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读者的话:

  真是找死也不知道看地方,看看妖孽怎么样收拾你,哈哈哈。!!

  第百二十五章无知女人

  但是那个没有头脑的女人,都不知道此时她已经是大难临头了,此时正用嚣张的神色看着元若蓝,不屑的说道:“我们穆家就是皇帝对我们也是要让我们几分的,王爷看见了也要恭恭敬敬的,而我是穆家的大小姐,皇宫之中的晴贵妃是我的亲姐姐,只要本小姐说声,南王就必须的将你给休了,娶洪佳欣为王妃,你不要以为这个小小的南王府,就真的可以庇护你。”

  随着穆雪莲的话语落下,顾文渊的神色变的是冰冷片,大有马上就要爆发的趋势。寒风此时心里佩服穆雪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个女人知道不到自己的主人是什么人?皇帝是要给穆家几分面子,但是在自家主人面前,顾文海都不敢大声地说话。甚至还要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的。她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还想要命令自己的主人,就是穆家也没有这么大的胆量。

  倒是洪佳欣听了穆雪莲的这番话之后,不由得副趾高气扬的麽样,心里暗暗地高兴,面带高兴之色的看着顾文渊那张俊美的容颜,想到这个男人将会成为她的男人,他的眼神之中就流露出莫名的欣喜。

  “寒风。”顾文渊的脸色此时变得比锅底还要黑,双眼之中散发出无尽的寒意,“给我狠狠的揍这个女人顿,然后将她扔回穆家,让穆家家主好好地管教下。”以顾文渊的性格,这样的惩罚已经是轻的不能再轻了。当然了,他的心里还有其它的想法,既然穆家胆敢得罪他的女人,那么就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

  “你,你敢。”脸色猛地变,穆雪莲紧紧地握住拳头,副趾高气扬的麽样看着顾文渊,就算是在面对着南王的时候,他依旧是副不可世的麽样,“本小姐可是穆家的小姐,你要是敢这么的对我的话,我们穆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皇帝都不会为你求情的。”

  “不敢?”顾文渊的脸上露出丝阴冷的笑容,声音冷酷的说道:“那本王就让你知道下,本王到底敢不敢。寒风,立刻执行命令,再者,洪家没有必要存在这个世上了。”

  他之所以放过杨家,那是因为他要将杨家留给元若蓝亲自处置,但是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其他的女人打自己的注意。洪家,必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其他的原因,不管是那个窥视他的女子和家族,他们都不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留着,现在洪家的下场,就是以后杨家的下场。

  “记住,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什么事情是本王不敢做的,本王想要杀的人,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敢阻止。”顾文渊的这番话是怎么样的个霸气。天下之人有谁不敢杀?有什么事情他不敢做?到底有什么样的气魄,才可以说出这样的番话来?可是这样的霸气的话,却是为了个女人,面对这样的个女子,他就是放低姿态又能怎么样?因为那个女子,可以让他放下所有的自尊去讨好她。

  闻言,洪佳欣下子就瘫倒在地上了,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她怎么样也想不到,由于她时心里的贪心,将洪家的人都害了。杨雪舞,这切都要怪杨雪舞,要不是她让自己来勾‘引南王的话,又怎么会害了洪家呢?要是从新的给她个机会的话,她定不会来这里挑衅南王的权威的。以前他就听说南王是个嗜杀成性的人,是丝毫不会怜香惜玉的,她只是当成个传闻而已,但凡是现在看来,那个传闻是真的。

  “哈哈。”洪佳欣仰头大笑起来,脸视死如归的麽样,“我只是侮辱了几句王妃而已,却是遭到这样的大祸,难道这就是报应?王爷,我洪佳欣人做事人当,这切都是我的错,希望王爷不要因为我时之间的贪心,而怪罪我的家人,请王爷饶恕他们。”

  这个洪佳欣和杨雪舞杨欣蝶两人比起来,确实是要优秀的多,要是她们两人遇到这样的情况的话,只会在哪里不住的磕头求饶,而不是想着要保全自己的家人。只是可惜的是,元若蓝和顾文渊可不是那种会轻易地动容之人。

  “你认为本王会轻易地答应你的要求吗?”阴冷的视线从她的身上扫过,顾文渊冷冷地说道:“你们洪家在风离国犯了多少的过错,欺压百姓,滥杀无辜,有多少无辜的人在你们洪家的人手中丧生?本王这样的做,也算的上是为民除害了。原本哪怕你们让风离国血流成河我都不会管的,但是,你不该侮辱本王的女人。”

  “既然做错了事情的话,那就要有接受我惩罚的觉悟。”说完这句话之后,顾文渊甩衣袖,就没有再去多看眼满脸后悔的洪佳欣。

  “慢着,王爷,我还有话要说。”洪佳欣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苍白的脸上露出股同归于尽的神色,开口说道:“我来这里找王妃,是杨雪舞指使的,都是她害了我,那我也不会让她她好过,我可以告诉你,杨夫人和杨管家之间早有私情,他们经常在暗地之中私会。”

  闻言,顾文渊没有丝毫的反应,似乎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好了,看在你说出这件事情的份上,本王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去,不会让你有丝毫的痛苦的。”

  洪佳欣的脸上神色松,不由得松口了口气,她最害怕的就是南王会对她施加私行。要是那些传闻是真的的话,那么南王绝对不会只有这些手段的,可以不受痛苦的死去,已经很开心了。当然了,洪佳欣的心里不知道,可以让她痛痛快快的死了,是因为另件事情。

  “杨雪舞。”紧紧地握住拳头,顾文渊的脸上露出丝杀意,“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背后的事情,还是因为杨雪舞,像这样总喜欢惹是生非的女人,还是早点解决了得好。”双眼扫了眼空荡荡的院子,在他的话刚落下之后,寒风就抓着两个女人离开了。!!

  第百六十二章深思熟虑

  “妖孽。”元若蓝伸出胳膊撞了下顾文渊,目光却是看向其他的地方,漫不经心的说道:“其实,我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突然觉得”

  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顾文渊看着欲言又止的元若蓝,脸上露出丝微笑:“蓝儿,你是有事情想要对我说吗?”

  “其实,你也是很不错的。”突然,元若蓝下定了决心,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顾文渊,眼中精光闪,“所以,我决定了,会尝试着慢慢的接受你。”

  脸上的笑容下子就僵住了,很快,顾文渊脸上就布满了激动地笑容,把抓住元若蓝的肩膀,脸上露出丝难以置信的感情。“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可不可以将刚才的那句话重新再说遍。”顾文渊这时候有种在云雾之中的感觉,生怕这只是元若蓝和自己开玩笑,又害怕这只是个梦境,等梦醒了之后,切都回到了原样。

  元若蓝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不是真的难道是假的不成?怎么,你不相信?那就当我刚才的那些话没有说吧。”

  这些话下子就让顾文渊给惊醒了,急忙把抓住元若蓝的手,满脸激动地说道:“相信,我怎么会不相信呢,蓝儿,你的话我自然是相信的。哈哈,蓝儿终于是接受我了,哈哈哈。”

  兴奋的声音在王府的上空久久的回荡着,于是王府之中的所有人,都知道了王妃终于是接受了王爷,寒风也是衷心的为自己的主人高兴,甚至他都比顾文渊要激动些。主母终于是真正的接受王爷了,那自己是不是离诗诗更加的近了?

  “我刚才只是说可是试着接受而已。”可惜的话,元若蓝的这些话早就被兴奋之中的顾文渊自动忽略了。看见这么激动地顾文渊,元若蓝也是真心的无语,只是他的嘴角不自觉得微微翘起。但是在午膳的时候,却是出现了这样的副景象。

  “来,你那儿,这可是玄兽森林之中才可以有的千年肉参,可是大补的东西,你这些年都辛苦了,应该好好地补补了。”

  “主人丹药是多得很,又怎么样会需要这些凡物,主人,这些天灵兽的肉最适合你吃的。”

  元若蓝看了看顾文渊,再看了看白虎,然后看了眼面前堆得像是小山样的饭菜,脑袋上面升起了丝黑线。这个两个家伙还没完了?到底再搞什么?

  紧紧地握著拳头,顾文渊噌地下站了起来,脸色不善的盯着白虎,“蓝儿,本王已经受够了,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和本王争蓝儿?”

  “那又能怎么样呢?主人现在也没有嫁给你,谁都有机会的。”目光冷冷地看顾文渊,白虎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完全的没有将顾文渊放在眼里。

  嫁给我?顾文渊的眼中冒出道金光,嘴角露出丝微笑。是的,是应该在些娶了蓝儿,免得其他的男人总是惦记她,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想到这里,顾文渊将目光看向了身边的寒风,双眼之中露出丝阴险的微笑,“寒风,你来下,本王有事情跟你说。”

  被顾文渊的目光注视,寒风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里升起股不安的情绪。怀着忐忑的心情,小心翼翼的隔着顾文渊朝着外面走去,有些忐忑的看着顾文渊的背影,开口说道:“那个,主人,我寒风可是没有做出背叛主人的事情,也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洪家的事情我已经解决完了,穆家我也去警告了,主人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说这些话的时候,寒风都快要哭了。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让主人用这么阴险的事情看着他,他感觉自己像是个待宰的羔羊样。

  “本王是有件事情让你去帮忙。”看见四周没有人,顾文渊站住了,转身看着哭丧着张脸的寒风,用没有丝毫情绪的声音说道。

  寒风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刚才可真的是吓死了他了,主人是不是再吓人些。“主人,你就说吧,需要我去做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好了,我寒风定会尽力的做好的。”

  “本王要你做的事情非常的简单。”嘴角微微地勾起,顾文渊的眼中再次的闪现出丝阴险的笑容,“本王看出来了,你喜欢火咏诗,所以本王决定好好地放你段时间的假,你去追火咏诗。”

  脸蛋红,寒风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王爷,这段时间在王府之中诗诗他老躲着我,还老是骂我是神经病,恐怕很难追到她。”最主要的是,他想知道的是,主人什么时候这么的好心,让自己去追女人。

  “没事。”顾文渊拍了拍寒风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蓝儿当初看见本王的时候,不是样的逃跑吗,本王还不是直的追着她,才终于得让她心里有我了,蓝儿以前还骂我是妖孽呢,既然她骂本王是妖孽的话,本王就做妖孽好了,火咏诗既然骂你是神经病的话,那你就做个神经病好了,你早晚可以追到她。”

  寒风低下头,似信非信的说道:“我要是做个神经病,诗诗她真的会喜欢我吗?”

  “是的。”顾文渊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而且你必须天天的粘着她,缠着她,她自然就会记着你的,假以时日,她就会接受你了。”

  沉默了下之后,寒风的眼神亮,“我明白了,多谢主人的指点,以前我还觉得主人有些不近人情,没有想到的是,主人竟然会这么的通情达理。”可怜的寒风,遇到这样个没有良心的主人,大概被人卖了,还要为他数钱呢。

  而顾文渊让寒风前去,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因为他有事情需要火咏诗去办,但是火咏诗和白虎是熟人,肯定是不会帮助他的。要是其他人的话,他直接就给绑了,然后再威胁她就可以了,就像是当年龙王样。但是火咏诗偏偏是元若蓝最好的朋友,让元若蓝生气的事情,他顾文渊是不会去做的。

  给读者的话:

  接下来就要先将穆家给收拾了,感谢李木璃打赏了88谷粒3网友0647打赏了10谷吝走停停_打赏了10谷粒的打赏。!!

  第百二十七章穆家大比

  而顾文渊让寒风前去,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因为他有事情需要火咏诗去办,但是火咏诗和白虎是熟人,肯定是不会帮助他的。要是其他人的话,他直接就给绑了,然后再威胁她就可以了,就像是当年龙王样。但是火咏诗偏偏是元若蓝最好的朋友,让元若蓝生气的事情,他顾文渊是不会去做的。

  所以,寒风就悲剧了,只得被他给利用了,大不了以后让蓝儿帮助他追火咏诗好了。于是,因为顾文渊的阴谋,接下来的火咏诗,是烦恼不已,不管是到什么地方去,身后总是跟着个甩也甩不掉的尾巴,还美其名曰的说是要保护她。都快将火咏诗给气死了,但是寒风像是无知无觉样,依旧每天刻不离跟在她的身后。

  原本顾文渊还想要着手对付杨雪舞和穆家的,但是由于元若蓝愿意接受他,不由得心情大好,为了不破坏这样好的心情,就将这些事情暂时放下来了。但是此时风离国却是风暴连连,洪家的下场,使得原本打算将自己的女儿送到王府的人,不敢在冒险了,所以之后好长的段时间,南王府的门口是门厅冷清,没有人再敢打顾文渊的主意了。

  在这样的风语之中,穆家弟子年次的大比就这样来到了,身为南王,自然是接到了请帖。此时的南王府之中,顾文渊的手中拿着请帖,冷笑着说道:“穆家?这样也好,本王正想要找他们算账的。但是,蓝儿,这次我们就去看场好戏。”

  “好戏?”元若蓝不由得愣,不知道顾文渊说的是什么意思。

  “前几天,皇上查出来刺杀皇后的刺客是晴贵妃派的,晴贵妃可是穆家的女儿,叫做穆雪琴,她隐藏的非常的深,表面上直是个和蔼可亲之人,但是内心却是诈无比,至少她的手段要比杨雪舞要高明得多。而且,穆家也参与了这件事情,他们自以为隐藏的非常的深,但是他们却是太小看了顾文海,而且晴贵妃还想要将这件事情嫁祸给杨雪舞。”

  “嫁祸给杨雪舞?”元若蓝的嘴唇微微地勾起,嘲讽的笑,说道:“那她也太看得起杨雪舞了,杨雪舞心里是想要铲除表嫂,但是要在皇宫之中刺杀表嫂的话,以杨雪舞她来说,还没有这个本事,她最多是在暗地之中下下药,或者是是些小手段,但是既然穆雪琴想要嫁祸给杨雪舞的话,那我们就称了他的意好了。”

  “哦?”顾文渊挑眉,目光落在元若蓝的身上。

  “算算时间,各大势力也该到了,而在正式的对付穆家之前,我们可以先拿杨雪舞开刀。”冷冷的笑,元若蓝的眼中闪现出丝杀机,“这件事情就让表兄他处理好了,但是她就算是嫁祸给了杨雪舞,那那么也不代表她可以从这件事情之中脱离,不管怎么样,穆雪琴,还有穆家人,都必须死。”秦楚肚子之中的孩子也是他的亲侄子,不管怎么样,元若蓝也不会对这件事情坐视不管的。

  穆家年度的弟子比试,就是为了使得家族之中的那些弟子不会放松修炼,这才召开这样的比赛的,除了会邀请皇族之人以外,也就只有兰家在次邀请之列。这些年以来,兰家的势头正盛,外界早有传闻,兰家早就超过了穆家,取代他们家族在武学上面的地位,这样的事情让穆家怎么可以忍受?所以借助这个几乎,让兰家人看看,自家弟子是多么的优秀。

  但是这也是穆家的厢情愿,武学世家和兰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追求的是武道上面的巅峰。再说了,在元若蓝的暗中帮助之下,兰家早就超越了穆家,只是兰家直非常的低调,又有暗夜阁的人在暗地里为他们扫清切障碍,所以就没有人知道兰家的底细。

  “婉雲,枫儿,来舅舅这里。”兰林看见元若蓝和白枫的出现之后,急忙的朝着两人招收。

  “舅舅。”白枫跑到了兰林的面前,张可爱的眼睛说道:“舅舅怎么这么长的时间都不来看枫儿,难道你不喜欢枫儿了吗?”

  “怎么了?”兰林用柔和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小家伙,目光不经意的扫过兰心。

  就是这样包含深情的眼神,让元若蓝看出来他埋藏在心底的那份情谊,只是她没有说出来而已,仅仅是微微笑说道:“舅舅,你也该娶亲了,不知道舅舅有没有喜欢的女人?”

  兰林微微笑,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元若蓝其实并不担心兰林的婚事,在她的记忆之中,他知道兰林是在五十岁之后才娶妻的,后人都以为他是沉迷于修炼之中,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是因为花费了几十年去忘记个女人,舅舅却是可以被称之为痴情之人。

  “皇上驾到,晴贵妃驾到。”随着道喊声,这个人齐齐的转身,除了顾文渊和元若蓝家人之外,其他人都跪地行礼。。

  此时顾文海的脸色不是太好,他的心里还在担心,不知道秦楚是不是会原来他,而这次晴贵妃和他起出来,他和晴贵妃之间保持着段距离。“给我卿家都平身吧,穆家主,你不用管朕,可以直接开始了。”

  这次也是穆家最后次比试了,因为从今以后,穆家将不复存在了。晴贵妃非常的会看眼色,她发现顾文海的心情不是很好,不愿意搭理她,就没有做过多的纠缠,而是朝着穆家之人哪里走去。现在,她的心里非常的忐忑,路之上皇上没有给她好脸色,难道是自己做的事情被他知道了?不,不会的,家族的能力,不可能让皇上有所察觉的。

  想到这里,不由得和穆家家主对视眼,然后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坐在那里。要是让皇上知道穆家人刺杀皇后的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