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以后要和你形影不离才好,要不然的话,说不定你又会给我找来些情敌回来。”

  目光看向身边满是醋意的男子,元若蓝的嘴角微微地勾起,开口说道:“妖孽,我觉得你在吃醋的时候,比起你耍无赖的时候要可爱的多。”

  “可爱?”听见元若蓝形容自己的这个词语,顾文渊的脸色不由得黑,随即扬起嘴角,脸上露出妖孽般的笑容,开口说道:“娘子你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但是,要是为夫不耍无赖的话,那么怎么样可以俘获娘子的芳心呢?”

  “这倒也是的,要不是你这样的死皮赖脸的缠着我的话,恐怕你很难引起我的注意的。”元若蓝似笑非笑的说道。顾文渊的嘴角不由得阵的抽搐,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的没有存在感了?大概也只有她这个女人才会让自己路的追过去,最后好不容易才将她骗回了风离国。

  “圣夜。”圣帝紧紧地握着拳头,,双眼之中满是怒火,狠声说道:“见你这么的希望陪她起死的话,那么我就成全你好了,就让你陪他们起去死好了,但是你大可以放心,毕竟我们也是师徒场,我会给你留个全尸的,但是其他的那些人,我就不敢保证了,哈哈。”

  微风吹过,白衣飘飘,圣夜脸上的表情都是冷漠,比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有所动容≡始至终他都挡在元若蓝的面前,没有移动步,而由于他很早就从风玄大陆离开了,自然是不会知道,他面前的这个女子已经是强大到根本就无需他保护了。

  “圣夜,你让开,这是我和他们之间的战斗,你不用出手。”淡淡的声音从元若蓝的嘴里说出,圣夜不由得微微的愣,他俊美的脸蛋上面露出丝疑惑之色,在转身之际,就看见元若蓝将手从顾文渊的手中拿出来,慢慢的朝着前面走去。

  其他的人也是下子就愣住了,苍穹界的人自然是知道元若蓝有群强大的手下,但是现在也没有看见他们的到来,于是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说都没有想到的是,元若蓝竟然要自己冲上前去,亲自和圣帝动手。要知道,圣帝可是个巅峰的玄圣。就算是她去过了风玄大陆,但是在哪里呆的时间也就只有三年而已,再者但短短的时间之中能有多大的收获,凭她根本就不会是圣帝的对手。

  在场的这些人之中,也就只有顾文渊的脸色自始至终没有丝毫的变化。和元若蓝已经认识了很长的时间了,他自然是非常的清楚元若蓝的性格的,要是她没有把握的事情,她是绝对的不会去做的,更何况,也就只有他知道,在元若蓝的手中可是有把雷霆神剑。

  “若蓝大师,陆家的那些长老他们这么还没有过来?”霸天的没有微微的皱起,他很明显是不相信,元若蓝会是玄圣巅峰的圣帝的对手。除了顾文渊之外,大概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我然他们去保护我的亲人了。”元若蓝慢慢的抬起头来,双眼之中散发出丝冷意,“而对付这群白痴,有我个人就够了,有哪里需要他们出手。”

  “嘶!”听见她的这些话中之后,大家都不由得吸了口冷气,都站在哪里呆呆的看着元若蓝。她还敢不敢再狂妄些?她以为她是什么?是高高在上的学玄圣吗?竟然还敢大放厥词,说是要自己人将这里的强者都消灭了,而且其中人还是玄圣巅峰的强者。就算是早就知道她是个狂傲之人,但是现在也被她说的这些话给惊呆了,

  “哈哈哈。”也许是感觉到元若蓝说的那些话非常的可笑,圣帝忍不住站在那里大笑起来,很久之后,才停止了笑声,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元若蓝,冷冷地说道:“米粒之光也敢和皓月争辉,就凭你这样的只小小的蝼蚁,难道还可以对我造成什么样的威胁不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下,你的刚才说的那些话是多么的可笑。”

  元若蓝也没有生气,而是淡淡的开口说道:“是不是真的可笑,自然是要试过了才知道,难道不是吗?”这句话虽然是非常的淡漠,但是却是隐隐的散发出来丝丝的霸气,此时,众人都感觉出来,元若蓝的身上散发出股藐视天下的傲然之气。在这样的强大气场之下,让那些人的心里产生了种错局,就像是元若蓝真的可以打败圣帝样。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元若蓝慢慢的举起了手中的雷霆剑,瞬间,雷霆剑上面闪烁着无数的雷电,狠狠的朝着圣地之人那边轰去,紧接着,散发出股强大的威压,将乌云密布的天空给笼罩了起来。

  “轰!轰隆隆!”天空之上是雷电交加,天空之中无数的雷电落下,直接的朝着圣地众人哪里轰去,刹那间,圣地之人个个的朝着地上倒去,空气之中弥漫着股股的焦糊味,在空中是久久的都没有散去。

  但注意到战场上的情景之时,个个都是目瞪口呆了,心里不由得产生了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强大,实在是太强大了,仅仅是发出了招,就让圣地是全军覆没,这样的事情还是人可以做到的吗?

  虽然说圣地的那些势力,差点被顾文渊在三个月之前都给他摧毁了殆尽,而,经过这段时间的战斗也是有所死伤的,但是,在这样的危机之下可以活下来的人,又岂能是实力地低下之人。但是,此时她仅仅是使用了招,就是的圣地那边出了圣帝之外,所有人都死了。幸亏她是自己这边的人,要不然的话,那么死的人肯定就是苍穹界的人了。!!

  第二百十八章狼狈而逃

  虽然说圣地的那些势力,差点被顾文渊在三个月之前都给他摧毁了殆尽,而,经过这段时间的战斗也是有所死伤的,但是,在这样的危机之下可以活下来的人,又岂能是实力地低下之人。但是,此时她仅仅是使用了招,就是的圣地那边出了圣帝之外,所有人都死了。幸亏她是自己这边的人,要不然的话,那么死的人肯定就是苍穹界的人了。

  “怎么会这样?”圣帝吃惊的朝着后面退了几步,他的脸蛋上面此时是变得惨白不已,此时是目光呆滞的看着不远的地方,元若蓝手中拿着的那把长剑∠色的雷电在元若蓝的身边环绕竟然然他感觉到有种震撼人心的感觉。

  圣帝使劲的咽了咽口水,虽然说他想要秒杀那些人也是样的可以做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元若蓝手中的那把长剑之中,感受到了股让人心悸的感觉。他现在已经是达到了玄圣巅峰的实力,而可以使他害怕的剑,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神剑不成?

  身体不由得微微地颤抖了下,圣帝的眼里露出股贪婪和志在必得,“哼,我劝你还是乖乖地交出手中的宝剑,以你的实力根本就不配拥有它,它只有在我这个巅峰玄圣的手里,次啊可以发挥出它最大的威力,在你手中那都是浪费了,多以为了不让这样的宝物浪费,你必须将它交给我。”

  将手朝着元若蓝这里伸出,圣帝高傲的仰头站在那里,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似乎他真是是我了不让雷霆剑浪费样,不想它就这么的被埋没了。在圣帝的心里想来,对人雷霆剑是把神剑,但是,也要看使用者的实力,所以,就算是元若蓝的手里是把神剑,但是想要伤到他这个玄圣巅峰强者也是不可能的。

  “你想要这把剑?那好,你接好了。”元若蓝想都没有想,就抬起手来,将手里的雷霆剑朝着圣帝那边扔去。在场的人都被元若蓝的举动个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元若蓝竟然这么容易的就将剑交给了圣帝,这样的做事风格跟她点也不像,难道是因为害怕圣帝?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算你识相。”圣帝不由得大笑起来,但是他的笑声才刚刚的响起,就突然地停止了,此时是满脸惊恐之色的看着飞驰而来的宝剑,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雷霆剑飞快的从空中划过,空中传来了阵阵的剑鸣声,不知道为什么,圣帝从那些剑鸣声之中敢说到了丝不屑和厌恶之感。神剑竟然有着自己的情绪?这怎么可能?定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不管怎么说,以圣帝现在的资格,根本就无法接触到这样的些东西,当然他也不会清楚,武器在达到了神级的话,它们就会产生自己的思想,而且超神器好会孕育出器灵,要是至尊神器的话,那就更加的厉害了,它们也是可以像是玄兽样幻化成丨人的,从外表根本就无法发现它们和人的区别。

  “吼。”雷霆剑来到眼前之后,上面似乎是幻化出了条雷龙,发出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龙尾狠狠的甩动,朝着圣地的身上飞快的扫去。“轰隆隆。”这时候这里变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强大的威势朝着周围扩散而去,最后将周围的那些人笼罩在其中,虽然不是针对那些人的,但是,他们此时也是感觉到快要窒息了。

  “咳咳,咳咳咳”在灰尘弥漫的圣天山之下,阵咳嗽声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之中响起。当漫天的灰尘消失在之后,圣帝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此时他显得异常的狼狈,再也不是刚才那副光鲜的麽样,脑袋上面的头发是乱糟糟的,步幅蹒跚的走了出来。噗嗤声,圣帝的嘴里喷出口鲜血,将嘴角的血迹擦拭下之后,目露凶光的看着元若蓝。

  “嗯?还没有死?”元若蓝不由得愣,双眼之中露出丝诧异之色,雷霆剑有多大的威力她自然是非常的清楚的,这个圣帝竟然可以挡住这击。而和元若蓝不样的是,其他的人心里都是震惊不已。她竟然让个巅峰级别的玄圣给受伤了?这,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强大了?虽然她拥有把威力强大的宝剑,但是,要是自身的实力不行的话,也是无法发挥出雾气的威力的。

  “哈哈哈,臭丫头,你竟然让我受伤了,接下来你就会为你自己所做的起付出代价的,哈哈哈。”再次的从嘴里喷出口鲜血,圣帝不由得大笑起来,双眼睛充满了怨恨之色,在看向元若蓝的时候,丝毫也没有掩饰住里面的杀机。

  然后,他回头看向圣夜,悲伤失望愤怒之色在眼中闪现,然后开口说道:“圣夜,既然你选择背叛我的话,那你就必须为自己的背叛付出代价,今天我就先放了你们,但是,很快我机会回来的,那个之后就是你们的死期。”说完之后,他的身体额的朝着地面遁去,瞬间就从遁进了地底下,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元若蓝的眉头不由得皱,伸手,那么雷霆剑飞快的回到了她的手中,然后她飞快的举起剑,无数的雷电从宝剑上面落下,飞快的遁进了地底下。地底下几十丈的地方,圣帝此时紧握双拳,脸上全是愤怒之色,狠狠的说道:“所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现在要赶快的离开这里,等我下次回来的时候,就要将他们全部的杀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几道雷电是从天而降,带着强大的威力,直接的轰击在了他的身上,扑哧声,圣帝张嘴就吐出了口鲜血,他再次的看向那些朝自己袭来的雷电只是,脸上显露出惊愕的表情。

  “怎么可能?我都已经逃了这么远的距离了,她怎么还可以击伤我的?不行,我不可以再浪费时间了,要不是师傅留给我的这件衣服的话,估计刚才那击就将我给杀死了,现在圣地也回不去了,师傅以前跟我说过,要是遇到了自己无法解决的事情的话,就使用他留给我的那个令牌,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但是,现在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

  双眼之中的目光微闪,圣帝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再去管那些雷电,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前面遁去。苍穹界,元若蓝,圣夜,你们都给我等着,我很快就会回来这里的,到时候等我回来只是,就是你们的丧命之时,你们会为你现在和我作对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乌云密布,雷电交加的天空之下,元若蓝手握长剑站在那里,脸色片凝重神色的看着地面。“若蓝大师,怎么样了?”霸天走上前来,神色恭敬的问道。要是因为当初是因为清幽的关系,霸天才尊敬她的,那么现在的元若蓝,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实力让他尊敬。不管是修炼速度,还是炼丹的技术,都可以说站在了这个大陆的顶端。

  “让他逃跑了。”元若蓝无奈的叹了口气,微微的摇了摇头,她没有想到的是,圣帝竟然是精通遁地术,她之前也没有这样的准备,所以让他给逃走了。

  虽然是没有将圣帝给击杀了,但是在大家看来,个圣帝已经是放不起什么大浪来,这样来的话,圣帝想要称霸大陆的还是请,也就是不可能的了。这样的好消息自然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苍穹界,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元若蓝强大的实力,这些事情都成为了苍穹界茶余饭后的谈资。

  现在的苍穹界,你可以不知道界主是什么人,但是也会知道元若蓝是谁,要是你说自己没有听说过元若蓝的话,那么肯定会引来大家的鄙夷。连她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苍穹界的人?简直是给苍穹界丢脸。

  几天之后,火炎和寒风也回到了苍穹界,而且他们也找到了需要的材料,元若蓝自然是马上的着手给火咏诗炼制丹药。在服下丹药之后,火咏诗不但是恢复了之前的实力,而且更是突破到了玄尊之境,而深受重伤的清幽,也是在元若蓝的帮助下,恢复了身上的伤势。

  “啊,放我出去,赶快把我放了。”此时在圣天山的个秘密地牢之中,个女子被禁锢在了这里,她那凌乱的头发后面,可以看到双充满了怨毒的眼神,身上粉色的衣衫早就是破碎不堪了,露出了里面伤痕累累的身体。

  三个月的时间了,在三个月之前她就被关在这里了,天天要承受着重大的折磨,好几次她都想要死了,但是都没有成功。为什么,为什么文渊师兄要这么的对待她?她虽然是给他下了药,但是那也是因为她太爱他了的原因,难道爱个人也有错吗?不,她没有错,都是那个女人的错,要不是那个女人勾‘引了文渊师兄的话,文渊师兄定不会这样的对待她的,所以说到底,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第二百十九章没有机会

  三个月的时间了,在三个月之前她就被关在这里了,天天要承受着重大的折磨,好几次她都想要死了,但是都没有成功。为什么,为什么文渊师兄要这么的对待她?她虽然是给他下了药,但是那也是因为她太爱他了的原因,难道爱个人也有错吗?不,她没有错,都是那个女人的错,要不是那个女人勾‘引了文渊师兄的话,文渊师兄定不会这样的对待她的,所以说到底,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元若蓝。”粉衣女子使劲的咬着嘴唇,双眼之中充满的怨毒和杀意,恶狠狠的说道:“要是我可以活着出去的话,我定要让你死无全尸。”就在这个时候,地牢的门被人慢慢的推开了,缕阳光照了进来,女子下意识的将眼睛闭了起来,等过了会儿适应了光线会后,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面前出现了个黑衣男子,那男子慢慢的从台阶上面走了下来,冷酷的眼神淡漠的看这个粉衣女子。这个男子的脸蛋就像是经过了精雕细琢样,袭黑衣将他那健壮的身体包裹在里面,看起来非常的有型。和顾文渊妖孽的样貌不样,他的身上散发出股冷漠的气息。

  “砀师兄?”粉衣女子的眼神不由得亮,双眼之中散发出丝希望,开口说道:“砀师兄,你是来这里救我的吗?”

  “你忘了我当初和你说过是了吗?”冷酷的声音让粉衣女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看着面前的男子。黄岩砀快步的走了过去,伸手家掐在了粉衣女子的脖子上面,冰冷的声音再次的响起,“你想要让她去死?那我现在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让她死无全尸。”

  “砀,砀师兄,我,我刚才那些话是开玩笑的,我”粉衣女子此时脸色铁青,但是却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她心里没有丝毫的怀疑了,黄岩砀会毫不犹豫的结束了她的性命。虽然这几个月以来,他过的是生不如死,但是真正的面对死亡的时候,她心里又感到无比的恐惧。那个女人有什么魅力,既然让文渊师兄爱上了她,又为什么要让砀师兄这么的维护她?

  “就算是你心里有这个想法的话,你也是永远都无法实现的。”冷酷的眼神从这个粉衣女子惊恐的面容上面略过,黄岩砀不由得冷笑声说道:“我今天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你永远也无法和她相比的,因为,现在她已经达到了玄圣的实力,而玄圣巅峰的圣帝都不是他的对手,在她的攻击之下,也是狼狈的逃走了。”

  身体不住的颤抖着,粉衣女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道尖锐的声音在大阴暗的地牢之中响起,“不,不可能的,你定是骗我的,玄圣?她怎么会达到玄圣的实力?”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黄岩砀神色冷漠的看着面前的粉衣女子,他的目光慢慢的朝着边上的那些刑具上面看去。“这几个月以来,在这里待着的滋味怎么样?我那个师弟还真是心狠手辣,竟然舍得用这么残忍的处罚来这么个女子,马上我就会给你个痛快的,让你不要再说受那些非人的折磨,你应该好好地感谢我的。”

  “砀师兄,你,你要干什么?”粉衣女子开始使劲的挣扎起来,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大声地喊道:“不,不,我还不想死,就算是你将我杀了的话,她心里也不会去感激你的,她心里感激的人永远都会是文渊师兄,砀师兄,我错了,我真的是知道错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