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自信的神色,说道:“我不知道两位为什么要帮助他们,但是我想,肯定是为了钱财那些俗物,他们可以给你的东西,我们样可以给你们,甚至比他们多得多,玄兽森林的两位,你们完全可以和我们合作。”

  听了这些话,玄豹的嘴角露出丝冷笑,语带嘲讽的说道:“抱歉,我要的东西你们给不了。”元若蓝做出的承诺可是给他炼制丹药,那种丹药岂是白家可以拥有的?恐怕白家还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样的强敌,也许她现在还没有实力和白家对抗,可是总有天,白家会为今天的事情后悔的。好在今天这里还之后个白家,个白家而已,玄兽森林还是不用放在眼里的,但是要是火家也插手的话,那么她也就只有放弃那个丹药了,毕竟,他不能为了自己人,从而连累了整个玄兽森林。

  “你们真的是想要和我白家为敌吗?”脸上的笑容猛地收起,白云岩眉头皱,语带威胁之意,说道:“和白家为敌通常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就是你玄兽森林也不例外。”

  玄豹冷冷笑,目光朝着元若蓝哪里扫了眼,说道:“我们两兄弟答应了个人,要在这里守护三年时间,所以在这段时间之中,我是不会允许你们在这合力胡作非为的,至于三年之后,这里的事情就和我无关了。”

  就算是玄豹没有指明是什么人,但是那不经意的眼,还是让白云岩注意到了。难道他们留在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少女?不,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她仅仅是个十五岁的小丫头而已,又能和这两只玄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呢?

  而将军府的人,都因为玄豹兄弟的身份而震惊不已,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元若蓝带回来的两个人,竟然会是两只玄兽,而起还是可以幻化成丨人的玄兽,那他们可都是兽中之王,元若蓝是用什么办法和他们搭上关系的?不由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元若蓝看去,目光不住的变化着。!!

  第二十三章危险解除

  白云桥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刚刚朝前面走了几步,就有只手将他给拽住了,制止了他冲动的行为。之间白云岩嘴角露出丝冷笑,股冷冽的目光看向玄豹,冷冷地说道:“老夫知道,今天有你们两人在这里,我们是没有办法将少主带走的,但是你们不要忘记了,我们可是白家,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两会为今天的行为后悔的,六长老,我们走。”

  白云桥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闭嘴了,在狠狠的瞪了样元若蓝之后,才甩衣袖跟在白云岩的身后离开了。“五长老,我们就这么的放弃了吗?”在走出院门之后,白云桥满脸不甘心的看着白云岩,脸上的神色也是不善,要不是出来之前,家主吩咐让他听白云岩的安排,他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的离开的。

  “那两个人实力不比我们差,要是打起来的话,就会两败俱伤的。”白云岩摇了摇头说道,双手放在背后,眼中满是冷冽的光芒,“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火家的人前来,到时候就可以打败他们了。”闻言,白云桥沉默不语了,他知道白云岩说的这些话很对,但是他还是非常的不甘心就这么的放过白永成他们。

  此时院子之中,大家看见白云岩他们都离开了,不由得松了口气,也许是因为危机已经解除了,兰心也是放下心来,顿时感觉到眼前黑,就朝着后面倒了过去。

  “心儿。”白永成的心里不由得惊,急忙的伸手扶住了兰心的身体,有些担忧的说道:“心儿,你怎么了?”

  听见白永成的声音之后,元若蓝转过身来,看见倒在白永成怀里的兰心,马上就快步走了过去,伸出手握住兰心的手腕,过了会儿之后,她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就是眉宇之间也是显露出丝笑意。“后爹,你不要紧张,娘只是怀有身孕,今天又受到了惊吓,才会导致晕过去,休息几天就没有事了。”

  白永成还没有来得及问元若蓝什么时候学会医术的,就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喜讯给震惊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怀里的兰心,呆呆的说道:“你是说心儿怀孕了?这是真的吗?那这么说的话我马上就要当爹了”

  霖跟随白永成好多年了,这时候同样是为了白永成感到高兴的,他手里拿着宝剑,脸上满是喜色的拱手说道:“恭喜将军贺喜将军,夫人有孕,将军府马上就要添丁了,这可是天大的喜讯啊。”

  “霖,等他会儿你将古晴送回安普王府,但是不要忘记索要黄金和玄兽。”慢慢的元若蓝的心情平静了下来,她看了眼白永成,微笑着说道:“后爹,我有事情就先走了。”白永成不由得愣了下,抬头看这个元若蓝离去的身影,眉头露出深思之色,在低头之际,脸上再次露出片柔情。

  房间之中,烟雾弥漫,元若蓝走进房间之中,轻轻地将门给关上,那张稚气为脱的脸蛋上面露出激动地神色,她挥手,大堆药瓶就出现在桌子上面,让人是阵眼花缭乱。“娘亲现在是大龄孕妇,必须让他使用天灵丹次啊可以保证她的安全,还有这碧灵丹,在她怀孕期将,要是让她服用的话,可以大大的改善胎儿的天赋,除了这些之外,我爱的看看有些什么丹药可以使用,对着,洗髓丹和筑基丹以后也可以用上,青龙,你也帮我好好找找。”

  手腕上面的手镯光芒闪,青龙化作道光芒飞到房梁之下,双眼之中带着疑惑的神色,说道:“主人,你杀了吗?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做出这么奇怪的事情。”元若蓝没有去理会青龙,在那些丹药之中继续的翻找着。“主人。”青龙飞到元若蓝的怀里,然后握住她手上的玄灵戒指说道:“朱雀,你赶快出来,主人看来是脑子坏掉了。”

  砰地声,个拳头砸在了青龙的脑袋上面,元若蓝只是扫视了它眼,然后就收回了目光,再次进目光投向面前的玉瓶,“你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存在吗?另外我只是在帮助我没有出世的弟弟或者是妹妹准备些东西而已。”

  青龙用自己的尾巴在脑袋上面揉着,眼泪婆娑的抬起头,脸上满是委屈的神色说道:“但是主人向是非常的稳定的,刚才注入却是”身体猛地颤,元若蓝放下手中的瓶子,要不是青龙的话,她还无法发现,她心里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起了些变化。

  “主人,虽然刚才你所做的事情和你的性格不样,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你才是最真实的。”青龙缠绕在元若蓝的手腕上面微微地抬起脑袋,眼中露出灿烂的光芒,“前世得你,背负着太大的责任,以至于从小就比些人成熟,我们几人都是非常的心疼主人,但是心里都明白,你也有你的执着。但是在这世,没有元家,没有那些职责,我只希望主人可以为自己而活着。”

  “为自己而活着?”元若蓝微微笑,但是却没有做出任何的回答,轻轻地摸着青龙的脑袋,叹息着说道:“青龙,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自然是明白的,也知道你们都很关心我,只是有些事情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走吧,我们我娘亲怎么样了。”青龙点了点头,身体紧紧地缩,就贴在了元若蓝的手背上面。

  慢慢的走到兰心的房间之中,元若蓝感觉到种不样的气息,此时兰心已经是苏醒了,正依偎在白永成的怀里,她看见元若蓝走了进来,张了张嘴,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心儿,还是我来说好了。”白永成的手在兰心的手背上面轻轻地拍了拍,似乎是让她安心,脸上露出抹温柔的微笑。

  元若蓝的眉头微皱,迈步走了过去,开口说道:“后爹,娘,你们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吗?”

  “若蓝,我和你娘商量过了。”白永成抬起头,目光凝视着元若蓝说道:“这个孩子我们不打算要了。”

  “什么?”元若蓝不由得愣,她明明是感觉到白永成是多么的期待娘肚子之中的孩子,但是现在为什么又要放弃了呢?

  也许是知道了元若蓝心里的那些疑问,白永成微笑着说道:“我和心儿有你个孩子就足够了,虽然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是我会和心儿起疼爱你的,所以,我们”

  “后爹。”闻言元若蓝这才恍然大悟,虽然心里非常的感动,但是她并不认同他们的做法,“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刚才我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哦我想起了件事情,没有想到我这么做,倒是让你们误会了。”

  “原来是这样子的,我还以为你”白永成的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看着元若蓝的目光如既往的溺爱,“若蓝,因为你对我和心儿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才在意你的感受,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就将孩子留下好了。”

  元若蓝这才松了口气,走上前去握着兰心和白永成的手,双眼直露出坚定的神色,开口说道:“后爹,娘,你们就放心好了,我也会和你们起去疼爱这个还没有出世的孩子的,而且,我还会给他想要的切。”

  为自己而活着,看来对她来说这些还是太遥远了。只因为在这里,她还是有那么多牵挂的人,看来就真的无法去和其他的少女那样,天真无邪的活着。

  !!

  第二十四章如期举行

  等元若蓝从兰心的房间离开的时候,月亮已经是高高的挂起了,她回头看了眼,白永成和兰心,那种稚气未脱的脸蛋上面,露出温馨的笑容,然后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此时月光笼罩着将军府,看起来倒是格外的宁静,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却是深深地印在了元若蓝的心里。看来提升自己的实力的事情是刻不容缓了,压实她足够的强大的话,就不用依靠玄豹两兄弟去躲过危险了。而且她也没有忘记,除了白家之外,还有个火家。

  紧紧地握着拳头,元若蓝脸上的神色非常的凝重,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发现站在门口的佳儿和霖。脸上的神色稍微的缓解,但是还没有等她说什么,就看见佳儿快速的朝着她这里冲来,然后下子就撞进了她的怀里。她朝着后面退了几步,然后稳住了中心,不解的问道:“佳儿,你这是?”

  “小姐,刚才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佳儿伸手揉了下眼睛,抬起头,眼里闪现着丝水雾。说道:“小姐没有受伤吧?那些还是的家伙,竟然敢到将军府来捣乱,以后要是让我遇到他们的话,我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了。”

  元若蓝看着佳儿握着拳头那恶狠狠的麽样,不由得笑了起来,然后将目光看向远处的霖,说道:“霖,我要的东西呢?”

  “小姐,黄金我已经换成了银票,玄兽我也带回来了。”霖走了过来,将大堆银票交给了元若蓝,然后拉了下手中的铁链,个白色的狐狸就被他拉了过来。这个狐狸身上是鲜血淋漓皮开肉绽的,此时正恶狠狠的盯着元若蓝,要不是用铁链拴着的话,估计就要扑上来嘶哑元若蓝了。

  元若蓝蹲下身子,看着这个伤痕累累的狐狸,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哼。”狐狸冷哼声转过头去,那双蓝色的眼睛之中带着丝恨意,说道:“人类,既然你已经将我抓来了,就不用这么假惺惺的客气了,我堂堂雪狐可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你定是想要让我臣服你把?我告诉你,你就不要做梦了,我是宁死不屈的。”

  元若蓝站起身来,伸手在衣服上面拍了拍,嘴角上扬,说道:“你是不是搞错了,并不是我抓你来的,我只是用东西将你从别人的手中赎回来的,既然你不愿意留下的话,那我就放你来开好了。”

  挥长剑,只听见当的声就将铁链给斩断了,元若蓝将宝剑放回剑鞘之中,神色淡然的看着雪狐说道:“我元若蓝从来就不会去强迫任何人的,我的尊严也不允许我去这么的做,你要是想离开的话,现在就离开吧,但是你现在毕竟是身受重伤,离开这里也会被其他的人抓住的,所以我还是要劝你下,等你的伤好了之后在离开也不迟,到了那个时候,就没有多少人可以抓住你了。”

  雪狐有些惊讶的看着元若蓝,这个人类就真的这么好心放过它么?人类不都是贪婪自私的吗?为什么她和我所熟悉的人类都不相同?

  “佳儿,你等会而将我的晚膳送过来,另外”元若蓝看了眼雪狐,然后淡淡的说道:“帮它也准备份,并且去告诉将军府的人,它是我府中的客人,让它自由的出入这里。”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房间之中,丢下脸不解的雪狐。关上房门之后,元若蓝将目光转向手腕上面的青龙,说道:“青龙,你发现了什么吗?”

  手镯上面的光满闪,青龙在空中盘旋着,沉思了片刻,那双大眼睛之中精光闪,说道:“主人,你是说那个雪狐吗?那只雪狐可是真的漂亮,尤其是它身上的皮毛,冬天可以保暖,主人你是因为这个才留下它的吗?”

  嘴角微微抽,元若蓝不由得叹了口气,她已经忘记了,这个青龙除了知道吃之外,和他说话无异于对牛弹琴。“它不是直普通的雪狐。”元若蓝看了眼青龙,接着说道:“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他应该是雪狐之中的雪云狐,我以前在书上面看到过这种雪云狐的介绍,据说雪云狐的天赋非常的高,它们在玄兽之中的排名也是很靠前的。刚才我看见他就知道,他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十年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就达到了十五级玄兽,不是雪云狐又是什么?”

  听元若蓝说了这些话之后,青龙也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当即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呵呵,元若蓝低笑声,双眼之中闪现出丝嘲讽的笑意,说道:“恐怕最可笑的要属古榀莫属了,以他的能力自然是忍不住雪云狐的,竟然将他当成普通的雪狐送给了我,要是以后他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不知道会有多么的后悔。”可惜的是,她对待自己的仇人从来就不会去同情的,更不可能去提醒他了。

  “主人,你就不害怕那只雪云狐离开了吗?”

  “它非常的聪明的,在伤势没有恢复之前,是不是离开这里的,而等它完全的康复之后,我也有办法让它留下来。”元若蓝的嘴角露出丝笑意,其实让雪云狐留下来的方法她有很多种的,她并不担心雪云狐就此离开了。

  在之后的几天时间之中,白家的人没有在过来找麻烦了,但是元若蓝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以至于整个将军府都沉浸在种紧张的气氛之中,而就在这样的气氛之中,丹药拍卖会终于是来临了。因为元若蓝只给了本个月的宣传时间,故此这件事情只有古天国周边的些地方的权贵知道这件事情,远在他国的些势力虽然也想要参加这个拍卖会,但是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赶过来。

  元若蓝原本是想自己个人过来的,但是最后还是被白永成给拉了过来,至于说兰心,就安心的待在家里养胎,将军府之中有玄豹两兄弟在哪里,元若蓝并不担心兰心的安慰,毕竟在古天国可以战胜他们的人还没有多少。

  就在元若蓝和白永成刚刚的走进拍卖会的时候,却是有道敌视的声音传了过来,“白将军,没有想到你也会来参加这个拍卖会?”

  白永成的眉头不由得皱,转眼看去,在看清楚了说话之人的时候,嘴角露出丝冷笑,说道:“你安普王爷都可以来,我为什么不可以来?”

  “哼,这丹药我们是势在必得的。”安普王爷甩衣袖,冷眼从白永成的身上扫过,在看见站在白永成身边的元若蓝的之后,眯着眼睛说道:“还有,像丹药这样的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陪使用的。”

  白永成也不生气,只是微微笑,但是他这样无所谓的样子,更是让安普王爷的心里火冒三丈。“白永成,我们走着瞧。”紧紧地握着拳头,安普王爷狠狠的瞪了眼白永成之后,转身离开了。

  看着安普王爷消失的身影,白永成挑眉说道:“对于像这样让武者突破的丹药,我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我只是有些好奇这个拍卖会的策划者,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炼丹之人,若蓝,你说我们有没有机会看见那个炼丹之人?”

  闻言,元若蓝不由得低下了头,要是让白永成知道,这个炼丹之人,就是她的话,不知道他的心里会做和感想?!!

  第二十五章个故人

  “对了,后爹,我忽然想起了件事,就先离开下,稍后再来找你”眼珠转,元若蓝不等白永成答应,便从人群中挤出去。

  见此,白永成伸出手,本想拉住她,然而这茫茫人海间,元若蓝早已失去了踪迹,他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略带担忧的眸子扫过元若蓝离去的方向,旋即向着拍卖行里面走去。罢了罢了,女儿长大了,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作为父亲,他只能选择相信她。

  刚离开白永成,元若蓝便发现迎面走来的灰衣男人,脚步猛然同挑眉望向走向她的男子:“可是念溪让你前来接我?”

  灰衣男人停下步伐,拿下头上的那顶灰色帽子,满脸笑意的注视着元若蓝:“不亏是元小姐,这点都能猜得到”

  闻言,元若蓝的嘴角猛的抽,貌似这不是很难猜吧?

  “元小姐,我们溪小姐已经恭候你多时了,”灰衣男人拍了拍灰色帽子,再次摆放在头上,做了个有请的动作,脸庞带着浓浓的笑意,“请随我来,她就在贵宾室等你。”微微颌首,元若蓝跟随在灰衣男人的身后,朝着贵宾室的方向走去。

  这贵宾室,只为古天国的皇帝濒,便连古榀都没有入座的资格,而今天古战并没有前来,仅指派了古天国太子古川前来,所以念溪才用贵宾室招待元若蓝。

  步入门前,灰衣男人伸手推开房门

章节目录