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女子的心是砰砰砰的狂跳,似乎是想要变成头饿狼冲上去,就算是让她们倒贴也是毫无怨言。

  “你们就是罗天王府的王爷和王妃?”武宁扫了他们眼,脸上露出丝不屑之色,“你们来了正好,我们罗天城竟然会有只追求利益,而不顾及他人姓名的人,真是我们罗天城的耻辱,你们不配待在罗天城。”

  手在顾文渊的手上捏了捏,元若蓝制止了他的暴怒,目光收敛,微微的抬头,开口说道:“不顾他们性命?请问,你说的不会是你自己吧?”

  武宁的脸色大变紧紧地握着拳头,眼中闪现出丝戾气,开口说道:“你说什么?你有种将刚才的话在给我说遍?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在罗天城卖假药,现在还敢污蔑本大师,本大师现在给你个机会,自己去我们武家赎罪,要不然的话,我会让你们悔憾终生的,想必就算是将你们给杀了的话,也没人会说个不字。”

  目光微微寒,元若蓝突然就大小起来,眉宇之间露出丝狂傲之色,大声的说道:“笑话,就凭你这个废物也想杀我吗?我元若蓝不想死的话,就是神尊降世,也拿不走我的性命,你以为你的实力可以和神尊相提并论?”

  “嘶!”听了这些话,众人不由得吸了口冷气,脸震惊的看着元若蓝。实在是太狂妄了些,她的胆子还真是大啊,她以为她自己是谁?神尊都没有办法要她的命?他们都还没有听过像这样好笑的笑话呢。现在这个时候了,不断赶快向武宁大师求情,竟然还敢出言挑衅?他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想要死快些?

  “放肆。”道冷喝声传来,护卫拔除身上的长剑,指向元若蓝的脸蛋,怒声喝道:“你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吗?他可是个神品的炼丹师,而起,武宁大师更是神品炼丹师之中处于中上等的存在,可不是你们皇族之中那个废物郑天宇可以比得了的。哈哈哈,想必以你们的身份,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看见武林大师身份这么尊贵之人,还不赶快跪下给武宁大师道歉。”

  元若蓝的脸色微微沉,看来武家这次是有备而来啊,竟然连郑天宇都可以查到。“大师?”嘴角微微地翘起,元若蓝的脸上露出丝冷笑,“你算是个什么大师?要是像你这样的人都可以称之为大师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的炼丹大师根本就不值钱了。”

  话音刚落,道光芒闪过,前面把长剑疾驰而来,但是,剑尖还没有挨到元若蓝的时候,就有道红光闪过,扑向那个拿剑的侍卫。砰地声,红光直接的穿胸而过,侍卫狠狠的摔倒在地上,嘴里猛地喷出口鲜血来,他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是身上却是没有丝毫的力气。

  死亡的气息弥漫着他的心尖,他的脸色顿时苍白无比,全所未有的恐惧之色弥漫全身,让他有种要窒息了的感觉。红闪过,顾文渊再次的站在了元若蓝的身边,俊美的脸上上面,露出股阴沉可怕的神色,阴冷的目光之中,露出股萧杀之意。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武宁的脸色变的是铁青片,紧紧地握住拳头,双眼之中散发出丝冷意。

  “我们什么意思?”元若蓝慢慢的朝着护卫走了过去,伸手,原本在林管事手里的那颗丹药就立刻到了她的手中,“既然你说我的丹药是假的,那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下。”强行的将大药塞进那个护卫的嘴里,元若蓝微微笑,然后朝后退去,站在了顾文渊的身边。

  瞬间的功法,那个护卫胸口不断的流血的地方立刻就止住了,原本苍白无比的脸色慢慢的变得红晕起来,再也没有刚才那种奄奄息的样子。原来正准备看笑话的众人,此时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露出副难以置信的麽样。

  “好了,真的是治愈了。怎么会这样?”

  “而起还是瞬间就治愈了,这不是丹药,简直是救命的神丹啊。”

  “天啊,没有想到罗天王府出售的丹药竟然是真的,但是,为什么刚才武宁大师要说是假的呢?”

  刚才发生的事情那些人都看在眼里的,那个侍卫刚才是真的快要断气了,但是在服下了丹药之后,只是瞬间就治愈了。而且,武宁大师也不会和他们串通来演这场戏。因为只要武宁大师说这丹药是真的,他们就会相信是真的,何必多此举要演这场戏呢?所以,他们对于现在销售的丹药,再也没有了丝毫怀疑的态度。

  武宁的脸色不由得变,他还是小看了这个女子的魄力,但是这样又怎么样?这些丹方早晚有天都会是他的,区区个罗天王府他还不会放在眼里。“我们走。”使劲的甩衣袖,武宁恶狠狠的看了眼元若蓝,然后转身朝着门口走去,转眼之间就消失在大家的眼里。

  直到武宁身影消失不见了之后,店铺之中的那些人才回过神来,立刻就将柜台给围了起来,现在回血丹和回玄丹已经是成了抢手货。看到这样的情景,这些天都副愁眉苦脸的林管事,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笑容。

  在之后的半个月时间之中,罗天王府的店铺之中,是客流不断,由于回玄丹和回血丹的原因,罗天王府有了很大笔晶石的进项,让罗天城的各大势力都是眼馋不已。也不知道罗天王府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是招揽了个神品的炼丹师,但是,这样的好处是长久不了的,罗天城的那些大势力,自然是不会让他们这些外来势力在这里发展的。

  !!

  第二百六十三章重大发现

  在之后的半个月时间之中,罗天王府的店铺之中,是客流不断,由于回玄丹和回血丹的原因,罗天王府有了很大笔晶石的进项,让罗天城的各大势力都是眼馋不已。也不知道罗天王府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是招揽了个神品的炼丹师,但是,这样的好处是长久不了的,罗天城的那些大势力,自然是不会让他们这些外来势力在这里发展的。

  安静的王府院子之中,是落叶缤纷,落在了元若蓝的肩膀上,阵微风吹过,将她肩膀上面的落叶吹起,缓缓地落在地上。元若蓝慢慢的要抬起头来,任由阳光照在她的脸蛋上面,那双深邃的双眼看着天空在哪里发呆。现在来茯域已经有年时间了,而玄武大陆也过去了五十年之久,不知道在哪里的亲朋好友怎么样了,想必已经有人有资格去神域了。

  “爹娘,诗诗,枫儿,我想要不了多久之后,我们就可以见面了。”双拳紧紧地握在起,元若蓝收回心绪,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阵气喘吁吁的声音,“若蓝,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

  元若蓝微微的挑眉,实现慢慢的转移,看着从远处跑来的女子,开口说道:“黄玲,发生什么事情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黄玲没有去管额头上面的汗水,就急急忙忙的开口说道:“我们的人在东山的那个矿山之中发现了个玄晶矿脉,那里还没有被其他的人占领,你要不要过?”

  “玄晶矿脉?”元若蓝微微地愣,玄晶无疑是提升实力最好的东西,要是有了这条玄晶矿脉的话,那么罗天王府的实力就会很快的提升。“去,自然是要去的,黄玲,你在前面带路吧。”

  东山个很大的矿脉边上,两队人马在哪里针锋相对,这群人都是手拿武器,双眼都是赤红之色,任谁也不愿意让步。“各位,这里的矿脉是我们罗天王府最先发现,应该归我们罗天王府所有,你们可以期其他的地方寻找,又何必要和我们争抢呢?”眼前这些人很明显都是来者不善的,黄腊藤也知道自己这些人实力不怎么样,所以只有好言好语的说道。

  “罗天王府?”中年男子冷冷笑,眼中露出嘲讽之色,:“你们就是什么狗屁的王府之人?哈哈哈,那就算你们今天不走运,遇到了我武家之人,哼,我告诉你们,这座矿脉,我们武家要定了,有本事的话,就让你们王爷和王妃到武家无索要,区区个外来势力,还真将自己的当做回事了,我们天落城的东西,是不属于你们的。”

  武家?闻言,王府中的人都不由得愣。他们自然是知道武家的威名,这武家可是罗天城最大的几个势力之,拥有者两个神皇强者,其中个更是达到了神皇中期,就算是王爷和天宇大师联手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更何况天宇大师现在还在闭关之中。除非这几天之内,天宇大师可以突破了,这样的话,才可以有阵的可能。

  “怎么?害怕了吗?要是害怕了你们马上给我滚蛋,哈哈哈。”说完之后,中年男子不由得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之中充满了讽刺,似乎根本就没有将黄腊藤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

  黄腊藤双拳紧握,双眼之中散发出愤怒的光芒,但是,他心里却是清楚,对方有三个神将巅峰的存在,自己这边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只得硬生生的将心里的那些怒火给压下。

  “吼!”突然之间,长远处传来了阵呼啸声,这个声音是惊天动地,使得整个山峰都有些摇晃起来。随即,道金色的身影,像流星样从天空上面划过,这刻,天空都变成了金色的,虚空之中,个金袍男子是负手而立,俊美的脸蛋上面没有丝毫的感情,双金色的眼睛之中,散发着股霸气,让人的心灵是阵的颤抖,这个金男子,王府之中的人是再熟悉不过了,脸上马上露出欣喜之色。

  “是金文虎大人。”

  “金文虎大人来这了这里,难道”想到这里,众人马上转过身去,果然看见远处那个绝代风华的身影。

  “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元若蓝走了过去,冷眼从那个中年男子的身上扫过,眉头微微地皱起,“他们是?”

  “他们都是武家之人。”

  “武家?”元若蓝的嘴角微微扬起,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冷冽,“你们都是武家之人?”看来还真的是冤家路窄,没有想到再这里还会碰到武家之人。

  “没错。”使劲的咽了咽口水,中年男子朝着后面退了两步,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有种莫名心颤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就算是在面对家主的时候,也不曾有过的。

  “金文虎,将他们都给我丢下山,另外”元若蓝的话语顿,然后神色冷,开口说道:“回去告诉你们武家家主,前万不要来惹我了,要不然的话,我就要你们武家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要是武家之人不触犯她的底线的话,那么她就不和他们计较了,要不然的话,她不介意拿出神器,就算是武家有再多的神皇又能怎么样?就算是他们两人联手的话,也打不过手拿神器的妖孽。但是,显然现在的武家还没有让她动用神器的资格。

  “你,你给我记住你现在说的话,我们武家是不会放过你的。”那个中年男子大声地说道,声音之中带着些颤音,他紧紧地咬着牙说道:“我们走。”说完之后,甩衣袖,就要到这武家之人离开。

  “我说过让你们自己走吗?”挑了挑眉,元若蓝的嘴角露出丝冷笑,“金文虎,还不动手,把他们给我都扔下上去。”

  “是,主人。”双手抱拳,金文虎恭敬地说道。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股强大的威压就压了过去,在这股威压之下,武家之人都是无法动弹下,,只能用满脸惊恐的神色看着空中那个金袍男子。

  这样压倒性的打击,金文虎根本就不需要花多大的力气,仅仅是伸手,朝着武家之人掌拍去,个人就像是皮球样,朝着山下滚落,带起阵的灰尘,弥漫在空中,金文虎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元若蓝挥手就将它收进了青冥府之中。

  “黄腊藤,这里就是你们发现的玄晶矿脉吗?”看着眼前连绵不绝的矿脉,元若蓝的脸上露出震惊之色。这里不亏是茯域,这里的矿脉比风玄大陆的哪个矿脉要大得多,这样庞大的矿脉,应该会有玄晶心存在的。

  “不,不对。”感觉到空气中的丝异样,元若蓝的脸色微微变,脸上的震惊之色更加的明显了,开口说道:“不,这里应该不只是玄晶矿脉,在这个玄晶矿脉之中,应该还有个隐藏的矿脉。”

  “什么?”黄腊藤不由得惊,难以置信的说道:“王妃你说的是真的吗?两条矿脉连在起,这样的事情可是百年难得遇的。”

  摸了下自己的下巴,元若蓝低头沉默起来。要是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矿脉应给是冰晶石。要是可以得到冰晶石的话,可以帮傀儡将身体从新的改造下,这样的话,也可以提升他们的等级,这样来的话,她手里的实力就可以得到很大的提升。

  “黄腊藤,在挖掘这个矿脉的时候,定要小心谨慎些,再者,这个事情不可以和任何人说起,要是被我发现什么人泄露了这里的事情,那么我会让他生不如死。”实现从众人的身上略过,元若蓝的声音低沉了几分,身上散发出冰冷的杀意。

  在他的杀意之下,就算是黄腊藤达到了神将巅峰的实力,也是感到阵冷汗直流,就不用说其他的人了,当即所有人都出言保证,绝对不会泄露这里的秘密。

  “对了,我也该离开了,你们继续吧。”摆了摆手,元若蓝开口淡淡的说道,然后转身朝着上下中走去。妖孽出去办事了,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回来。

  此时武家的大厅之中,高坐之上,坐着个身穿青色衣服的男子,他在听着低下之人的汇报,眉头不由得微微的皱起,视线之中散发出丝凛冽之意。“罗天王府。”武新田紧紧地握住拳头,脸上露出冰冷之色,阴狠的说道:“竟然又是那该死的罗天王府,不管怎么样都不可以将他们留着了。”

  “哼,要我说的话,直接的将他们给灭了,难道我们灭了罗天王府,那落月国的皇族还会来帮他们报仇不成?呵呵,要是皇族之人真的敢来这里的话,罗天平原的其它势力也不会答应的。”武宁冷冷笑,微微地抬起头来,神色之间都是高傲好不屑之色。!!

  第二百六十四章小小阴谋

  “武宁大师,此言差矣。”看着坐在他身边的这个老者,武新田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据说皇族的郑天宇也跟随他们起来了这里,他是个神皇强者,要是我们武家的神皇不出手的话,我们怎么可以能奈何得了他们,而且你应该也知道,他们现在也没有时间帮我们对付敌人,但是武宁大师你可以放心,这半个月以来,我已经安排了个细进到了他们的店铺之中,罗天王府不会逍遥多长时间了。”目光微闪,武新田的嘴角露出丝阴险的笑容。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在门口有个身影身而过。

  “细?”房间之中,元若蓝站在窗户的边上,手里拿着张纸条,脸上露出丝冷笑,“看来,我还是太小看武家了,没有想到,他们还安排了个细进到了我们店铺之中。”

  两个手臂伸了过来,将元若蓝的腰给环抱住,顾文渊将嘴唇凑到他的耳边,嘴角微微地上扬,低声的说道:“蓝儿,武家再怎么样的厉害,那也不能和你相比,为夫倒是想要知道,你什么时候去收拾那武家之人。”

  熟悉的气息传进鼻子之中,元若蓝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下来,任由顾文渊的双手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滑动。“你还记得武家的那个护卫吗?我在给他吃丹药的的时候,在他的身上做了下手脚,让他可以为我所用,要不然的话,你觉得我会这么容易的就让他离开了吗?”嘴角露出丝冷笑,元若蓝的脸上散发出丝寒意。既然武家想要对付自己的话,那么他会让武家付出应有的后果。

  “那接下来你想要怎么去做?”

  “既然武家想要陷害我们,那么我们就给他个机会又怎么样?”抬头朝着远处的天空看去,元若蓝的脸上露出丝森冷的笑容,顾文渊不由得有些同情武家,招惹了她的话,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但是,她越是邪恶,他却是更加的喜欢。

  “蓝儿,这段时间我总是会想起我们刚刚见面时的情景,那个时候你的骨子之中虽然也是带有丝高傲,之后的所作所为,让我不由得产生了些好奇心。但是后来我才知道这些都是有原因的,所以我真的非常的开心,在新婚之夜的时候,你将你的秘密都告诉了我。”下巴在元若蓝的身上蹭着,顾文渊;脸上的笑意是更加的浓烈了,但是,在他的双眼之中,却是露出丝不舍的情绪。

  身体微微地愣,元若蓝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妖孽,我怎么感觉到你最近有些不正常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女人的感觉也太敏锐了,顾文渊叹了口气,使劲的抱着元若蓝的身体,目光直视面前的女子,俊美的容颜上面,满是坚定之色。“女人,要是有天我离开了的话,你要给我记住,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付出任何的代价,我都会再次的回到你的身边,及时为此将所有的切都给颠覆。”

  “离开?”元若蓝的身体不由得颤,脸上露出丝疑惑之色,“你是要走吗?”现在已经习惯了有他在身边的日子,她很难在去适应没有他在身边的生活。

  慢慢的,顾文渊的嘴角再次的翘起,双眼之中露出戏虐的神色,开口说道:“我当然是骗你的,蓝儿,你觉得我说的这番话怎么样,你有没有感动?要是感动了的话,就帮为夫生个孩子吧?”

  “砰。”话语刚落,个拳头就狠狠的击打字啊顾文渊的胸口之上。顾文渊不由得朝后面退了几步,用手捂着胸口,俊美的脸蛋上面都是痛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