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17挂彩怯泻么Φ模暇拐獠攀撬鹩椿使恼嬲颉?br/>

  “安仁,带她出去走走。”古战看着安仁,在两人离开书房之后,他才收回了目光,皱着眉头,脸上片严肃的说道:“白将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很少会这么的严肃的。”

  白永成叹息了声说道:“这件事事关安普王爷。”闻言,古战也是沉迷不语,整个御书房之中,出现了股凝重的气息。

  “白大小姐,你到底和白将军是什么关系?他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冒出来你这么大的个女儿?你娘是什么人?和白将军又是什么关系?不知道白大小姐可不可以告诉我?”从御书房之中出来以后,走在皇宫之中的林荫小道上面,安仁直在那里问东问西的,叽叽喳喳的说过不停。

  虽然安仁在面对白永成的时候,心里对他非常的敬畏,但是元若蓝只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而已,他的心里自然是没有什么压力的。很久都没有听到回答,安仁的脚步顿,慢慢的回过身来,只是张开的嘴巴还没有合上,脑袋上面就留下了豆大的汗珠,阵冷风吹过,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双眼之中出现了惊慌的神色。

  “完了,全完了,白大小姐不见了,要是有那个不长眼的皇族子弟招惹了她的话,或者是她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那么”要是白永成真的是那边的人的话,恐怕皇宫都经不起他的怒火,想到这里,安仁开始都出了寻找元若蓝的下落。

  “终于是远离那个太监了。”此时,元若蓝是气喘吁吁的靠在树干上面,这个身体,实在是太弱了,以至于她只不过是跑了会儿,就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没有想到,个太监,竟然像个女人样,那么的八卦。”

  摇了摇头,元若蓝不由得叹了口气,她实在是受不了安仁那么的八卦,才决定要逃走的,这些问题,还是由白永成自己来回答比较好。休息了会儿之后,元若蓝站直了身体,整理了下身上的白裙,迈开步子朝着前面走去,但是他刚刚的走出几步之后,就看见了群人映入了他的眼帘。

  被大家簇拥在中间的女孩,和元若蓝的年纪差不多,身上的衣服非常的华美艳丽,长得非常的可爱,就算是比不上元若蓝的话,也是差不了多少的,只是她的眉宇之间露出丝高傲蛮横之色,这样来的话,就使得她的整个气质有所下降。

  这样的皇族子女,元若蓝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感的,她的眉头不由得皱,就要打算从这群人身边绕过去。谁知道,那个女孩身边的个丫鬟倒是眼尖,下子就看见了迎面走来的元若蓝,而元若蓝淡漠的目光,顿时使得她火冒三丈,于是大喝声,“大胆,看见我们郡主竟然不行礼,难道不想要你的狗命了吗?”

  元若蓝的脚步顿,就停了下来,眯着眼睛说道:“你将刚才说的话,再给我说遍?”

  那个丫鬟冷笑声,正想要开口说话,但是身边的哪儿华服女孩却是伸手阻止了她。华服女孩打量了眼元若蓝,在看见她那张精致的脸蛋之后,脸上也不由得闪现出丝嫉妒的神情,咬着牙,脸高傲的说道:“是谁给你的胆子,加到本郡主竟然是不行礼?现在本郡主给你最后次机会,自己跳到河水之中,要不然的话,本郡主要让父王诛你九族。”

  她的手指指向不远处的池塘,再者寒冬的天气之中,让元若蓝跳进池塘之中,这样歹毒的心思是显而易见了。在她看来,元若蓝只不过是个官宦家的小姐而已,个官宦家的小姐,死了也就死了,难道自己的父王还摆不平个小小的官员吗?!!

  第十章野蛮郡主

  阵寒风吹来,将树枝上面的积雪吹了下来,落在了元若蓝的衣服上面。伸出手,元若蓝将身上的落雪扫落,将她那张粉嫩的小脸蛋微微扬起,缕秀发垂落在她的脸蛋之上,看向华服女孩的眼神深邃幽然,如同浩瀚的天空,“你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让我对你行礼?但是,你要是跳进池塘之中的话,我就不和你计较刚才对我的不敬了。”

  “你?”那个华服女孩的脸色不由得变,紧紧地握住拳头,双眼之中满是怒火,“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忤逆本郡主,不郡主要是今天不让你张张记性的话,你好不会知道什么人只不可以招惹的。”话刚说完,从腰间抽出条鞭子,飞快的朝着元若蓝抽了过去。

  元若蓝扬手,想要抵挡住,但是那条鞭子却是飞快的缠绕在她的手臂上面。“初级武士?十岁就是个初级武士,她确实是有骄傲的资本,但是”元若蓝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丝冷笑,通过华服女孩对自己的攻击,她就判断出来她的实力,只是,武者的实力远远地不可以和玄者比的,就算她仅仅是个初级玄者,那也可以轻易的战胜初级武者。但是在自己没有足够强大的时候,她是不会轻易地暴露自己是玄者的事情,要不然的话,哪会有数不清的麻烦。

  “我还以为你是个天才,都已才敢这么的和本郡主说话,原来,只不过是个废物而已。”觉察到元若蓝的体内没有丝毫的内力,华服女孩不由得扬起了脑袋,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元若蓝,眉宇之间有种不见任何人放在眼里的高傲,“以你这个废物的实力,我杀死你只不过像是碾死只蚂蚁那么的简单。”

  元若蓝没有去理会华服女孩的话,而是脸惊恐的看着那个华服女子的身后。

  “你看什么看?”华服女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元若蓝,心里升起丝不好的预感。

  “你身后有条毒蛇。”元若蓝伸手指着华服女孩的身后,看她的眼神点也不像是骗人的。

  “啊。”那个女孩猛地喊叫声,她的叫声在空中不断地回荡,然后立马的转身,朝着后面急退,脸色苍白的喊道:“在哪里,毒蛇在哪里?”与此同时,那些簇拥在华服女孩身边的那些丫鬟,立刻的朝着边上散去,都是满脸紧张的朝着华服女子的身后扫视。

  “砰!”条腿从后面飞快的踢来,那只小脚下子就使劲的踹在了华服女孩的臀部,华服女孩不由得惊叫声,下子就朝着前面扑去,由于她此时是面对着池塘的,下子就跌落到冰冷的池水之中,在呛了几口水之后,双手在水面上不停地扑腾。

  “救救命咕噜!”华服女孩的身体慢慢的朝着池水之下沉去,那些随行的丫鬟立刻就变得慌乱起来。

  “快来人啊,郡主落水了。”郡主身边的丫鬟急忙大喊起来,在这个危急的时候,她还不让了去狠狠的瞪眼元若蓝,恶狠狠地说道:“要是郡主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不管你是谁的小姐,都是必死无疑。”

  这时候元若蓝却是爬到了大树上面,做到了树枝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那些慌乱的人。动冬天的阳关照射在她的小脸蛋上面,双脚在下面不断地晃动着,脸上露出丝不以为然的微笑,玉带嘲讽的说道:“好,我等着你们来报复我。但是小女孩就是小女孩,这么的容易骗,在这么寒冷的天气之中哪来的毒蛇?真是群白痴,连些基本的尝试都没有。”只是也元若蓝不记得的是了,她自己此时也只不过是个十岁的小女孩而已。

  “咳咳!”没有多长时间之后,那个华府的女孩被人给救了起来,她使劲的睁开了眼睛,此时她的眼里充满了恨意,“你这个臭丫头,本郡主定不会放过你的,我父王定要灭你满门,我古晴要让你全家都不得好死。”这些话似乎是消耗了她大部分的力气,她此时虚弱的躺在雪地上,但是那双眼睛之中,却满是恨意。

  双眼之中散发出丝冷意,元若蓝冷冷地笑,还没有的等她说些什么,就看见远处走来了两道人影。

  “皇伯伯。”古晴看见了道明黄铯的身影朝这里走来,在丫鬟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双眼中全都是委屈的泪水,“皇伯伯,你要为晴儿做主啊,这个臭丫头将我给踹到水里,还侮辱我,晴儿恳请皇伯伯将她全家满门抄斩。”

  也许是看见古战来了,古晴身体之中再次的充满了力气,她相信自己的皇伯伯定还会为自己做主的,这下子,那个臭丫头该倒霉了。

  而顺着古晴的目光看去,古晴和白永成都是看见了在树枝上面的元若蓝,脸上都是变。白永成是担心元若蓝的安危,害怕他从树枝上摔下来了。而古战则是因为,古晴竟然让自己讲白永成全家满门抄斩。想到御书房之中,白永成告诉自己的那些话,古战的脸色不由得冷了下来。“古晴,你胆子不小,竟然想要将白将军全家满门抄斩?”

  白将军?古晴不由得愣,难道这个臭丫头是白将军的女儿?这怎么可能呢?白将军根本就没有娶妻,哪里来的女儿?

  “古晴,身为皇家子弟就应该有皇家子弟应有的礼仪,立刻回到王府之中闭门思过,并罚你五年之内不得踏进皇宫步。”古战冷着张脸说道,身上散发着丝丝冷酷的气息,甩衣袖,冷声喝道:“来人,吧晴郡主给送回王府之中,并让安普王爷好好地管教下,面的丢尽了皇家的脸面,要是在不知道悔改的话,那就立刻收回郡主的封号,贬为庶民。”

  听了这些话之后,古晴不由得愣住了,明明是自己受了委屈,为什么自己的皇伯伯要那么的护着这个臭丫头?“皇伯伯,我”

  “给我闭嘴。”古战冷冷地扫了她眼,大声的喝道:“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平时是什么样子的德行,肯定是你主动地招惹是非的,竟然现在还不知道悔改,现在立刻给我滚回王府之中闭门思过,处罚之中再加上条,半年之内不许离开王府之中。”

  古晴顿时就不敢再说话了,紧紧地握着拳头,双眼之中全都是不甘的眼神。今天的事情在他幼小的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以至于在之后的几年时间之中,只要是见到元若蓝的话,就会斗得不可开交。

  安普王府,雅致的闺房之中,香炉在慢慢的冒着烟雾,房间之中弥漫着股清香。个女孩子躺在床上,此时她的面色通红,鼻子之中不断地呼出炙热的气息,慢慢的,她睁开了眼睛,看着床前满脸担忧神色的男子,双手时间的抓着床单,双眼之中散发出浓浓的恨意,“我要她不得好死,我要白家全家都不得好色,父王,我好恨,我真的好恨。”

  “晴儿,你先好好地养病。”古榀轻轻地握住古晴的小手,感觉都她手里的热度,心里猛地疼,“你放心好了,只要是欺负你的人都会死,包括,古战。”

  “父王。”

  低垂着眼睛,古榀看着呼吸都有些不稳定的古晴,字句的说道:“晴儿,父王问你,你愿不愿意做公主?”

  “公主?”古晴不由得眼前亮。然后很快就低下了眼睛,将她的眼珠子盖住,说道:“可是,父王,我又不是皇伯伯的女儿,怎么可以成为公主呢?”

  “晴儿,你要相信父王,用不了几年,父王就会让你成为个公主,到时候,再也没有人敢欺负父王的晴儿了。”古榀看着古晴,双眼之中充满的爱恋,这样的爱不同于父女之间的哎,倒像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之时,才会出现的目光。

  要是古晴可以发现这点的话,那么就不会再这么的依恋他了。毕竟他们是亲生父女的关系,怎么可以超过亲情之外的那些感情?就是因为她没有及时的发现,最后注定了她会有那段如同噩梦般的日子。

  “父王,我相信你,到那个时候,我要将那个臭丫头碎尸万段,千刀万剐。”也许是想到了元若蓝以后的下场,古晴的心情好了不少,脸上也露出高兴地神色,就是连病也好了不少。她会让那个臭丫头知道,敢招惹她古晴,就该承受她的怒火。而现在就先让她好好地快活几年,等几年之后,就是她的死期。!!

  第十章时间飞逝

  岁月如梭,时光飞逝,晃距离元若蓝穿越来这里已经过去了五年时间,同时这也是个多事之年。首先是风离国兰丞相之子,强势回归,帮助冷宫之中的太子搬到了昏君,辅助太子坐稳皇位,时之间是举国同庆,大赦天下,当这件事情被兰心知道以后,在她心里困扰多年的心事,终于是被她放下了。

  新皇登基之际,迎娶从小青梅竹马的礼部尚书之女为妻,并封为皇后,同时将军府的小姐杨雪舞被册封为贵妃,使得后宫有了不少的人气。这样来,原本就手握重兵的杨将军,更加是权势滔天,杨雪舞在后宫之中也是作威作福,连皇后都不被她放在眼里。

  然后就是安普王爷和古天国皇帝古战之间的不和,已经是摆到了明面上,此时整个古天国都变的是草木皆兵起来,虽然古战知道安普王爷又谋反之心,但是苦于无法找到证据,意识之间也是对他毫无办法。只是对于古家兄弟之间的争斗,白永成选择了置身事外,所以虽然外界闹得是不可开交,但是护国将军府之中却是片的安宁。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五年时间过去了。”个少女依靠在小溪边的柳树上面,嘴里叼着根小草。种苦涩的味道在她的嘴里不断地蔓延,她轻轻地勾起嘴角,抬头看这个天空上面那个耀眼的太阳。

  阳光之下,柳树的旁边,件白色的衣服随风飘荡,乌黑的头发轻轻地从精致的脸蛋上面划过,使得那精致的脸蛋散发出样的光芒,将嘴巴之中的小草吐掉,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轻轻地握在起,“五年来,虽然我的实力已经是达到了大玄师的级别,但是,在别人的眼里看起来非常的天才,但是,对我来说这样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然后将目光转向手指上面的戒指上面,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这些家伙,这些年以来,吸收了我这么多的玄气,也是时候醒过来了吧?”要不是想将玄灵戒之中的玄兽苏醒的话,以她这些年以来的努力,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实力。这些年以来她吸收的玄气,半自己吸收,把被她送进了玄灵戒之中,要不然的话,她的实力是不会提升的这么慢的。

  “小姐”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元若蓝回头看去,当看见朝自己这里跑来的人之时,离开了依靠的柳树上,开口说道:“佳儿,有什么事情吗?”

  “小姐,你不是说你今天要出去吗?我们什么时候走啊?”佳儿看着元若蓝说道,这些年她也成为了个玄者,实力有了很大的进步,虽然比不上元若蓝,但是在同样年纪之中的天才之中也是名列前茅的。但是这些除了佳儿本来的天赋之外,还离不开元若蓝的丹药和训练。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是时候出发了。”元若蓝抬头看向天上已经正午的太阳,然后收回了目光,开口说道:“我们去斗兽场吧,但是,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后爹和娘亲。”说完之后,元若蓝的嘴角露出丝微笑,也是时候开始组建自己的势力了,杨家,你们快活不了多久了,到时候,我元若蓝定要让你们尝尝从高空跌落低谷的感觉。

  这里是古天国最为繁荣的地方,行人是络绎不绝,大街上不是的传来马车的奔跑声。

  “南宫,我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酒楼之中,个身着红衣的男子靠在椅子上面,微微地眯着眼睛,双如星空样的眼睛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该男子容颜俊美恍若女子,却又不失男儿该有的英气,长而微卷的睫毛缓缓垂下,遮盖住了那双狭长的凤眸,连同眼里的光芒都消失不见,而两片诱人的薄唇缓缓闭起,便是不开口说话,整个人也散发出股王者般的气魄。

  窗外阵微风吹过,将他对面的那个身着青衫男子的衣服吹起。这个就是被他成为南宫的男子,只见他拿起面前的酒杯饮而尽,然后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之上,目光扫了眼对面那个红衣男子,懒洋洋的说道:“你每次找我准没有好事,难道我南宫尘就是天生的劳碌命吗?”

  “你就不要那么多的废话了。”那个红衣男子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声音显示出有些不耐烦,“我只是不相信,那个倔强的女孩,会就这么的死了。”也许是想到了五年之前遇到的那个高傲倔强的女孩,那个红衣男子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双眼之中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好不容易遇到了个让自己感兴趣的人,他自然是不会轻易地放弃的,不管怎么样他都不相信,她真的像杨岚说的那样,已经是葬身火海了。

  “要说消息,我还真的是有。”南宫尘挥手,将手中的折扇摊开,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据说,在杨将军府发生火灾之前,有个神秘人去了将军府,而那个神秘人是风离国商家的人,再者据我得知的消息,商家和古天国护国将军府的白永成关系很好。”

  “白永成?是白家的那个人?”这个消息倒是出乎顾文渊的意外,他在微微愣之后,满上就回过神来,将目光看向酒楼之外,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的情景,嘴角微微地翘起个弧度,“没有想道事情会这么的巧,那这段时间我就留在古天国好了。”

  南宫尘有些诧异的看着顾文渊,他心里非常的好奇,那个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使得顾文渊为她留在了古天国。

  而此时,在斗兽场之外,是人潮汹涌,元若蓝和佳儿刚刚的来到这里,耳边就传来了道蛮横的声音,“哼,还真的是冤家路窄,我还以后这些年你害怕本郡主,躲在家里不敢出来,没有想到的是,你胆子还真大,竟然还敢带着个丫鬟就出来,看本郡主今天不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这个臭丫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