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矢裼涤校拷鲇猩瘢排涫褂蒙衿鳌?br/>

  顾文渊拍了拍元若蓝的手,红衣在风中轻拂,他微微抬眸,阴沉的眸光投向老者:“我不管你是何人,想要动我的女人,也该问问我答不答应!”

  许是没有料到竟有人敢这样于他说话,老者的脸上划过诧异,然而,在他看清说话之人的实力后,眸里的不屑更甚。“玄圣巅峰?老夫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天才,不过,也请你认清楚,你是在于何人说话,今日这里任何违抗神灵旨意者,杀无赦!”

  “轰!”浓重的杀意轰然爆发而出,笼罩着整片天空,在这股杀意中,除却元若蓝三人之外,其余人的脸庞都露出惊愕与恐惧。

  神?他刚才说,自己是神?天哪,果真如他们猜测,这个老者竟然是传说中虚无缥缈的神,圣帝那混蛋,什么时候与神有了关系?如果有玄神的干涉,那么今天,他们就会命丧于此吗?毕竟在这些人的心目中,玄神根本就是处于传说中的强者,能够驾驭在众生之上,玄神要杀的人,绝无人可以逃脱。

  俯视着众人面容上的表情,老者的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在茯域那片强者尽出的位面,他的实力只算下等,可是在玄武大陆就不样了,在这里,他便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该享受所有人的尊重和敬畏。

  “那又如何?”顾文渊冷笑声,只身挡在元若蓝身前,表情越发阴沉,凤眸里划过片残忍的血光,“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我就不配当她的男人,任何想动她的,不管是谁,死!”

  “哈哈哈!”似乎是听到了多好笑的笑话,老者仰头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充斥着不屑,俨然不把顾文渊的话放在眼中,“尔等凡人,如此狂妄,今日,老夫便让你们知道,没有实力也敢如此猖狂所该承受的代价!”话落,老者抬起手掌,把长矛落到他的掌中,而全身的气势亦不留余地的爆发而出,覆盖在整片天空。

  强,无无可匹敌的强在这威压下,即便是霸天都忍受不赚喷出口鲜血,满脸惊愕的注视着虚空中的老者,心里溢满了震撼。

  虽然元若蓝是主要争对的对象,但是,便在老者的威压全部放出之际,青冥府中,传来丝淡淡的气息,蘀她把那威压给化解了。元若蓝明白,这是茯神在帮她的缘故,可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

  骤然间,她似乎下定决心,扬头道:“妖孽,圣夜,清幽,你们三个帮我坚持片刻,也许,我会有解决的办法。”清幽微微怔,脸庞闪过不解,可他什么也没有问便点头答应下来。皱眉片刻,元若蓝还是不放心,便通过灵魂联系了下两个灵童,在她扬手之际,手上多了三把神兵利器。

  “是神器!”老者瞪大眼睛,过于激动导致他浑身抽搐不已,双眸子贪’婪的注视着元若蓝,“这女子哪来这么好的运气,拥有三把神器,不过,我的运气似乎也不错,因为很快,这三把神器便会属于我,哈哈哈”

  把神器给了三人,元若蓝松了口气,接下来,她便要炼制供玄圣突破的丹药。圣帝望了眼元若蓝,冷笑声,身形闪,便从老者的身后失去踪迹。据说这女子很重情义,轻易的让她死,简直是太容易了,他必须抓来她的亲人,当着她的面,个个的杀了他们,想必会很痛快。

  元若蓝纵然看到圣帝的离去,却并没有阻止,只因她早已给过陆家命令,往后苍穹界不管发生何事,他们的任务,便是保护她的家人,其余事不需理会。所以,圣帝有这个想法,注定讨不了好,说不定还会丢了性命

  “呼!”深呼吸口气,元若蓝素手翻,龙凤神鼎便出现在她的掌中,在淡淡的阳光下,散着霸气神圣的光芒。

  “丹鼎?”老者愣了下,神色微敛,喃喃自语道,“难道这个女子,还是炼丹师不成?即便是茯域,炼丹师都极为稀少,而我听说,五百年前,茯域的第炼丹师,被誉为有望突破至超神品的茯神大人失去踪迹,炼丹师就更为稀少,这个女子,竟会炼丹?”

  愣过之后,老者便回过神来,不屑的冷笑道:“可是这又如何?即便她是炼丹师,也绝无法对我产生威胁。”别说他了,就算是苍穹界,也没有人相信,元若蓝可以力挽狂澜。不过,顾文渊却对元若蓝深信不疑,他相信,他心爱的女人定有解决的方法而除顾文渊之外,仅有圣夜抱有同样的信心。

  “群蝼蚁,也敢于老夫为敌,老夫会让你们知道,不服老夫命令者该承受的下场。”长矛轻抬,无数的风在剑尖汇聚,老者冷笑的凝视着那群在他眼中很可笑的跳蚤们,狠狠的甩,顿时,道威猛无比的龙卷风袭向三人。

  可老者还是小看了神剑的威力,虽然他们之间实力的差距很大,但是,三个玄圣强者,其中更有个巅峰,再加上三把神剑,纵无法填平差距,却也相差没有那般巨大。渐渐的,老者收起了轻视之心,越战心中越加惊愕。

  这便是神剑的威力?如果他能获得神剑,怕是和神王都有战的能力然而,神剑都被这些人契约,只有杀了他们,才能夺得神剑。眸里的贪恋更甚,老者死死的盯着他们手里的神剑,似乎那神剑已成了他的专属之物。现在的战争是旁人无法插手,就算身为玄圣强者,若无圣帝的爆发力,清幽与顾文渊的实力,同样只有被老者秒杀的份。

  “砰!砰砰!”丹鼎之中,传来碰撞之声。距离开始炼制到此刻时间仅过去片刻,于元若蓝来说,却有整个世纪那般长久。她顾不上擦去头上的汗水,伸掌握住丹药,就在她转身的刹那,只手掌已入近前,带着滔天杀机狠狠的轰向元若蓝。

  老者感受到元若蓝手中丹药上纯净的玄气,不知为何,这几枚丹药给他种很是危险的感觉,因此,便丢下顾文渊等人,先来击杀这个女子。

  “女人!”俊脸大变,顾文渊只感到股窒息的痛楚,阴冷的凤眸中浮现出腥红的血光,他不要命的向着元若蓝冲去就算是死,死的也该是他,绝不能让她有丝毫的危险!

  元若蓝冷眼凝视着突袭的老者,手掌悄然放在雷霆之较,便在她拔出雷霆之剑的刹那,道人影闪过,挡在她的身前。枯老的手掌猛然伸出男子的胸膛,直接开膛破腹,并在里面搅动了翻方才抽出手。黑衣在眼前飘过,元若蓝凝视着缓缓倒地的男子,错愕的的道:“黄岩砀,你你怎么会”

  为何他会救她?为何救了她的,会是她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的黄岩砀。黄岩砀没有说话,仅是用余光瞥了眼疾奔而来的顾文渊,嘴角缓缓勾起抹笑意,在元若蓝惊愕的目光下,他的黑眸缓缓闭起,至死,唇角边依旧勾着淡淡的微笑。顾文渊,就算你能拥有她又如何?最后为她死的,却是我,她这辈子,都决不会忘了我,而我,也不会让你这般痛快的拥有她。

  “蓝儿,你没事太好了。”顾文渊手臂伸,紧紧的抱住面前的女子,似乎怕松开手,就再也无法拥抱她。失去她的痛苦,他根本无法忍受,若是世上少了个元若蓝,就决不会有顾文渊的存在,如今的他,只愿为她人而活,而死

  旋即,眸光落在黄岩砀的身上,顾文渊轻叹了口气,凤眸中呈现出抹感激。黄岩砀最后的笑容,让他明白了他要表达的意思,可不管黄岩砀如何算计他,至少都是为了元若蓝而死,这点是不会改变。

  离开顾文渊的环抱,元若蓝上前查探了下黄岩砀的气息,再发现他已经毫无生机之后,脸庞显示出抹复杂。“死了。”这刻,元若蓝也不知道,心中对于黄岩砀抱有如何的情绪。不过黄岩砀想要借此来破坏两人的关系,恐怕还是相差的太远只是无论顾文渊,亦或是元若蓝,都原谅了他曾经的所作所为。便在此际,背后生风,元若蓝骤然转身,抬起雷霆之剑挡向老者的突袭。

  “轰!”老者的手掌落在雷霆之较,刹那间,元若蓝猛然向后退去,她来不及再说些什么,赶忙服下手中的丹药。见此,老者怔,随后举起右手的长矛,用力的向着元若蓝的方向掷去。长矛掠过之际,刮起阵大风,正在突破的元若蓝无从反应,危难之际,袭红衣掠过,汪在元若蓝的面前。红色的剑,似乎幻化为头火龙,已威猛之势狠狠的撞向飞袭而来的长矛。

  “轰隆隆”武器相碰的瞬间,爆发出的强大气势席卷在整个圣天山,远处的山峰骤然倒塌,弥漫的灰尘遮住天空,灰蒙蒙的片但是,更让人惊讶的在之后,被顾文渊护在身后的元若蓝,服下那枚丹药之后,于众目睽睽下产生了突破。能让玄圣突破的丹药,该女子的实力,简直是显而易见,即便是老者都不禁怔住了。

  “不行,这两个年轻人,都太危险,今天务必要将他们斩杀于此,否则后患无穷!”眸光闪了闪,老者身上的杀意越发浓烈。可是不等老者动手,元若蓝便把丹药抛给了圣帝和清幽。

  “糟糕!”老者神色大变,却已来不及阻止,到了此刻,他方才郑重的看待这些本不被他放在眼里的蝼蚁们。

  “妖孽,这个敌人,我们联手来对付。”元若蓝转过头,微微笑,神色间满是坚定,“我相信,我们联手,不会有我们无法战胜的敌人。”!!

  第二百二十二章照杀不误

  顾文渊低下眸子,深情浓浓的注视着身旁的女子,红唇上扬,魅惑无边的笑:“能和娘子共同对抗敌人,为夫甚感荣幸。”嘴角抽,元若蓝没想到,这种时候,这妖孽还有闲心说这种话。听到两人的对话,圣夜望向那对璧人,冰蓝色的眼瞳中划过异样的光芒。

  “就算你们都拥有神器,也绝不会是老夫的对手。”老者冷哼声,他虽然开始重视这些蝼蚁们,却不相信,就凭这些区区凡人,也有能力弑神,这就与蚂蚁强尖大象有什么区别?

  元若蓝与顾文渊相视眼,前后把老者包围起来,而突破后的清幽与圣夜,则是站在老者的左右两旁。有了元若蓝的加入,再加上两人的突破,战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目光紧紧的盯着战斗双方,苍穹界的那些人度怀疑自己的视觉出现问题,否则,为何玄神强者,竟奈何不了这些玄圣?

  “该死!”在四人的围攻下,老者也讨不了好处,并且颇为狼狈。而双方唯的差距是,玄神可以飞行,玄圣却只能在空中短暂性逗留,若不是如此,拥有神器的四人,大概可以把他逼得更狼狈。

  “这片大陆怎么有这么多妖孽?不行,这样下去,我很难制服他们,难道真要用我从遗迹中获得的那个玄技?但那招数我从未使用过,不知会有何后遗症”眸光微闪,老者边抵挡攻击,边思考着问题。

  良久,他似乎下定决心,眸中闪现出抹狠意:“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何况,后遗症再重,也胜过在这些蝼蚁面前威严扫地。”挡掉清幽的攻击,老者后退两步,骤然间,他的身体爆发出股比刚才更为强大的气息,在那气息笼罩下,除了元若蓝几人外,其余人直接趴到在地,面露惧色。

  “哈哈哈,都给我去死吧,你们统统给我去死”老者的眸中片血红,目光死死的盯着元若蓝诸人,“和我斗,你们还没有这个资格!”所有人都不知老者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故,为何会与刚才的他判若两人?“给我死!”巨手狠狠的拍向元若蓝,他的速度过快,以至于元若蓝根本没有无法闪躲。

  忽然,双手把她扯入怀中,元若蓝微微怔,抬头间,映入眼帘的是张俊美绝世的容颜,在见到这张容颜的刹那,绝望油然而生。“妖孽,不要!”痛楚袭遍全身,元若蓝的脸色霎时间苍白,从未有过的愤怒和悲伤扩散而出,化为了毁天灭地的仇恨。若是妖孽有个三长两短,她必将让整个茯域倾巢覆灭!

  可就在这种时刻,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如同巨石击在众人的心中,荡起层层波澜“看来这下,我不出现不行了,有我在此,我倒要看看,有什么人如此大胆,连我的弟子都敢伤害!”

  乌云密布的天空下,在此声的落下后,元若蓝的身旁无声无息的多了个人影,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出现了。清风徐徐而过,青丝飞扬,白色纱裙在风中微微飘荡,女子宛如九天玄女,看起来微薄的娇躯上,散着股如星空般浩瀚的力量

  “你是何人?”老者微微敛眉,不知为何,他在这女子的身上感受到由心而生的危机,而且,她给人的感觉并不是人类,亦不是玄兽灵魂体?猛然颤,老者急忙摇了摇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

  众所周知,灵魂与躯体是为体,躯体死亡之后,灵魂亦是会随之消亡,除非有能够供灵魂生存的神器,在死亡的刹那急忙让灵魂转移,方才能保存下来。但这可能吗?要知道,众多神器中,即便是出现百把战斗的武器,都不会有个供使灵魂生存的神器,

  就算是茯域,此类神器只手都能属过来,何况是在这片低等位面?不过无可厚非,眼前的女子很是强大,难道,她亦是玄神?什么时候,除了他之外,另有玄神降临到这片大陆?

  “师父,救我”正当老者极力思考之际,旁边传来道惊慌的喊声,在他转首之际,便见自己的弟子狼狈的被个老者提在手上,旋即老者将他狠狠的丢到地面之上。

  “少主,”黑袍老者把圣帝丢下后,神色恭敬的走到元若蓝面前,抱了抱拳,说道,“这个人混入圣天山,想对圣天山中的人下手,不过已经被我活捉了。”两人虽都为玄圣巅峰,可其中个突破了百年之久,另个不过是刚刚突破罢了,何况圣天山中还有干陆家玄圣,因此想要活捉个玄圣巅峰,也不会太过困难。

  “嗯,”元若蓝淡淡的点头,便把目光移向老者,抹杀意从眼里闪过,但是她还是极力克制,向身旁的茯神说道,“帮我个忙。”

  “你想让我蘀你杀了他?”茯神挑了挑柳眉,云清风淡的开口,“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杀了他,我可不想我好不容易获得的弟子,死在这种垃圾的手中。”

  “嘶!”众人齐齐倒抽了口凉气,错愕的望向元若蓝身旁的女子。除了顾文渊和黑袍老者外,无人知道该女子的身份与实力,所以他们此刻都在想,这女人到底是谁,连玄神都不放在眼里?

  “哼,就算你同为神,想要杀我,也没有这么容易。”老者脸色猛的变,在看向茯神之际眸光越发阴沉,手掌不禁悄然聚起了玄力

  什么?这个女人也是玄神?众人皆被老者的话吓得不清,难怪她会有如此强悍的天赋,原来背后竟有个玄神的支持,如果他们能拜玄神为师,成就恐也不低。若是茯神听到众人心中之话,定会感到冤枉,因为元若蓝至今为止的成就,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也是三年前方才认识了元若蓝。

  “玄神?怎么会?”俊颜骤然铁青,圣帝后退了两步,目光呆愣的凝视着元若蓝。他以为,仅有自己见过玄神,因为自己的关系,这群人才得以与传说中的玄神相见,如此也该死而无怨了。可是,谁能想到,这女子的背后,便有个玄神师父想到当初的自以为是,饶是以圣帝的厚脸皮,亦感到阵羞愧,而比羞愧更甚的,则是发自内心的惊恐。

  “呵呵,五百年了,我离开茯域五百年,如今连个小小的神将都如此猖狂,难道五百年的时间,茯域竟然没落至此?看来和神域,真的无法相比。”

  神将?元若蓝心中动,难道这是玄神的等级划分?那神将之后,又该是什么等级?还有神域又是什么地方?不过听这名字,亦该知是神的大陆。

  “五百年?你是五百年前的强者?”老者顿时愣,眸中划过抹惊恐,“你说谎,你怎么可能活了这么久?你只是在恐吓罢了,老夫怎会上你的当?老夫也不管你是谁,都给老夫去死吧!”惊恐之中的老者,宛如疯了样,头白发倒竖起来,手中的长矛不要命的轰向茯神。他这完全是出于本能,个受到惊吓,手脚不受控制的本能

  毕竟他晋升为神将,也不过百年之久罢了,如何与活了五百多年的人相比?而且,她是说,她于五百年前离开茯域,谁知这个女子到底是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离开茯域前她的实力又该是多强。

  虽然五百年于茯域的强者来说,并不是很久,而如同陆家太上长老这种人物,同样活了这么久,可别忘了,茯域的强者本身就有着优厚的修炼环境,与他这种从玄武大陆进入茯域的人类完全不同。除非是那种修炼废柴,否则,即便是天赋极差的人,五百年都足矣升上神王,甚至于会更高

  正因为这种恐惧,他才会如此的不受控制。忽然,老者看到不远之处的女子露出丝诡异的微笑,她仅是伸出手指,轻轻点周围的空气似乎被定格了,老者骤然感觉到呼吸困难,老脸憋的通红,就当他以为自己将会窒息而亡的刹那,远处道光点在老者的眼瞳中逐渐扩大

  轰的声,整座圣天山都斗了斗,强大的光芒把老者的身体吞灭,而短暂的轰动后,圣天山又回归到以往的平静。徐徐清风吹过,树叶缓缓飘落在地,院落中是片的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注视着老者被吞灭的地方,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显然没未从变故中回神。

  如果不是此处留下的战斗痕迹,大概众人都会以为这仅是场梦。死了?那个处于传说中才会存在,被众人视为真神的玄神强者,就这么轻易的死了?这这他妈也太强大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