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们没有丝毫的隐瞒。

  “什么?”太上长老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元若蓝,玄尊高级?这么年轻的玄尊高级?她的天赋为什么会这么的逆天?想他们陆家天赋最好的弟子陆飞,现在也只不过是个玄皇而已。但是,他们的心里虽然是非常的震惊,但是也不认为元若蓝可以在三年时间之中达到玄圣的修为,要是玄圣可以轻易的突破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的玄圣岂不是抓大把了。但是,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强,现在元若蓝可是他们最大的希望了,而且三年之内她到底是可不可以突破玄圣不管她,但是依照她现在的这个天赋,三十年之内是绝对可以的。

  “元姑娘,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才进到我们陆家,但是宣老对你是真心实意的,你可知道陆家最近这段时间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颖老的弟子将你骗进了禁地之中,多以宣老天天和他发生战斗,按实力来说的话,宣老要比颖老弱些的,要不是方老他们站在宣老这边的话,让颖老不敢痛下杀手,要不然的话,你现在只能看见宣老的尸体了。”

  听了黑衣太上长老的话之后,元若蓝微微愣,心里有些感动,她对于宣老是存在利用之心的,但是宣老直将自己当做成亲传弟子,原本以为之要给他几颗丹药的话,即可以报答他的,但是现在看来那根本是不够的。

  原来刚才和宣老战斗的那个人就是颖老,这段时间之中,她在陆家对于宣老和颖老的事情也是略有耳闻的,但是直没有见过颖老本人,没有想到那个老者就是宣老的死对头。想道自己刚才出现的时候,宣老手中掉落的丹药,元若蓝的心里感觉到丝庆幸,要是再晚出来会儿的话,那么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我知道了。”元若蓝微微地点点头,嘴角露出丝冷笑,“但是,现在我该找些人算账了,既然他们敢陷害我的话,那就要有对事情产生的后果付出代价的觉悟,两位太上长老,有些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不知道你们两位有什么意见?”!!

  第二百零七章不知死活

  “我知道了。”元若蓝微微地点点头,嘴角露出丝冷笑,“但是,现在我该找些人算账了,既然他们敢陷害我的话,那就要有对事情产生的后果付出代价的觉悟,两位太上长老,有些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不知道你们两位有什么意见?”

  两人对视笑,苦笑着摇摇头。有意见?他们敢有意见吗?自己的性命还等着她来救呢,不要说只是杀个普通的弟子,就算是她想要杀了颖老的话,他们也是不会阻止的。“咳咳,只要是元姑娘不是想要灭了我陆家的话,想要做什么,我们两人都是绝对的支持的。”

  “哦?那就好。”闻言,元若蓝非常满意的点点头,绝美的容颜上面露出丝强大的杀气,“陷害我的那个人叫做什么名字?”

  “覃塘,现在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在山上修炼的。”说话之人是进来到现在都直没有说话的堡主,而当他的话刚落下之后,元若蓝就转身朝着门口走去,那袭白色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他们几人的视线之中。

  “三年之内,我绝对会帮你们炼制丹药的。”在身影消失之前句风轻云淡的话语传进了他们的耳中,不知道为什么,听见了元若蓝的这句话中之后,他们几人都不由得放下心来。在已经是死心了的太上长老,现在他们的心里竟然再次的升起了从未有过的希望。

  清风山是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在个洞府之中,青年闭目盘腿坐在那里,丝丝的玄力朝着他的身体之中涌去,透过皮肤上面的毛孔,进到了他的身体之中。突然之间,他像是感受到什么似得,突然地张开眼睛,开口大声地喝道:“什么人?”随着袭白衣落进眼帘,那个男子不由得愣,难以置信的大声说道:“怎么,怎么可能,你不是”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是吧?”元若蓝的嘴角微微地翘起,脸上露出丝冷笑,深邃的目光紧紧地注视着青年男子,瞬间,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杀机。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覃塘很快就回过神来,用不屑的语气说道:“就算是你没有死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还想要找我算账不成?哈哈哈,就凭你吗?我只手就可以碾死你,蝼蚁就是蝼蚁,还敢来我这里送死?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是吗?”目光淡淡的看了眼覃塘,元若蓝依旧是不冷不热的说道,话语之中没有多少的情绪,但是她的眼神之中的杀气是越来越浓了。

  “哈哈哈,那就让我来领教下,看看大名鼎鼎的宣老的弟子实力到底如何。”轰的声,股强大的气息爆发而出,将整个清风山都笼罩起来,感受到这这些气息之后,那些原本在清风山上面修炼的弟子,都是急忙的跑了出来,朝着覃塘的洞府这里看来。

  “是覃塘师兄,也知不知道这次是什么人招惹了他,这下子那个人可要倒霉了,覃塘师兄虽然只有三十岁的年纪,但是现在已经是玄尊了,这样的修炼天赋在陆家也算是名列前茅。”

  “是的,虽然表面上覃塘师兄看起来是温文儒雅的,但是他的手段可是非常的毒辣的,前段时间覃塘师兄抢了个弟子的妻子,但是那个弟子找上门去之后,却是被他给活活打死了,而且还当着他的面,将那个弟子的妻子给凌辱了。呵呵,毕竟是颖老的弟子,他的狠毒点也不比颖老差。”

  “嘘,这些话可不能乱说啊,要是被颖老听见了的话,你小命就没有了。”所有弟子都在那里交头接耳,时之间是议论纷纷,但是没有个人的心里是看好那个招惹了覃塘之人,在他们看来,招惹的覃塘的话,那最后只有死亡个结果。

  “轰!轰隆隆。”也许是为了让自己的实力看起来更加的具有震撼力,属于玄尊低阶的气势毫不掩饰的爆发了出来,强大的气势撞击在山洞之上,瞬间的功夫,山洞就快塌了,而山洞之中的情景也暴露在众人的眼中。

  “啊,竟然是个女子,和覃塘师兄发生冲突的竟然是个女子?”

  “这个女子是什么人?她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难道她是个傻子不成。”但看见站在覃塘对面的我那个白衣女子之时,那些弟子不由得傻眼了,任凭他们的想象力多么的丰富,也想不到这个女子到底有多大的气魄,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且覃塘师兄什么时候转了性格,对于美女也下的去手了?

  “哈哈哈。”感受到大家看过来的目光,覃塘不由得大笑起来,似乎是很享受这种万众数目的感觉,“蝼蚁,我会让你知道,要是招惹我的话,就算是你的师父的话,也是保不住你的。”

  元若蓝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覃塘,就像是看着个白痴样,似乎覃塘炫耀的这些东西是多么的可笑。大家也是注意到了元若蓝的脸色,不由得都露出错愕的表情。要是拥有这样目光之人是覃塘的话,他们还不会这么的震惊,但是个必败无疑的女子,在看到强者的时候,怎么会是个看白痴的目光。这样的情况就是头大象要将只蚂蚁给踩死,而蚂蚁觉得大象是个白痴样。

  “找死!”神色不由得变,覃塘狠狠的握住拳头,突然地抬起拳头朝着元若蓝砸去,他的拳头之上包裹着层黄铯的光芒,散发着厚重而又凌厉的气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向了元若蓝的脑袋。大家都不忍心看着这个女子血溅当场的情景,不由得叹息了声之后,都闭上了眼睛还。在他们想来,那个女子是必死无疑的,是绝对不会发生任何的意外的。

  砰地声响起,再到巨大的响声传进了众人的耳朵之中,就在大家张开眼睛的瞬间,他们看见覃塘的身体竟然是朝着后面快速的倒飞而去,狠狠的失落在地上,直到他落地的那瞬间,他的脸上还带着难以置信的错愕表情。

  “怎么,怎么会这样?”所有人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必胜无疑的覃塘师兄,竟然招就被那个白衣女子给轰飞了?要知道覃塘师兄可是个玄尊强者,除非那个女子也是个玄尊强者。但是,二十岁的玄尊强者,这样也太难以置信了吧。使劲的咽了咽口水,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白衣女子的身上,众人的心里用处了股强烈的震撼之感,置之于很长的时间,他们都没有回过神来。

  白衣女子飞快的在空中划过,下子就落在了覃塘的面前,于是伴随着女子那冷漠的声音,股噼里啪啦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中,让他们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你不是想要陷害我吗?要是真的有本事的话,那么你开始这么不来和我真正的战斗场?”

  顿了下之后,元若蓝接着说道:“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只有两件事情,第3就是从我的背后偷袭于我,第二就是假借他人的名义来陷害我,所以,我在从禁地之中活着出来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暗暗地发誓,绝对是不会放过你的。不但是你想要害死我,就是你的师父也想要害死宣老,那么,我就会更加的不可能放过你了。”

  虽然是去到禁地之中以后,元若蓝有了不少的收获,更是让他的实力达到了玄尊的高阶巅峰之境,只需要步就可以达到玄尊巅峰之境。但是,要是自己没有强大的炼丹术的话,那么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死路条。要是对方不对自己起了杀意的话,那么她自然也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就像是几天前陆飞对自己的挑衅样,她只是会出手教训下而已,要是但是陆飞是想要杀死她的话,那么她但是也不会有丝毫的手下留情的。

  在元若蓝接连不断的攻击之下,覃塘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没有多长的时间之后,他的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了,从他的嘴里大口大口的喷出鲜血,那张原本还算的上是英俊的脸蛋,上面此时已经是毫无血色。

  “住手!”就在元若蓝打算要将覃塘的性命结束之时,从她的身后突然就传来了阵大喝之声,而且还散发出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压。

  “是颖老,颖老来了。”听见这个声音之后,大家就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什么人了,都是满脸的震惊,在他们想来,这个女子虽然是实力强大,但是也是不会杀死覃塘的,因为她要是这么的做了的话,那么就需要承受颖老的怒火。

  元若蓝不由得皱了皱眉,感受到颖老的气息还没有来到自己这里之前,就毫不犹豫的把抓住覃塘的脖子,手中使劲的用力,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听见,耳中传来了阵清脆的响声,再次看清楚之时,就看见此时的覃塘已经成了具尸体。

  给读者的话:

  感谢打赏了10谷粒

  李木璃打赏了188谷粒!!

  第二百零八章出手击杀

  元若蓝不由得皱了皱眉,感受到颖老的气息还没有来到自己这里之前,就毫不犹豫的把抓住覃塘的脖子,手中使劲的用力,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听见,耳中传来了阵清脆的响声,再次看清楚之时,就看见此时的覃塘已经成了具尸体。

  “她,她竟然将覃塘给杀死了?”所有人都是不由得吸了口冷气,想到颖老的那种阴狠,他们这些人都不由得同时打了个寒颤。

  “老夫让你住手,你难道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吗?敢杀死了我的徒弟,你就必须拿自己的性命来偿还。”强大的气势将元若蓝给笼罩住了,元若蓝的身体不由得颤,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起来,脑袋上面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她的脸蛋往下滴,就当她快要承受不住,快要窒息的时候,从不远的地方再次的传来了道强大无比的气息。

  “你这个老不要脸的,竟然在这里以大欺小,让老夫来会会你。”紧接着轰的声传来,两道气势狠狠的撞击在起,散发出强大的爆发力,朝着整个山峰上面席卷而去。宣老的身体飘然而落,都没有去看眼此时已经是脸色铁青,满眼怒火的颖老,而是满脸微笑的看着元若蓝,在她的肩膀上面拍了怕,非常高兴的说道:“丫头,干得非常的不错,哈哈哈,师父为你感到自豪。”

  师父?宣老的这些话让周围的那些人都不由得傻眼了。她就是宣老新收的那个弟子吗?她不是误入了禁地之中吗?为此陆家这段时间还天天的人发生大战,为什么她现在竟然是活的好好地?而且还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这是他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元若蓝看了眼颖老,冷冷地说道。

  “哈哈哈,好,真不愧是我的弟子。”宣老点也没有怪罪元若蓝杀死了覃塘,要不是这段时间之中,颖老让覃塘直的躲在清风山上的话,而且还时时刻刻的盯着他,那么他早就将这个害死自己的宝贝徒弟的混蛋给杀死了。

  “宣老,你是不是要给我个交代?”颖老甩衣袖,阴冷的目光定盯在他们师徒二人的身上,身上散发出股强大的杀机。

  “交代?交代什么?”宣老翻白眼,冷笑着说道:“你们陷害我的宝贝徒弟的时候,我都没有让你给我个交代,现在你怎么又好意思让我给你个交代?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丝羞愧吗?对了,我还忘了,你的脸皮可是比城墙还要厚的,是不会感觉到不好意思的,但是,要是我是你的话,早就选择头撞死了算了,以免在这里丢人现眼,哈哈哈。”

  “你说什么?”颖老紧紧地握住拳头,眼中露出愤怒的目光看着宣老说道。

  “原来,你的脸皮不但是非常的厚,而且耳朵也不是很好使,哎,实在是太可怜了,堂堂的颖老,个玄圣的强者竟然连别人说话都无法挺清楚,要是早知道你的身体是个残废的话,我以前就不跟你计较了,虽然我老头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知道要对残废忍让些。”

  “你?”听了宣老的这些话之后,颖老此时是气的浑身不住的颤抖,身上的杀气也是越来越浓烈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大家的身后传来了个威严的声音,“你们两人这是在做什么?这些天以来天天的打斗还不够吗?你们难道还嫌我们陆家不够乱吗?”话音落下之后,众人就看见阳光之中,堡主双手放在背后,慢慢的朝这里走来,那种英俊的脸蛋上面,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但是,在看见元若蓝的时候闪现出股让人难以差距的光芒。

  跟在他身边的陆飞,从出现的时候,目光就直的落在元若蓝的身上,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刻。她没有死,真的是太好了。这些天以来,陆飞的日子也是非常的难过的,只要想到她的死亡,心里就会升起股莫名的怒火。但是,在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他就想要去找覃塘算账,但是,每次都自己的父亲给拦住了。

  幸好她还没有死,在知道了元若蓝还活着的这件事情之后,陆飞就立刻跟着堡主起来到了清风山之上,可惜的是,他来到这里之后,自始至终元若蓝都没有去看他眼,这样的结果,让陆飞的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之感。

  双眼之中散发出丝丝的寒意,颖老看向堡主,然后,苍老的脸上露出了悲痛之色,伤心的说道:“堡主,你定要为我做主啊,覃塘是我的弟子,我待他像是亲生的儿子样,但是现在却是遭到人所害,而宣老竟然要挥着那个杀人者,堡主,你不可不为我做主。”听了他的这些话,宣老的心里不由得紧,下意识的站在了元若蓝的前面,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堡主。

  心里发出声冷笑,颖老用阴冷的目光看了眼宣老和元若蓝二人,在他看来,这个女子胆敢在陆家杀人,那么堡主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嗯。”堡主神色冷淡的点点头,英俊的脸蛋上面依旧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就在颖老的心里暗暗地窃喜之际,堡主那淡漠而又威严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了,“她是宣老的弟子,宣老护着她,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吧?”

  “额。”这样的回答让颖老下子就愣在了哪里,堡主这么的说是什么啥意思?宣老护着她自然是正常的事情,但是问题是,被杀死的是他自己的弟子,堡主怎么会说出句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的话来?

  “既然宣老这么的做是应该的话,那么自然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冷冷地目光从颖老那张惊愕的脸蛋上面略过,然后堡主接着开口说道:“你也该好好地反省下前几天你犯下的过错,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是你最先出手陷害同族的,现在,覃塘也为他自己的犯下的过错付出了应有的代价,所以,现在你也是该静下心来,好好地想想,你最近的所做所为了,我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再有下次,你有没有听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但是,她将我的弟子给杀死了。”颖老的心心里非常的不明白,为什么堡主要偏袒这个女子,谁知道她混进陆家是不是有什么其它的用心?大家心里自然也是听出来堡主对元若蓝的维护之意,难道这个女子是堡主的私生女不成?或者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要不然的话,以堡主的为人,又怎么会去偏袒她呢?

  “那是他自己该死。”说这句话的时候,堡主也是心里满是怒火。你让老子给你做主?那老子有让谁给老子做主?现在她可是陆家的宝贝,所有的希望都在她个人的身上,要是让她少了根汗毛的话,那么自己就是陆家的罪人。你颖老对于陆家确实是非常的重要,但是,就算是你再怎么样的重要的话,那也比不过她,要是你这个该死的老家伙再敢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