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请问你们是来鉴物,还是拍卖?”元若蓝与顾文渊刚步入拍卖行的门槛,便有个青衣女子迎接上来,她说这话时,不禁打量了眼两人,却发现,以她的眼力却完全看不透他们,这结果让她不由心惊。

  “我想知道,你们拍卖行的信誉如何。”元若蓝扫了眼青衣女子,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是淡淡的问道。

  “呵呵,这位姑娘,你就放心吧,”青衣女子礼貌的笑了笑,像是保证般的开口,“我们星月拍卖行的信誉良好,不然怎能有顾客放心的把物品交给我们,如果你拍卖的是什么重要物品,我们绝对会蘀你们守好个人信息。”虽然如此说,可青衣女子却不相信,他们能拿出什么珍贵物品。

  “那好,我要拍卖的是神器和破圣丹。”

  “什什么?”青衣女子猛然瞪大双眸,她在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神器?怎么会有人拿神器来拍卖?若这个女子真的拥有神器,为何不留着自己使用?毕竟这个世上,会拍卖神器的人委实太少。手掌伸,元若蓝的手中立刻多了把蓝色长剑与个桃花瓷瓶。

  “这把剑的名字为冰霜神剑,那枚破圣丹,则可以让玄圣突破级。”因为元若蓝在茯神那里了解到,虽然这片大陆玄神强者众多,却还是有玄圣,或者更往下的存在,故此,她才拿出破圣丹拍卖。“你还有问题吗?”见到青衣女子仅是愣愣的望着她手里之物出神,元若蓝眉头皱,声音略带几分不满。

  “没,没有问题,”青衣女子急忙回神,勉强的露出丝笑容,“不过,为了鉴定真假,还需我们拍卖行的首席鉴定师的鉴定,因为这两物及其贵重,所以请两位随我来,我这便带你们去见罗弥大师。”元若蓝和顾文渊相视眼,终究是点了点头,跟在青衣女子的身后离去。

  星月拍卖行的首席鉴定师罗弥,在星月城,乃至于整个落山领都拥有很大的声明,只因经他鉴定过的东西,没有任何假物。所以,很多人都放心的到星月城拍买物品。

  “咚,咚咚!”此时,罗弥正在潜心翻看着手中的书籍,门外不经意传来几声敲门声,他眉头皱,只得放下手里的古书,不耐的道:“进来吧。”

  “是,罗弥大师。”青衣女子推门而入,恭敬的问候声后,便把元若蓝和顾文渊介绍给罗弥。

  “神器和破圣丹?”罗弥眼睛亮,急忙站起,精明的双眸落在元若蓝的手上,点点光芒逐渐从他的眼中扩开,便是呼吸都不禁紧。“那个,这位姑娘,你能不能把那把剑给我端详下?”元若蓝点了点头,走上前去,将手里的神剑和丹药齐齐放在桌面之上。

  摸着剑上的纹路,罗弥的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没错,是神器,真的是神器,姑娘,你真要把神器给我们拍卖行拍卖?”说及此,罗弥心中紧,生怕对方会反悔。如果星月拍卖行拍出神器,势必会打响名气,更能大赚笔,饶不得罗弥不紧张,这可事关于星月拍卖行的前程。

  “没错,”元若蓝点了点头,警告的目光落在老者的身上,“不过,我不希望,你们拍卖行,把我的信息传出去,否则”

  “呵呵,姑娘,你放心吧,我绝不会说,”罗弥微微笑,旋即像是想起什么,说道,“对了,我们拍卖行,五天后将有次大型拍卖,彼时落山领很多实力都会前来,不过,如果再给我们多点时间,我会把这则消息传播在整个落月国,到时候来拍卖会的会更多。”如此,星月拍卖行也会大赚笔。想到当时的情景,罗弥便激动起来。

  “不用了,就五天后吧。”元若蓝摇了摇头,拒绝了罗弥的提议。

  心中微微感到失望,罗弥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对了,这是我拍卖行的贵宾卡,五天后,你们可以通过贵宾通道入座贵宾席。”在整个落山领,仅有领主和那些大势力,才会拥有星月拍卖行的贵宾卡,而罗弥给元若蓝的这张,仅次于领主,凌驾于其他大势力之上。

  “嗯。”元若蓝接过贵宾卡,满意的点了点头,最后望了眼罗弥,与顾文渊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大师,我们是否要去调查下这两人的背景?”直至两人身影消失,青衣女子方才迈步上前,恭敬的抱着拳头,说道。

  “万万不可,这两个人,并不简单,能不得罪,就最好不要得罪,调查背景这种事,千万不能去做,不然,会为星月拍卖行招来强敌。”

  想到那女子最后看自己的那眼,罗弥就感觉心底发颤,而旁的妖孽男子纵然直沉默不语,他却感受到,这男子同样不简单。

  罗弥是不会知道,他的这些感觉,完全是元若蓝和顾文渊借用神器所发出的威势,并不是他们本身所拥有的力量。目的就是为了让罗弥产生种,他们实力高深莫测的错觉。

  而如果真有人得知他们的讯息,想要谋财害命,元若蓝也可以借用青冥府逃命,毕竟,没有保命的法宝,她是不会大摇大摆的拿出神器拍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元若蓝不是不懂,她如此做,仅有有把握脱逃罢了。

  “妖孽,既然拍卖行五天后举行,而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先找家客栈休息吧?”绚丽的夕阳遍布整片天空,元若蓝转头望向身旁的男子,在夕阳下,她那张绝色的容颜上,带有淡淡的余晖。低下眸子,顾文渊凝视着心爱的女人,红唇浅扬,俊颜上露出妖孽般魅惑的笑意。

  “既然是娘子的决定,为夫怎会提出反对意见?”就算是认识顾文渊多年,可元若蓝每次看到他笑容之际,不禁都会在心中暗骂,他的笑容还真是祸国殃民,说他妖孽根本不为过。在认识他之前,从来都没想过,个男人,竟可以笑得如此美

  许是因为五天后那场拍卖行的缘故,星月城的客栈都已人满为患,好不容易寻到家还剩间客房的客栈,元若蓝和顾文渊却陷入了缺钱的危机。“我用物品付费,如何?”

  客栈老头抬头,扫了眼老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抱歉,本店除了晶石,其他物品概不收,既然没有晶石,你们就去他处吧。”

  元若蓝眉头皱,刚想再次开口,身后忽然传来声不屑的笑声。“哈哈,穷光蛋也敢来客栈,你当客栈是什么地方了?老板,你们余下的那间客房,本公子要了。”

  闻言,客栈老板扬头,在看到那走进的青年后,笑容满面的道:“原来是李公子,李公子怎么有空,来光临我这小店?”

  青年高傲的抬起下巴,手中拥着位性感火辣的女郎,于客栈老板的目光下走了进来。客栈老板自然认出,这青年便是李家公子李贺,因为李家家主不允许他把乱七八糟的女人带回家,所以每次都会带女人来客栈留宿。

  李贺的目光从顾文渊的身上掠过,停留在元若蓝的脸庞,他的眼里划过明显的惊艳,旋即,由于纵欲过度而显苍白的俊颜上带上滛荡的道。

  “这位美人儿,你跟着这样个连晶石都没有的穷光蛋有什么好处?如果你想再这里留宿,本公子倒是可以收留你。”

  “李公子!”见到李贺的目光在元若蓝的脸庞,身旁那位性感女郎颇为不满的嘟起红唇,两手勾住李贺的身体,如同蛇女般缠在他的身上,娇声唤道。

  “呵呵,美人儿,你吃醋了吗?”大手在女郎的鹅蛋脸上摸了把,李贺猥琐的笑了笑,“放心,本公子也会疼爱你,不过就得委屈你和那位白衣美人儿起服侍本公子。”

  大拳握,顾文渊的俊脸阴沉的可怕,凤眸中闪过残忍的血光。就当他要出手教训李贺时,元若蓝突然拉住了他,摇了摇头,便把目光投向客栈老板,说道,“我用枚丹药作为我们五天的房费,如何?”

  “丹药?”客栈老板微微怔,疑惑的注视着元若蓝。

  “没错,这枚丹药,可以治愈玄圣之下的伤势。”张开手掌,个瓷瓶映入眼帘,元若蓝从中倒出枚丹药,递送到客栈老板的面前。在茯域,玄圣还是有许多,而这位客栈老板的实力,正是玄圣,或许玄圣在玄武大陆是至高的强者,于这片大陆来说,还仅处于底层实力。

  其实,元若蓝的手中,有着许多玄晶石,同样可以起到作用,不过玄晶石能帮那群呆在青冥府的属下提升实力,相比较而言,丹药却成了没多大作用的物品。可是在她眼中无用的东西,于他人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至宝。

  客栈老板还未曾回神,旁边便传来道讥讽的声音:“能够治愈玄圣伤势的丹药?这怎么可能?不用想,也知道是冒牌货,只有白痴才会相信,美人儿,你就不要用这种手段来欺骗无辜者,还是跟着本少爷才能吃香喝辣,哈哈”

  “轰!”笑声戛然而止,李贺惊恐的抬头,便见那位红衣妖孽的男子的身上,爆发出股强悍气势,那气势狠狠的撞击在他的身上,不容他反应,便将他撞飞出去。

  他已经是名玄圣低级,在星月城,亦是名天才,可这个男人的气势,似乎比他还要强大许多!!

  第二百二十五章没完没了

  静,整个客栈内,都是十分安静客栈老板张大嘴巴,呆呆的望着站在秋风中的红衣男子,意识间后退两步,把身体卷缩与桌面下,他可不消这两人的战争波及到自己。而刚才那位被李贺拥在怀中的女子,亦是轻捂住唇,显然还未从错愕中回神。

  “你你们”李贺狼狈的爬了起来,满脸羞愧,愤恨的目光像是要把顾文渊给撕成碎片,“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我可是星月城李家的人,如果你乖乖的跪下给本公子道歉,并把你身旁的那位美人儿让给本公子,本公子说不定就好心的饶恕你命。”说这话时,李贺微微抬了抬下巴,神色倨傲的望着顾文渊。在他看来,自己报出家门,这个男人肯定被吓倒,之后那位绝世美人儿,便是自己的了想及此,李贺舔舐了下干燥的唇,垂涎的望向元若蓝。

  然而,就在此际,客栈之内,飘出来道云清风淡的声音,“妖孽,把他给我丢出去,以免在这里污染我的耳朵。”随着此声的落下,只见那位俊美绝世的妖孽男子,缓缓的抬起了手,然后轰的声,李贺便感觉到股强大的气息冲入气海,他再次被狠狠的撞飞出去。

  “砰!”狼狈的摔倒在客栈门口,李贺愤怒的抬起头,还不等他说些,道阴冷狂傲的声音,伴随着萧瑟的秋风传入耳畔。“我的女人,岂是他人能够肖想?不想死就立刻给我滚!”

  浑身打了个寒颤,李贺恨恨的瞪了眼顾文渊,便是场面话都没留下,就马不停蹄的离去,生怕稍晚,那个阴冷至极的男人,便会取走他的性命。因为那刻,他清晰感受到男子的杀意,李贺毫不怀疑,这男人有胆子杀他。

  “哎,两位客官,这下你们闯祸了。”见危机已解,客栈老板那胖乎乎的身躯从台下钻了出来,无奈的摇了摇头,语气略带惋惜:“那位李公子,是李家的少公子,而李家,有名神将高级的强者坐镇,且这李贺公子是有名的心胸狭窄,他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神将高级?元若蓝冷笑声,即便是神王强者来临,她有青冥府的保护,也奈何不了她。“这件事你无需多管,我只问你,这枚丹药,可否作为我们五天的房费?”

  客栈老板眼睛亮,抚摸着手里光滑如玉的丹药,急忙点头如捣蒜:“这当然可以,我这就让人带领两位客官前去休息。”话落,他吩咐了几句,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客栈。

  星月城仅是个小城,这里的客栈自然也不会豪华精致,不过却是简洁干净,给人种赏心悦目之感。“妖孽,刚才你还做了些什么?”

  屋内,夕阳的余晖从窗外投入,元若蓝抚摸着细致的下巴,黑色的眼瞳里划过异芒,似笑非笑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男子。手臂伸,顾文渊把元若蓝拉入怀中,大手轻抚着她的背脊,红唇上扬,那凤眸中却闪过嗜血的红光。“我仅是让他的修为停滞不前,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下降,直到成为个彻头彻尾,无法修炼的废物,谁让那废物有胆子,窥视我的女人。”

  当然,顾文渊没有杀他,并不是就惧怕了那所谓的李家,只是不想让肮脏的鲜血玷污了他们今日的心情。何况成为废物,远远比死亡更令人痛苦而且那废物现在还不知此事,仅有修炼时才会发现,每次吸收玄气时都剧痛难忍,之后,体内原本的玄气亦会慢慢的消失,直至成为个什么都不是的废物。

  星月拍卖行的鉴定室内,罗弥低头整理着桌上的资料,许是因为心情不错的缘故,苍老的脸庞带有抹微笑。

  “罗弥大师,有人前来求见”

  不经意间,屋外传来道声音,罗弥眉头皱,淡淡的的说了句:“进来吧”

  话语刚落,那位带领元若蓝来见罗弥的青衣女子,再次带着个胖墩墩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而这中年男子,正是客栈的老板客栈老板上前两步,面露恭敬:“罗弥大师,我有样东西,想要拜托罗弥大师帮我鉴定下真伪。”

  “哦?”挑了挑眉,罗弥淡淡的笑了笑,“是来鉴定的?那你该知我们拍卖行规矩。”

  见到罗弥对他露出笑容,客栈老板顿时激动了下,急忙从衣襟中掏出十颗晶石,说道:“这是十颗下品晶石,是我给罗弥大师的鉴定费”

  “嗯,”满意的点了点头,罗弥接过客栈老板递过的丹药,丝精神力放入丹药中,在探索到丹药内蕴含的强大玄力后,罗弥的脸庞露出丝惊讶。“咦?这丹药怎么会包含着如此强大的玄力?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治愈类的丹药,并且以里面的玄力,便是连玄圣的伤势都能瞬间治愈。”

  “什什么?”客栈老板目光呈现片呆滞,直到离开了星月拍卖行,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丹药竟然是真的,还能瞬间治愈玄圣的伤势,那两个客人到底是何人?为何连晶石都没有,却能拿出如此珍贵的丹药?不管如何,他今天算是赚大发了。

  天色渐晚,直到天空最后那片白消失后,月亮挂上柳梢。来到茯域之后,更加不能放松修炼,因此,元若蓝和顾文渊皆盘膝而坐,吸收着天灵玄气,纵然这玄气不如青冥府的浓郁,却远甚过玄武大陆和风玄大陆便在此际,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致使两人暂时走出修炼。

  “蓝儿,我先发生何事。”神色冷,顾文渊刚站起身,旁边忽然伸出只手拉住了他

  “不用了,妖孽,我们起去吧”。楼下,桌椅被打翻了片,客栈老板和店小二畏畏缩缩的躲在柜台下,可是客栈老板肥胖的身体占据了整个柜台,可怜的店小二便被他给挤到了旁。

  “哼,让刚才的那对狗男女给本公子滚出来,否则本公子就拆了你这破客栈。”李贺倨傲的仰着脑袋,苍白的俊脸上满是狰狞,双眸怨毒的望着陆上的客房。都是那该死的混蛋,让他今天丢进脸面,他不把他剥皮拆骨,他就不是李贺!

  客栈老板望了眼李贺与他身后的那群人,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肥胖的身体颤抖不停,就当他要开口之际,陆上骤然传来道淡淡的声音。

  “又是你?你以为凭着这群人,便能伤害到我们?在我眼中,这些人与你样,不过是些废物罢了,再来多少个都不会有不同的结局。”

  嚣张,太嚣张了客栈内的众人惊愕的抬头,循声望去,旋即视线投向那绝美的女子。刚才出声的,无疑便是这位女子,可是,她也嚣张的有点过分了。茯域内玄圣强者确实无数,也许这群玄圣,摆放到那些大城市中不算什么,可在星月城这种小地方,还是有着定的战力,何况,这里还有群玄圣。

  这两人看起来,也仅有二十多岁吧?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女,又能有多大的成就?顶多也仅是玄圣低级,或是中级,凭这种实力,难以在星月城混下去更别说,那位女子,还指着李家的少公子骂废物在星月城内,还有比她更猖狂的人物吗?

  “本公子本来还想怜香惜玉,看来你不领本公子的情,如此,就别怪本公子辣手摧花,”狠毒从眸中划过,李贺冷笑声,挥了挥手,说道,“来人,帮我把那个男人杀了,女人绑起来送到本公子的床‘上,本公子会让她知道本公子的厉害,哈哈!”

  许是想到那女人躺在自己的床上,遭受自己虐待的情景,李贺张狂的大笑起来,谁让这两人敢让他丢了面子,既然如此,也别怪他不客气!笑声还没落下,便见抹白光闪过,旋即身旁传来声噼里啪啦的响声,当李贺放眼望去之际,突然看到,自己带来的那群人,已经倒下了片。狠狠的打了个哆嗦,李贺惊恐的注视着面前的这袭白衣,不禁后退两步,尖声叫道:“你你想干什么?”

  怎么可能?自己带来的纵然不是李家的精英部队,可大部分都在玄圣中级,为何居然不是这女人的招之敌?其余人亦是傻眼了,任谁都未曾预料到,该女子有如何强大的战力。凝视着那袭飘然的白衣,顾文渊缓缓收敛杀机,殷红的唇扬起魅惑的笑容,双凤眸从始至终,都只容得下个人的身影。

  “干什么?”元若蓝冷笑声,步步逼近,浓烈的杀意爆发而出,“我男人说过,你若不想死就立刻滚,可是你呢?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怨不了我们。”说话间,元若蓝的手心上包裹着层火苗,狠狠的迎头劈向李贺的脑袋

  “轰!”就当元若蓝的手心即将拍向李贺之际,道人影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