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力才是取胜的关键。

  “够了。”眼见这些长老之间就要吵起来了,堡主的眉头不由得皱,冷声开口说道:“现在太上长老的伤势久病不愈,外面有不少的势力对我们是虎视眈眈?现在他们不敢有所动作,但是也不证明他们以后不敢,现在外患未除,可不是你们在这里闹矛盾的时候。”

  闻言,那些长老都停止了争吵,脸上露出羞愧之色,看见争吵停止了,堡主这才松了口气,目光看向宣老说道:“宣老,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最少,你要给我个信服的理由。”

  “是,堡主。”宣老的嘴角微微上扬,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开口说道“我这弟子我不是吹的,他炼制筑基散的时候,次就炼制成功了。”

  “什么?”堡主的脸色愣,脸上闪现出丝震惊的神色,“你说的可都是真的?她竟然次就可以炼制成功?她以前有没有炼制过丹药?”

  “堡主,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时她第次接触炼制丹药,不管是炼制的水平和控制火焰的熟练度,都像是个初学者,但是,她的火玄力掌控非常的熟练,我可以保证,他三十年之内,炼丹技术不可以达成,这就是我让她去藏百万#^^小!说的原因。”

  三十年之内?陆堡主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急忙的站起身来,脸上满是高兴的神色,“宣老,你说的话可都是真的?你有把握她三十年之内可以大成?对了,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们,太上长老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可能罪错坚持三十年时间。”

  “什么?”这个消息像是个晴天霹雳,就是颖老也是有些傻眼了。三十年?要是三十年之后太上长老陨落了的话,他们真的是很难想象,以后的陆家将何去何从。

  “要是我的徒弟没有发生什么不测的话,我对这件事情有八成的把握。”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还不忘那目光看了眼颖老,那个意思是不言而喻了,“所以,我才给了她那么大的权限,让她任意的翻阅藏百万#^^小!说的书籍,为了使得她的炼丹术可以尽快的大成。”

  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后,薄强自压下不平静的心情,缓缓地做到自己的位置上面,开口说道:“好,要是她真的有这么好的天赋的话,给她这个权限又怎么样?没有什么事请比得了太上长老的身体真要了。”

  宣老的神色喜,得意的看了眼颖老,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与之相反的是,颖老的脸上片阴沉,就像是狂风暴雨即将来临样,但是他也清楚,只要是堡主觉得有丝希望的话他都不会轻易的放弃的。

  “哼,不要以为欺骗了堡主,糊弄些我们这些不会炼制丹药的人即可以庇护他,三十年之内炼丹之术大成?说出来就让人觉得可笑,就算是不是炼丹师也是知道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此时就让你先得意会儿,等到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心里露出丝冷笑,颖老的嘴角露出丝不屑的笑容。

  他并不觉得元若蓝三十年就可以将炼丹术修炼到大成的地步,除非是神,要不然的话,这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在他想来,定是宣老在糊弄他们,想要用这个机会让自己的弟弟拥有这个特权有天,他会为自己撒下的弥天大谎而后悔终生的。

  于是,在拥有了特权之后,元若蓝就可以任意的进出藏百万#^^小!说,虽然对于那些玄技和炼丹之术没有任何的兴趣,但是为了迷惑那些长老,她每天还是要去藏百万#^^小!说的,在藏百万#^^小!说之中也不是没有丝毫的收获的,通过陆家记载的些历史得知,在这个大陆是个神建立的,而陆家之所以在大陆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那是因为他们和神有些关系。

  看来声并不是不存在在这个大陆上面,只是不为人知而已。这天,元若蓝刚刚的从藏百万#^^小!说之中离开,就被个人拦住了去路。眉头微微的皱,慢慢的抬头看去,张俊美的容颜落进了她的眼中。眼前之人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也就二十岁的麽样,头乌黑的头发盘在头顶,双清澈的眼睛正看着元若蓝,白净的脸蛋上面露出丝傲然之色。

  藏百万#^^小!说没有多少人有资格来这里,而且现在已经是天黑了,所以在这里现在也只有他们二人而已。元若蓝脸色平静的看着那个拦住自己去路的男子,冷声说道:“让开。”

  陆飞不由得愣,自己在这个大陆之上,素来有着第美男子之称,虽然他不是个爱慕虚荣之人,但是,这个女子对自己的态度,让他心里还是相当的郁闷的。“你就是宣老收的那个弟子吗?”陆飞撇了撇嘴,将元若蓝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下,接着说道:“我看你也不怎么啊,有没有兴趣和我打架?”

  “没兴趣。”说完之后,元若蓝没有去理会陆飞,直接的离开了藏百万#^^小!说。

  “额。”陆飞当场就愣在了哪里,等回过神来之后,元若蓝的身影已经是快要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急忙的大声喊道:“你要是打赢了我的话,我以后就是你的人,怎么样?”当然了,是要打赢自己,在他看来,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不肯能的,,自己也不用付出什么赌注的。

  但是,元若蓝还是没有去理会他,就在她即将要消失的时候,陆飞已经是顾不了那麽多了,直接的拔出宝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元若蓝攻去。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和她战,让这个女人知道,她不配拥有这样的特权。

  就当陆飞的脸上露出傲人的神色之际,元若蓝的身体突然地转了过来,猛地腿朝着他踢了过去,他的身体飞快的朝着后面倒飞而去,然后道淡淡的声音传进了陆飞的耳中,“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在背后偷袭于我了,要是再有下次的话,那么,你自己想下后果吧。”!!

  第二百零四章通过考验

  “轰!”的声,陆飞的身体落在地上,激起了漫天的灰尘,他有些吃惊的抬起头,,元若蓝那抹绝代风华就撞进了他的眼中。白衣女子迎风而立,满头的黑发在风中飘扬,让人看来都不由得呆住了。身为陆家少主,见过不少的杰出女子,但是,那些女子不管是实力还是天赋,又或者是身上的气质,都没有办法和面前的女子相比。

  冷淡的目光从陆飞的身上略过,元若蓝挥了挥衣袖,慢慢的转过身去,那个飘然的身影,在夕阳之下慢慢的拉长。看见元若蓝马上就要离开了,陆飞马上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没有去整理自己的衣服,急忙大声地喊道:“你等等,我陆飞向来是说话算话的,从今以后,我陆飞就是你的人了。”

  说完这些话之后,脸蛋上面是绯红片,清澈的目光就这么的看着元若蓝,从来就不喜欢去接触任何女子得他,此时的心里有种小鹿乱撞的感觉。谁知道,在听了他说的这句话之后,元若蓝的身体是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在地上,但是还是依旧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陆飞不由得愣,想了会儿,但是还是追上来元若蓝,紧紧地更在元若蓝的身后,只是距离她没有那么的近,同样也没有被她拉下,就这样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感受到陆飞跟在自己的身后,元若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继而停止了脚步,随着她的动作,陆飞也是停止了脚步,目光停留在元若蓝的身上。

  “我警告你,你不要再跟着我了。”说完这句话之后,元若蓝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此时,陆飞脸上的傲然之色早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股羞涩的味道,他看着元若蓝离开的方向,眼中露出崇拜的光芒。

  元若蓝刚刚的走进院子之中,个青衫男子就走了上来,脸上露出丝微笑说道:“想必这位就是杨婉雲师妹了吧?刚才我遇到了宣老,他让我带你去见他,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因为在这个大陆之上,元若蓝已经是声名鹊起了,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她直接换了个名字使用。

  “他找我吗?”微微的愣,然后点点头,元若蓝也没有去怀疑。“好,麻烦你了。”

  “师妹无需客气,我也是碰巧遇到了而已。”青衣男子嘴唇微启,视线从元若蓝的身上扫过,眼中露出丝可惜的神色,但是心里直在想宣老找自己什么事情的元若蓝,却是没有发现。

  “婉雲师妹,就是这里了,宣老就在里面等你。”很快,两人来到了个院子之中,那个青衣男子指着其中的个房间说道,嘴角露出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元若蓝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种奇怪的念头,总是感觉那里有些不对劲,但是又想不出来那里不对劲,所以最后还是将门给推开,走了进去。砰地声,在元若蓝走进去的瞬间,方面突然自己狠狠的关闭了,顿时元若蓝的心里不由得惊,刚想转身离开,手还没有放到门上,脚底下就出现了个黑洞,她的身体直接朝着下面落去。

  随着身体不住的下落,元若蓝心里有种想要骂人的冲动。靠,又是地洞,这地洞好像和自己还挺有缘的。但是,谁又能想到,堂堂的陆家之中,还有这样的陷阱?看来她还是有些太高看自己了。

  此时在庄严地屋子之中,堡主突然地张开了眼睛,俊美的脸蛋上面,露出了丝凝重之色,“有人闯进了禁地之中,这下可是完了,只要是进到禁地之中的人,没有个可以活着出来的,不知道这次是谁不要命,不会是她吧?”

  除了她之外,陆家可是没有人不知道那个禁地的存在的。要是她就此陨落的话,那么自己的最后的希望岂不是也要落空了?而且最为主要的是,她可是宣老看重的传人,以那个老家伙的脾气,只要是触犯到了他的底线的话,恐怕就算自己是堡主,那也很难抑制住他。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堡主不由得叹了口气,要是真的是她进到了禁地之中的话,自己必须想出个办法去劝说那个老家伙。

  就当堡主在哪里正在头疼着怎么样去劝说宣老的时候,在黯淡无光的禁地之中,道清脆而又威严的是声音在里面响起。“欢迎你来到禁地之中,这个禁地是名即将突破到神品炼丹师才可以安全通过的地方,你要是可以通过考验的话,那么你就可以得到我的传承。”

  神品?元若蓝微微愣,千年之后的那个自己确实是在炼丹书籍上面看见过有关于凡品和神品之说,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有听见了这个消息。要是考验其他的事情的话,那么她还没有什么把握,但是要说是炼丹的话,那么她还是有十足的信心的。

  “首先,我要你炼制出洗髓丹,成功之后,就可以进到下关,要是失败的话,那就只有死亡。”

  元若蓝的神色怔,就在和时候,在他的前面多出了个炼丹炉和些炼制丹药的材料,看来,为了这个传承禁地,那个人做了非常充足的把握。时间很快在慢慢的过去,就当元若蓝在禁地之中接受考验的时候,陆家已经是乱作团了。

  宣老把将颖老的衣服抓住,满脸愤怒的说道:“所有人都看见了,是你的徒弟将我的宝贝徒弟骗到禁地哪里的,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颖老使劲的将宣老的手给甩开,脸上露出阴冷的微笑,“是我做的那又怎么样?我只是要当着大家的面前将你的谎言拆穿而已,要是她无法通过禁地的考验的话,那又有什么本事给太上长老治伤?”

  “你?”宣老是气的身体不住的颤抖,就像是只饿狼样的瞪着颖老说道:“你这样做明显是在陷害我的宝贝徒弟,她才是刚刚的接触炼丹而已,又让她怎么样去通过考验?我只是说她三十年之内必将大成,现在又没有打三十年的时间,她哪有能力去救治太上长老?”

  “哼,那么也就只能怪她自己没有那个本事而已。”颖老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但是当他看见脸色同样是不好看的堡主只之时,目光微闪的说道:“堡主,把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的话,还不如全力的去寻找那个叫做元若蓝的女子,我已经找到了些人,他们都是亲眼看见那个叫做元若蓝的女子,亲手的炼制出了突破玄圣的丹药,想来以我们陆家的地位,她是不会不答应的。”

  堡主只得脸色铁青的点点头,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虽然他也是对元若蓝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是进到了禁地之中的人,没有个可以活着从里面出来的,为了个死去之人,和陆家的长老翻脸,那是不值得的事情。

  “放屁,说我的徒弟没有本事,我看你的徒弟才真的没有本事。”宣老可是管不了那,那么多,哪只知道自己的宝贝徒弟被这个混蛋给害死了,那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炼丹好苗子,就算是火红镇的那个女子的炼丹技术再怎么样的强大又怎么样?怎么可能和自己这个初次炼丹就次成功的天才相比?要是让他们知道,杨婉雲就是元若蓝的话,不知道心里是和感想。

  “父亲。”突然远处传来了道焦急的声音,堡主回过头去,就看见陆飞朝着自己这边快速的跑来。“父亲,我听说宣老的徒弟进到了禁地之中,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紧握住双拳,陆飞的心里是非常的紧张,目光紧紧地盯着堡主。

  在他期待的目光之中,堡主轻轻地点点头说道:“是的,确实是这样子的,那个叫做杨婉雲的女子,已经掉进了禁地之中,恐怕现在已经是死了。”

  “轰!”就像是晴天霹雳样,陆飞不由得愣在了哪里。死了?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竟然就这么的死了?要是她死了的话,那么自己是不是又要个人处在大陆年轻辈的顶端?毕竟,在这么多年以来,也就只有她的天赋超越了自己,也只有她,才让自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飞儿,前段时间吴家主前来,说是想要将他的女儿许配给你,吴家也是这个大陆上面流的势力,吴家小姐也是难得见的天才人物,你们两人也是非常的般配的,你可以好好地考虑下这件事情。”看着陆飞有些苍白的脸色,堡主的眼中露出丝阴晦的担忧之色。

  似乎是没有听见堡主说的那些话样,陆飞紧紧地咬着嘴唇,慢慢的转过身去,夕阳之下,他的那种脸色是那么的苍白,就那么毫无目的的朝着前面走着。她死了再之后,自己依旧是这个大陆上第的天才人物,但是,自己的心里为什么就点也不高兴呢?也许是相对于天才之名来说,他更在乎的是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身为陆家的少主,大陆第天才,所有人看见他都得恭恭敬敬的,就算是和些强者比试,别人依旧是让着他,只有哪个女子,才对自己不削顾≡始至终对自己都没有丝毫的尊重和敬畏,不是那种趋炎附势之人。他想要的只是不顾自己的身份,全力和自己战之人。他之所以去挑衅她,除了想要知道她有什么样的资格得到特殊的待遇之外,又何尝是不是想要和他战呢?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她现在竟然死在了禁地之中。

  晃就过去了五天时间,在这五天时间之中,宣老和颖老两人的关系已经是势同水火了,两人见面之后,都会争吵起来,继而就开始大打出手,使得陆家之中是片狼藉。兰老和方老自然是站在宣老这边,其他的那些长老畏于颖老的狠辣,又不想和宣老交恶,所以只能保持中立,所以,现在颖老倒是完全的处于下风。

  堡主没有出手帮助宣老报仇,所以现在他也不好出面阻止,只要他们两人不是太过火的话,那么就睁只眼闭只眼的,任由他们去折腾。其实,堡主的心里还是有些埋怨元若蓝的,要不是她的出现的话,陆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更加不知道的事,什么时候和飞儿扯上关系了,以至于飞儿现在是蹶不振,要自己派人去禁地之中搜索元若蓝的下落。

  当然了,这些事情元若蓝自然是不会知道了,此时的她,正在全力的通关,不管外面是什么样你死我活的局面,都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恭喜你,成功的通过所有的关卡,接下来你就可以得到我的传承。”话音落下,元若蓝终于是松了口气,五天接连不断的炼制丹药,就算是她也有些受不了了,更何况越往后,炼制的丹药是越困难。

  “轰隆”突然之间就开始地动山摇起来,地面之上出现了道缝隙,那到缝隙慢慢的变大,最后,从下面出现了个石桌,而石桌上面有三样东西。其中有个深褐色的丹炉,在炉壁上面,画着些龙凤的图案,但是,在看见了丹炉的瞬间,元若蓝不由得愣住了,脸上都是震惊的神色,“龙凤鼎?怎么会是龙凤鼎?”

  龙凤鼎是元家祖传之物,而随着元家的老祖的消失了,龙凤鼎也是消失不见了,为什么这个龙凤鼎会出现在千年之前?说道元家的老祖,元若蓝心里是阵感慨,因为这个元家的老祖是个非常神秘的人物,在元家的历史记载之中没有任何的记录,就算是元家的祠堂上面,也只是摆放着个空空的牌位。

  但是,元家的子弟都知道,元家老祖是玄武大陆之上的第强者,纵横大陆之上无人可挡,她手下也是有无数的高手,就算是她的那些属下,单独人就可以横扫大陆。可惜的是,只要是和元家的老祖有关的人和物,都是个不解之谜,这也让元家之人对于元家老祖的消失长生了无限的遐想。

  给读者的话:

  感谢嘻嘻打赏了188谷粒!!

  第二百零五章安全回归

  但是,元家的子弟都知道,元家老祖是玄武大陆之上的第强者,纵横大陆之上无人可挡,她手下也是有无数的高手,就算是她的那些属下,单独人就可以横扫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