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着元若蓝。

  “没事,我们进去吧。”以元若蓝的心性,自然是不会因为比人几句话就介意的,当即和顾文渊起携手而入。

  由于易家太上长老的归来,易家的高层早就感受到了他的气息,所以他们刚刚的来到门口只是,就看见易家的高层带着易家众人正匆匆忙忙的赶过来迎接,“太上长老,你可算是回来了。”

  面对大家的热情,易恩罗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脸蛋上面依旧是露出淡淡的笑意,开口说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之中,易家切还好吧?”

  听了易恩罗的问话之后,中间个华服的中年男子,超前走步,抱拳躬身说道:“父亲大人,除了钦戈的身体变的是越来越差之外,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只是不知道这几位是?”用目光扫了眼易恩罗身后的几人,中年男子的眼中露出丝疑惑之色。

  “我来给你们介绍下,他就是易家的家主,易非凡。”易恩罗满脸微笑的开口说道,然手指着元若蓝对着易非凡说道:“这位就是我请来的神品炼丹师若蓝大师,这次过来也是为了钦戈的病情。”

  “什么?”易恩罗的话顿时之间使得人群之中炸开了锅。

  “太上长老,钦戈对于我们易家来说有多么的重要,相比太上长老您是最清楚的,怎么可以将他的身家性命交给这样个年轻的女子?你看她这样的年轻,又有是没本事去救治钦戈?”说这些话的人,是个年纪很大的老者,仗着自己更谁太上长老多年,资格也是比易非凡老些,所以当即开口说道。

  “是的,我们都赞同大长老的话,我们落月国的第炼丹师都没有办法救治钦戈少爷,就凭这个女子,她有那个本事吗?”

  “就是,我看她现在也就二十几岁吧?这样年轻的女子,她又能有什么样的本事呢?”

  易非凡正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就被易恩罗的手势个打断了,他不得不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下了。

  “都给我住嘴,若蓝大师是我请回来的炼丹师,难道你们连老夫都不相信了吗?”易恩罗的脸上露出丝不耐烦的神色,脸上原本的那些笑容早就消失不见了,严厉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接触到他的目光之后,顿时之间就变得鸦雀无声了,没有个人再敢开口说什么了。

  “我以后不想要再听见有人在背地里议论这件事情,要不然的话,易家的家规我想你们都是非常的清楚的。”他的声音又变回了原来的那样淡漠,但是里面却是带着丝丝的寒意,使得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但是,他们虽然是迫于易恩罗的压迫,不敢再说这件事情,但是他们看向元若蓝那种不屑的表情都显露在了脸上。

  慢慢的转过身去,易恩罗看向太弱了,在看见元若蓝并没有还因为按些人的话语而生气的时候,不由得松了口气,满脸微笑的说道:“若蓝大师,走吧,我带你去看下钦戈。”

  随后元若蓝和易恩罗起去到了易家的个院子之中,这个院子之中非常的清净,竟然没有看见个人影,就是连个下人也没有。在院子之中的个房间之中,元若蓝看见了个非常虚弱的男子,在经过元若蓝的查看之后,才知道这个男子的身体根本就不容乐观,要是在不进行及时的治疗的话,估计不要说三年,说不定很快就会死去。

  当然了,这个自然也是难不倒元若蓝的,虽然这个病情治疗起来有些麻烦,也需要不少的时间,但是对于元若蓝来说还是非常的简单的,在经过诊断之后,元若蓝让易恩罗去准备些材料,然后就会开始治疗,趁着这个机会她也准备去皇城之中好好看看。!!

  第二百四十四章查看病情

  眼光照射在易家里面的个非常幽静的院落之中,而令人吃惊的是,这个院子看起来空空荡荡的,连个清扫伺候的下人都看不见,这里安静的就连微风轻轻吹过的声音都清晰可见。随着他们几人的来到,突然想起的脚步声显得是那么的唐突,将这里的清净和安宁给打破了。

  易恩罗带着元若蓝他们来到了个房间的门口,苍老的脸蛋上面都是激动之色,清了下嗓子,开口说道:“钦戈,爷爷进屋了。”说完之后,也没有等里面的人回答,就直接的推开门走了进去,看起来是那么的随意。

  房门被推开之后,阳光照了进去,原本有些昏暗的屋子看起来要亮堂了些。大概所有人的心里都会想的是,被易家这么重视保护起来的人,他居住的地方应该是豪华无比的,但是这个房间之中简陋的让人有些吃惊,除了些必要的家具之外,里面空无物。

  在个大床之上,个男子侧身躺在那里,也许是觉察到有人走了进来,于是使劲的撑起身体坐了起来,也许是身体太虚弱了的缘故,他这样简单的个动作,都使得他有些气喘吁吁。这个男子长得也算是非常的俊美了,头上的黑发垂落下来,将他的脸蛋挡住了般,此时他的衣服微微敞开,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

  最然人惊艳的是,他有双碧绿色的眼睛,要不是元若蓝天天和顾文渊那个长相妖孽的男子在起的话,也许也会为这个男子那美丽的眼睛而短暂的失神。之间那个男子苍白的脸蛋上,明显的露出丝虚弱之感,眉宇之间散发出丝倦意,抬头朝着来人看去,微笑着说道:“爷爷,你回来了?”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虚弱,就像是下刻他就要咽气样。

  “钦戈,爷爷这次回来为你找到了个炼丹师,我想她定有办法治好你的病的。”看见钦戈这个样子,易恩罗的心里不由得颤,有些心疼的叹了口气。

  钦戈的脸蛋上面依旧是带着淡淡的笑意,对着元若蓝他们几人礼貌的点了点头,苍白的脸蛋上面看起来更加的虚弱,请轻轻说道:“谢谢。”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爷爷请回来的客人,就算是无法治疗他的疾病,他也应该对别人有礼貌。毕竟因为自己的体质比较特殊,所以没人可以救得了他,而他已做好了随时死去的准备。但是,爷爷的片苦心也不想辜负。

  “要是你的心态不可以乐观些的话,恐怕你的病情会更加的严重。”个淡漠的声音毋庸置疑的说道,使得钦戈的身体微微的颤,抬眼之间,落入眼帘的是个绝美的容颜,和那似乎可以洞察切的双眼。她竟然可以看穿自己内心的想法?这个女子倒是非常有趣。

  “而且。”环顾了些四周之后,元若蓝微微地皱了下眉头,淡淡的目光看向易恩罗说道:“你以为将他放在这个越是隔绝的地方,就可以对他的病情起作用吗?让他失去了和外界之人的交流,只会让他的病情更加的严重而已。因为他的这个体质是有心情影响的,心里越悲观,那么他死的就越快。”

  易恩罗的身体不由得颤,虽然被元若蓝这个小丫头给教训了,但是他的心里没有丝毫的不满,而是吓出了身冷汗。难怪钦戈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还可不可以坚持三年时间还不知道,原来他们都错了,还以为将他和别人隔绝起来的话,不让其他的实力之人知道他的存在,那么就是对他很好地保护,以免他会受到别人的议论。

  但是他们似乎是忘记了,失去了自由,被整天被关在个小房间之中,要是病情可以好起来的话才是怪事,就算是动物那也需要些自由的,更何况是个人类。“那个,若蓝大师,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治疗了?”擦了下脑袋上面的冷汗,易恩罗小心翼翼的说道。要是让落月国其他家族之人看见了堂堂易家的太上长老这个样子的话,大概都会震惊不已,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皇强者吗?不会是别人假冒的吧?

  “现在还不可以。”元若蓝摇了摇头说道:“准备工作还不完善,我需要按照他的体质来炼制丹药,你去帮我收集下药材。”随后,元若蓝将需要的药材名字都说了出来,这些都是非常珍贵的药材,就算是易家是个很大的家族,但是想要得到这些药材的话,也是需要些时间的。

  “就是这些药材了,但是在这之前,我还需要给他调理下身体,要不然的话到时候他也无法承受那些药力。”说完之后,元若蓝的手掌翻,在她的手掌之中出现了个瓷瓶,将瓷瓶的盖子打开之后,从里面倒出了颗丹药,走到钦戈的面前,将丹药递到他的面前说道:“把这颗丹药给吃了。”

  钦戈微微下,没有丝毫的犹豫,就酱紫这颗丹药给吃了。反正他也是个要死的人,为什么不可以相信她次呢?而且他的心里有种感觉,这个女子是不会害他的。轰的声,丹药在放进嘴里之后,钦戈的身体不由得颤,身体之中升起股全所未有的痛苦,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要被撕裂了。

  那种疼苦可不是般人可以承受的,甚至和他每次经受的月圆之夜的那种疼苦还要厉害得多。但是,钦戈只是紧紧地咬着自己原本有些苍白的嘴唇,就是没有喊出声,但是决裂的疼痛该是使得他的脸蛋有些扭曲,身体也是不住的颤抖起来。

  “钦戈。”易恩罗心疼的大喊声,然后就扑了过去。面前的钦戈再也不是那种病怏怏的样子,而是身上的青筋暴突,隐隐可以看见里面的血丝,看起来非常的下人,让谁看见了都会感到非常的担心,他下刻是不是身体马上就是爆炸。虽然易恩罗心里非常的相信元若蓝,但是此时也不得不担心,钦戈下刻会不会陨落,但是不管他做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终于在他紧张的目光之下,钦戈的身体慢慢的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虽然身上还是看起来非常的虚弱,但是,易恩罗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钦戈不管是灵魂还是身体都有所增强。而且还在慢慢的上升,生命力也是有了些增长。这,这怎么可能?易恩罗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副见鬼了的麽样。提升身体和灵魂强度的丹药,他以前是闻所未闻的。

  要是说刚开始的时候,易恩罗的想法只是抱着试试看,但是现在却是觉得,要是世界上还有个人可以就钦戈的话,那么就非元若蓝莫属了。当即,看向元若蓝的目光充满了老狐狸般的微笑。这个女子可是个宝贝啊,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以让他遇到什么危险的,不只是因为她可以救治钦戈,而是由于她的发展潜力非常的巨大。

  说不定她以后可以突破那层避障,成为个超神品的炼丹师。那可是超神品的存在啊,是绝对的茯域第人,要是可以和这样的大师交好的话,以后易家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也许是想到了元若蓝成为了超神品炼丹师之后,易家的情景,易恩罗脸上的笑意就更加的浓烈了。

  使得元若蓝不由得朝后面退了步,脸警惕之色的看着易恩罗,“这个老家伙,不会是在心里算计我什么吧?”

  “呵呵,若蓝大师,我想你和你夫君应该已经累了,我这就让人带你们下去休息。”搓了搓手掌,易恩罗脸上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的猥‘琐,脸上诈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掩饰。

  “好吧。”夜里耸耸肩,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不管怎么样,要是这个老家伙想要算计她的话,也要看他是不是有这个本事,她元若蓝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算计的。

  看着元若蓝离开的背影,钦戈的眼中露出了丝希望。原本他的心里已经没有抱任何的希望了,但是现在偏偏是遇到了她,或许她可以治愈自己不是吗?没有什么人是不怕死的,虽然他已经做好了会死的准备,但是,要是可以活着的话,那岂不是更好。

  “蓝儿。”院子之中,顾文渊微微笑,伸手将元若蓝拥进了怀里,目光紧紧地盯着元若蓝的脸蛋之上,开口说道:“你总是这么的耀眼,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将你给藏起来,只让我个人欣赏,但是我却明白,你注定了是天上那颗最为耀眼的星星,我是无法限制你的脚步。”

  元若蓝微微地愣了下,也许是察觉到了顾文渊心里的想法,不由得微笑着说道:“最耀眼的星星也需要最为璀璨的明月来相配不是吗?”!!

  第二百四十五章发生冲突

  闻言,顾文渊的心里升起丝感动之情,手臂不由得使了使劲,像是要将元若蓝给揉进自己的身体之中样。“女人,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而且娶你为妻,有你相伴的话,我生足矣,更何况”顿了下之后,顾文渊的嘴角露出丝微笑,将嘴巴凑到元若蓝的耳边,低声说道:“有了为夫在你身边,你又怎么会去多看其他男子样呢?这点自信,为夫还是有的。”

  元若蓝的嘴角不由得抽,但是到没有去反驳顾文渊说的那些话,只因为顾文渊说的那些话都是事实,她并不是个多情之人,认可人的话,那就是生世的,而起,身边这位可是个十足的大醋坛子,要是她多看其他男子眼的话,说不定他会将别人给拆了。

  眨了下眼睛,清幽看这个他们两人,双眼之中满是笑意。因为现在时间还比较早,所以他们并没去易恩罗给他们安排的住处,而是在易家大院之中随意的走动起来。但是,突然个人挡在了他们的前面,元若蓝的眉头不由得皱,不耐烦的抬起头来,开口淡淡的说道:“你挡住我们的去了,是有事?”

  顾文渊那张俊美的脸蛋上面也有丝不耐烦的神色,但是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仅仅是静静地站在元若蓝的身边,至于说眼前之人,他没有去看眼。挡住他们去路的是个年纪不是很大的少女,眉宇之间和钦戈长得有些相似,但是却没有他那样的惊艳,长相只算得上是中上等。

  “是爷爷让我来带领两位客人去皇城之中转转。”少女微微地抬起头来,目光闪烁的看向面前的两人,“我的名字叫做易菲菲,爷爷说,不想让皇城之中不长眼的人冲撞两位客人。”

  “好,那就麻烦你了。”元若蓝点了点头,将脸上不耐烦的神色给收了起来。易恩罗想的还是比较周到的,不管是她还是顾文渊,都不喜欢那些找上门的麻烦。

  听了元若蓝的话之后,易菲菲的脸上露出喜色,然后走到元若蓝的身边,路上就像是只麻雀样,在哪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这样的性格和她那个文静的长相看起来非常的不符。

  “若蓝姐姐,我听爷爷说,你有办法可以治愈哥哥的病是吗?这样的话就太好了,我哥哥这些年非常的辛苦,对了,若蓝姐姐,你真的只有二十多岁吗?这么年轻怎么会这么的厉害?就是我爷爷要是对你非常干的崇敬呢,他是你的夫君吗?看起来你们真的是很相配呢。”

  元若蓝有些无奈的摸着脑袋,心里暗自的苦笑起来,这是后悔让她给自己带路了,因为这个少女比起任何人都要麻烦。“闭嘴。”正当易菲菲在元若蓝的身边叽叽喳喳的时候,道阴冷刺骨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划过,让她的身体不由得颤,急忙的闭上了嘴巴,用怯怯的眼神看了看顾文渊。这个男子好凶啊,也不知道若蓝姐姐怎么会受得了他这样凶狠的男子。

  “哟,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原来只易家的个小贱人啊,怎么,带着群人在皇城之中乱逛,难道是想要勾’引什么人不成?但是,就凭你那样的容貌,恐怕没有多少男人会看得上你,哈哈哈。”道尖锐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易菲菲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脸上露出股愤怒之色。

  不用去看她就知道说话之人是谁,除了赵家的赵宁之外,又有什么人敢这么的和她说话?以前她和赵宁之间有些过节的,但是,碍于赵岚和青哥之间的婚约,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冲突。但是自从前段时间赵岚半死不会的被人给送回来之后,而且和易家解除婚约的事情传出,顿时之间,赵家之人就愤怒了,都觉得易家之人让他们丢了面子,成为了落月国的笑柄。

  所以,只要是易赵两家弟子见面的话,都会发生些争执。要是在平时也就算了,但是今天自己的爷爷让她好好地招待客人,自然是不能让若蓝姐姐被这些人欺负的,而且爷爷还说若蓝姐姐可以救她哥哥。想了会儿之后,易菲菲挺身走上前去,还没有等她开口说什么呢,道充满了仇恨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响起。

  “是你们这几个混蛋?哼,也不知道你们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是巴结上了易家的嫡系,但是,你们以为这样就会逃脱我们千家的怒火吗?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会让你们知道知道,得罪我千琨霖的下场,就算是有易家庇护你们也不行。”

  在赵宁的身后,站着个少年,这个少年就是在城门口的时候,被易恩罗教训了的那个人。他微微地抬起下巴,脸傲然的神色看着元若蓝他们几人,就像是元若蓝她们几人根本就是个微不足道的蝼蚁样。

  虽然说易家不是他可以招惹的起的,但是因为有赵宁的原因,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只要这些人和易家的高层没有关系的话,那么易家就不会有人为他们出头的。似乎是看见了元若蓝她们几人接下来的下场,千琨霖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赵宁,管好你自己的狗,他有些太过分了。”易菲菲紧紧地握住拳头,脸色是铁青片,满眼怒色的瞪着赵宁身后的那个少年,然后将目光转移到赵宁的身上。

  “你?”千琨霖的脸上的猛地变,刚想要开口辱骂的时候,只手就伸了出来,阻止了他想要说的话。将话给咽了下去之后,千琨霖朝着后面退了步,脸上明显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