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恶啊?”花罗屿看向门口,眉宇之间露出丝担忧的神色,“而我更加害怕的是,在这件事情完成之后,等待我们花家的是灭门之祸。”

  花青蓝不由得愣,她心里非常的不愿意相信,她直崇拜的丹家,会是这样的人。而且,要是可以入住圣天城的话,就可以看见更多的青年才俊。据说苍穹界的那个传人,长相就是非常的妖孽,被称之为苍穹界的第美男子,真的希望可以见到他,不知道和见天看见的那个男子比起来,谁更胜筹。

  可惜的是,那个苍穹界得传人,已经有了公认的未婚妻,这件事情也是界主默认了的,只有他们两人才是郎才女貌天生对,没有什么人可以比的。但是,想必在苍穹界,有不少的女子愿意给他都小妾的。“爹爹,你打算怎么样的对付那个女子?”收回了思绪,花青蓝看着花罗屿问道。

  “前段时间老城主的旧病复发了,而有人送给了城主个丹方,那个丹方之中的不少药材只有秦岭山之中才有,但是秦岭山非常的危险,所以,城主府招揽了不少的帮手,王家就包括在内,到时候,我们就在秦岭山对她下手。”

  顿了下之后,花罗屿的眼中露出丝阴狠的光芒,“在这个天灵城之中,只有我才可以炼制丹药,虽然也没有完全的把握,但是总比没有人炼制要好得多,所以,就算到时候城主发现了也没有关系,更有可能,我们还可以借助城主府的力量”

  不管以后丹家会怎么样的对付他们,现在必须将那个女子给解决了。不然的话,恐怕丹家的那个强者也不会让他看见明天的太阳。这件事情都是那个女子的错,谁叫她这么的不识时务,丹长老地位超然,岂是她个世俗界的女子可以得罪的,她得罪了丹长老也就算了,还偏偏的将花家给拉下水。就光凭这点,他就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第百六十五章城主之托

  此时王家的别院之中倒是非常的安静,让君玄凌感到奇怪的事,元若蓝将王沛然给揍了顿之后,王家也没有什么反应,就好像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样。这样的结果让他的心里怎么样也想不通。而此时元若蓝和圣夜没有任何担忧的回答了王鑫帮他们安排的房间之中修炼去了。

  这个盒子我也没有时间看看,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要是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个盒子上面应该有个禁制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打开的。元若蓝将木盒拿在手中不断地翻看着,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后,御出道玄力,冲着没有和上面涌去,想要将木盒上面的禁制打开,但是手里的木盒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样。

  没用?元若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看来,是我的实力现在还不够啊,根本就无法破开上面的禁制,不知道不这道禁制之人实力又是多么的强大。此时,元若蓝心里升起个感觉,好像这个木盒和她的命运会联系在起,要不然的话,就不会指引自己去到那个摊位哪里。

  就是因为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到这个盒子上面奇怪的波动,她才想要得到这个盒子。而那个出售盒子的老者看起来也很不简单,他说我们以后有缘还会再见,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真的有缘分,到时候我定要向他打听些这个盒子的事情。或许到时候那个老者可以回答出自己心里的这些疑问。

  将木盒收起来之后,元若蓝就没有再去思考这些问我,在还没有人来打扰自己之前,在房间之中好好地修炼下苍穹界不愧是大陆之上,那些人心目之中的圣地,这里的玄力和外界比起来要浓郁了好多倍。要是她从小就生活在苍穹界的话,那么她只需要五六年的时间就可以达到玄尊之境。

  很快晃就过去了五天时间,在这段时间之中,元若蓝和圣夜都没有离开房间半步,使得君玄凌在心里也是不由得阵的感叹,这两人真是个修炼狂人。于是,在他们两人的刺激之下,君玄凌也直的待在房间之中修炼。就在五天之后的早上,王鑫通知所有的人去大厅之集合,这样来他们三人才停止了修炼,和其他人起赶到了大厅之中。

  此时在王家的大厅之中,聚集着不少的高手,还有不少的杰出的弟子。这个王家不愧是苍穹界的二流家族,就是圣皇强者就有是哪个,其中实力最强大的个就是王家的家主王鑫,他有着圣皇中级的实力。就是星玄师也有四五十人之多,要是在外界的话,足以称霸天下了。但是这些势力在苍穹界之中,也只算得上个二流势力而已,可见苍穹界的底蕴强大了。

  而天玄师和地玄师也不在少数,都是些年轻代的弟子,实力再低些的就没有资格来这里了,看见王鑫着急了这么多人,看来事情应该不是小事。

  “各位,老城主的病情大家想必事有所耳闻吧。”王鑫站在那里,副威严的目光从那些人的身上扫过,然后开口说道:“前几天城主府广发邀请帖,让各大势力随他们起前往秦岭山寻找药材。这可是我们王家飞黄腾达的机会,要是谁可以帮助城主府找到药材的话,那么前途自然是不可限量的,所以你们都要做好准备,稍后你们就和我起前往城主府回合。”

  随着王鑫的话说完,底下的人都在那里交头接耳起来,对于老城主的病情,他们早就有所耳闻了。要是可以巴结上城主府这棵大树的话,那么王家以后就会有个强大的靠山,而且可以做到城主这个职位的人,在圣天城之中也是有很强大的人脉的。所以,城主府在这儿城池之中,地位是非常的超然的。

  在朝阳之下,城主府的门口已经聚集了天灵城不少的势力,而城主府门口此时站立着两人,就是想花家这样强势的家族,在这里也是不敢放肆的。那两人其中人是个风烛残年的老者,虽然这个老者此时看起来有些虚弱,但是他的身上依旧是散发出身的傲骨,和上位者的威严。

  在老者的身边,睁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男子,举手投足之间,身上都散发出阵贵气,虽然他的举止非常的高贵,但是却是没有那种倨傲之气,反而是让人感觉大他非常侧平和。那个老者就是以前的老城主蓝水罗,也是天灵城的第高手,个玄皇巅峰的强者。至于那个中年男子则是现在的城主蓝天林。

  “咳咳。”用手捂住嘴唇咳嗽了两声,蓝水罗的脸上露出丝虚弱之感,有些疲惫的扫了眼在场之人,然后开口确切的说说道:“给位因为我们城主府的号召来到这里,老夫是不胜感激,现在各位就请随我起前往秦岭山寻找草药,花家主,随后的丹药炼制就要麻烦你了。”

  花罗屿迈步上前,抱拳非常恭敬地说道:“请老城主放心好了,我定会不负所托的。”

  “要是花家主可以救我的父亲的话,我蓝天林就欠你个人情。”蓝天林双手放在背后,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说道。

  目光微微闪,花罗屿微微笑说道:“那花某在这里就多谢城主了,花某定会尽力的炼制丹药的,只要有我花某在,城主你大可以放心好了。”说完这些话之后,花罗屿就退回了原位,然后看见花青蓝正看着个方向发呆。于是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在王家的队伍之中,有个身白衣的男子,迎风而立,俊美的脸蛋上面片冷色,身上散发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气,就是那股冷意都让人不敢靠近。

  就算是见多识广的花罗屿也是没有看见过这么俊美的男子,恐怕在乎这个世界之上,也只有苍穹界的那个神秘传人才可以与之相比。难怪青蓝这些天总是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看来是因为这个男子的缘故。他和丹家要杀的那个女最站在起,看来也是从世俗界通过选拔进到苍穹界的,个世俗界的男子而已,只要是青蓝喜欢的话,那么就在除去了那个女子之后,将他抓回来总给青蓝好了。心里想着别样心思的花罗屿,看向花青蓝眼神之中都是溺爱。!!

  第百六十六章出言针对

  “各位,话就说到这里,大家现在随我起出发。目标,秦岭山。”当蓝天林说完这句话之后,天灵城的这只庞大的队伍就浩浩荡荡的朝着秦岭山方向出发。

  只是在路之上,元若蓝都感觉到丝杀意缠绕在自己的身上。虽然这些杀意已经是非常的收敛了。但是,她身为玄皇巅峰的灵魂原本就比别人要强大,所以,虽然这些杀意极力的掩饰了,但是还是轻易的被他给捕捉到了。

  转过头去,元若蓝的目光落在了花家的队伍之中,看见她的实现之后,花罗屿的心里猛地惊,难道他已经发觉了自己的杀意?不,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她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地玄师而已,怎么可以发现得了我呢?摇了摇头,花罗屿微微地笑,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太看得起她了。地玄师的实力,不管怎么样都是发现不了玄皇强者的注视的,刚才那只不过是巧合而已。虽然这个地玄师的女子以前战败过天玄师的对手,但是那些也是通过武器和玄技的,即使是真样子,那也摆脱不了她是地玄师的事实。

  从天灵城都按秦岭山需要半天的时间,因为个人不可以从自己的队伍之中脱离,所以在花青蓝几次的想要去纠缠圣夜的时候,都被花罗屿给制止了,虽然他是非常的疼爱他的这个女儿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也是不允许她胡闹的。所以这路上,花青蓝都已撅着嘴巴,脸不善的看着元若蓝。

  “咳咳,各位,我们已经到了秦岭山了。”蓝水罗停下了步伐,注视着眼前那延绵不绝的山岚,双眼之中都是严肃之色,“炼丹需要的药材都在山顶处,据说那里还有兽尊低阶的凶兽在哪里看守,希望大家的心里有这个准备,要是不愿意去的话,现在可以马上离开,老夫是绝对不会阻拦的。”

  兽尊低阶的凶兽这消息把不少人都给吓傻了。虽然都是低阶的玄尊,但是凶手比玄兽要厉害的多。而且他们和玄兽不同的是,玄兽喜欢幻化成丨人类的麽样,而凶兽虽然也是可以幻化成丨人类的样子,但是它们还是喜欢自己的样子,很少幻化成丨人类的麽样。

  这次他们需要抢夺的是兽尊低阶凶兽守护的药材,这样实力的凶兽,就算是老城主也不是对手,就不要说他们这些人了。众人的嘴角露出丝苦涩的味道。离开?既然他们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么就不可能离开的。这次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必须进到秦岭山之中,再说了,他们这次从家族之中带了不少的人,关键时刻可以用他们来作为肉盾,然后再在边上出手偷袭,就不信他们这些人还对付不了个凶兽。

  “好,很好,没有个人愿意离开的。”蓝水罗点了点头,苍老的脸蛋上面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各位可以放心,老夫再怎么说都是天灵城的老城主,是不会将你们推入火坑的,那只守护灵草的凶兽已经身受重伤,而且老夫也会参加战斗,我们几种众人之力,抓住那只凶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了他的话之后,在场的人不由得在心里暗自的庆幸,自己没有退宿,要不然的话,肯定会惹恼城主府的人。

  “各位现在随我起上秦岭山。”

  “是,我等谨遵城主的吩咐。”

  秦岭山的地势非常的复杂,山路非常的难走,在里面隐隐约约的还可以感受到些玄兽的气息。但是那些玄兽也是非常的聪明的,他们自然是知道这些人不好惹的,所以路之上也没有不开眼的玄兽去招惹他们。很快太阳就要落山了,所以已经无法赶路了,所以蓝天林就下令开始安营扎寨。花罗屿的心里暗暗地高兴,这可是将那个女子除去的最好机会。

  “呵呵,城主,老城主,在这里安营扎寨还是有些危险的,花某有个建议,不如让王家的人在外面巡逻,也可以防备些偷袭的玄兽。”

  王鑫的神色凛,王家和花家的关系本来就不怎么样,花家之人长着他们的地位比较高,所以就处处的打压王家,现在不知道又想出了什么阴谋诡计?他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但是蓝天林接下来的话让他没有办法开口了,“花家主说的言之有理,那就这样决定了,王家主,那么今天晚上就辛苦你们了。”

  脸色微微变,王家主在脸上勉强的挤出丝微笑说道:“为城主办事,何来辛苦之说,这是我王鑫的荣幸,城主就放心好了。”

  “哈哈哈,那这件事情就交给王家主了。”蓝天林自然是知道花家主故意的刁难王家的,要是以前的话,以蓝天林直爽的性格自然是不会答应的,但是现在却是需要花家主帮忙炼制丹药,所以现在只有顺着他了。大不了回到天灵城之后后,再多给王家些报酬好了,打定了注意的蓝天林,就没有在去想这件事情了,朝着已经布置好了的帐篷之中走去。

  在大家离开之后,王鑫转身看着王家的众人,脸严肃的说道:“巡逻的事情最少需要三个人,你们谁愿意接下这个差事,当然了,也可以推荐其他的人。”

  “叔叔。”王沛然突然开口说道,阴冷的目光看了看元若蓝他们,“我有比较好的人选可以推荐,他们就是来自世俗界的三人,他们到我们王家之后还没有丝毫的贡献,我看这件事情交给他们是最好不过的。”

  “是的,我也推荐他们三人。”

  “还有我,我也是。”

  王沛然在王家的地位还是不低的,所以,在他的话落之后,就有不少人在哪里给他帮腔,而这件事情也在花罗屿的意料之中。以王沛然睚眦必报的性格,这次肯定会主张让元若蓝他们几人前去的。

  王鑫的眉头不由得皱,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既然所有人都推荐了你们三人,那就由你们三人去巡逻好了,其他的人跟我起去安营扎寨。”

  “是,家主。”

  注视着王家之人消失的背影,君玄凌有些气愤不已的说道:“这些人也实在是太过分了,凭什么我们就比他们低等,若蓝,要我说的话,我们还是离开这个所谓的王家吧。”!!

  第百六十七章招制敌

  嘴角露出丝冷笑,元若蓝摇了摇头说道:”苍穹界的势力基本上都是这样子的,在哪里都会是样的。但是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来,花家想要针对的并不是王家,而是我,但是我却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和花家结下了仇怨,除非”

  君玄凌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拍退说道:“我知道了,定是因为花家那个女人看上了圣夜,所以花家之人才针对你若蓝。”元若蓝没有再说什么,在她的心里有种感觉,这件事情定是没有那么的简单。

  此时盘腿坐在帐篷之中的花罗屿,双眼之中露出丝寒光,“看来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那个女人和王家之人分开了,我就可以对她下手了,银蛇,你在这个秦岭山之中可有什么熟悉的玄兽。”

  他的身边站着个身穿银色衣服的娜娜子,就是花罗屿的契约玄兽银冠蛇王。“主人,现在我的实力已经是兽皇低阶了,只要我声令下,秦岭山之中的蛇类玄兽都不敢不遵从我的命令。”

  “好,非常的好。”花罗屿阴冷的笑,“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去做了,记住了,不是万不得已的话,你定不可以出手,要不然的话会将我给暴露出来。”

  “是,主人。”

  就在银蛇将要离开的时候,从他的身后传来了声娇喝,“瞒着,那个冰冷的男子你不可以伤害他,他可是本小姐看上的男人。”

  “哈哈,青蓝,你就放心好了。”花罗屿看着花青蓝脸溺爱神色的说道:“银蛇他自有分寸的,不会伤害那个男子的,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父亲就会将那个男子给抓来送给你,怎么样?”

  花青蓝的双眼中精光闪,想道圣夜俊美的容颜,不由得狠狠的咽了口口水,撒娇的拽住花罗屿的胳膊说道:“我就知道爹爹对女儿是最好了,那个男子女儿必须的得到。”微微笑,花罗屿有些不以为然,对于他来说想要抓个从世俗界来的,无权无势的男子,仅仅是依靠王家庇护之人,那真是太容易了。

  微风从山间吹过,夜色如墨,草丛之中传来了阵窸窸窣窣的是声音。君玄凌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草从之中,小心翼翼的说道:“若蓝,圣夜,你说会不会是有大量的玄兽过来了?”大的话音刚落,就从草丛之中冲出来大量的蛇类。君玄凌的脸色不由得变,“蛇,竟然有这么多的蛇,若蓝,你赶快离开这里,我先在这里挡下,你赶快回去求援。”

  白了眼君玄凌,元若蓝走到了君玄凌的身边,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这些玄兽,“这些玄兽你可以挡住吗?而且那里我们刚刚的搜查过来,根本就没有什么玄兽,不用想也知道,我们肯定是被人给算计了,这应该是花家的杰作吧?”

  在远处的大树之上,个银色的衣袍杂空中飞舞,听了元若蓝的话之后,银蛇不由得微微愣,还没有等他将气势收起来,元若蓝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站立的大树之上,紧接着就是道冷漠的萧杀之音,“出来吧,躲在那里也没用了。”

  心里不由得颤,银蛇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她竟然发现我了,这怎么可能,她只不过是个地玄师而已,怎么可以发现我的藏身之地的?定是在还是在试探我。”

  “没有想到堂堂的银冠蛇王也是个藏头露尾之辈。”

  “什么?”这下银蛇差点从树上面摔下来,满脸的震惊之色,简直是无法相信这是真的。难道是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