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愕的注视着元若蓝,似乎没有预料到,这个女子竟有胆子指责天宇大师。要知这位可是皇族第炼丹师,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至今还没有人敢如此放肆的与他说话。

  就当众人都以为张天宇会怒之下劈了她时,张天宇却迈步走向元若蓝,面露恭敬的抱了抱拳,说道:“呵呵,若蓝大师教训的是,我今天仅是得到邀请,所以才来参加这次拍卖会,谁知会遇见大师你被纠缠。”

  大大师?听到这个称呼,在看向那满脸恭敬的张天宇,众人皆是瞪大眼睛,副不敢置信的摸样,他们皆是认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绝不可能,天宇大师怎会称呼个女子为大师?这是假的,定是假的

  “正好,我来拍卖会也有些事情,”元若蓝点了点头,眸光扫向颤颤巍巍的千琨霖,冷漠的声音不近人情,“另外,从明天开始,我不希望再见到千家”话落,振了振衣袂,头也不回的进入拍卖行。有些事情不需他们插手,想必张天宇会处置的很好。

  “噗通!双腿软,千琨霖瘫倒在地,脸色苍白,面露绝望,他明白,这次千家是彻底的毁在了他的手中。

  可惜,周围之人没有个对他报以同情,因为这全然是他自作自受,怨不得他人。只是那个女子能被天宇大师称之为大师,定然有过人之处,必须通知族人,切忌不可招惹她。

  “若蓝大师,不知你来这里,是为何事?”张天宇满脸笑容的跟在元若蓝身旁,丝毫没有顾忌旁人诧异的目光,“若是若蓝大师有什么需要,我可以派人送给大师您,在这皇城内,还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挑了挑眉,元若蓝停下步伐:“金系兽晶,你可有?”

  “金系的兽晶?呵呵,真是事有凑巧,我这里正好有个金系兽晶。”张天宇的老脸呈现出激动之色,在他看来,这是讨好元若蓝的机会。

  “不过这金系兽晶还在皇宫,稍后我会派人给大师您送去。”

  “好,”元若蓝微微笑,淡淡的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需参加拍卖会,同样我亦不会白收你的东西,在我没有离开皇城前,你可以找五个不解的问题来问我。”

  闻言,张天宇呼吸紧,过于激动,致使他张苍老的容颜涨的通红。没有什么比向个炼丹大师请教问题更重要,即便她看不上自己的天赋,不愿收为徒弟,可是能够向她请教问题,他已经很满足了。

  “妖孽,我们走吧。”既然得到了需要的东西,这个拍卖会于他们来说,亦没有太大用处

  千家,书房之内,乾落明不停的来回踱步,神色间充满慌张。

  “没想到上次和霖儿起纷争的竟然是易家的太上长老,谁知那太上长老这么无聊的去城门口,不行,我必须把此事尽快告诉霖儿,以免他那性子惹上不该招惹的人。”

  通过多天的查询,他终于查到千琨霖口中的乡巴佬老头是何人。想及易家超强的实力,乾落明狠狠的打了个寒颤,脸庞满是惊恐之色。对这些普通的贵族来说,神皇强者根本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家主,家主”就在此际,门外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个人。

  “怎么样?找到少爷的下落了没有?”缓缓转身,乾落明望着门口之人气喘吁吁的摸样,心中骤然升起股不祥的感觉。

  “家主,少爷他出事了”喘了几口气,护卫把刚才打听到得事情五十的告诉了乾落明。

  “砰!”乾落明摔倒在檀木椅上,抬眸望着门外的天空,喃喃自语道:“天宇大师?为何那两个人,会与天宇大师有关系?看来,我终究是晚了步,千家危矣,不行,我绝不能这么坐以待毙,立刻把千家优秀的人才输送过去,只要他们还活着,千家就有再起的希望。”

  可惜,别人不会允许他有所准备,便当他即将转移优秀人才的时候,皇族侍卫已经把千家团团包围,便是只老鼠都别想出去。

  元若蓝仅是说了句,不希望再见到千家,可在张天宇的理解中,能使她不遇到千家之人,就仅有个方法,把这些人收押生,亦或是灭门。

  不管他是如何解决,反正此生,千家就已经从皇城消失,而由于千家的灭门,整个皇城都轰动起来,皆在议论纷纷,千家到底犯了何罪,招来皇族侍卫。后来,通过有些人的口方才得知,千家那位纨绔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才导致今天的这场祸端。

  据说他得罪的还是炼丹大师,并且那位炼丹大师与天宇大师关系不凡,更有甚者报出那炼丹大师是个年轻的女子后句话自然引起众人的嗤之以鼻,无人相信,她是位年轻的女子,不过无可厚非,元若蓝俨然成了皇城众人口中的神秘人物。大概仅有易家的高层们方才知,最近引起轰动的人物便居住在他们易家

  “药材都准备好了?”元若蓝扫了眼易恩罗送来之物,神色透有抹凝重,“那么,我也是时候开始炼制丹药了。”

  易恩罗紧紧的握着拳头,心情骤然充满紧张,眸光动不动的盯着元若蓝。

  而易家其余高层尽都在旁,他们也很想知道,她是否能炼制出救治易钦戈的丹药,毕竟她懂的炼药知识虽多,却不代表可以炼制此种丹药。

  “咳咳。”虚弱的轻咳声随风清风传入众人耳中。易钦戈在丫鬟的搀扶下缓缓迈步而来,青衣飘拂,墨发轻轻拂过笔挺的背脊,他那张俊美的脸庞透着病态白,眉间有着无法掩藏的疲倦。

  “钦戈,你怎么来了?”易非凡惊,急忙上前,从丫鬟的手中接过易钦戈。

  “父亲,请不要担心,我的身体比之以前已经好多了,”摇了摇头,易钦戈淡淡的笑了笑,旋即他的目光投向元若蓝,碧绿色的眸里划过异样的光芒,“而且,这种时刻,我怎能缺席?不管能否成功,我能活这么多年,便已足矣。”

  “哎!”叹了口气,易非凡终究还是不再说些什么,让人搬来椅子,扶着易钦戈坐在木椅之上,自己则静静的望着元若蓝的炼制。

  “若蓝姐姐定会成功的。”握了握拳,易菲菲的小脸上满是自信,她相信,凭若蓝姐姐出神入化的本事,定然可以成功炼制,这世上绝无她做不到之事。

  此时,元若蓝已经开始着手炼制丹药,故此并没有注意到易钦戈的到来,毕竟在这种时刻,她无法分神。

  凝视着元若蓝的举止,顾文渊双手抱胸,红唇边轻扬起魅惑的弧度,狭长的凤眸里满含笑意,整个眼中,就仅有她人的存在。

  易家院落内,那些望着顾文渊发花痴的女子,当看到他的目光紧锁定着人,不禁失望的叹了口气,看来她们是连点希望都没有了。

  而随着元若蓝的动作,所有人都紧张的屏住呼吸,生怕她出了什么差错导致炼制失败。

  额上留下密密麻麻的汗水,甚至流到眼中,她却顾不上擦拭,拼命的睁大眼睛,目光紧紧的锁定着面前的丹炉,不敢有丝放松之刻。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便在众人都满心焦急时,龙凤神鼎内终于传来异样的响动。

  “砰!”“砰砰!”安静的院落内,强烈的碰撞声是如此清晰,让所有人的心都不禁提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丹药,便是连呼吸都轻了几分。

  丝丝淡淡的药香之气弥漫入空气中,于众目睽睽下,元若蓝手掌伸,枚丹药快速射入她的掌心之内。因为这丹药极其珍贵,故此,这炉她仅仅炼制了枚。眸光环视四周,元若蓝迈步至易钦戈面前,摊开掌心,淡淡的道:“拿去吧。”

  顿时,所有的目光齐聚于易钦戈的身上,他们皆想知道,这枚丹药,是否真能救治易钦戈,若果真如此,那么就证明,这女子在神品炼丹师中,绝属上乘。微微笑,易钦戈并不犹豫,从元若蓝的掌心拿起丹药,缓缓送入口中。

  “轰!”股强劲的气息流窜在身体内,易钦戈浑身颤,嘴角流出丝血迹,那张白皙的俊颜越发惨白,而透过他的神色便可看出他所承受的痛苦。

  “钦戈!”易非凡急忙抓住易钦戈的手,脸庞满是心疼,“钦戈,你怎么样了?为什么,为什么钦戈会如此痛苦?”纵然易恩罗早已看过他服用丹药后的摸样,然而如今的易钦戈,还是让他吓了跳,不过他却明白,这是丹药的效果。易菲菲捂住嘴唇,泪滴顺着眼角滑落,同样心疼的望着易钦戈。

  “我没事。”易钦戈刚刚从口中逼出这三字,又阵灵魂被撕裂的痛楚传来,他的容颜霎时如死人般苍白,清瘦的身体猛烈的颤抖起来。可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发出丝呻‘吟!!

  第二百五十二章成功治愈

  薄唇被咬出丝丝血迹,他那痛苦的摸样,让院中诸多女子都心疼的哭出声来,很难想象,他是在承受着多大的痛楚。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易钦戈脸上的痛苦方才缓缓褪去,整个身体都虚弱下来,纵然他的脸色依旧苍白,然而任何人都感受到,他体内爆发出的无限生机。

  “成成功了?”众人皆是瞪大眼睛,随之而来的是阵狂喜。若是易钦戈的身体真的被治愈,也便代表着易家将出个旷世天才,而不需十年,除了易恩罗外,又将有个神皇强者。

  “哈哈,太好了,”易恩罗大笑两声,笑容有着说不出的爽快,“钦戈,你的病症治好,多亏了若蓝大师,而我也愿守曾经的许诺,欠她个天大的人情,若以后若蓝大师有需要的地方,我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易钦戈淡淡的笑了笑,他并未说些什么,仅把这份恩情铭记于心。在往后,不管她遭遇什么,他易钦戈愿意永远站她身旁,生死不弃,而易家,亦会成为她永远的后盾

  “现在,也是时候帮金纹虎解除封印。”心底悄然叹了口气,元若蓝伸出手掌,颗金色兽晶出现在她的手掌之中。这神王兽晶正是刚才张天宇送来之物,若是借助这枚兽晶,也许能让金纹虎突破至神王眸光微闪,元若蓝定了定心绪,挥了挥衣袖,顿时大堆药材凭空出现在她面前。

  “她这是要做什么?”面对元若蓝的行为,众人皆是不解,难道她还要炼制什么丹药?很快,元若蓝的举动证明了诸人的猜测,她确实是要炼制丹药

  菩提丹的炼制并不简单,眼见元若蓝满身汗水,张天宇有心想要帮忙,却也明白,这种丹药的炼制,他无法插上手,仅能在旁干着急。

  时间缓缓流逝,此时已近午后,然而所有人都忘却用午膳的时间,仅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元若蓝,生怕错过精彩的部分。突兀的,元若蓝紧皱的眉心松,随着流逝而出的药香味,她收起了掌心的火焰。

  “金纹虎,出来!”呼唤声刚落,道金光疾射而出,化为个体型庞大的老虎,静静的站立在元若蓝身旁,不解的望着旁边的女子。

  “金纹虎?”易恩罗微微怔,许是感到元若蓝接下来要做之事,脸庞闪过震惊。

  “我问你,你是打算要自由,还是想要恢复实力?若你想恢复力量,那么就与我契约,我可以给你半柱香的时间考虑。”淡淡的扫了眼金纹虎,元若蓝冷声说道。

  “恢复力量?”金纹虎不禁愣住了,它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有解除封印的天,不知为何,它愿意相信该女子所言。“不用考虑,我愿意被你契约。”

  元若蓝默默点头,当两人完成契约后,指尖弹,枚丹药射向金纹虎。金纹虎张大嘴巴接住丹药,咀嚼了两下,旋即它身体猛的颤,原本被封印住的力量,瞬间破开封印,快速增长起来。圣兽中级,圣兽高级,圣兽巅峰,直视神将巅峰方才停下

  突发的变故,让众人皆都傻眼,除了顾文渊和易恩罗之外,无人知道在金纹虎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封印终于解开了,这金纹虎,本就是神将巅峰的玄兽,如今破开封印恢复实力,没想到,她真能炼制出这种丹药。”易恩罗叹息口气,望向元若蓝的目光充满复杂。这种人物,注定不是易家能够留下,而他能做的仅是和她处好关系。

  “轰!”“轰隆隆!”忽然,金纹虎的身上爆发出强悍的力量,直接突破最后层的壁障,进入到神王的行列。然而,这场变故,饶是易恩罗都傻了眼。和刚才的气息不同,任何人都知道,金纹虎是在晋级

  “天哪,她炼制的丹药到底是什么?怎么这么变态?丹就能造就个神王强者,这这根本不是人能做到之事。”

  “我靠,这变‘态到底是哪来的,而且她似乎仅有二十来岁。”

  “太打击人了,和她比简直就是找虐,这种变态,根本不能称之为人。”

  易家中不缺乏天之骄子,如今这些人都受到深深的打击,大概整个风域都没有人的炼丹天赋可以超越这个变’态。也许,她以后还能成为超神品思及此,众人呼吸都急促了几分,如果真能喝超神品炼丹师搭上关系,那么他们易家定会水涨船高,何乐而不为?

  “妖孽,你看到清幽了没有?”元若蓝眉头皱,也不知清幽上哪去寻乐了。

  “他?”顾文渊摇了摇头,唇角扬起浅浅的笑意,“我是你夫婿,不是他的护卫,又怎知他去了何处?”

  “若蓝大师,你是在找清幽吗?”听到两人的话,易非凡上前两步,抱了抱拳,说道,“我刚才看到清幽离开了易家。”

  “离开易家?我明白了,”元若蓝叹了口气,神色间带有抹的疲倦,“妖孽,我们走吧,我累了。”以清幽机警的性格,想必不会遇到危险

  此时,皇城内的商铺中,清幽的眸光停留在个玉镯之上,眼睛顿时亮,说道:“老板,把那个镯子拿给我。”这玉镯是用温灵石制成,能够消解疲劳,最近元若蓝总是忙着炼制丹药,让旁人看着心疼,或许,此镯能帮帮她。

  “慢着!”道娇喝声从旁传来,“这个玉镯,我要了。”

  脸色不由得沉,清幽冷眼扫过来人:“赵家,赵宁?”冤家路窄,在这种时刻又遇到了她,只是这个玉镯,他绝不会放弃,毕竟她找了天,才在这个商铺中找到个用温灵石制成的玉器。

  “老板,把镯子给我。”清幽转过脑袋,冷冷的道。

  店铺老板扫了眼清幽,面带不屑:“抱歉了,这个镯子既然赵小姐要,那么就是她的东西,何况,你能拿出晶石吗?”

  眉头皱,清幽的脸色瞬间布满寒意:“若是,我非要不可呢?”

  “想要?”赵宁妖媚的笑,拿过玉镯,手掌用力,晶莹剔透的镯子瞬间化为粉末,旋即丢到清幽的面前,“那你就拿去吧。”

  赵宁的动作出乎意料,以至于她未能及时出手阻止。呆呆的望着天空飘落的粉末,清幽的身体颤抖起来,脑海里回忆起元若蓝这些日子的辛苦,脸庞染上愤怒之色。

  “我清幽在此发誓,定要你赵宁生不如死!”

  “就凭你?”不屑的勾了勾唇,赵宁后退两步,说道,“你们给我上,只要不死,就狠狠的折磨他!”

  “是,小姐。”闻言,她身后的两个护卫上前,猛烈的拳头落在清幽的身体上。

  清幽毕竟初入神将,而这两个护卫的实力皆在神将巅峰,他又怎会是这群人的对手?可是,无论身体多么痛楚,他仅是狠狠的瞪着赵宁,小脸上有着明显的恨意。

  “你们帮我把他抓回赵家,我再慢慢的折磨她,哈哈”大笑两声,赵宁转身离去,那双美眸中闪烁着阴毒之色。这个小子和那两人站在起,定然是他们的朋友,如今见到清幽,如何会放过他?至于易家,难道,他们真的会为个蝼蚁来赵家不成?

  易家大院,清风撩人,落叶缤纷。元若蓝突兀的停下脚步,容颜顿时苍白,手指轻捂着丹田处,因为她清楚的感受到,始终静静的呆在丹田中的疗伤圣珠发出燥热之感。这疗伤圣珠是清幽所有物,发生如此状况,也就代表着件事

  感觉到身旁女子的异常,顾文渊步伐滞,眸光投向元若蓝,问道:“蓝儿,怎么了?发生何事了?”

  “清幽,出事了”紧紧的握着拳头,元若蓝的脸色沉了下来,然而,那双黑眸却平静如水,可越是如此,越让人心颤。

  “不管是谁,敢动我的人,就必须有承受我怒火的觉悟!妖孽,我们去找易恩罗,仅有易家,才能用最快的速度帮我找到清幽的下落!”

  易家不愧为皇城的超然势力,很快就查到是赵家抓走了清幽,并且还把清幽击成重伤,打探到这个消息,元若蓝和顾文渊都未曾说话,仅是同时消失在易家客厅。

  “哎,”摇头叹息,易恩罗站了起来,目不转睛的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淡漠的道,“非凡,准备人手,这是我们表明自己决心的时候,而且两家并立的局面,也是时候打破了,另外,再去通知下张天宇那老家伙,告诉他,若蓝大师去找赵家算账了”

  眸光微闪,易恩罗的脸庞扬起狐狸般狡猾的笑意。以张天宇那老家伙对炼丹的痴迷,定然会选择站在他们这方,毕竟两家大战影响太大,有他出面,想必皇族也不会过问他们之间的事。

  此时,赵家的厅堂内,中年男子负背而立,衣袂飘飘,眉头紧皱,神色间透有抹阴冷,却在看到迎面走入的女子后,紧皱的眉心松了开来。

  “宁儿,为夫听说你抓回来个少年?”

  “没错,”赵宁妩媚的笑,美眸中闪过怨毒之色,“那个贱人竟敢伤我,并在大庭广众下让我失了面子,我不杀了她,已经是够好了。”她赵宁看中的男人,这辈子仅会属于她,任何窥视他的都必死无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