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道:“她也不是玄兽,怎么会有炎龙的血脉呢?”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也许她的祖先有人和炎龙结合了,她们是炎龙的子嗣,也许是她以前误食了炎龙的血液,但是,现在她还没有完全的激发炎龙的血脉力量,要是旦激发了的话,她的修炼就会日千里,但是和你们两人还是没有办法相比的。”看了眼元若蓝和顾文渊,茯神叹了口气,眼里生出丝嫉妒。

  二十多岁的玄圣在茯域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但是,元若蓝和顾文渊他们却是从风玄大陆过来的,茯神在风玄大陆待了五百年的时间,自然是知道那块大陆上面的情况。玄气非常的稀薄,要不是他在风玄大陆上面创造出玄晶石的话,那么苍穹界也不会拥有玄晶石,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达到了玄圣的级别,可想而知他们的天赋了。

  就算是他自己之前也算得上是茯域之中的天才人物,但是他相信,要是自己出生在风玄大陆的话,在二十岁之内是绝对不可以达到玄圣的境界的。所以,他们两人这么逆天的修炼天赋,无法让他的心里不嫉妒。

  “各位,感谢大家来参加我们星月拍卖行半年次的大型拍卖盛会。”道清朗的声音在嘈杂的大厅之中响起,使得那些原本都在议论这的人都停止了议论,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拍卖台上面看去。

  开始的拍卖品都是些非常平常的东西,虽然也是有人出手竞拍,但是并不是那么的激烈,至于说那些像是李家,散修联盟那样的大势力都没有出手。他们等待的都是接下里的重头戏,在他大家的期待之下,件件的物品被拍卖了出去。

  但是,和其他那些各大势力之中的紧张不样的是,在个最顶级的包间之中,个中年男子坐在那里优雅的喝着茶水,动作优雅的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之上,眼神之中透露出丝淡淡的威严。而拍卖行的首席鉴定师,在整个星月城都有着很高的地位的罗弥,此时正小心翼翼的站在他的身边,并不时地观察着那个男子的脸色。

  “罗弥大师,你用不着这么的紧张,我是不会问你关于神器的来源的,我来这里会公平的竞争的,是不是让你们拍卖行吃亏的。”中年男子微笑的说道,手指敲打着桌面,副风轻云淡的麽样。

  “呵呵呵,领主大人说笑了。”罗弥擦了把脸上的虚汗,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领主大人原因光临我们这个小小的拍卖行,也是我们的荣幸。”

  脸上露出丝微笑中年男子并没有在开口说什么,身为领主,自然是听过不少人的阿谀奉承,所以对于罗弥的话也没有什么感觉了。“青儿,你怎么直是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中年男子的眉头微微地皱起,看了眼身边之人的样子,脸上露出丝关切的神色说道。

  青年这时候回过神来,俊秀的脸蛋上面露出丝阴晦的光芒,有些面店的微笑着说道:“父亲,我没有什么事情的,你不用担心。”

  “嗯。”将目光移开了,中年男子没有再去关注身边的青年,将目光投向拍卖场之中。

  第二百二十八章激烈斗争

  “好了,前面的那些物品已经是拍卖完了,现在就是我们拍卖行的压轴物品了,这是由个神秘的强者提供的丹药,叫做破圣丹,听了这个名字各位应该知道这个丹药的效果了吧,这个丹药可以让玄圣突破阶,这个丹药也经过了罗弥大师的坚定,是货真价实的丹药,大家可以放心的竞拍。”

  说道这里之后,男子的声音微微地顿,然后才开口继续说道:“这颗丹药的起拍价是五百颗下品晶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百颗晶石,上不封顶。”顿时,大多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男子手中的丹药上面,大厅之中响起了阵阵的咽口水之声,每个人的眼神都是火热的,恨不得口将那颗丹药给吞了。

  “我出五百颗下品晶石。”男子的话刚落下,就有人开口报价了。

  “五百颗下品晶石?这么点点晶石你就想要拍到这颗丹药吗?你还没有睡醒吧?而且就你那个废物儿子,有了这个丹药也没有什么用,哈哈哈,我出七百颗下品晶石。”

  “哼,我儿子现在虽然现在还不是玄圣,但是马上就要突破了,我先留着不可以吗?不像你,连个儿子都没有,你的女儿也不可以继承家业,提升她的实力有什么用?”

  “你说什么?再给我说遍?”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为了颗丹药而已,他们竟然快要打起了了。

  “千颗下品晶石。”就在这个时候,李家的包间之中传来了个淡淡的声音。李磊的神色非常的轻松,嘴角满是笑意,脸威严的神色看着大厅之中吵闹的那些人,脸上露出丝不屑的神色,似乎他们那些身份,根本就不配和李家争夺丹药。他只是在意领主的哪方面的势力,但是,领主的儿子早就达到了玄圣巅峰之境,这颗丹药他要了也没用什么用处,因此,领主应该是不会参加竞争的。

  “千百的下品晶石。”听到这个报价的时候,李磊的神色不由得冷,朝着报价之人看去,但看清楚报价的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时候,脸色变得更加的阴沉起来,紧紧地握住了双拳,咬牙切齿的说道:“散修联盟。”在星月城可以和李家叫板的只有散修联盟,他们两个势力开始叫价,其它的那些小势力根本就插不上嘴。

  “千三百颗。”

  “两千颗。”李磊的报价刚刚的说完,散修联盟那边就立刻的报出了自己的价格,两千颗下品晶石,相当于两颗中品晶石,在星月城之中也算的是笔不小的财富,所以,这个报价说出来时候,不少人都不由得吸了口冷气。

  在最顶层的包间之中,自从散修联盟开始报价之后,那个青年的脸蛋上面就露出了激动地神色,要是不是碍于自己的父亲在这里的话,估计他早就冲出包房,跑到散修联盟那个包间之中了。

  “哼。”李磊不由得冷哼声,手心都出了丝冷汗,“两千百颗。”

  “两千五百下品晶石。”

  砰地声,李磊的拳头狠狠的击打在桌面之上,脸色是片铁青,双眼之中是副狂风暴雨,咬着牙说道:“三千。”因为他主要的目的是那把神剑,所以,拿出三千颗晶石已经是极限了,要是再多些的话,他就只得放弃了。但是,这次对面倒是每次传来报价之声,李磊不由得动了口气,看来这也是对方的极限了。

  也许是想道自己可以借助丹药的突破,然后将散修联盟的那个狠辣的女人踩在脚下,李贺在心里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散修联盟,黄玲,就凭你们也想要和我斗吗?简直是自不量力。但是,上面是乐极生悲,李贺就是典型的了。

  他在心里还没有高兴多久,对面的包间之中再次的传来了个女子的声音,“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我们可没有说过不竞价的,我出三颗中品晶石和两百颗下品晶石。”

  心里的笑声下就停止了,此时的李贺满脸铁青之色,口气差点没有上来被憋死了,要是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么他就就会是第个被自己憋死了的玄圣。“臭女人,你是故意玩我的?”愤怒之中的李贺,已经忘记了黄玲的恐怖,开口大叫起来。这个女人肯定是故意的嗽己玩的,要不然的话,为什么刚开始不竞价,在自己以为稳操胜券的时候才开口?

  “白痴。”黄玲冷冷笑,脸上露出不屑之色,开口说道:“你也太高看自己的了吧,我喜欢等下在竞价,你又能把握怎么样?”

  “你?”李贺站起身来,就要冲出去找黄玲算账。

  “贺儿,够了。”李磊的目光冷,冷冷的开口说道:“你给我坐下,不要忘记了这是在什么地方,只要是竞拍,什么方法都是可以的,而这颗丹药,我们现在也就只有放弃了。”李贺的身体不由得颤,双眼之中露出不甘的神色,满眼怨毒之色的看着散修联盟的包间。

  “既然没有人再出价的话,这颗弹药就归散修联盟了。”拍卖师很快就宣布了丹药的归属。“下面要拍卖的是这次的重头戏,相比现在大家已经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吧?”

  随着拍卖师的话语落下,所有的的呼吸不由得紧,就算是直非常淡然的领主,此时也将手中的茶杯给放下了,目光紧紧地盯着下面的拍卖台上。大概整个拍卖行之中,也就只有元若蓝和顾文渊两人的神色最是淡然了。

  “好了,我也不多说废话了,接下来要拍卖的是把神剑,依旧是那个神秘强者提供的,这把神剑叫做寒冰剑,非常的锋利,而神剑的威力就不用我多说了只要是你有了神剑,究竟算是你是神将的话,也可以和神王战的。”

  说话的时候,拍卖师已经将神剑给展示了出来,在神剑光芒闪烁的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无法挪开了。“这次的拍没有低价,你们可以随意的出价。”拍卖师微笑的说道,将手中的寒冰剑收了起来,他相信,就算是没有设置最低的价格,这把神剑也会拍出个天价。

  “我出三千下品玄晶石。”听了拍卖师的话之后,立刻就有人开始报价了。三千颗玄晶在星月城,乃至整个的落山领都不是个小数目,但是现在说出的这个价格,却是让他的的脸上露出丝鄙夷。

  “我出五千下品玄晶石。”那个人刚刚的说出自己的价格,就有人开始加价了。

  “我”李磊用炙热的目光看着那把寒冰剑,眼里露出势在必得的神色,但是,他刚刚的说出个字的时候,就被个威严的声音给打断了。

  “两千”

  “是哪个白痴报的价?”李磊的神色不由得冷,你报价也就算了,竟然出的价格还比原来的要少,他不是个白痴是什么,难道他耳朵聋了还是不识数?想到这里之后,不由得看了过去,当看清楚了声音的来源之后,立刻就闭嘴了,脸蛋上面是惨白片。他竟然开口辱骂领主,还好自己的声音比较小,要不然的话就完蛋了。众人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想法,但是,很快,接下来的声音就打消了他们的疑问。

  “中品晶石。”

  “什么?两千颗中品晶石?”大厅之中立刻就炸开了锅,他们被这样的数字给吓了跳。竟然出两千颗中品晶石,这样的价格也太吓人了,要知道,这样的数目可以些小势力几十年的收入了,而现在领主竟然直接报出了这个价格。

  听到这个价格之后,李磊的身体颤,差点就瘫倒在地上了,就连接着报价的勇气也没有了。谁能想到,领主竟然这么的有钱,这还然不让人活了?早知道这样子的话,刚才就和散修联盟搏把了,要不然也不会落得个无所获了。

  “两千中品晶石次,两千中品晶石两次,两千中品晶石三次,既然没有人再出价,这把寒冰神剑,便归领主大人所有。”拍卖师将看见没有人再报价之后,很快就宣布的神剑的得住,然后让人将神剑给领主送了过去。

  看见拍卖会结束了,茯神耸耸肩,叹了口气说道:“星月城还是太小了,要是你将这把神剑拿到大城市之中去拍卖的话,是绝对不会拍出这么低的价格的,哎,实在是太可惜了。”

  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元若蓝副睡眼稀松的样子,从顾文渊的身上离开,无所谓的说道:“最少这些晶石可以让我们以后的点时间可以衣食无忧,这样就已经可以了。”嘴角微微扬起,顾文渊的目光始终在元若蓝的身上,没有离开丝毫,他的女人他怎么样看都看不够,但是他还有辈子的时间慢慢的看。

  在拍卖会结束之后,元若蓝也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晶石,然后就离开了拍卖会,还要的是,拍卖行还是比较守信用的,他们没有透露出元若蓝的信息。刚刚从拍卖行出来,就看见道身影疾驰而来,朝着元若蓝扑去。顾文渊的脸色不由得沉,然后将元若蓝拉进自己的怀里,警惕的看着朝着他们这边扑来的女子。

  “若蓝。”黄玲没有去理会顾文渊的敌视,满脸微笑的看着元若蓝,开口说道:“前段时间我们散修联盟发现了处神皇的遗迹,决定过去探索下,我想要以散修联盟的名义邀请你同前往。”

  “遗迹?”元若蓝的眼睛不由得亮,点点头说道:“可以,我们明天会去找你。”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中午在乌鸦岭见面。”说完这句话之后,黄玲就转身离开了,就在这个时候,个惊喜的声音从边上传来,“黄玲姑娘,好久不见啊。”

  黄玲的脸色猛地变,目露凶光的看着那个对自己说话的人,“又是你这个混蛋,你不要在纠缠我了,你信不信我会杀了你?”扬了扬手,黄玲的眼中透露出丝威胁的意思。

  “呵呵。”青年腼腆的伸手在自己的脑袋上面摸了下,脸上露出丝微笑说道:“要是可以让黄玲姑娘高兴的话,我是很愿意的。”说这句话的时候,那个青年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笑容。似乎对他来说,死在黄玲的手中都是件幸福的事情。要是领主看见自己的儿子这副摸样,不知道会不会被他给气死?

  “无耻,十足的我无耻。”黄玲恶狠狠的瞪着那个青年,转身飞快的跑开了,似乎这个青年是个恶魔样。隐隐约约的还听见她在哪里不停地咒骂着。“我靠,老娘惹不起还躲不起吗?真是个有受虐倾向的人,老天爷就应该发出道雷将你给劈死,让你以后不可以再来烦我了。”

  星月拍卖行门口,那些还没有离开的人,脸上都露出副错愕的表情,看着逃离这里的那个身影,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回归神来。这个女子向来是在星月城之中无法无天,是个嫉恶如仇的性格,是所有纨绔子弟的克星,这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女吗?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她害怕之人?他们不会是产生了幻觉了吧?

  第二天阳光明媚,微风习习,作为茯域的凶险之地之的乌鸦岭,在平时是很少有人来这里的,但是今天,这里却是来了行人。

  “父亲,他们是我的朋友,我想邀请他们起去探索。”在星月城那些人眼中的小魔女,在这个中年男子的面前却是非常的乖巧。可以让她如此乖巧的人,那就只有人,就是星月城的散修联盟的盟主黄腊藤,也是个神将高阶的强者。

  “哼,小姐,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黄腊藤还没有开口说什么,个苍老的声音,用不屑的语气说道:“我们要去的地方是神皇遗迹,哪里危险重重,难道你要带着他们两个拖油瓶吗?他们出了会拖我们的后腿之外,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第二百二十九章探查遗迹

  老者不屑的话语,顿时就让黄玲的脸色冷,她的眼神阴晦的看了眼那个老者,声音之中带着丝隐隐的怒火,“洪长老,你怎么就知道他们定会拖我们的后退呢?”她可没有忘记,那个男子,仅仅是用气势就将李贺那个废物给击飞了,而元若蓝以己之力对抗那什么多的玄圣,虽然他们的实力在这次的行动中不会有多大的作用,但是也不至于拖后腿的。

  “小姐,你”

  “好了,够了。”老者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的,但是话语却是被黄腊藤给打断了。黄腊藤看了眼老者,眉头微皱,威严的脸上露出丝不满的神色,开口说道:“既然是玲儿的朋友,那起去又有什么关系?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们该出发了。”

  “是,盟主。”虽然心里非常的不甘心,但是洪长老现在也不敢违抗黄腊藤的命令。

  黄玲恶狠狠的瞪了眼洪长老,然后走到了元若蓝的身边,满脸微笑的说道:“不要去管那个老家伙,若蓝,我们走吧。”说完之后就伸手去拉元若蓝,但是下子拉了个空,眉头微微的皱,抬眼看去,就看见顾文渊将元若蓝拥进了怀里,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双眼中露出丝警惕之色。

  “真是个嫉夫。”黄玲不由的撇嘴,在心里暗暗地肺腑着,真不知道若蓝是怎么样受得了这样的男人的?

  很快他们就准备好了,黄腊藤挥手,刚刚准备让大家出发,突然从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个阴冷的声音,“黄盟主,黄玲小姐,别来无恙啊。”之间乌鸦岭下面,行人从远处快速的接近,很快就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那行人之中,领头的是个灰衣老者,双毒蛇样的眼睛,盯着散修联盟的人,不由得让人心里有种被毒蛇盯住了的感觉,感觉心里非常的压抑。虽然元若蓝不认识那个老者,但是也发现了他身后的李贺和李立二人。

  “李家之人?”元若蓝不由得愣了下,目光微闪,嘴角露出丝冰冷的笑意。

  “李洛,你们李家来这里做什么?”双拳紧握,黄腊藤脸色阴沉的看着这些不请自来的李家之人,脸色片铁青,双眼之中闪现出丝狠辣。该死了,李家之人怎么会知道他们今天要来探查遗迹的事情?难道是他们在散修联盟之中安插了细?或者说李家之人直在见识散修联盟的举动?

  “呵呵,你们散修联盟的人可以来这里,我们李家之人为什么不可以来这里?”李洛阴笑着说道,毒蛇般的眼睛盯着黄腊藤,冷冷地说道:“但是,你们散修联盟应该是知道神皇遗迹的危险的,所以,我们两家可以合作的,这样的话,就可以解决些不必要的麻烦。”

  果然,他们就是为了遗迹而来的。黄腊藤深深地吸了口气,紧握的双拳加深了力度,冷冷笑说道:“看来,这次你们李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