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眸子,抚摸着青龙翘起的脑袋,唇角缓缓勾起抹弧度,淡淡的声音,在这午后的天空下响起:“青龙,你很强?”

  缩了缩蛇头,青龙小心翼翼的抬眸,望了眼元若蓝,再把目光投向两个不速之客,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眸,像是保证般的说道:“不,我很弱,真的很弱,哪怕是个普通人,都可以把我踩死,我怎么可能是强大的玄兽?”

  就算强大,他也绝不能承认,毕竟这两人看起来似乎都不好招惹。何况,在主人的手下,他确实是实力最弱的那个,否则也不会最早醒来,但只要它恢复到前世巅峰的实力,眼前两人绝不是它的对手可惜,醒来时间过于短暂,亦没能恢复力量。

  “小丫头,你认为我们两兄弟是傻子?”黑袍人的声音带着讥讽,他深邃的视线,紧紧的将青龙锁定,“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将这条小蛇带回玄兽森林,人类是群卑贱的种族,不配拥有强大玄兽。”

  低阶的玄兽,他们可以不在乎,然而只要发现强大玄兽,玄兽森林中的王者们,都会不顾切将之带回,因为他们绝不允许强大的玄兽帮助人类,那般玄兽,仅能成为玄兽森林中的战力。

  “四哥,别和她多说了,直接动手抢不就完事了?”男人摩拳擦掌的走上前来,脸庞挂着不屑,显然没有把面前的少女放在眼中,“喂,小丫头,这是你自讨苦吃,可别怪你叔叔我手下不留情。”

  “等下!”便在男人即将出手之前,元若蓝忽然出声,唤住他。

  “呵呵,怎么,小丫头知道害怕了?”男人停下动作,得意洋洋的望着元若蓝。

  “我明白,我不是你们两人的对手,同样战斗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元若蓝扫了男人眼,便把眸光投向黑袍人,黑眸微敛,眼里闪烁着精光,“想必你的身体状况,你自己清楚。”

  黑袍人猛然惊,震惊的盯着元若蓝,这个少女,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没错,我确实受过重伤,”紧紧的握着拳头,黑袍人的眼中满是憎恨,“这些都是因为卑鄙的人类,若不是被那人类所暗算,我也不至于修为停滞不前,但这又与你有什么关系?”

  勾起唇角,元若蓝抚着下颌,展露出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若是我说,我能救你?”

  “什么?”黑袍人顿时愣,旋即回神,冷笑声,眼里充斥着嘲讽之意,“你认为你如此说,我便会放过你?虽然我很惊讶你能够看出我的身体状况,却不代表,你有那救我的本事”

  元若蓝不再多话,伸指弹,道红光飞射而出,直接射向黑袍人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嘴里。“咕噜!”黑袍人亦是没料到突发的变故,等他反应过来之后,明显已来不及了,丹药早便化为清凉的液体,顺着喉管缓缓流淌到体内。

  “四哥,四哥你怎么了?”男人搀扶着黑袍人的身体,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担忧,他回过头,恶狠狠的瞪了眼元若蓝,“臭丫头,如果老子的四哥有个三长两短,老子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元若蓝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双眸静静的凝视着黑袍人。

  “五弟,”黑袍人伸出手臂,拦住了身旁的男人,抬眸望向元若蓝,说道,“只要你能救我,我便放过你们,不再追究”

  刚才的那瞬间,他明显感觉到阻塞的经脉竟然松动了下,丝丝玄气温暖着他的经脉,可个呼吸间,那玄气便已经消失了,显然玄气没有化为他所用,可他多少年没有再感受到玄气的气息?所以,他相信元若蓝的话。

  “你认为,我会做这般亏的生意?”元若蓝冷笑声,双手抱胸,冷眼凝望着黑袍人。

  “那你想要怎样?”黑袍人脸色微微沉,目光逐渐带上不善之色。

  元若蓝摸着青龙的脑袋,唇角上扬,语气理所当然:“很简单,我要你们两个当我的护卫三年,三年后我会治好你的内伤,并且放任你自由,如何?这条件并不是很难吧。”

  “不可能!”黑袍人想也没想便拒绝了,让他区区头玄兽效忠人类?这怎么可能?便是期限仅有三年,亦会成为他生永远无法消去的耻辱,“你的要求,我无法答应,何况,此事若让兽皇知道,我们难逃劫。”

  “那又能如何?”元若蓝耸了耸肩膀,黑眸掠过面前的两人,嚣张的话语从朱唇中脱口而出,带着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桀骜,“那什么兽皇,早晚有天,我会把他抓来当坐骑。”

  两人同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那张稚气未脱的绝色容颜。嚣张,太嚣张了,她居然想他们尊贵的兽皇当坐骑想及那强大如斯的男人,两人齐刷刷的打了个寒颤,不知道他成为坐骑,会是何等情景

  “你,你竟敢侮辱我们兽皇,好大的胆子!”最先回神的是黑衣男人,他紧握双拳,愤怒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元若蓝,然而接下来元若蓝的话,却将他所有的动作都给制止住了。

  “我很忙,没时间陪你们,若你们不要我相救,我便离开,但是我可以准确的告诉你们,如果没有我的丹药,他这辈子都别想提升实力,而且,他的伤势逐渐恶化,最后会吞噬掉所有修为,再开始吞噬生命力,直至,死亡”

  “什么,这怎么可能?”男人吞了口唾沫,愣愣的账下眼,目光投向黑袍人,问话的声音中,依然带着丝期待,“四哥,她说的不是真的,对吗?你怎么可能受这么重的伤?”

  凝视着男人期待的眸子,最终,黑袍人还是点了点头:“五弟,她说的没错,这段时间,我的修为确实在倒退,纵然还没倒退级,可我能够感觉,玄气从我的体内逐渐消散。”

  “四哥,为什么,你没告诉我们”男人的眼里尽显忧虑,时之间,黑袍人竟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考虑的如何了?”元若蓝拎起肩膀上的青龙,无聊的揉着它的身体,丝毫没有理会青龙无声的抗议,头也不抬的道,“这世上只有我能救你,用三年自由之身,换取你的性命,这是笔很划算的交易。”

  黑袍人依然处在犹豫当中,看到他无法做出决定,男人忍受不赚掌拍在他的肩上:“四哥,你还在考虑什么?不过就三年而已,晃就过去了,作为兄弟,我会陪你入刀山下油锅,若被老大和皇发现,大不了起受罚。”

  沉默半响,黑袍人扬起脑袋,沉声说道:“好,我答应你的要求,如果三年后,你不能替我疗伤,我会杀了你。”

  “你大可放心,我元若蓝,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不过在此之前,可否告知我你们的名字?”元若蓝淡然笑,疗伤的丹药她早能炼制,只不过未到三年之期,她不会交给他们,谁知这两人是否拿到丹药便偷跑?对于陌生人,她从不会轻易相信。

  “我是豹王,玄豹,这是我弟弟鹰王,名玄鹰”

  鹰王?元若蓝账下眼,黑眸落在了玄鹰的身上:“你确定你不是熊王,或者是虎王?”

  玄鹰顿时大囧,他只是长的比较壮点,可他是货真价实的鹰王。

  “咳咳,”玄豹干咳了两声,眼中含笑,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玄鹰的肩膀,“五弟,你该减肥了,从今往后,你每天只允许吃顿饭。”

  “什么?”闻言,玄鹰直接跳起,他满眼含泪,可怜兮兮的抓住玄豹的胳膊,“四哥,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这是在谋杀亲弟,每天只能吃顿饭,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是么?不愿意?那你回玄兽森林吧。”

  “别,别,我的亲哥,我听你的还不成吗?”

  元若蓝不知不觉勾起唇角,对于玄鹰这样的玄兽,她倒是升不起恶感,虽然开始不合,可玄鹰的性格她颇为欣赏便在此际,元若蓝感受到身后有双眼睛盯着她,纵然那目光没有恶意,她还是暗自提着心神设防。

  背后之人眯起那双狭长的凤眸,红唇边勾起魅惑的笑容,目光深深的看着前方的少女,喃喃自语道:“竟然发现了?呵呵,本王倒想知道,你还有多少的秘密”话落,阵清风刮过,站立在树头的男人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便好像从未出现过般!!

  第二十章手到擒来

  “四哥,这是什么玩意儿?”此时,在古天国的繁华街道之上,玄鹰的手中拿着个小孩子玩的拨浪鼓,放在耳边不断地摇晃着,脸上脸的惊奇之色,在哪里拿在手里疑惑的看了看去,他还是第次看见这样的小玩意儿,时之间是兴致大起,“我将这些东西都带回去孝敬老大的话,他肯定是会非常的高兴的。”

  嘴角阵的抽搐,玄豹藏在黑袍之中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不要讲老大当成你这样的弱智,还有,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拿来的?”他可是记得,这个白痴可以没有银子的。

  “当然是直接的拿来的。”玄鹰将手里的拨浪鼓放进怀里,然后理所当然的说道,丝毫也没有感觉到自己这样的做法有丝毫的不妥之处。

  “你个笨蛋,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在这里给我惹是生非,这里可不是玄兽森林,容不得你胡作非为。”玄豹将手放在额头,现在他是彻底的无语了,脸上的青筋微凸,他现在恨不得将这个家伙暴打顿。

  但是还没有等到玄豹动手,就从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个声音,“站住,你这个小偷,赶快给我站住。”玄豹和玄鹰两人对视眼,心里马上就升起个想法,那就是逃。瞬间,他们就迈开步子,朝着前面急冲而去,背后留下丝灰尘,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元若蓝有些无奈的淡了口气,从衣袖之中拿出几个铜板,朝着那个追上来的人扔去,随后朝着他们兄弟二人消失的地方追去,她真的不知道,到底让他们兄弟二人留在这里是对还是错,看来,以后会给自己招来不少的麻烦。

  “你们不用跑了,他不会追上来的。”好在他们没跑出多远,没有多长的时间,元若蓝就赶上了他们兄弟二人,在元若蓝说完了这些话之后,他们兄弟二人才停止了脚步,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要是人人类或者是玄兽知道了他们今天做的事情的话那可就是丢人丢到玄兽森林之中去了。

  “不对,我为什么要和你这个笨蛋起跑那?这偷东西的人也不是我啊?”

  “四哥,难道那些东西摆放在哪里,不是让人那的吗?”玄鹰不解的问道,伸手在脑袋上面挠着,脸疑惑之色说道:“在我们玄兽森林我就是这样子做的,在这里为什么不可以这么的去做?四哥,这人类世界实在是太复杂了。”

  玄豹再次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元若蓝说道:“元姑娘,我这个弟弟是第次离开玄兽森林,对于人类的规矩不是很懂,让你见笑了。”

  “没事。”元若蓝微笑着说道,双眼之中出现异样的神色,“只是以后你可要看好他了,在这三年时间之中,你们需要什么尽管可以开口,但是千万不要让他在闯祸了。再者,炼制丹药的材料你得帮我寻找,回去之后,我将炼制丹药需要的材料写给你。”

  “好,我们玄兽森林之中别的没有,就是药材多。”玄豹信誓旦旦的说道,他虽然不是炼丹师,但是他也是知道,炼制丹药最多也就需要几十种药材而已,但是当他看见元若蓝给他写出来的清单之后,他的心里开始滴血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灰色衣服的让你朝着他们走来,站在元若蓝的面前,满脸微笑的看着她说道:“这个姑娘,我们念小姐要见你。”

  “念小姐?”元若蓝的眉头不由得皱,冷眼注视着眼前的这个灰衣男子,开口说道:“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什么念小姐。”

  “我只是传个话而已,现在话已经传到了,至于说愿不愿意去,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她现在就在酒楼左边的那个包间之中等你。”那个灰衣男子无所谓的耸耸肩,说你这些话之后,就转身朝着酒楼之中走去。

  想了会儿之后,元若蓝最后还是决定上这个念小姐是什么人。“玄豹,玄鹰,你拿着我的这个玉佩去护国将军府之中,我后爹会替我好好地招待你们的,至于说护国将军府在上面地方,你们打听就知道了。”元若蓝将腰间的个玉佩拿下来,交给了玄豹,“我,很快就会回去。”

  酒楼的包间之中,个女子靠在椅子上面,有些慵懒的打着哈欠,抬眼皮子就看见从外面走回来的人,开口说道:“怎么样?她来了吗?”

  灰衣男子走到女子的身后,将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面,说道:“她来不来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话我已经跟她说了,念儿,我才,他肯定是会上来的不管是什么人都会好奇,找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人。”

  女子的嘴角阵抽搐,然后举起拳头朝着后面砸去,只听见砰地声,拳头就砸在了灰衣男子的鼻子上面,鼻子之中立刻就留下来鲜血。“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喊我念小姐,或者是念儿,要叫我溪小姐,或者是溪儿。”

  灰衣男子握着自己的鼻子,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念溪,小声的嘀咕着说道:“这么的有暴力倾向,看你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念溪的脸色不由得变,使劲的握着拳头,副咬牙切齿的麽样,用愤恨的眼神哭闹着灰衣男子说道:“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我不小心听见了,你要是不想死的话,以后这些话就在心里想想好了,要不然的话,我要你死的很难看。”

  灰衣男子不由得阵哆嗦,脸上马上就露出了讨好的神色,说道:“呵呵,溪小姐,你肯定是听错了,我刚才可是什么也没有说,真的”

  念溪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视线不由得看见了推门而入的元若蓝,于是就将嘴里的话给咽下去了,嘴角挑说道:“元若蓝小姐,好久不见了。”

  “是你?”元若蓝不由得愣,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念小姐竟然就是拍卖行的那个老板,然后脸色不由得沉,眯着眼睛说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的?难道,你在调查我?”

  “对于这件事情我感到非常的抱歉。”念溪站起身来,将嘴角的微笑慢慢的收了起来,“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歉意,我会送给你个消息,这个特消息对你非常的有用。”

  “什么消息?”

  “外界都知道,护国将军府和安普王爷是素来不和,我想告诉你的就是,在安普王爷手中,有着不少的高手,而且,还有个秘密势力在暗地里帮助他,至于说那是个什么势力,我就不知道了。”

  元若蓝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说道:“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些消息的?”

  “在古天国之中,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念溪不知道的。”;念溪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然后顿了下接着说道:“另外,我再免费的送给你个消息,据我所知,安普王爷对他的女儿晴郡主的感情,似乎是非同般。”

  在听到这里之后,元若蓝的眼神之中不由得冒出丝精光,“看在这些消息的份上,对于你调查我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们的合作依旧继续,只是我现在还有些事情,就先行告辞了,五天之后的拍卖会,我会过去的。”现在距离拍卖会已经只有五天时间了,到时候他会利用这件事情来消弱古榀手里的势力。

  就在这个时候,在古天国的城门外,黄衣老者看这个城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嘴角露出丝不屑的神色,“这既是少主所在的国家?都是些凡夫俗子,看着实在是碍眼,真不知道少主为什么会留在这种鬼地方。”

  “六长老,不要忘了来这里之前,大长老说的那些话。”身边的人看见他脸上的神色,不由得皱眉头,开口提醒道。

  “这个就不用你多说了。”老者非常不耐烦的打断了那个人的话,用犀利的目光看着前面,冷笑着说道:“想必,区区个将军府,也就只有少主人是玄者了,将他带回去岂不是轻而易举的是事情?五长老,我们就不用等火家的人了,还是直接动手吧。”

  “哎,听说古天国的皇帝非常的器重少主,所以”

  “皇帝又怎么样,同样还不是个废物。”黄衣老者非常不屑的说道,脸上鄙夷的神色是越来越重了,“这里不过都是些没有用的东西而已,你这么在乎他们做什么?要是他敢阻拦的话,直接杀了就是,,不是玄者的废物,活着有什么用。”

  看见黄衣老者脸上的阴狠之色,五长老不由得摇了摇头,大陆之上有规定,玄者是不仍需和武者之间挑起争端的,所以,他们也不可以和皇室之间挑起争端。但是有件事情六长老说的很对,对付个将军府,自然是手到擒来,他心里自然是不相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

  第二十章危险来到

  元若蓝走进护国将军府之中,就被眼前的那个身影给吸引住了。男子的样貌姣好,阵加火红色的衣服让他看起来感激的妖孽,头乌黑的长发,双眉似柳,在他的鼻尖上面还有丝晶莹的汗珠,在他的手中,拿着把宝剑,他就这么的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元若蓝。就是向都是心如止水的元若蓝,看见那个男子的麽样,也不由得失神了片刻。

  “小妹妹。”就在这个时候,元若蓝的耳边传来了个声音,还没有等元若蓝回过神来,只手就缠在了她的脖子上面,“其实我长得也是很不错的,你既不要光看他了,看看我吧,怎么样?”

  “小妹妹?”元若蓝嘴角是阵的抽搐,身体闪,就从南宫尘的身边离开,说道:“你们两人为什么在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