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师这般尊贵的人物,这些宵小的血可是会污染了您,以后有谁得罪了若蓝大师,告诉我声便是,我在皇城还是有些权利。”!!

  第二百五十五章满足嗜好

  风呼啸而过,赵家大门之外,诸人皆保持着呆愣的涅,震惊的凝望着那满脸恭敬,面带讨好的张天宇如果他们没有听错,刚才天宇大师,似乎称呼那位女子为大师?

  “不,不可能!”尖锐的声音划过长空,赵宁娇躯猛烈的抖动,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庞亦是比刚才更为苍白,颤抖着双唇说道:“天宇大师,你搞错了,她根本就是个贱民,怎么可能是什么大师,而且,天宇大师,你忘记了吗,你曾经说过要收我为徒的”赵宁的眼中还带有抹消,在此刻,仅有天宇大师能使她免于灾难。

  “收徒?”元若蓝挑了挑眉头,眸中略含戏谑,唇边扬起讽刺的弧度,冷冷的扫了眼赵宁,“张天宇,我不得不佩服你的眼光,这种废物你也想收为徒弟?”

  心猛地急,张天宇恶狠狠的瞪了眼搞不清形势的赵宁,方才把目光转向元若蓝,苍老的脸庞赔着笑容:“呵呵,若蓝大师,你别听这废物乱说,我当时只是时戏言,谁知这群笨蛋当了真,也不看看她算哪根葱,有什么资本成为我的弟子?”

  知道自己最后的消灭绝,赵宁的脸上带满恐惧,还有深深的不甘与嫉恨。原本被她看不起的贱民,转眼间就与落月国最尊贵的人物扯上关系,而平驰高于顶的天宇大师,竟对她如此恭敬,难道她亦是个炼丹师?炼丹术更超越了天宇大师?

  不,这不可能!她才多大,不仅能秒杀两个神将中级,还是个神品炼丹师?赵宁真的不愿相信这些,然而张天宇的举止早已说明了切问题

  “宁儿这次真的是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瞬间的功夫,赵括仿佛苍老的几百岁,神色间带满绝望。他终于能够知道,乾家是招惹了谁方才被灭门,可惜知晓的太晚,而可笑宁儿竟然说这些贱民不配认识天宇大师这种尊贵的人物,这和打自己的脸有何区别。

  “赵家,既然有胆子动我的人,那么我要赵家满门个不留,除了赵宁之外,其余人通通得死!”眸光微闪,元若蓝冷然的笑,周身爆发出浓烈的杀机。

  “另外,易家主,帮我找百个乞丐来,我听说赵家赵宁爱好男子,那我便做做善事,满足她的爱好又如何?”

  赵宁的脸色猛然变,恨不得晕厥过去,她纵然喜欢美男,裙下之臣亦有无数,可若要让她和肮脏的乞丐那她定会生不如死!

  “蓝儿,你还真是善解人意。”红唇浅扬,顾文渊轻拥住元若蓝的双肩,魅惑的笑,抹戏谑从俊美的脸庞划过。

  善解人意?听到这句后的人差点头栽倒在地,若她还是善解人意的女子,那恐怕世上就无恶人。

  顾文渊唇边的笑意更甚,那双凤眸中闪过阴狠之色:“若是我,就替她找百头玄兽,让她好好的享受场人兽大战好了。”

  “百头玄兽?”嘴角微微抽,元若蓝挑眉道,“诸多玄兽化人都极其俊美,如此,岂不是便宜她了?所以还是乞丐更适合她。”

  听着这两人若无其事的商量着如何处置赵宁,所有人的嘴角都抽了又抽,下意识的后退两步,生怕招惹了这两个恶魔。

  “砰!”元若蓝把赵宁丢到地上,抽出长剑,唰唰两声,挑断了她的手筋脚筋,在她张开大口痛喊之际,枚丹药射入她的口中。赵括闭上了眼,不忍心看着如此残酷的幕。鲜血从手脚上流淌而出,赵宁的脸色苍白如纸,恶狠狠的瞪着元若蓝:“你你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

  “种可以让你保持精力的丹药,即便是百个乞丐集体上,你也不会死!”低下身子,元若蓝的脸庞扬起犹如恶魔般的笑容,“记得我说过吗?死对你来说,太容易了,我要的是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让你后悔动了我的人!”

  赵宁的身体颤抖不已,奈何被挑断手筋脚筋的她,根本无法选择自杀。而如果可以,她此刻真想死了之,也好过接下来那段犹如噩梦般的日子

  “蓝儿,原来你还有这种丹药,”拥着元若蓝的手臂微微紧,顾文渊凑到她的耳边,俊颜带笑,语气极其暧昧,“要不,我们也试试,如何?”

  深呼吸口气,元若蓝紧紧的握着拳头,压制住想要暴揍顾文渊冲动,狠狠的瞪了他眼:“你想死的话,可以试试。”她不是在卧耸听,此类丹药仅适合女子服用,若是男子夜之后必会暴亡。

  “咳咳,”易家恩洛把拳头放到口边,干咳了两声,“那个若蓝大师,你放心好了,我们定会把百个乞丐交给你。”

  虽然易家恩洛不想打断这两人,但如果他不出声,不知接下来他们又该议论何等话题。哎,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太过开放了,想当年,他们可不会大庭广众之下商讨这些问题,不过,年轻还真是好啊。

  “好,这里就交给你们了,”低下头,元若蓝望向怀中的女孩,脸庞带着轻柔的笑容,“清幽也累了,我带她回去休息。”凤眸微敛,顾文渊忽然感觉,元若蓝对清幽太好了,好的都让他有些嫉妒

  空旷的木屋中,女子衣衫褴褛,面色苍白,身体躺在角落中,冰冷的感觉袭遍全身,凝视着面前的众人,她目光浮现出深深的恐惧。女子的面前,站有群浑身散着恶臭,头发凌乱,容貌丑陋的男人,这些男人面露银荡的笑,脸猥索的向着她逼近。

  “呵呵,兄弟们,我们这些风域最底层的人物,从来都没有尝过这般美艳的美人儿,据说她还位千金小姐,啧啧,这下我们有福了。”

  “这可多亏易家,不然我们怎么又机会尝到如此美貌的人儿。”

  望着朝自己逼近的男人,赵宁顿时产生股反胃之感,这些本在她眼里连蝼蚁都不算的废物们,以如今的她,别说反抗,便是自杀都很困难。

  “你们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是赵家的人,你们这样对我,定会不得好死!”

  “哈哈,赵家?”闻言,其中个脸上有着大快刀疤的乞丐大笑起来,“赵家早已经被灭门了,你也是个手脚筋尽断的废物,还把自己当成是赵家的千金大小姐吗?真是太可笑了,对了,你还记得我吗?当年,就是你们赵家毁了我的家族,并废了我的实力,而我脸上的刀疤也是那时候留下的,大概你没有想到,有朝日会落到我的手中,放心,我会很温柔的让你欲仙欲死,哈哈!”

  身体微微闪,赵宁紧咬着唇,眼神带有不可遏制的惊恐。

  “赵家在整个落月国已经天怒人怨,你们毁了多少的家族,让多少的人凄离子散,如今有这个机会报仇,我们应该感谢易家,还有若蓝大师。”舔了下干裂的嘴唇,刀疤乞丐阴险的笑,撕拉声,把赵宁的衣裳撕开,露出白皙柔嫩的娇‘躯。

  “兄弟们,就由我们来好好的享受下,哈哈”

  木屋之外,白衣女子手执长剑,迎风而立,满头青丝在风中轻扬,划过轻柔的弧度,她那双黑眸盯着那栋木屋,聆听着屋内传来的痛苦声,嘴角微微扬起:“赵宁,这仅仅是刚开始罢了,接下来,方才是你噩梦般的日子。”话落,拂了拂白衣,转身离去,消失于蓝天之下

  “若蓝大师,你终于回来了”元若蓝刚回到住处,便被易家恩洛给截住了去处,他擦拭了额头的汗水,说道:“陛下要见你和文渊公子。”

  微微皱眉,元若蓝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稍后便去。”

  落月国的皇帝莫子熙,可是个传奇人物,亦是落月国史上最为年轻的帝王,原本的落月国,完全是个奴隶国,被其余几大国欺压,然而,在他登基之后,短短的几年时间,便摆脱这种束缚,纵然依旧处于末流,却比以往的情况要好太多。不过,相比较来到落月国之后得到的信息,元若蓝更好奇,那位帝王为何要见他们。

  雄伟壮观的皇宫内,如即将的平静,不过在这种平静下掩藏的往往是波涛汹涌。御书房外,三人停下步伐,还不待易家恩洛开口,侍卫便抱了抱拳,面带恭敬:“易家老,陛下已经在恭候多时了。”

  易恩洛微笑的点了点头,转身向着身后的两人道:“若蓝大师,文渊公子,我这便带你们去见陛下。”

  门被缓缓推开,三人步入御书房内,最先映入元若蓝眼帘的是站在旁的张天宇,旋即她方才转移目光,投向那位坐在龙椅之上的男子。男子身着袭明黄,面容俊朗有型,五官上菱角分明,墨发仅是简单绾起,落在他的身后,无可厚非,这是个极其英俊的男子,那双黑眸深邃无光,眉间带有帝王的威严。

  !!

  第二百五十六章选择领地

  只是莫子熙的身旁,还站有位男子。只见该男子容貌俊美绝伦,纵比不上帝王的英气俊朗,却柔美的让人惊叹,那如婴儿般的肌肤透有晶莹的光泽,殷红的唇微微扬起,明亮的大眼里带着好奇的光芒。

  “你们就是灭了赵家满门的人?呵呵,我也早就看这赵家不爽了,真是灭的好。”

  “慕容。”莫子熙眉头皱,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是任谁都能听出他话语中包含的宠溺与温柔。

  望了眼莫子熙,再扫向慕容洛,张天宇摇了摇头,不觉苦笑声。不知这位慕容公子是从何而来,又是何来历,自从陛下与他相识后,就变得有些不正常,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

  “若蓝大师,文渊公子,朕请你们来,是为了件事。”莫子熙微微抬头,威严冷酷的眸光从两人的身上扫过,“文渊公子,据闻你的实力为神皇,朕打算封你为异性王,另赐封地,不知你意下如何?”

  细眉微挑,顾文渊的眸光落在元若蓝的身上,唇角含笑:“蓝儿,你说呢?为夫听从你的意见。”

  莫子熙的眼里划过诧异,却并未说些什么,把目光转向元若蓝:“若蓝大师,不知你是否愿意接受?”

  手指轻抚着下颌,元若蓝沉默半响,扬起头,说道:“好,但是封地在何处,这件事需由我们自己挑选。”

  闻言,莫子熙先是愣,旋即大笑两声:“哈哈,你是第个会和朕讲条件之人,满足你又何妨?来人,把落月国的地图给朕呈上。”话语刚落,立刻有人把地图拿了上来,莫子熙看都未看眼,手掌甩,丢向元若蓝,淡淡的道:“这地图内未曾圈化的地方,任尔划分。”

  易家恩洛与张天宇皆是愣,未曾想到莫子熙会如此大方,不经意间,两人想起元若蓝那出神入化的炼丹术,又不禁有些释然了。如此强大且年轻的炼丹师,值得落月国不计代价的拉拢

  接住地图,元若蓝摊了开来,扫了眼手中的地图,眉头微微皱:“为何其他板块都用红线圈化,唯独处是蓝线,这里有何区别?”

  “呵呵,若蓝大师,你这就不知道了,”张天宇谄媚的笑了笑,解释道,“因为蓝线的地方,已经被麒麟族占领,我们无法攻占下来”

  “麒麟族?”心猛地颤,忽然间,元若蓝回想起千年后那温柔似水的女子,强迫自己收回思念:“这片罗天平原,我要了。”

  “什么?”张天宇猛然惊,急忙说道:“若蓝大师,你再考虑下,纵然罗天平原所拥有的药材最为丰厚,晶石产量亦最多,但是,这罗天平原高手无数,极其混乱,虽名义上为落月国的领地,却无人能够统治罗天平原,而曾经陛下也派人前往过,可是,进入罗天平原之人,终究是再也未曾归来。”

  “没关系,我要的就是罗天平原。”元若蓝知道张天宇是好心劝说,可是罗天平原她却是非去不可。因为罗天平原距离麒麟族最为接近,那里,无论如何,她都需要前往趟,毕竟那里有着麒麟的同族

  “哎,”叹了口气,张天宇不再劝说,忽然,他像是下定决心,转身面对着莫子熙,抱了抱拳,说道,“陛下,我想向你请段时间的假期,这段时日,我会按时送丹药回来,陛下你大可放心。”

  剑眉微皱,莫子熙沉默半响,终是点了点头:“朕知道大师的想法,既然大师已做出了这番决定,便同前往吧。”

  张天宇不仅是神品炼丹师,更是名神皇强者,有两个神皇进入罗天平原,相对而言危险会小了很多。

  眸光微闪,元若蓝骤然想起了星月城的散修联盟,纵然以他们的实力算不了什么,可是至少能解决王府初期的问题

  星月城,散修联盟之外。行人手持兵器,站在散修联盟的门外,这群人最前方的是个中年男子,只见这位中年男子神色威严冷厉,眸中充斥着肃杀之气

  “散修联盟的缩头乌龟们,既有胆子杀我天水领领主府之人,立刻给我滚出来受死!”冷酷嚣张的声音传入门内,气的很多人身体发颤,恨不得冲出去宰了那个混蛋。

  “黄玲小姐,”易罗青见到黄玲的举止,吓得急忙站了起来,挡在她的面前,“黄玲小姐,你冷静下,我已经派人传信给去落火领做客的父亲,他很快就会回来,我们先暂时支撑下,等到父亲回来”

  “等?我怎么等?”黄玲紧握双拳,娇躯发颤,绝世之容上满是愤怒,“那些人太过分了,欺我们散修联盟没有高手在此就来叫嚣,有本事他们等若蓝回来,若蓝回来后定会杀的他们片甲不留!”

  确实如黄玲所言,天水领领主府之人是在打听到元若蓝和顾文渊都不在此,落山领的领主又去落火领做客,方才趁此机会攻了进来。毕竟元若蓝能控制十个傀儡,顾文渊能秒杀月夜魔狼,如果这两人呆在散修联盟中,或许他们就不敢前来。

  至于元若蓝和顾文渊归来,是否会找他们算账,便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中。领之主,乃是陛下命名,除非陛下下旨,否则任何人杀了领主,都必将会接受来自皇族的严惩,他可不相信,那两个人有胆子为了群死人与整个落月国为敌。

  可惜,皇城之事未曾传到各个领地中,不然,如果天水领的领主得知,赵家满门都被这两人灭去,是否还会有这种想法?连赵家都灭了,何况如此个小小的领主?

  “散修联盟的人原来都是群缩头乌龟,哈哈,连面对我们天水领的胆子都没有,既然这般胆鞋你们还活着干什么?丢人现眼?那还不如趁早去死,不过,你们不愿出来,就由我们攻进去,来人,给我砸!”

  嚣张的笑声还在继续,黄玲脸色铁青,紧握拳头,轰隆声,粉拳重重的打在白色粉墙上,顿时墙面之上被凿出个大坑。

  “玲儿,”黄腊藤按住黄玲的肩膀,把她按到木椅上,叹了口气,说道,“你忘记盟主离开时留下的话?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有报仇的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了,而且,盟主离开已有许久,她是时候回来了”

  深蓝的天空中,条红色的巨龙快速划过天际,向着落山领星月城的方向冲去。蓝天之下,山峰密布,白云环绕,清幽撑着下巴,眼里闪烁着明亮的光芒,那张俊俏的脸庞满是笑意。他转头望向那对并肩而立的情侣,眸中划过明显的惊艳,这两人站在起还真是匹配。

  “呵呵,若蓝大师,很快就到达星月城了。”张天宇微微笑,当望向元若蓝之际,老脸之上布满恭敬,“不知是在何处降落?”

  “就在城门外吧,别引起太大的轰动。”

  “是,若蓝大师。”恭敬的应了声,张天宇拍了拍巨龙的脑袋,把命令传达下去,瞬间,巨龙大吼声,身体快速的向下方落去。元若蓝无奈的抚额,都说了别引起轰动,它却好像巴不得别人注视到它

  不过元若蓝明显多虑了,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降落,今日的星月城太过平静,隐约传来股不同寻常的味道。张天宇再次拍了拍巨龙的脑袋,吩咐了两句,巨龙仰头声大吼,升入云霄直至不见。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元若蓝眉头皱,心中漫起股不安,“难道是散修联盟出事了?妖孽,清幽,我们快速回去。”散修联盟是她来到风域后第个收服的势力,若就这般被灭了,她以往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何况,她还打算把散修联盟迁入罗天平原,

  “轰!”

  “轰隆隆”

  “砰!”

  此时,散修联盟外,天水领领主府之人已把大门给轰了开来。中年男子挥了挥手,制止了诸人的举动,冷笑声,说道:“散修联盟的缩头乌龟们,现在你们该出来了吧?哈哈哈,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屠杀我领主府的长老,因此,你们的所作所为,也仅是自作自受!”

  许是无法继续躲下去,散修联盟的众人仅能在他的嘲笑声中步了出来。黄腊藤紧握双拳,脸色铁青的道:“若不是你们天水领的长老出手在先,我们又怎会诛杀了他?说到底,我们的行为仅是防卫罢了。”

  “群蝼蚁的命,也配和我们天水领领主府内的长老相提并论?你们死就死了,谁让你们是卑贱的蝼蚁?而我领主府的长老要杀你们,是你们的福气,谁允许你们反抗?你们又有何资格反抗?”中年男子霸道的话,顿时让散修联盟众人气的头顶冒烟。

  还不等他们开口,中年男子扫了眼易罗青,说道:“你是落山领领主府的公子?你走吧,这里的事与你无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