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蓝神色严肃的看着易菲菲,严厉的说道:“要是你愿意拜我为师的话,并发誓不将这些事情告诉其他人,我可以帮你保持修炼的平衡。”

  这还是第次元若蓝起了要收徒的心思,毕竟多系体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更何况他竟然可以在同时修炼三系,还能达到高阶玄尊的级别,那么她的修炼天赋更是非常的了得的。听了元若蓝的话,易菲菲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丑呢国摸了会儿之后,易菲菲突然就跪在地上,对天发誓说道:“要是元若蓝真的可以帮我保持三系的修炼平衡的话,我易菲菲愿意拜她为师,没有她的允许,她的所有事情我都不会对别人说,并且生世都效忠于她,永不背叛,若违此誓,定遭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在茯域之中的人,心里还是非常的相信誓言的,毕竟之前有人以为不信守诺言,最后像他誓言之中说的那样的结果,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巧合,但是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违反自己的誓言。这也是元若蓝让她发誓的原因,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易菲菲还留了手,说是在她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之后,这个誓言才算数的。

  微微地笑,元若蓝看向易菲菲的眼神,带着欣赏之色,“把你的手伸过来。”虽然是不知道元若蓝要做什么,但是易菲菲还是依言将自己的手给伸了过去,然后,元若蓝抓住了她的手,三道不同的生气进到了她的经脉之中。

  “你也是三系玄者?”易菲菲有些诧异的说道,但是,还没有等元若蓝去回答,她就感觉到那三道玄力在不断撞击着她的经脉。紧紧地咬着嘴唇,易菲菲的嘴角流出丝血迹,就在她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那股狂暴的玄力终于是消失了,她整个人都感到惬意无比。

  “你尝试下吸收玄力看看。”元若蓝收回了自己的手,有些疲惫的靠在了顾文渊的身上。

  疑惑之下,易菲菲开始盘腿坐下,运功吸收着空气中的玄力,这吸收之下不要紧,易菲菲不由得吓了跳,只是因为在之前她每次只可以吸收种玄力,而现在竟然可以三种玄力同时的吸收了。刚刚的运功,三种熟悉的玄力快速的朝着她的身体之中涌去。

  在惊讶之后,她的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再次看向元若蓝的时候,脸上都是感激之色。也许在元若蓝看来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对于她来说,如同是再造之恩,要是自己的实力可以得到快速的提升的话,那么自己的父亲也就不会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了,再也不会有人骂自己是三系体制的废物了。她相信,只要几年的时间,在易家,除了他的哥哥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的修炼天赋可以超越自己了。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元若蓝摆摆手说道,马上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看来,就算是以她现在的实力,用五神诀帮助别人改造身体,那也是件非常耗费精力的事情。!!

  第二百四十八章深谋远虑

  在惊讶之后,她的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再次看向元若蓝的时候,脸上都是感激之色。也许在元若蓝看来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对于她来说,如同是再造之恩,要是自己的实力可以得到快速的提升的话,那么自己的父亲也就不会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了,再也不会有人骂自己是三系体制的废物了。她相信,只要几年的时间,在易家,除了他的哥哥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的修炼天赋可以超越自己了。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元若蓝摆摆手说道,马上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看来,就算是以她现在的实力,用五神诀帮助别人改造身体,那也是件非常耗费精力的事情。

  “是,师傅。”易菲菲恭敬地说了声之后,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个淡淡的声音,“还有,在别人的面前不用喊我师傅,我不想我的能力被其他的人知道。”毕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她可不想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在易菲菲离开之后,顾文渊将元若蓝紧紧地抱在怀里,低头看着怀里的元若蓝,手指轻轻地捋着她的头发,开口说道:“蓝儿,你为什么要帮助那个女人?”

  慢慢的睁开眼睛,元若蓝嘴角上扬,微笑着说道:“你看着吧,也许用不了几年时间,她就会成为方强者,而这个强者只会是属于我。”

  看着元若蓝疲惫的麽样,顾文渊的心里不由得痛,开口说道:“不管怎么样,以后我不许你在做这样的事情了。”

  抬起头来,元若蓝看见顾文渊脸上的心痛之色,嘴角满是笑意的说道:“只会有这次,我也想要知道下,我自己的能力怎么样,下次自然是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这是我给你的保证。”

  顾文渊嘴角上扬,脸上露出魅惑的笑容,注视着面前心爱的女子,嘴里阵的干燥起来,手也开始在元若蓝的身上不安分起来,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偏偏房间的门被人给推开了。个男子没有经过他们的允许,竟然就随便的推开门走了进来,看了眼房间之中的两人,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两位,我们大长老让你们去大厅趟。”

  顾文渊看都没有看来人样,直接的开口说道:“没空。”

  “哼。”那个男子冷哼声,用鄙夷的神色看着他们说道:“两位,这可由不得你们,赵家的人来了,我想你还是去见见为好,毕竟这件事情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不要指望我们易家为你们收拾这个烂摊子。”

  脸色猛地沉,顾文渊慢慢的转过身来,双眼之中散发着嗜血的光芒。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臂被人给拉住,印入眼帘的是元若蓝那张绝美的容颜,不由自主的,身上的戾气马上就消失了,转而露出了满脸的微笑。

  “妖孽,我们就当是看场好戏。”元若蓝松开了手,朝前走去,脸淡漠的说道。

  “好。”元若蓝的话,顾文渊自然是不会反驳的,但是在他的眼中,赵家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对他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但是,她想要去看戏,他陪着她又怎么样呢?

  此时大厅之中,易家的高层都在那里,而在首位上坐着的,正是易家的家主易非凡。在他的下首坐着个目光阴沉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就是赵家的家主赵括,他看了眼大厅之中的人,冷声的说道:“各位,今天发生的事情我都给你们说清楚了,平时不管我们两家的弟子怎么样去闹,我们都可以不去管他们,但是,你们易家之人却是杀了我们赵家子弟,这件事情你们必须要给我个交代。”手指再者桌子上面敲着,赵括的脸色片阴沉。

  “赵家主,这件事情你找我们易家也没有用的,那两人根本就不是我们易家之人,这件事情我们易家也做不了主,当然”大长老目光微闪,冷笑声之后说道:“你要找他们报仇的话,那是你的事情,我们同样也管不着,所以这件事情是你们之间的矛盾。”

  眉头不由得皱,易非凡冷眼从大长老身上扫过。虽让他不相信那个女子有实力可以求钦戈,但是,那个人可是自己父亲看重之人,要是让自己的父亲知道自己将他们交出去了的话那么回来之后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但是,还没有等他开口去阻止大长老,却是从门口传来阵清脆的声音,“若蓝姐姐是我们易家的客人,我易家岂有不保护客人之理,要是这件事情被落月国其他势力知道了的话,还以为我们易家害怕他赵家呢。”易非凡不由得愣,看了眼易菲菲,总感觉自己的女儿好像有什么地方和以前不太样了。

  “放肆。”大长老猛地在桌子上面拍,脸色铁青的开口说道:“我们长辈在这里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易菲菲很明显被大长老的举动吓了跳,她在使劲的平复了下心情之后,然后故作镇定的看了眼大长老,开口说道:“要是大长老真的要这样的做的话,那我就只有请爷爷回来做主了。”

  “哈哈哈。”大长老是怒极反笑,咬牙切齿的看着易菲菲说道:“家主,这就是你教的好女儿?要是我们赵家之人都像她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话,我们易家岂不是很快就没落了?”

  脸色微微变,易非凡冷笑声,说道:“大长老多虑了,我并不觉得菲菲这么做有什么错,要是我们易家连客人都无法保护的话,那么我们易家还不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砰。”茶杯落在地上,传来了阵清脆的响声,在大家的注视之下,赵括慢慢的站起身来,阴沉着脸说道:“看来,你们易家是不打算将他们两人交出来了?”

  “不好意思,恕我们无能为力。”但是,在他的话音刚落,就看见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不由得脸色变,紧握着拳头,死死地盯着大长老说道:“大长老,是你派人让他们过来的?”

  冷冷的笑,大长老坐在那里漫不经心的喝着茶水,“家主,我早就猜到了你的决定,你是定不会将他们叫出来的,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将他们给叫了过来,毕竟,我也是为了我们易家好。”

  要是在之前的话,他还不敢这么的做,但是在几天之前,赵家长的赵宁被皇族的炼丹师郑天宇看中了,虽然还没有正式的举行拜师仪式,但是已经是板上钉钉了。而原本他也是不赞同两家解除婚约的,但是偏偏太上长老意孤行,家主又是个大孝子,再加上赵岚变成了个废物,所以这件事情只能作罢了。现在怎么可以因为个外人,而和赵家为敌?

  “大长老,你最好想下,等父亲回来之后,你怎么样给他交代。”狠狠的甩了下衣袖,此时易非凡的脸色是铁青片,大厅之人皆是低下脑袋,不敢发出言。

  “若蓝姐姐?”看见元若蓝他们出现了之后,易菲菲的脸上露出了股担忧的神色,她真的希望这个时候他们不要出现在这里,那么父亲就可以将这件事情给抗下。与此同时,其他的人也将目光朝着外面看去。

  眼睛微微地眯起,赵括的目光看了看元若蓝,然后将目光停留在顾文渊的身上,在心里暗暗地想道:“他就是宁儿说的那个人?果然是长得非常的完美,难怪宁儿会迷失了自心,我赵括的女儿是世界上最杰出的女子,身边有无数的追求者,有这么会配不上这个男子?想把他们给抓回去,想必用不了多久之后,这个男子就会忘记自己的棋子,爱上自己的女儿。”

  要是顾文渊知道了他心里所想的话,估计马上就要吐了。

  “至于说这个女子”眼中露出股惊艳之色,赵括冷冷地笑,“让她这么快死了就有些太可惜了,毕竟这样美貌的女子是时间少有的,不如就便宜了自己好了,等玩腻了再杀了她也不迟。”心里在不断地想着,赵括的脸蛋充满了寒意。

  在大家的注视之下,顾文渊拥着元若蓝走进了大厅之中,他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是,什么人都可以感受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要不容易可以和蓝儿独处下,但是却翩翩的被人给打断了,他的心情还是好才是怪事。

  “若蓝姐姐。”易菲菲走到他们的身边,满脸担忧神色的说道:“你们不该来这里的。”

  易非凡有些诧异的看了眼自己这个女儿,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女子,什么时候和这个女子如此的熟悉?按照刚才的事情来看,她们之间的关系还非同般。面对易菲菲的担忧,元若蓝只是淡淡的笑,心里却是暗叹声,看来自己并没有看错人。

  给读者的话:

  这网站怎么老抽啊,更新了后台通过了,但是目录显示不出来,昨天抽的,今天好没有好,晕啊。每个月都要来几次,哈哈。!!

  第二百四十九章虚心请教

  在大家的注视之下,顾文渊拥着元若蓝走进了大厅之中,他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是,什么人都可以感受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要不容易可以和蓝儿独处下,但是却翩翩的被人给打断了,他的心情还是好才是怪事。

  “若蓝姐姐。”易菲菲走到他们的身边,满脸担忧神色的说道:“你们不该来这里的。”

  易非凡有些诧异的看了眼自己这个女儿,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女子,什么时候和这个女子如此的熟悉?按照刚才的事情来看,她们之间的关系还非同般。面对易菲菲的担忧,元若蓝只是淡淡的笑,心里却是暗叹声,看来自己并没有看错人。

  “哼,就是你们两个混蛋打伤了我们赵家之人?”赵括紧紧地握住双拳,眼神冷漠的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两人,“我劝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和我起去赵家为好,要不然的话”眼睛微微的眯起,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杀意,紧接着说道:“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就凭你也想杀我们吗?”元若蓝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微微的看了眼赵括,嘴角微微地勾起,“恐怕你还没有杀我们的本事吧?”

  “嘶。”听了元若蓝的话,众人不由得吸了口冷气,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元若蓝,她还敢不敢在狂妄些?以为自己是神皇强者吗?竟然敢和赵括这么的讲话,她是不是嫌自己死得太慢了?就算是易非凡的心里也会死觉着这个女子实在是太狂妄了些。

  只有易菲菲的心里始终的坚信着,元若蓝说的话都是事实,以为师傅可以让自己达到和常人样的修炼速度,又有什么事情是她无法办到的呢?师傅说赵括没有本事杀死她,那就定是没有本事杀死她的,师傅说的话是不会有错的。很明显,此时的易菲菲,心里对元若蓝的崇拜,已经达到了个狂热的地步。

  “臭丫头,你说什么?”赵括的脸色铁青片,身上的杀意更加的强烈了,很久之后,他大笑几声之后,开口说道:“既然你这么的想死的话那么本家主就成全你好了。”原本还想要留这个女人命的,但是既然她这么的想死的话,那么为什么不成全她呢?

  此时顾文渊的脸色沉,双眼之中散发着强大的杀气,身形动,就挡在了元若蓝的身前,就在他刚刚要出手的时候,身后突然就有只大手狠狠的派了过来,将赵括的身体直接的给拍飞了。

  “谁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个长老而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厅之中的那些人此时神色各异,有人惊喜有人惊吓,但是,赵家之人都是浑身颤抖不已。这个老家伙不是去了皇宫之中吗?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父亲,你回来了?”压制住内心的激动之情,易非凡迈步走上前,抱拳恭敬地说道。

  神色淡漠的点了点头,易恩罗的目光落在摔倒在地上的赵括身上,身上散发出股威压,低沉的声音再次的响起,“赵家主,不知道你兴师动众的跑到我易家来,所为何事?”

  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赵括的嘴角还有丝血迹,原本脸上惊恐的神色,在看见易恩罗身后的那个黄袍老者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天宇大师,原来你也在这里。”太好了,有天宇大师在这里的话,就算是易恩罗是个神皇强者又能怎么样,他也不敢随便的动自己丝毫。

  毕竟,就算是天宇大师和易恩罗之间有些交情,但是最多也就是个普通的棋友而已,怎么可能比得上和赵家的关系亲近,要知道,天宇大师可是准备收赵宁为徒的,现在这个时候肯定是站在赵家这边的,想到这里,赵括的心里有升起了强大的底气。

  “易老,你易家的人杀了我赵家的弟子,我身为赵家的家主,≡然是要为他讨回公道,要是你们易家乖乖的将他们交给我们赵家的话,那什么都好说,要不然的话”后面的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可是在场的人都听出来,他的话语之中那些威胁的意思。

  “哈哈哈,赵家小子,我还真的是佩服你的胆量,竟然敢这么的跟我说话?”易恩罗是怒极反笑,鄙视的扫了眼赵括,开口说道:“老夫现在就告诉你,让老夫交出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的,立刻给我滚出易家。”交出他们两人,怎么可能的事情,若蓝大师可以易家唯的希望,绝对是不会让她有任何差池的。

  “脸色不由得变,赵括也没有想到易恩罗竟然这么的不给自己面子,转身看着郑天宇,对着他抱拳恭敬地说道:“天宇大师,易家实在是太欺人太甚了,还请天宇大师为我赵家主持公道。”嘴角露出丝冷笑,赵括脸得意的神色,看着易家之人,他似乎可以料到,接下来易家之人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赵家主,你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吧?”道淡淡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之中,让赵括下子就愣在了哪里,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这个郑天宇,开口说道:“天宇大师,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也,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你现在该回去了。”郑天宇负手而立,语气非常的淡然,似乎在说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现在要是赵括不明白郑天宇说的是什么意思的话,那他这个家主就是白做了。天宇大师竟然会帮助易家,怎么会这样?要知道,陛下直希望他们两家的实力可以持平,这样的话可以相互的制衡,所以,虽然两家这段时间以来,直是纷争不断,但是,却是也没有向对方家族之人下死手,因为这不是陛下期望看见的事情。

  将心里的不甘和震惊压下,赵括拱了拱手,深深地吸了口气,开口说道:“那我这就告辞了,赵家之人,马上跟我离开。”说完之后,就带着赵家的人快速的离开了,但是,他的双手此时却是紧紧地握在起。

  “易老,我现在都将你的麻烦给解决了,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