,以元若蓝的实力,对付他们还是没有说没问题的,这样来,顾文渊也是慢慢的放下来,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战斗之中。

  “该死的,那个女人的实力怎么会这么的变‘态?”那个老者咬了咬牙,视线看向不远处的战场,当看见此时副游刃有余,在众多玄皇之中穿梭的元若蓝,不由得脸色变。“她应该比顾文渊还要年轻吧?为什么会拥有这样强大的实力?也难怪向来无情的顾文渊会看上她。”

  而且顾文渊的实力也是让他非常的震惊的,看来要想让顾文渊的战斗出现破绽,那么就必须先杀死那个女人。眼中闪现出丝寒光,老者掌朝着顾文渊拍去,在顾文渊躲开的时候,他的身影下子消失不见,朝着元若蓝冲了过去。

  “糟糕。”在这个时候,顾文渊的脑袋里面片空白,他脑袋之中的思维还没有转变过来,但是身体已经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元若蓝哪里冲去。扑哧声响起,道宝剑刺进身体的声音响起本来以顾文渊的实力,老者想要重伤他的话也不是那么的容易的,但是那个时候他已经来不及思考了,只是本能的做出这个举动,再说了老者的速度非常的快,他这个时候除了用自己的身体阻挡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看着在自己面前慢慢倒下的顾文渊,元若蓝的脸上瞬间就变的是苍白片,自责,愤怒,悲伤的情绪同时在他的心里升起,最后变成了无尽的仇恨。她之所以回来这里,是为了帮助顾文渊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却是将顾文渊给害了。

  轰的声,九子啊这个时候,空中的那些玄气化为了强大的风暴,朝着元若蓝的身体涌去。在场的人不由得被这样的现象给惊呆了,满脸惊恐的看着此时处于风暴之中的元若蓝,他们没有人敢上前步。

  抬起头来,元若蓝的双眼之中闪现出丝血光,紧紧地盯着面前的那个老者。心里的悲伤和愤怒的升起,让她的五神诀发出超长的力量,强大的玄气风暴将元若蓝给包围了,最后都变化成了她的力量。那些玄气风暴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突然之间,出现了只有突破只是才会出现的风暴。

  那些玄皇个个瞪大了眼睛,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元若蓝,他们谁也没有想道,有人的天赋这么的强大,竟然在莫名其妙的吸收了大量的玄气之后,就这样的突破了。这个女人,她还是人吗?不会是哪里来的妖孽吧?这个大陆之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变’态。让这样的个变‘态存在这个世上,不是在打击他们这些人吗?

  就算是活了无数年的老者,此时也被元若蓝的样子给吓着了,不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冷冷笑说道:“就算你突破了又能怎么样?最多也就是高阶的玄皇,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会是我的对手。”

  元若蓝冰冷的眼神从老者的身上扫过,转身走到顾文渊的身边,当她的手掌张开的时候,在她的手心之中,有颗丹药。将丹药拿在手中,想要塞进顾文渊的嘴里,但是因为顾文渊的嘴唇禁闭,怎么样都没有办法让他服下。

  “妖孽,这次就便宜你了。”元若蓝将丹药放进自己的嘴里,横心,闭上眼睛,低下身体将嘴巴凑到了顾文渊的嘴唇上面,将含在嘴里的丹药,喂进了他的嘴里。没有多长的时间,顾文渊那张原本苍白的脸蛋上面慢慢的恢复了血色,在他张开眼睛的时候,在他的眼前出现了张熟悉的容颜,那双魅惑众生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丝丝笑意。

  元若蓝刚刚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是知道下子就被顾文渊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加深了这个吻的力度。脸色不由得沉,元若蓝抬起脚,狠狠的朝着顾文渊踹去,顾文渊也没有去躲开,就这样满脸微笑的看着她,就算是被元若蓝踢中之后,也没有将她给放开。

  “蓝儿。”好久之后,顾文渊才将元若蓝给放开了,将嘴巴凑近他的耳边,嘴角微微扬起,用暧’昧的语气说道:“现在你的便宜我也已经占了,我现在就是不想对你负责也不可能了。”

  顾文渊身上伤势的恢复,让那些人都傻眼了。老者浑身不由得颤,眼睛瞪的大大的,紧紧地看着他们二人,“不吗,不可能的,我明明是已经刺中了他的要害,为什么他现在会安然无恙了呢?刚才那个女人给他吃的是什么丹药?要是我可以得到这些丹药的话”贪婪的看着元若蓝,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老者心里已经对这颗丹药是势在必得了。就算是顾文渊的伤势恢复了又能怎么样?他样可以将这两个人给杀死。

  “妖孽,你就站在这里看着,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元若蓝缓缓地转身,朝着那个老者走去,随着她的身体动,身上的气势是愈来愈强大了。来到老者不远的地方站定,元若蓝抬起头,身上散发出阵狂傲之气,“白虎,既然你都已经苏醒了,那么这些人就交给你好了,这次,我要他们全部的死在这里。”

  给读者的话:

  关键时刻白虎苏醒过来了,但是,他能不能对付得了玄尊强者,玄尊强者就没有什么底牌吗?元若蓝他们可以安全的离开吗?答案将在明天揭晓。!!

  第百二十章斩杀玄尊

  此时天空之上是乌云密布,狂风从元若蓝面无表情的脸蛋上面拂过,满头的黑发在空中飞舞,虽然她此时处于风暴之中,但是她的惊艳依旧使人难以忘怀。从她手上的戒指之上,散发出道白色的光芒,天空之上突然被股强大的气势给笼罩起来。然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之下,头白虎突然地出现了,就这样的降临在元若蓝的面前。

  白虎身上的毛发雪白的有些刺眼,散发着强大的光芒,但是在他的双琥珀似得眼睛之中,却是显露出藐视天下的气势。“就是你们伤害了我的主人?”

  “这,这是什么玄兽?”老者不由得的大了眼睛,满脸惊愕的说道:“这不可能,玄兽森林之中怎么会有比兽皇还要强大的玄兽?这个玄兽的实力竟然是玄尊级别。”虽然老者的心里非常的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他还是可以轻易地感觉出来,白虎的实力比他要强大的多。

  天哪,谁也没有告诉自己,在这个女人的身边,竟然还有这么个强大的玄兽。使劲的咽了咽口水,老者再也没有刚才那种轻松自若的神态,此时他的脸上出现了满是惊慌失措的表情:“你,你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冷峻的双眼之中散发出丝嘲讽的神情,白虎轻轻地抬起了爪子,慢慢的朝着老者走去,“我的主人也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伤害的?任何伤害了我主人的人,都只可以有两个选择,第个就是死,第二个就是让他生不如死,你选择那条?”

  随着白虎的靠近,老者的脑袋上面都冒出了冷汗,他心里清楚,这只白虎的实力非常的强大,自己这些人,根本就不会是他的对手,“你”

  老者刚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好没有说出来,就被白虎冷冽的声音给打断了,“给你思考的时间已经到了,看来你们还没有做出决定,那好,就有本兽帮你们做出决定好了。”

  根本就没有给老者逃跑的机会,天空之中涌起阵狂风,非常的有规律的朝着众人飞去,每道风刃之中都有杀意,没意思风刃之中都藏有杀招,天空之上无数的风刃,显然是想要将他们置于死地。面对无数的风刃,那些玄皇的性命瞬间就丢失了,最后只剩下那个老者还在那里苦苦的坚持着。

  但是,他的日子可是根本的不好过,此时他的身上没有处完整的地方,此时是遍体鳞伤,看起来非常的渗人,但是他心里有股不想死的意志支撑着,所以他还在那里拼尽全力的坚持着。这些风暴虽然是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但是,终究还是有消散的时候。

  砰地声,老者最后已经是没有了丝毫的力气,双腿软,就跪在了地上,在哪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双眼紧紧地盯着白虎,“我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我就等着你。”白虎有些不屑的说道,最后在空中凝聚出道风刃,将老者的性命轻易地结束了。

  “看来这个老家伙很是倒霉啊。”元若蓝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股冷意,“白虎具有控制风的能力,要是在狂风之中打斗的话,那么周围的那些风都可以被他利用,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的战斗力是成几倍的增长。”

  非常优雅的转过身来,道光芒将白虎笼罩在里面,等那道光芒消失之后,在元若蓝的面前出现了个白衣男子。这个男子集优雅和冷峻于身,使人有种叹为观止的感觉。他的容貌非常的俊美,头黑发在空中飞扬,剑眉横飞,那双琥珀样的眼睛之中,带有丝冷峻之意,使人看来眼之后就无法忘记,在他的面前,天地都黯然失色。

  危机,此时顾文渊的心里感受到了深深地危机感。就算是面对那个俊美的天皇只是,顾文渊的心里也只是有种警惕感,唯有在这个男子的面前,顾文渊的心里才会出现强大的危机感,尤其是在他看向元若蓝的时候,那眼神让顾文渊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而起,他也不会忘记,这个男子的实力是非常的强大的。

  “我的主人,我终于是苏醒过来了,以后就可以伴随在主人的身边了,帮助主人登上巅峰之位。”白虎慢慢的走上前去,半跪在元若蓝的面前,拿起她的手,在她的后背上面,轻轻地吻了下。

  突然之间,感觉到手上空,顾文渊将元若蓝紧紧地抱在怀里,双眼之中满是怒火,“本王不管你们以前的关系怎么样,但哈斯从现在起,她已经是本王的王妃。”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前,这样的对自己的王妃,难道当自己是个摆设不成?

  眉头微微皱,白虎慢慢的站起身来,双眼之中都是冷峻之色,冷冷地看着顾文渊说道:“我的主人以前跟我说过,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那些不学无术的皇家子弟。”

  “不学无术?”顾文渊的脸色不由得沉,面色阴沉的看这个白虎,“你确定你是在说本王吗?再说了,我和蓝儿可是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她想不对我负责也是不行的。”

  冷冷的目光从顾文渊的身上扫过,白虎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从小就和主人睡在张床上,要是说和她的关系,我比你深得多。”

  看了看顾文渊,再看了看白虎,元若蓝心里顿时感觉到是阵无语。刚在自己只不过是用嘴巴喂了颗丹药给他而已,怎么就变成了什么事情都做了,还说自己必须对他负责。至于白虎所说的,那是因为以前他只不过是幼年期,根本就还没有化形,在她看来,也就只不过是只小动物而已,再说了,也是白虎在半夜自己睡着了之后爬上去的。

  看在他只不过是只小动物的份上,她才没有和他计较那么多,但是自从他可以化成丨人形之后。每次想要爬到自己的床上的时候,她都会狠狠的将它踹倒地上去。但是,这些话从他们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变成了另外的种味道呢?!!

  第百二十二章游街示众

  顾文渊的脸色不由的变,嘴唇微微地扬起,脸上露出丝冷笑,开口嘲讽的说道:“你以为你这么说的话,就可以破坏我和蓝儿之间的关系吗?本王告诉你,你就不要做梦了,这辈子本王都不会对她放手的,再说了她是本王的王妃,这件事情所有人都知道的,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和男人睡在了张床上。”

  听了顾文渊的话,白虎的脸色还是那么的冷峻,没有理会顾文渊说的话。“你对主人又了解多少,她的身份,她的来历,我和青龙,玄武还有朱雀的来历,她拥有些什么样的力量,你可知道?既然你什么事情都不知道,那又有什么资格说他是你的王妃?”

  顾文渊的脸色沉,使劲的握住了拳头,现在这个时候,他的心里确实是有种无力感。以前自己说过,要挖出她身上所有的秘密。但是到现在也还是无所知,白虎说的这些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都对她点也不了解,又有什么资格天天的黏在他的身边呢?

  那双妖媚的双眼之中,闪现出丝痛苦和无力之感,这样的事情让元若蓝的心里不由得颤。什么时候,顾文渊的举动对自己有了这么大的影响?使得她都不愿意看见他这个样子,似乎他表现的无奈的时候,才是自己熟悉的他。

  “有人过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