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抬头看去,只见黄玲的跟前站着个麽样不错的美丽女子,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看着黄玲,微微地仰头,骄傲的说道:“我看你也不怎么样啊,据说还是个小势力的女人,我警告你,你以后离青哥远些,我才是青哥的未婚妻,以你的身份根本就配不上他。”

  听了这个女子的话之后,黄玲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觉到有些烦躁。于是开口说道:“你要是有时间在这里和我叫嚣的话,还不如去学习下怎么样的诱‘惑男人,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也好意思在这里说是他的未婚妻。”

  “你?”那个女子气的是满脸的通红,脸上的神色更加的狠辣,恶狠狠的说道:“要不是你的出现的话,青哥他怎么会不要我了?所以这件事情都是你的错,要是没有你的话,青哥的眼中就只会有我个了。”在她看来,这件事情错不在自己,千错万错都是黄玲的错,而易罗青看不上她,完全是因为这个女子的原因,要是她消失了的话,青哥就只会爱自己个了。

  “白痴。”黄玲在说出这两个字之后,就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她的脸上露出丝不耐烦的神色。想起半年以来易罗青的相助,黄玲的心里就是阵的烦躁,同时心里也是非常的疑惑,对于易罗青的事情她从来就是不在意的,,为什么会被她的几句话就影响了自己的心情呢?

  “你给我去死吧。”那个女子因为不甘和嫉妒,让她下子就失去了理智,拔出虽然佩戴的宝剑,心里升起股杀意,抬手就用剑快速的朝着黄玲的背上刺去。要是在平时的话,以黄玲低阶神将的实力,自然是可以感觉到背后的危险,但是此时的她在思考着其他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察觉后面的危险。此时领主正好朝这边看来,虽然看见了这幕,但是想要出手相救的话,已经是有些来不及了。

  “黄玲小姐。”易罗青看见这幕之后脸色大变,脑海之中顿时变的是片空白,想都没想就拔腿朝着黄玲哪里冲了过去,那双原本清澈的眼睛之中,此时满是怒火。

  在听见易罗青的喊声之后,黄玲慢慢的转过身来,就看见把散发着寒光的宝剑,飞快的朝着她的身上次来,已经和她达到了非常近的距离,就算是她想要抵抗的话,也有些来不及了。

  关键时候,道白衣闪过,手中发出凌厉的掌风,朝着那个女子拍去,瞬间就将那个女子手中的剑给击落了,身体也飞快的朝着后面飞去。身体不由得颤,黄玲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白衣女子,眼中露出股复杂的神色,现在算起来的话,她已经救了自己三次了。

  “砰!”那个女子的身体狠狠的落在地上,让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站起身来,双眼中露出怨毒的神色看着元若蓝。“你是什么人?竟让敢对我出手,去救这个贱人,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可是赵家的人,你敢打伤我,你的结果就只有死了,易叔叔,帮我将这个该死的女人给抓起来,我要将她碎尸万段,让他死无全尸。”

  赵家?听了这个女子的话中之后,原本在远处看戏的人不由得身体颤,不由得看向元若蓝和黄玲的目光带着丝同情。赵家在落月国可是贵族之中的贵族,和易家同为皇权之下的两大势力,拥有绝对的实力,可不是般人可以招惹的。

  “住嘴。”就在这个时候领主的脸色猛地变,因为他已经看见,那个红衣男子的脸色开始变得阴沉起来,于是急忙的开口喝道,并伸手擦拭了下脑袋上的冷汗。那可是秒杀月夜魔狼的人物,要是他要在领主府大开杀戒的话,他是绝对拦不住的,至于说以后赵家要跟自己算账的话,这个赵岚是看不见了。

  “易叔叔?”赵岚被领主骂的是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得转身看着领主说道:“这个臭女人刚才敢对我出手,难道就不应该将她给抓起来吗?不要忘了,我可是赵家之人。”

  赵家?赵家你个大头鬼。要是他们想要在这里杀人的话,我到想要看看,你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赵家怎么样来救你。

  看见领主没有丝毫要为自己出头的意思,赵岚的脸色不由得冷了下来,开口说道:“易叔叔,难道我们两家的婚姻你都要无视吗?像她那样的废物你抬手就可以解决了,但是你为什么迟迟不肯出手?还是说你和这个废物有非同般的关系?哼,我回去之后倒是要去问下你们易家的家主和长老,是不是准备要解除这个婚约了。”!!

  第二百四十章神皇强者

  此时,顾文渊的脸上满是阴沉之色,就像是狂风暴雨即将来临样,双眼之中都是冰冷的光芒,就像是把利剑将要出鞘样,上面散发着巨大的寒意。就在这个时候,个苍老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平静,在大厅之中淡淡的响起。

  “解除婚约吗?既然你都这么的说了,那么就将我们两家的婚约解除了吧。”淡淡的月光之下,个老者双手放在背后,慢慢的走进大厅之中,苍老的脸蛋上面,带着淡淡的微笑,看起来是副和蔼可亲的麽样。但是那双散发着精光的眼神,却是让人知道,他根本就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的简单。

  “神皇?”元若蓝微微地愣,脸蛋上面露出了凝重之色,“这个老者竟然是个神皇强者,她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小小的落山城之中,竟然会出现个神皇强者。”

  当看见走进来的老者之后,领主不由得松了口气,开口说道:“父亲,你总算是来了。”

  父亲?这个老者竟然是领主的父亲?那么也就说明这个老者竟然是落月国皇城之中,易家的太上长老易恩罗,名威名显赫的神皇强者。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来参加领主府的宴会,竟然会看见这样的强者,众人的脸上不由得露出惊喜的神色。

  “你就是让青儿直牵肠挂肚的女子?不错,不错。”老者站在那里,不由得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看向边的元若蓝,双眼之中散发出道精芒。明眼人眼就可以看出来,他在起的其实不是散修联盟的黄玲,而是那个风华绝代的元若蓝。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让易家的太上长老这么的看重?

  “易爷爷?”赵岚的心里不由得惊,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易恩罗,很明显他没有料到,易恩罗会不顾及赵家的面子,当众和赵家解除了婚约。不,绝对不是真的,青哥的妻子只可以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之上,也就只有她赵姐的她,才可以和青哥相配。

  “易爷爷,像她这样的废物,有什么好的?”赵岚咬牙问道,用怨恨的目光看着黄玲,要是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那么黄玲此时已经死了好多次了。

  “赵岚,你还是回到皇城去吧。”双手放在背后,易恩罗的声音淡淡的在她的耳边飘过。

  赵岚的身体不由得颤,死死地咬着嘴唇,双眼之中都是泪水,就在这个时候,道阴冷的声音从边传来,让人感觉到那个像是来自九幽地府样,“走,她不可以走。”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个红衣闪过,站在了元若蓝的面前,那张绝世妖孽般的脸蛋抬起来,双眼之中充满了杀意,脸上的神色就像是狂风暴雨即将来到的前兆,虽然现在看起来非常的平静,但是,却使得在场之人感觉到阵心惊肉跳。“侮辱了我的妻子之后,像就这么的走了,哪有这样的好事?”

  轰的声,股狂暴的气息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狠狠的朝着赵岚身上撞去。在场之人都惊呆了,不管怎么说,赵岚也只是个女子而已,而且也是个大美女,竟然有男人会这么的不知道怜香惜玉,对她下如此重的手,他怎么就下的去手?

  在这个世界之上,可以对个女子痴心片,眼中再也容不下其他女子的男子是非常的少的,自然在场之人没有谁会了解顾文渊这么做的原因。除了元若蓝之外,其他的人不论男女,在顾文渊的眼中和阿猫阿狗没有任何的区别。

  易恩罗的心里猛地惊,他没有想到的是,顾文渊竟然直接就下了杀手,要是赵岚真的是死在了易家的话,那么赵家的那些老家伙还不找易家拼命?当即也管不了那么么多了,身形动,就出现在了赵岚的面前,伸手挥,就将顾文渊的攻击轻易地化解了。但是这样的轻易也是在他人的眼中,也只有易恩罗自己心里清楚,这个男子的实力,就算是不会超越自己,那么也差不了多少的,而且让他心里更加奇怪的事情是,他竟然看不透男子的年纪。

  “易爷爷。”赵岚吓得缩在易恩罗的背后,那种美丽的脸蛋上面,露出惊恐的神色,刚才那刻,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你死亡是那么的近。

  微微地皱了下眉头,易恩罗冷冷地看了眼赵岚,在转向顾文渊的时候,老脸之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这位公子,你可不可以看在老夫的面子上面,就饶了他这次?要是她今天死在这里的话,我估计赵家也会追杀与你的。”目光阴沉,顾文渊身上的气势丝毫没有收敛,低沉的声音之中带着强烈的杀意,“既然敢侮辱我的妻子,那么就要有接受死亡的觉悟。”

  听了这些话,在场之人不由得呆住了。这个男子难道是个白痴不成?没有听见她是赵家之人吗?为了个女人,从而和赵家为敌?值得吗?茯域里面的女子何其之多,接触的也非常的多,这么做又是何必呢?

  “姑娘,你可不可以劝劝你的夫君?”易恩罗叹了口气,在他看来,想要让这个男子罢手的话,就只有让那个女子开口了。

  “妖孽。”目光从易恩罗的身上略过,元若蓝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开口说道:“这次就算了吧,反正这次她也没有犯太大的过错,没有将事情做的太过火了。”

  “夫人都说话了,为夫自然遵从。”将身上的杀气收敛了,顾文渊的嘴角上扬,甩衣袖,回到了元若蓝的身边。

  目光微闪,元若蓝的脸上笑意更浓了,淡淡的开口说道:“易前辈,我想不找我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要不然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商谈下如何?”从易恩罗的表现之中,元若蓝知道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这么的做的,而他可以求到自己的地方那就只有丹药了,看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找自己的。

  “那好,我们去那边谈谈。”微微地松了口气,易恩罗满脸微笑的走到元若蓝那边,和她并排着朝着角落哪里的个空位置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易恩罗身边的元若蓝突然地转身,挥衣袖,道金光迅速的袭向那不远处的赵岚,带有着摧毁切的气势。这样突然的变故实在是太突然了,以至于大家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扑哧声,金光没入了赵岚的身体之中,她的脸色瞬间惨白片,嘴里猛地喷出口鲜血,洒落在面前的地面之上。

  易恩罗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苦笑着摇头说道:“你这个小家伙,还真的是点亏也不想吃,竟然连老夫都上了你的当,哎,也不知道你的性格是好是坏。”这个小家伙还真是让人拿他没有办法,她真的只有二十多岁吗?为什么有这么深的心机和城府?竟然先出言迷惑自己,然后趁自己比注意的时候出手。

  “不好意思,刚才不小心手滑了下,并不是故意要把她怎么样的。”元若蓝耸耸肩,副非常无辜的样子,就像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样。

  手滑?滑你个大头鬼,你手滑了怎么不朝前面攻击,而是攻击了身后的赵岚?只有白痴才相信你说的话。而散修联盟的人之前都只是看见霸气凌云脸冷漠的元若蓝,还没有看见元若蓝这样幅无辜时的样子,要不是亲眼看见她做的事情,还真的会觉得他真的是个无辜之人。腹黑,真是太腹黑了,原来盟主也有如此腹黑的面。

  “夫人,为夫看就知道,你并不是有意的。”顾文渊的嘴角上扬,迈步至元若蓝的身边,将她用尽自己的怀里,脸上露出丝戏虐的神色,开口说道:“像我夫人如此善良的女子,怎么会去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夫人,你说为夫的这些话可对?”

  善良?咳咳咳咳,突然听见顾文渊这么无耻的话语,正在喝水的黄腊藤差点没有被呛死,使劲的咳嗽了几声,脸蛋上面满是通红之色,而再看散修联盟的其它之人,还有知道事情经过的领主和易恩罗,他们脸上都是古怪之色。

  善良?要是这个女子都是善良之人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估计就没有恶人了。不管怎么样,善良二字都和这个女子挨不着边。易恩罗无奈的叹了口气,目光看向元若蓝,说道:“小家伙,不知道赵岚她怎么样了?”

  “可能刚才我不小心下手重了些,所以”元若蓝的目光从地上的赵岚身上扫过,脸上露出副不以为然的神色说道:“她以后大概就只能成为个废物了。”

  嘴角不由得抽,易恩罗有些无语的看着元若蓝。不小心?你不小心还能将赵岚给废了?要是小心些,岂不是直接的就杀了赵岚?而且变成了个废物,还不如直接的杀了赵岚的好。在那样的家族之中,她要是个废物的话,那就等于失去了所有的切,甚至她的余生都要在众人的不屑和侮辱之中度过。!!

  第二百四十章废你修为

  嘴角不由得抽,易恩罗有些无语的看着元若蓝。不小心?你不小心还能将赵岚给废了?要是小心些,岂不是直接的就杀了赵岚?而且变成了个废物,还不如直接的杀了赵岚的好。在那样的家族之中,她要是个废物的话,那就等于失去了所有的切,甚至她的余生都要在众人的不屑和侮辱之中度过。

  以赵岚高傲的性格,自然是受不了的。看来这个女子很懂得掌握别人的心里,他可以肯定,她要是想要杀死赵岚的话,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是她却偏偏没有这么的做,而是故意的让赵岚变成了个废人,狠狠的打击敌人的自尊。要知道,赵岚在赵家也算是个天才,但就不知道这个变‘态又是从哪里来的。

  “呵呵,小家伙,现在我们可以过去好好聊聊吧?”将心里的震惊给压下,易恩罗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道精明的光芒从他的眼中散发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易恩罗脸上的笑容之后,元若蓝感觉到自己面对的是只老狐狸。“好。”元若蓝点点头,她的心里却是升起了警惕只心,她可不想被这个老家伙给算计了。

  松了口气之后,易恩罗做出了个请的动作,就带着元若蓝朝着角落哪里走去。至于说赵岚,现在已经被他抛之脑后了,毕竟就算是赵家再怎么样的强大,也无法奈何他的,只是他想要看看,这个女子有什么值得他拼命保护的资格下来之后,易恩罗就满脸微笑的看着元若蓝,双手在身前轻轻地握在起,开口说道:“小家伙,我听说你是个神品的炼丹师?”

  果然是这样,元若蓝微微地点头,并没有去否认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在星月城之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呵呵,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我下,我们易家有个人身患重病,而在几年之前我无意之中得到了个丹方,只要可以炼制出这种丹药的话,就可以治愈他的疾病,虽然我们落月国也有个神品炼丹师,但是可惜的是,这个丹药并不是般的神品炼丹师可以炼制的,我只需要你个承诺,等你可以炼制这个丹药的时候,帮我炼制这种丹药。”说完之后,易恩罗从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了张纸,递到了元若蓝的面前。

  元若蓝微微地挑眉,开口淡淡的说道:“你付出的什么?”

  “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个条件,甚至是帮你完成任何件事情。”深深地吸了口气,易恩罗神色坚定的说道:“但是,你也只有三年的时间,因为他的身体最多只能坚持三年。”

  随手将纸拿在手中看了眼然后放下,开口说道:“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你的那个族人应该是天赋卓越,但是体质却是很差,并且每逢月圆之夜就会痛苦难当,我可以告诉你,我可以救他,但是,这个丹方上面却是有处错误,要是你早就炼制出这种丹药的话,恐怕你的那个族人早就暴毙而亡了。”

  风轻云淡的话语,就像哈是个大石头样,狠狠的击打在老者的心上。老者的身体不由得颤,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元若蓝,用结结巴巴的语气说道:“你,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他的病情的?而且,你又怎么知道这个丹方有问题的?”

  嘴角微微的扬起,元若蓝靠在顾文渊的身上,斜眼看了眼易恩罗,声音依旧是那么的风轻云淡,“这个很简单,通过丹方之中的药材就可以推断出来了,但是,具体的还要等我看见你那个族人之后才可以最后下判断,毕竟有些丹药是要根据个人的体质炼制的。”

  虽然元若蓝的话是这么的风轻云淡,但是还是将易恩罗吓了跳。她竟然在只是看了眼丹方,就可以知道自己族人的病情?这,她的实力也太逆天了些吧,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是哪里来的,就算是曾经茯域的第炼丹师,也无法做到她的这个程度吧?

  “呵呵,小家伙你说的很对,我易家的那个族人从小就天赋出众,二十岁的时候就达到了神将的级别,二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是神王了,现在二十七岁,已经是神王中级了,但是,因为他的体质原因,虽然他的实力有神王中级,但是可以发挥出的实力还不到神将巅峰。”

  二十岁的神将,二十五岁的神王?这样的天赋恐怕在整个茯域都是首屈指的,,大概就是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