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椿岵徊20兀?br/>

  而和散修联盟不同的是,李家众人此时是吓得不轻。悔恨,懊恼,不敢之情在他们的脸上不断地交替着。李洛此时也是脸色铁青片,脸上也是露出丝悔意,他自然不是后悔和元若蓝为敌,而是后悔刚才自己没有阻止元若蓝炼制丹药。看来,他还是太小看这个女子的实力了。

  “原来盟主的背后根本就没有什么神品炼丹师,因为她自己本身就是个神品炼丹师。”黄腊藤摇了摇头,眼里竟然露出丝敬仰和崇拜之情。不只有他是这样子的,散修联盟之中的那些人此时的心情和他也是样的。

  “神品炼丹师,也不知道散修联盟走了什么话狗屎运,竟然拥有个神品炼丹师。”领主微微地叹了口气,就是她也不得不羡慕散修联盟的运气好了。而且这个女子还这么的年轻,就是当年茯域第炼丹师,神品巅峰的茯神,当年也是快要三十岁才身为神品炼丹师的。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是被誉为仅次于火神的天才人物。看了眼身边的青年,领主的嘴角微微扬起,现在散修联盟拥有了个神品炼丹师,那么也许可有允许青儿去追求那个女子了。

  “哈哈哈,李家的混蛋们,你们压制了我们散修联盟这么长的时间,现在是我们向你们讨债的时候了。”感受到突破后身体之中强大的力量,黄腊藤不由得仰头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之中满是压抑之后释放出来的快意。该死的李洛,现在是时候和你算总账了。

  凝视着不远之处的李家之人,元若蓝深深地吸了口气,将玄灵戒之中的九个傀儡都放了出来,眼中散发出股杀机。“给我杀。”随着元若蓝的声令下,十个傀儡就像是杀人的机器样,面无表情的抬起拳头,朝着李家之人身上轰去。路之上,所有人都变成了尸体,无幸免。

  微风吹过,元若蓝站在风中神色冷漠的看着面前的这场杀戮,脸上的表情始终如常,就像是被斩杀的那些根本就不是人类样。但是这些还不够,李洛但是犯下的错误,要用整个李家人的性命来赔偿。

  现在星月城之人都不会有人忘记这场战斗,也不会有人忘记那个风华绝代的身影,那个力挽狂澜的女子,而且,她同样也被各大势力列为不可招惹的人物。谁要是去招惹她的话,那和找死有什么分别,他们可不想被神将级别的傀儡咋成肉酱。

  这战结束之后,李家将成为历史,从今以后,星月城就是散修联盟的地盘了。但是,在散修联盟之中杀到李家之后,发现李家的李磊竟然失踪了。当手下过来汇报的时候,黄腊藤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那个家伙应该是看见大事不妙,所以提前逃走了,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星月城,这可是个麻烦。”

  在心里将李磊狠狠的骂了顿,黄腊藤的脸色此时很是不好,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领主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于是急忙的收回心思,抱拳恭敬的说道:“参见领主。”

  “嗯。”领主淡淡的点点头,没有去看他,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元若蓝的身上,开口说道:“李家和天水领领主府的长老有些关系,而天水领和落山领不样,他们有好几个神王强者,我只是提醒你要注意些,但是,要是需要我的帮助的话,可以派人到落山领,毕竟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这里的领主,天水领再怎么样的强大,也不能将我怎么样的。”

  听了领主说的这些话之后,除了元若蓝之外,其他的人都呆呆的看着他。但是,当想到了元若蓝的能力之后,很快就释然了。个神品的炼丹师,值得领主出面拉拢的。

  “多谢了。”元若蓝淡淡的微笑着说道:“要是真的需要帮助的话,我会去寻求帮助的。”元若蓝这句其实就是客气下,领主自然也听出来了,但是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最后在看了眼元若蓝之后,就带着领主府之人从这里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领主行人,黄腊藤微微地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哎,真没有想到的是,李家竟然后天水领之人有关系,但是有领主的帮助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天水领?元若蓝的眼中精光闪,看来自己也是时候找个时间将大陆上面的实力划分好好了解下了。

  天水领的领主府之中,个豪华的院子里面,老者的目光非常的阴沉,冷冷地看着面前站着的那个中年男子,开口说道:“你是说李家被人给灭门了?”

  “是的,罗长老,除了我之外,无人幸免。”紧紧地握着拳头,想到父母妻儿的死,李磊的心里充满了恨意,身上散发出股强大的杀气,恨不得将散修联盟之人给碎尸万段,以报灭门之仇。

  “罗长老。”李磊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面前的老者,想了半天才开口说道:“您以前欠了家父个人情,我想请你帮忙将散修联盟之人给杀了,为家父报仇雪恨。”父亲已经去世了,他也不敢保证,罗长老还会信守承诺。

  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罗长老阴沉的声音在空中不断地回荡,“散修联盟?哼,你李家怎么会这么的没有用,竟然被个小小的散修联盟给灭门了,看在当年老夫受伤的时候,你父亲出手相救的份上,老夫就出手帮你这次。”!!

  第二百三十六章不用逃走

  战后的星月城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但是,大战后留下来的那些风波,却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人遗忘,反而被星月城的居民在哪里津津乐道的谈论着,当初在星月城之中不可世的李家,现在已经成为了星月城的历史。

  就在这天,星月城的之中,散修联盟的上空,传来了阵震耳欲聋的声音,“散修联盟之人,都给我滚出来受死。”这个声音非常的大,顿时之间,星月城之中的人都朝着散修联盟的方向看去,当看见天空上矗立的两道身影之时,眼中都露出丝惊讶之色。

  “是李家的李磊,他竟然敢回来了?”

  “李家被散修联盟给灭门了,他这个时候回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他身边的那个老者是什么人?难道是他搬回来的援兵?”

  看着天空之上的两个人影,众人都在那里低声的议论着,在大家议论的时候,散修联盟之中走出行人来。领头之人赫然是现在散修联盟的盟主元若蓝,和卸去盟主之职成为了长老的黄腊藤。白衣在微风中飘荡,元若蓝微微抬头朝着天空之上看去,看见天空之上的李磊和他身边的老者之时,脸上露出凝重之色。他应该就是领主所说的那个李家的神王靠山,没有想到的是,他会来得如此之快。

  “就是你们将李家给灭门了么?”低下眼睛,罗长老俯视着散修联盟之人,脸上露出丝冷笑,“虽然老夫心里也是看不起李家的,但是老夫却是欠了李家个人情,要是不还了他们这个人情的话,那以后老夫岂不是会被人耻笑?”

  说到这里之后,声音微微的顿,罗长老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从他那看起来有些苍老的身体之中,散发出股强大的威压,像是巨浪样朝着散修联盟众人压去。“所以,你们这些人都必须死。”轰的声巨响,在他强大的威压之下,离他最近的颗大树瞬间变成了碎末,消失在空气中。

  “神王,这就是神王强者的力量。”面对神王强者的威压,元若蓝始终面不改色,眉宇之间透露出股坚定之色。她相信,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突破到神王之境。

  “糟糕。”和她不样的是,其他人在感受到神王的威压之后,不由得脸色大变,眼中露出丝慌张的神色。而星月城的那些人,也感受到了罗长老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再也没有人对他抱有轻视之心。

  “神王?那个老者竟然是神王强者,李磊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找来了个神王强者为他报仇。”

  “这个神王的实力好像不必我们领主的实力差,看来这次散修联盟危险了。”

  “哎,就算是领主想要帮助散修联盟,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领主现在远在落山领,等他赶过来的话,散修联盟的人早就被杀光了。”大家都在那里摇头叹息,有些为散修联盟那些人的命运感到可惜,他们可以预料到,在神王强者的手下,散修联盟没有个人可以活命。

  “盟主,玲儿,我们来拦住他,你们赶快逃走,只要你们还活着的话,我们散修联盟还有崛起的希望。”黄腊藤下定决心,猛地朝着前面走去,挡在了元若蓝的身前。

  散修联盟的其他人也是做出了这个决定,就算是刚开始看不起元若蓝的洪长老也是如此。当初他拒绝元若蓝和顾文渊的加入,是为了散修联盟的利益去考虑的,所做的起都是为了散修联盟,现在散修联盟遭遇了强敌,她岂能退缩?虽然散修联盟不会去束缚大家的自由,但是,他们早就将散修联盟当做自己的家了。

  “父亲,我是绝对不会逃走的。”黄玲拔除腰上的宝剑,超前走去,绝美的容颜上面,露出丝决断之意,那双美丽的眼睛之中,也露出了抹坚定地神色。眉头微微挑,朝着罗长老看了眼,依旧是她那不可世的样子。

  “上面的那个老家伙,有本事你就来把我给杀了,。哈哈哈,本小姐就不是个怕死之人,自然也不会怕你这个老家伙的,而且本小姐可不是个尊老爱幼之人,小心本小姐将你的胡子给烧光了,让你以后没有脸见人了。”听了黄玲的话之后,星月城的众人都感到阵汗颜,不愧是星月城的魔女黄玲,她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玲儿。”黄腊藤的声音不由得冷了几分,脸上露出股恨铁不成钢之色,“玲儿,盟主,你们还是”

  “不要再说了。”元若蓝抬腿慢慢的走到了黄腊藤的身边,开口淡淡的说道:“你以为我们想走就走得了吗?”要是只有她人的话,她倒是可以利用青冥府逃走,但是散修联盟有不少的人,有些人她还没有办法相信,自然是不可能将他们都收进青冥府之中,所以,现在唯的办法就是,只有战了。

  “呵呵,小丫头,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你们没有办法逃走的。”罗长老冷冷笑,倒是没有理会刚才黄玲挑衅自己的话,而是将目光落在元若蓝的身上,“看在你是个明白人的份上,老夫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李磊的身体微微颤,他用怨恨的目光看着元若蓝,在他的心里是想要将元若蓝碎尸万段的,这样才可以以解心头只恨,但是,他也明白,罗长老可以信守承诺过来给自己报仇,已经是非常的不容易了,他已经没有和他讲价还价的条件了,只有用不甘的眼神看着元若蓝。

  “是吗?”元若蓝的嘴角微微扬起,面不改色的说道:“那也要看你是不是有这个本事了,我元若蓝不想死的话,还没有人可以让我死,就凭你,可能吗?”淡淡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划过,但是这些话语之中却是散发出无尽的傲气,让所有人都对她是刮目相看。而李磊的心里不由得喜,他似乎是已经意料到,接下来老者散发的滔天怒火。

  “好,很好。”罗长老是怒极而笑,双眼睛之中散发出阴冷之色,全身都散发出股凌厉的气势,“老夫本想给你留个全尸的,既然你不愿意领情的话,那就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突然之间狂风骤起,元若蓝安静的站在哪里,满头的黑发在风中飞舞,但是,自始至终她的脸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就算是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关系样。突然之间在,在她的身边多出了是个傀儡,组成了个阵法,将她包围在中间。,弑神阵,原本她不想施展,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由不得她了。

  因为傀儡也算得上是武者,但是和般的武者不样,他们的防御力非常的强大,但是这些不会影响施展弑神阵,反而是有些好处,而且因为是傀儡的原因,所以他们不存在配合之间的默契,只要按照个人的指挥就可以,因此和人类比起来,更加可以发挥出阵法的威力。要是可以的话,她不想暴露自己这个底牌,但是凡事由不得自己。

  “是个神将级别的傀儡?”罗长老发出声冷笑,有些不屑的说道:“你以为凭着十个神将级别的傀儡就可以对付的了老夫吗?哼,你实在是天真了,老夫现在就让你知道下,神王有什么样的力量,绝对不是你们这些神将可以比的。”举起拳头,带着股强大的气流,朝着散修联盟的方向轰去,这刻,大家都感觉到心里的压抑。

  就在这这个时候,十个傀儡纵身跃起,飞到空中,将罗长老围在了中间。砰地声,这拳落在个傀儡的身上,罗长老的脸上露出丝笑意,似乎他已经预料到,在自己这拳的攻击之下,这个傀儡马上就会四分五裂。但是,很快罗长老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怎么会这样?”在他的攻击之下,傀儡的身上只是裂开了丝微不足道的缝隙,退都没有退步。这些傀儡不都是神将级别的吗?怎么可以抵挡住自己的攻击?罗长老不知道的事,弑神阵可以将十人联合起来的力量,提升好多倍,而且在十人默契的配合之下,越级战斗也是没有说没问题的。

  再说也容不得罗长老去多想,因为马上就有个傀儡朝着他冲了过去。轰的声,罗长老虽然是抬手抵挡住了,但是在感受到傀儡发出来的力量之后,她也是感觉到阵心悸,虽然这个傀儡的力量不足以让他受伤,但是他想要打败那些傀儡的话,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该死的,散修联盟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傀儡?李磊不是说他们最强大的人只是神将巅峰吗?早知道这样的话,他也就不回来这里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的丢人了。!!

  第二百三十七章逼不得已

  而星月城之中的众人,在看见天空之上的那场战斗之时,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怎么会这样?个神王强者,竟然是奈何不了十个神将傀儡,难道这个神王是个冒牌不成?要不然的话,这样的事情也太令人无法理解了。

  “没有想到盟主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底牌。”黄腊藤微微地叹了口气,紧张的神色终于是放松下来,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慢慢的变得红润起来。

  但是,这却不是元若蓝最后的底牌,不要忘了,在青冥府之中,还有个强大的武器库,里面可是有几百把神器,要是这些傀儡人手把神器的话,那么战斗又会有多么的强悍?要是青冥府之中的那些人都可以突破到神将级别的话,再配合上神剑的威力,就算是整个大陆上都没有多少人可以奈何的了元若蓝。相信你那天,也已经不是太远了。

  “不行,要是这样下去的话,我必败无疑。”罗长老快速的朝后面退了几步,脸色是片惨白,嘴角还有丝血迹,现在他已经没时间去责怪李磊了,直接仰头大喝道:“老朋友,赶快出来助我臂之力。”

  “吼。”随着他的话语落下,天空之上立刻就乌云密布起来,星月城的上空传来了声狼啸声。在大家吃惊的目光之下,天空之上出现了个人影。此人身着件黑袍,脸蛋笼罩在黑袍之中,以至于众人无法看清楚他的样貌,但是,在看见他手上那个月形的标志止呕,大家都是不由得吸了口冷气。

  “啊,竟然是月夜魔狼,竟然是月夜魔狼?”

  “这不会就是当初个人屠杀了是个城镇,在诸多神王强者的绞杀之下,还安然逃走的月夜魔狼吧?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据说当初虽然月夜魔狼在逃出了那些神王的追杀,但是他也是身负重伤,而之后的时间之中,没有人在见过他了,现在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和那个老者在起?”

  听见大家的议论之后,罗长老的脸色变的是更加的难看起来。他原本是不想让月夜魔狼出来的,要不然的话,会给他带来不少的麻烦,但是现在他又不得不如此,而这切都是因为李磊这个混蛋造成的。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就跑到自己那里去求救,要是早知道散修联盟有十个可以和神王战的傀儡,他怎么可能傻到为了个死人跑到这里来?

  要是让陛下知道了月夜魔狼和自己的契约了的话,那么自己肯定是会受到处罚的,看来这个城池之中的人个也不可以留下,只有他们全部的死去,才不会有人知道自己的事情。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后,罗长老的眼中散发出强大的杀机,厉声说道:“将他们都给我杀了。”

  “是,主人。”月夜魔狼抬起头来,天空上面的阳光落在他的脸蛋之上,而他那双眼睛只中,散发出幽幽的绿光,里面饱含着无限的杀机。舔了下自己的嘴唇,他的脸上露出嗜血的笑容。“你们可以死在我的手里,应该感觉到非常荣幸才是。”话落,就迈动步伐朝着众人走去,随着他的接近,大家的心里不由得紧。

  “完了,这些我们死定了,月夜魔狼的实力不比那个老者弱,甚至还要隐隐的超过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收复他的?就算是黄腊藤,在看见月夜魔狼的时候,脸色也是变得苍白片,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当初月夜魔狼犯下的杀戮还没有在他们的心里消散,他的实力强大是众人皆知的,现在看见这个魔狼的本尊,没有人心里不恐惧的。

  “可以第个死在我手中之人”月夜魔狼在众人的身上扫过,最后将目光落在元若蓝的身上,月夜魔狼脸上露出丝冷笑,开口说道:“就是你了,你应该感到非常的荣幸吧,自从我被那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