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他的拳头,微微地抬起眼皮,不冷不热的说道:“现在,你服不服?要是不服的话,我们可以再来,但是,接下来的话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看着面前年龄和自己相差不多的少女,少年眼中那些不屑之色马上的收起了,取而代之的是尊重的眼神,开口说道:“我,龙云飞愿意效忠你。”

  闻言,元若蓝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早就料到机会是这个接过了,开口说道:“告诉我,你去斗兽场的原因。”

  龙云飞的身体不由得颤,紧紧地握紧了拳头,双眼之中满是恨意,说道:“我的亲生母亲,被我的大娘,谋害而死,而我也被她们追杀在外,我去斗兽场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提高实力,只有这样的话,才有机会可以为我的母亲报仇雪恨。”

  元若蓝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脸上突然露出丝自信的笑容,说道:“跟着我你是不会后悔的,早晚有天,你可以为你的母亲报仇的,只是,我从来就不会收留无用之人,你将你的实力展示给我看,实力柔弱的人,是没有资格成为我的手下的。”

  紧握的拳头慢慢的松开,;龙云飞的眼睛之中,是哪张尽显霸气的脸蛋。不知道为什么,他相信面前的这个少于,定是可以做到的。“我该怎么样证明?”

  “在玄兽森林之中,有种叫做清灵叶的之物,你去玄兽森林之中,给我将它带回来,我只给你十天时间,要是任务时被,或者是过期不回的话,那你也就不用回来了。”元若蓝摸着自己的下巴,语气冷漠的说道:“我的身边是不需要废物的。”不只是她这样,就是全世界,同样的容不下废物的。

  “我定会带回了的。”龙云飞抬起头,果断的说道。

  “这个瓶子之中是两颗止血丹,还有颗大力丹,这个大力丹在短时间之内可以提高你身体之中的力量,但是只有这么颗,你要好好利用。”元若蓝假装从袖口之中拿出个瓶子,放进龙云飞的手中,说道:“要是你可以活着回来的话,那么你以后就是我手下的干将。”

  看着手中的瓶子,就是龙云飞那么冷酷的脸蛋,也不由得露出激动地神情。在这个时候,炼丹师是非常的稀少的,丹药也是非常珍贵的东西,但是她竟然会拥有丹药,而且出手就是三颗,这个少女,到底是什么人?“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收敛好心神,龙云飞将瓶子收好,双眼中都是坚定地神色,他深深地看了眼元若蓝,然后就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在龙云飞离开自后,佳儿低着头撅着嘴巴,那双明亮的眼睛只中出现黯然的神色,开口说道:“小姐,你有了龙云飞之后,是不是就不要佳儿了?我什么考验他非要去玄兽森林,那清灵叶佳儿也可以去给小姐拿回来的。”

  元若蓝抬头看着天空,淡淡的说道:“因为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佳儿你去帮我做。”

  “什么事情?”闻言,佳儿的双眼亮,抬起头来,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元若蓝。

  “我需要古天国所有人的信息,包括他的仇家,再者,你去帮我收留些孤儿,将天赋杰出的带来我这里。”收回目光,元若蓝将目光落在了佳儿身上,“在这之前,我需要你在个偏僻的地方帮我购置个院子,这件事情定要保密,不可以告诉任何人,我手下值得信任的人就只有你个了,所以这件事情非你不可。”

  虽然元若蓝知道,古战对白永成非常的恭敬,但是她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关系,古战是否可以容忍将军府这么的扩充势力,所以,她不得不小心谨慎些,在没有达到足够的强大之前,是不可以让人知道的。

  “小姐,佳儿会将事情办好的。”佳儿的眼睛都笑弯了,心里高兴的心情都表现在了脸上。因为小姐是她最崇拜的人,被自己这么崇拜的人信任,那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在龙云飞离开之后,佳儿也是很快就离开了,于是在这个院子之中只剩下元若蓝人了。元若蓝刚刚的像回到房间之中,突然之间,道红色的身影飞快的朝她袭来,将她的去路给挡住了。元若蓝被迫听了下来,挑眉,双手抱在胸前,目光从面前的那个男子身上扫过,淡淡的说道:“那道堂堂的风离国王爷,这么喜欢闯进他人的后院之中吗?”

  眼睛微微地眯起,顾文渊微微地勾起嘴唇,然后轻笑声,就是声音都是那么的魅惑,“本王该怎么样来称呼你,是白姑娘?还是杨婉雲?五年没有见面了,难道这就是你对待故人的态度吗?”

  元若蓝的心里凛,但是脸上的神色毫无变化,开口说道:“王爷,你认错人了,再说我也不姓白,我的名字叫做元若蓝。”!!

  第十五章玄兽苏醒

  元若蓝?心里想着这几个字,顾文渊低下眼睛,双眼之中闪现着样的光芒,他深深地看了眼这个稚气未脱的脸蛋,深处他的手,朝着元若蓝伸去,但是,即将触碰到元若蓝的时候,不由得停了下来。

  “既然你不愿意承认的话,本王就把你当成是元若蓝好了,那么本王以后就叫你蓝儿,怎么样?”嘴唇上面露出淡淡的微笑,而顾文渊的双眼之中则是温含着让人看不懂的光芒。

  妖孽,元若蓝在心里暗暗地骂了句,颦笑都是散发出无穷的魅力,时间的女子多少可以挡他身上散发的魅惑之力呢?只是元若蓝相信,在这个妖孽的表皮之下,隐藏着个王者之心。这样的男人注定是不会平凡生的。但是,就算是这样子的话,元若蓝也不想去招惹上皇家的那些人,她可不是什么花痴之辈。

  突然地抬起头来,在回过神来之后,元若蓝的眼中毫无波澜,“要是我不允许你这么的叫的话,你是不知可以不这么的称呼我?”

  顾文渊似笑非笑的看着元若蓝,用有些懒散的声音,有些无奈的说道:“蓝儿,这可是由不得你了,本王想怎么样的去称呼,那可是本王的自由,就算是本人,也是无法改变我对你的称呼的。”

  没有想到顾文渊会这么的无赖,元若蓝不由得翻了份白眼,说道:“不管我同不同意,结果都是样的,那么,你又何必的来问我的意见呢?”

  顾文渊的微笑满上就收住了,是的,我都决定这么的称呼她了,又何必去问她呢?但是,对于元若蓝,他的兴趣倒是越来越浓烈,不知道在她的身上,还有多少的秘密需要他去发掘。或许,在将军府的这段时间之中,他不会太过无聊。

  “王爷,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恕不远送了。”元若蓝站在门口,淡淡的说道。在这之前,她感觉到自己的玄灵戒之中有些波动,或许是在玄灵戒之中的玄兽就要苏醒了。她必须马上的开始修炼,做好最后的冲刺,但是不知道的事,最先苏醒的是那指玄兽,可千万不要是那个家伙,要不然

  “没事,反正这段时间本王都会留在将军府之中,到时候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多。”顾文渊已将感觉出来元若蓝有些心不在焉,就没有对她做过多的纠缠,但是在离开之前,还是深深的注视了元若蓝眼,脸上露出不明位的笑容,“蓝儿,总有天,本王会找出你的秘密。”

  挑眉,元若蓝毫无畏惧的看着顾文渊的眼睛,说道“好啊,我等着你找出我的秘密那天快点到来,只是,我就怕我是永远的等不到哪天的。”

  闻言,顾文渊也就没有在多说什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元若蓝,然后就大笑两声,大步朝着院子外面走去,那身红衣很快就消失在了元若蓝的眼里,只是留下他的笑声不绝入耳。

  元若蓝转身走进了房间里面,然后将房门关紧。深深地洗了口气,元若蓝朝着床边走去,然后盘腿坐在上面,丝丝的玄气慢慢的进到戒指之中,而在玄气的不断吸收,玄灵戒上面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然后元若蓝被种神圣的光芒笼罩,在那种光明的笼罩之下,元若蓝感觉到是阵神清气爽。

  突然之间,玄灵戒上面散发出阵青色的光芒,那道光芒将整个房间之中都笼罩起来,就是连元若蓝也是笼罩在青色光芒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在玄兽森林之中的深处,个全身上下被黑袍笼罩着的神秘人,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自言自语的说道:“那是什么级别的玄兽?为什么我感觉到它的气息这么的不稳定,时强时弱,似远似近?我还没有遇到像这样的情况,不行,我的离开玄兽森林,,要是这个玄兽的实力强大的话,那它只可以属于我们玄兽森林的,那些卑鄙的人类是不配拥有这么强大的玄兽的。”

  “四哥,你要离开玄兽森林吗?”个黑色的大鹰从天空上面冲下来,落到地上之后,变成了个强壮的男人,此时他正脸献媚的看着那个神秘人说道:“四哥,我的好四哥,你就带着我起出去吧,老大他们现在都在闭关之中,尊敬的皇也不再玄兽森林了,要是你也走了的话,留着我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

  “不行,要是连你也离开了玄兽森林的话,那玄兽森林就没有人照看了。”

  “可是四哥,我也想外面的世界,再说了,我们玄兽森林可是威名远播,我就不相信现在会有那个不长眼的,跑到玄兽森林的深处,四哥,你就带着我起去好不好,我保证不会给四哥添麻烦的。”黑鹰瞪着那双明亮的眼睛,期待着看着那个神秘人。

  看着黑鹰满脸期待的样子,黑衣人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算了,这次出去也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应该是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就让他这么的胡闹次好了。但是,让人奇怪的是,在元若蓝房间之中发生的事情,整个古天国之中,没有个发现的,要不然的话,那就有事件轰动全国的大事。

  “该死的青龙。”此时,在房间之中,元若蓝脸愤怒的看着漂浮在她面前的青色小蛇,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玄灵戒之中的那些极品的丹药都去哪里了?你竟然颗也没有给我留下。”

  元若蓝在之前就祈祷着,最先苏醒过来的人千万不要是青龙,谁知道,到了最后,让她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要是兰心,白永成,佳儿在这里的话,定会是会非常的差异的,以为这些年以来,她们可从来就没有见过元若蓝像这样的愤怒。很显然,这个青龙做了让元若蓝多么憎恨的事情,以至于让元若蓝都无法的忍受了。

  “主人,人家也只是太饿了而已。”青龙瞪着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元若蓝,说道:“人家真的不是故意这么做的,主人,你就原谅人家次好了。”刚说完这些话,青龙就是嗖的声,钻进了元若蓝的怀里。他知道主人对于敌人从来就是心狠手辣的,绝对不会留情的。但是对于他们这些玄兽,却是很难以生多大的气,只要你好好的撒撒娇,她很快就会原谅的。

  “青龙,这样的话你已经说了多少次了?”元若蓝将青龙捏在手上,双眼恶狠狠的盯着它,就像是要吃了它样。青龙下意识的缩了下身体,它却是是说了不少次了,可是也就是几次而已,呵呵呵,真的也就只有几次

  “咚咚咚。”九子啊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阵敲门声,然后外面就传来了个声音,:“小姐,安普王爷来了,将军请你去下大厅之中。”

  安普王爷?元若蓝不由得挑了挑眉,双眼之中闪现出道厉色,嘴角露出丝冷笑,说道:“青龙,到我的手腕上来。”不用想,元若蓝也知道安普王爷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情,她倒是想知道,他是怎么样的救自己的女儿的。

  元若蓝的话音刚落,青龙的身上就散发出道青色的光芒,身形动,就缠绕在元若蓝的手腕之上,要不仔细的观察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是青色的手镯,还是青龙所化的。!!

  第十六章敲诈王爷

  明亮的大厅之中,阳光遍洒其中。个丫鬟拿着水壶走了上去,小心翼翼的为白永成斟满了茶水,而她走到古榀的满前的时候,感受到古榀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不由得手抖,差点姜壶中滚烫的茶水撒了出来。

  “白将军,说到底,你也只是个将军而已,是没有资格扣留郡主的,现在本王给你最后个机会,马上将晴儿给本王送回王府之中,要不然的话,就算是皇兄保你的话,本王也不会放过你的。”古榀拍案而起,将桌子上面的茶室都溅了出来,将他的手臂上面都烫红了,但是他像是没有丝毫感觉样,厉声说道。

  白永成拿起面前的茶水,浅浅的喝了口,面不改色,神色淡然的像是没有将之放在眼里。“王爷,何必这么的心急,先喝口水,降降火气,这些小事情过会儿再说。”

  “你”古榀紧紧地握着握着拳头,太阳岤上面是青筋暴突,盯着白永成的眼里闪现过道凶光,“被关起来的不是你自己的女儿,你自然是不心急,要是晴儿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本王要将你的将军府马上的毁灭了。”

  将手中的杯子放在桌子上面,白永成淡淡的笑说道:“王爷,在考虑郡主安危之前,不如先考虑下自己的谋反之罪,这件事情可是非同般。”

  “哼,不要因为本王不知道,这都是你那个女儿下的圈套,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同样都是这样的阴险狡诈。”心里担忧着古晴的安慰,古榀现在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冷静,要是以前,他心里再怎么样的像杀死白永成的话,也不会这么的对他说话的。

  “多谢王爷的夸奖,只是我和蓝儿再怎么样的阴险,也比不过王爷的半,王爷的阴险无耻,已经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我白永成只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怎么可以和王爷相比呢?”白永成摇着头,看他的眼神,和那认真地神色,就像是说的是事实样。但是,他的话差点没有将古榀给气的吐血,要是再继续的说下去的话,估计都要被白永成给气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元若蓝跟着霖起走进了大停之中,看着身白色衣服的少女,古榀的眼里悄然划过道惊艳的神色,他从来就没有见过元若蓝,也不知道白永成的女儿小小年纪就这样的漂亮,等她发育完成之后,岂不是更加的美艳动人?

  元若蓝漫步朝着白永成走去,这时候冷冽的表情稍稍的缓解,嘴角露出丝浅浅的弧度,说道:“后爹,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白永成微笑着点了点头,双眼之中都是溺爱之色,只是在看向古榀的时候,笑容缓缓地收起,说道:“这位是安普王爷,是为了晴郡主的事情而来,若蓝,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处置了。”

  “为了古晴的事情来的?”元若蓝眉头挑,目光淡淡的看向古榀,声音之中出现丝不耐之色,说道:“我不会将她放了的,安普王爷,你还是请回吧,我们将军府不欢迎你。”

  从惊艳的神色之中回过神来,古榀听见元若蓝竟然是对自己下了逐客令,不由得脸色变,眼里散发着冷芒,说道:“小丫头,所为做人留线,日后好相见,要不然的话,到时候念你是怎么样死的,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古榀。”白永成的脸色不由得变,猛的站起身来,双眼之中散发出阵阵的冷芒,“就算你是王爷,我白永成想要你死的话,你也活不过明天,不要以为这些年我这直的出处忍让你,你就以为我拍你了,我只是懒得跟你计较而已,你要是敢对我的女儿不利的话,我要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古榀冷笑声,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他,嘴角微微的勾起,说道:“白永成,我想,最后后悔的那个人肯定会是你。”

  看见气氛是越来越紧张了,就在这个时候,元若蓝突然地站起来,他的双眼散发着寒意,紧紧地盯着古榀,说道:“既然王爷想要就会你的女儿,那我也是可以放过她的,反正留着她也没有什么用处,只是在这里浪费粮食而已。”闻言,古榀不由得松了口气,心里却是非常的得意,他觉得是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

  “但是”顿了下之后,元若蓝的嘴角露出丝冷笑,说道:“我最近比较穷,所以,要是想我放了古晴别的话,那就拿万两黄金和只十八级的玄兽来换,要不然的话,我想你和古晴就要阴阳两相隔了。”

  古榀的脸色再次的变,紧紧地握着拳头,眯着眼睛冷声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威胁本王。”万两黄金他自然是拿得出来,但是那十八级的玄兽,可是相当于中级地玄师的存在,岂是那么容易就得到的,就算是他身为古天国的王爷,那也是仅仅的拥有直十五级的玄兽,而那次为了捕捉这只玄兽,可是损失了不少的手下高手。要知道,培养出那么多的高手,也是他花了不少的心血的。

  “不,这只是我们之间的个交易而已。”元若蓝摇头说道,她否定了古榀的话,说道:“既然是交易的话,你是可以拒绝的。”

  拒绝?说的倒是轻巧,他要是拒绝的话,那就只有给晴儿收尸了。“好,我答应你。”说完这句话以后,古榀的这个人都失去了力气,他使劲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深深地吸了口气,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元若蓝,咬牙切齿的说道:“但愿,你不要为自己今天的决定后悔。”

  元若蓝微微笑,目光淡然的说道:“你就放心好了,我元若蓝,是从来不知道后悔是什么。”

  “哼。”古榀冷哼声,最后看了眼元若蓝,转身朝着大厅外面走去,他心里对于白永成和元若蓝的恨意是越来越浓了。

  在古榀离开之后,元若蓝也是沉默了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